落霞小说网

第八章

萧潜2014年10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李强拽住一个浑身裹在大皮袄里的人问道:“平安客栈在哪?”

那人正赶路,被突然拽住,吓了一跳,刚要开口骂,抬头看见李强,骂人话立即咽了回去。他反应很快,没有人在这种滴水成冰的地方,只穿这麽单薄的衣裳,而且是那种有钱公子穿的华衫,不是有大本事早冻死了。

“公子爷,您一直向前,转两个弯就到。”一眼又看到花媚娘俩人,眼睛立即直了,傻呵呵地站著不动,一直目送他们远去,心里只是念叨:“回去和小贵子讲,我今天看到仙女了,太好看,太好看啦。”口水流出已经结了冰,他竟然不知道。

李强三人走得极快,其实应该说是在地上飘行。转了两个弯,果然远远的看见一根长杆,上挑蓝色的幌子,四个黑字:平安客栈。

晃身间三人已经进了客栈。

客栈的王掌柜正在柜台上,拿了一个铜手炉捂手。生意清淡,他只是无聊地指挥店小二干这干那的全当是消遣,正想晚上没什麽客人,是不是到赵寡妇家暖和暖和,想到得意处不由得露出笑容。

毫无声息的,眼前突然冒出三个人。王掌柜正想的快活,被吓得一哆嗦,手上的铜手炉飞了出去,大叫一声:“哇,什麽?”两手拍著胸口,惊道:“哎,人吓人要吓死人的,哎哟,哎哟,心都飞掉了。”

李强伸手将飞在空中的铜手炉定住,轻轻一挥手,那只铜手炉稳稳的落在柜台上,一点炭灰都未撒出,问道:“掌柜的,这几天有没有一男一女住店?”王掌柜茫然地看著李强身後的俩人,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了。

李强这才发现,花媚娘和琴小欢对普通人的杀伤力太大。修真者若想长得好看,只要在元婴期稍作调整就可以达到目的,加上修真者本身就是逆天而行,气质的变化更大,想不吸引人都难,女修真者就更别说了。

李强心里本来就焦急,看掌柜一副痴迷样,不由得大喝道:“呔!”不小心用了点真元力。

王掌柜立即醒过神来,整个房子被李强的断喝震得扑扑落灰,屋梁发出嘎吱嘎吱的怪响,耳朵里更是轰轰乱叫,他哀求道:“小爷爷,小祖宗,别叫,别叫了,房子震塌小人吃饭的家当就没了。”

“把你住店的流水簿拿来。”李强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烦躁感更强。王掌柜吓得手只是哆嗦,脑子里乱作一团,伸手去柜台里取,可怎麽也拿不出来。

李强手像钢爪般,直接将柜台撕开,从里面找到了流水簿,翻看了前几页,果然没有。他只觉得心里一阵冰凉一阵滚烫,脸色青红不定。李强早把赵豪和梅晶晶当成自己的家人一样,在这里他们是自己最关心的人了。

琴小欢忍不住劝道:“也许他们还没到这里,我们先等等看好吗?”

李强使劲忍住才没大吼出声,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掌柜,随手丢给他一锭银子。

花媚娘一直没说话,她很好奇是什麽人会让他如此记挂,不记得有谁也会这样牵挂自己,她心里竟然有点嫉妒被李强挂念的人了。

李强茫然地看看四周,平时觉得挺好使的脑袋,现在就像一盆浆糊,乱七八糟理不出头绪,他喃喃地说道:“应该怎麽办?怎麽办?”一时方寸大乱。

花媚娘轻轻道:“也许不是这个客栈,是不是你记错了?”

琴小欢也说:“这很可能的,你别著急,再去找找。”

李强也管不了这麽多了,出房子就纵身飞到空中,运足真元力大吼道:“赵……豪……你们在……哪里啊……回答我……!”

那简直就不是人能喊出的声音,话刚出唇便炸开了,犹如一阵滚雷在天际间飘荡。琴小欢在他身边都被震退,天上地下四面八方回荡著“回答我……回答我……”

碎石城就像醒了过来,人人都听见这一声大喝,纷纷出房子看看出了什麽事。

花媚娘心知不好,现在的天庭星到处都是修真者,李强这样肆无忌惮地狂喊大喝,很容易招惹是非。不过她却很欣赏这样的人,也不在乎会惹来什麽东西。

不远处的城外,传来一声长啸。

那长啸声充满示威的意味,李强现在满腔烦躁不安,被那一声长啸激得火冒三丈,也发出一声震天长啸,完全不甘示弱。

一道白光闪过,在三人面前现出一青年。

那青年身穿大红色战甲,一双顾盼生威的大眼睛,头上扎条飘带,一脸的挑衅的样子,手里抓著一支黑色短棍,棍头上是红色的小球,不知道是什麽奇门武器。

他微微一愣,没想到空中有三个修真者,一眼看到花媚娘,脸上现出惊讶之色道:“是花前辈在这,晚辈打扰了。”心想:“奇怪了,花媚娘一向独来独往,怎麽这次有人同行啦,倒霉!他们爱鬼叫是他们的事,我跑过来凑什麽热闹啊。”

花媚娘似笑非笑的说道:“原来是秦斑桐啊,怎麽?是不是又手痒了,上次和毒咒教斗法宝,要不是我帮你打了一朵情花,现在还能叫的这麽欢?成天惹事生非,小心给你师尊揍。”

秦斑桐後悔死了,嘴里还得道谢,心里不服气地想:“你老人家才是惹祸的祖宗,要讲惹是生非,谁能比的过你,你老人家在修真界可是鼎鼎大名了。”他知道花媚娘一旦不讲理起来,可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所以态度更加谦恭。

李强看花媚娘认识他,这怒火就没法向他发泄了,心里更加难受。

秦斑桐施礼道:“花前辈若是没什麽事,晚辈告辞。”他想跑,花媚娘可不放过他,娇笑道:“别急,别急,你气势汹汹的来,三句话没说完又要跑,你逗姐姐玩啊?”

李强插话道:“请问秦大哥,你有没有看到一男一女?女孩手里拿著一根白色长鞭。”

秦斑桐摇头道:“没看见,不过最近有一批潜杰星的人往寒冰原去了,不知道和你找的人有没有关系?”秦斑桐心里对李强叫他大哥非常满意,却不知李强逢人叫大哥只是习惯。

琴小欢道:“是不是去查看一下,也许真的和这批人有关。”花媚娘分析道:“潜杰星的人到寒冰原去干什麽,他们又不是不知道,寒冰原上空有寒罡,是飞不起来的,走著进去会到哪里去?”

李强几乎立即想到梅晶晶的师门就在寒冰原的回春谷,他慢慢的冷静下来,问道:“这批人中间你有认识的吗?”秦斑桐想了想说道:“有十几个人,好像有几个面熟,嗯,有苏子奇、蓝狄、陈什麽的,记不清了。”

李强叹了口气,完全摸不著头脑。秦斑桐拍手道:“对了,还有丰志豪和安朗,其他的人就不熟悉了。”李强心里猛的一跳,安朗不正是梅家的死对头吗?忙道:“肯定是安朗吗?”

大家都不明白李强为什麽会对安朗有兴趣,秦斑桐点点头道:“我不会认错的。”

李强焦急地说道:“安朗是我朋友的仇人,她的师门就在寒冰原的回春谷,我要追过去看看,先告辞了。”琴小欢轻轻道:“还是一起去吧,他们人多,你一个人追过去要吃亏的,花姐姐你看怎麽办?”

花媚娘早有自己的打算,说道:“好,一起去。秦斑桐也去,你不是到处找打架吗?跟著姐姐有的是打架机会。”琴小欢暗暗摇头,花姐姐真是惹事成瘾,还没怎麽样,已经准备好要打架了。

李强心里十分意外,决想不到花媚娘会这样帮自己,想想自己的实力确实不足,有他们三人帮忙,把握要大了许多,於是急忙道谢。

秦斑桐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他是最喜欢打架斗法宝的。

李强急不可待地向寒冰原飞去,花媚娘在後面大叫:“小子不能飞,快下来!”

李强速度奇快,一头就闯进寒罡里,旋转的罡风立即把他压掉下去。

“乒啪”,李强茫然道:“什麽东西?我为什麽会掉下来。”傻傻的样子让三人忍俊不禁。琴小欢忍住笑,给他解释道:“李公子,进寒冰原是不能飞的,空中有寒罡,进去时一定要把战甲穿上,寒冰原是很危险的地方。”

大家都穿好战甲,秦斑桐惊讶问道:“李兄弟的战甲很奇怪,好像是澜蕴战甲。”

琴小欢一直对李强的战甲感到奇怪,也忍不住问道:“澜蕴战甲?有什麽特别的吗?”

“澜蕴战甲是一个传说,据说战甲里蕴含天水之魂,此甲的制炼方法早已失传,不知道李兄弟是从哪里得到的?”

别说是琴小欢感兴趣,就是花媚娘也好奇起来,问道:“我怎麽不知道,这种战甲有什麽特殊的地方吗?”

李强说道:“还是边走边谈吧。”心想:“澜蕴战甲的功能连我都不太清楚,莫怀远给我的玉瞳简里好像没提到有什麽特殊的作用。”

大家都知道李强焦急的心情,立即走向寒冰原。

秦斑桐又道:“我看过记载,澜蕴战甲最大的特点,它可以施展一招‘天魂碎赴’的终极防御,无论遇到再大的危险,都可以救战甲主人一次。不过我也没看见过,不知道真不真。”

“胡说八道,我看你是想好甲都想疯了,杜撰出来的吧?哪有什麽终极防御之说,净瞎吹!”花媚娘不以为然地笑骂道。

秦斑桐委屈地嘟囔了一句。

花媚娘眼一瞪:“说什麽?大声点,姐姐听不清。”秦斑桐向边上一跳,连声道:“没有,晚辈什麽也没说。”一脸无辜的样子,让李强和琴小欢都忍不住的笑。

焦虑的心情被冲淡了不少,李强问道:“秦大哥,潜杰星的那批人是往什麽方向走的?”

“似乎是往西北方去的。”

寒冰原是一个奇特的地方,整个冰原高低起伏,有巨大的冰层和裂隙,终年酷寒无比,寒风有如刀砍斧劈般厉害。普通人若是走进去,要不了一会儿就冻成冰棍了,即使是修真者,如果不穿战甲也忍受不住这般巨寒。

四人为抵御酷寒,战甲都发出淡淡的光晕。

最让人感到温暖的是秦斑桐的战甲,红光闪烁。花媚娘的战甲最美,粉色的桃花甲烟气腾腾。琴小欢是一身白色的素甲,荧荧银光衬著娇豔的面容,显得那样的超凡脱俗。李强的澜蕴战甲则是与众不同,烁烁的蓝光像海潮般流动,有种飘逸洒脱的韵味。

突然,一阵怪啸从远处传来,花媚娘神色大变,大叫:“全力运功,空中寒罡要冲下来了。大家手拉手,妹子,快把白云障撒出来。”

左手一把抓住秦斑桐的甲领,右手抓住李强的胳膊,花媚娘有点抓狂地喊道:“你们两个臭小子,别乱动!”右手一推李强又道:“快拉住我妹子!”

秦斑桐觉得花媚娘也太大惊小怪了,寒罡有什麽了不得的,而且甲领被她老人家抓著,像领小鸡样真是觉得很丢面子。

李强什麽都不懂,不过他听出花媚娘语气里的不安,能让她都感到不安的东西,一定不好玩。他依言拉住琴小欢的手,琴小欢脸色微红,扬手撒出白云障。

尖锐呼啸声越来越近,天空昏暗下来,大地不安地在颤动,拳头大的碎冰粒被扬到空中,飞舞盘旋,“卡吧”,“卡吧”发出怪声。

一股压力从天而降,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压落在地,“啪啪”乱响。

突然,一切都安静下来。

强烈的不安立即充满大家的心头,花媚娘和李强几乎同时大叫:“小心!”

“轰”

看不见的寒罡撞了下来,距离四人不远处的翘起的大冰层犹如被天大的巨锤砸中,爆响著像纸片般撕得粉碎。略微停顿,激流立即向四人咆哮翻滚著冲来。

漫天的雪雾夹杂著无数的冰块碎粒,利箭般射了过来,秦斑桐脸色都变了。

轰轰隆隆的巨响让李强想起大雪崩。

李强急道:“大家蹲下身子!”他明白四人站著的阻力太大,蹲下可以减轻些冲力。

花媚娘也叫道:“都运功定在地上!”

就这一会功夫,寒罡到了。

一霎那间,四人的战甲发出耀眼的光辉。琴小欢闷哼一声,嘴角流出鲜血。花媚娘大急,喝道:“妹子快收白云障,我在前顶住!”

冲力实在是太过巨大,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只这一下的撞击,就让琴小欢受了不小的内伤。四人站立处犹如一支巨箭头,从中破开寒罡,劈开的寒罡顺著两边卷去,竟然将地下坚硬冰层擦出两道深沟。

只一会,花媚娘就坚持不住了。李强眼看不好,使劲将她拉後,大喝道:“我来顶,秦大哥准备!”

站在箭头的位置,李强才知道为什麽这麽吃力,那种冲力和压力简直就是无穷无尽,就像一个超级高手在向他出手。

瞬时间,李强觉得热血沸腾,一波波的巨压让他缓不过气来。他立即将心神沈入元婴里,疯狂的催动元婴来抵御,影梦甲也开始发挥作用,暂时顶住了冲击。

让其他三人吃惊的是李强居然能抗住如此强劲的寒罡。

他们都不知道李强有三层甲,李强将真元力源源不断地运进澜蕴战甲,甲内流动的潮涌急速的旋转起来,由於紫炎心吸收了天火的能量,蓝色的光芒中就夹杂了团团火焰,渐渐的火焰越烧越大,澜蕴战甲突然变色成淡金色甲。李强奇怪的感到压力减轻了许多。

秦斑桐喃喃道:“澜蕴战甲居然可以自己进化,太不可思议了。”

慢慢的,寒罡弱了下来,大家都松了口气。花媚娘道:“运气不错,想不到小子的战甲这麽好,算逃过一劫。”琴小欢默不做声,暗暗运功恢复。

寒罡来得快去得也快,四人无言的看著周围一片狼藉,都有种後怕的感觉。

李强默默地递过一块仙石,琴小欢点头示意感谢,接在手中缓缓吸收。秦斑桐笑道:“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此可怕的寒罡,要再来一次,那就惨了。”

“闭嘴,胡说八道些什麽?”花媚娘没好气地说。

“呃……”秦斑桐苦笑。

随风飘过,远处隐隐传来震动声。

四人神色全变了,花媚娘自语道:“奇怪,怎麽会有这麽多的寒罡落下来。”

李强出主意道:“我们能不能用地行术走,不是可以避开寒罡的冲击吗?”花媚娘叹息道:“那是不行的,地下全是冰层和裂隙,如果真要这样走,速度太慢了。”

“那寒罡来的时候我们就潜下去,等寒罡过去了,再上来,不是比硬抗好的多?”

琴小欢收功插话道:“是我不会地行术,所以才没有用这个办法。”秦斑桐也道:“我也不会地行术,可惜这次出来没带地行的法宝。”

李强脑子转的极快,立即说道:“我们打个深坑避一避。”这个主意马上被大家接受。

秦斑桐自告奋勇道:“我先来。”他忙著献宝,一扬手中的黑色短棍,顶端的红球射出一道白光,触到冰地上,白光就融了进去,过了片刻,秦斑桐大喝道:“开!”

一串闷雷连珠般响起,从地底深处传了上来,“哗”一股浑浊的泥水喷了出来,热腾腾散著雾气。促不及防,那泥水浇得四人满头满脸满身。

花媚娘破口大骂:“臭小子,你姑奶奶不要洗泥水澡,毛手毛脚的……你……老娘恨不得捏死你!”李强还是在火星上看到过花媚娘发飙,这次又看到,居然一点都不反感,只是觉得非常的有趣。

秦斑桐抱头鼠窜,连声告饶。

四人你看我我看你,刚才各人的美貌和风采一扫而光。不知是谁“噗哧”轻笑,就像笑筋同时被拨动,四人忍不住都大笑而特笑起来。

大家几乎同时运功抖甲,将泥水从身上弹开,又都恢复了原貌。

震动声越来越大,夹杂“恰恰”的怪声。

李强突然想起赵豪曾经在王府说过的话,苦笑道:“我们好像又中大奖了。”

琴小欢惊讶道:“什麽?”

“怪兽恰恰冰。”

花媚娘也肯定道:“没错,是恰恰冰怪兽,不是一只,是一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