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七章

萧潜2014年10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冯任坚上前邀斗,黑旗军的小队长犹豫了,若是拒绝那就必须退兵,他有点不知如何是好,再去搬兵都来不及了。

驼队的人都看出了他的胆怯,心里期待他能知难而退。

李强微微皱眉,他听出远处有密集的马蹄声,正朝这个方向而来。只一会儿功夫,众人也都听见了,那小队长脸露喜色,傲气道:“好,大爷我答应你!”这时就是冯任坚也无法後悔了,邀请赌斗的一方,如果後悔是要算输的。

飞驰而来了二百多骑,领队是黑旗军的雷旗将元霸。李强将身体向众人背後藏了藏,他不是怕黑旗军,而是现在一点都不想多事,早点找到赵豪和梅晶晶是第一重要的事情。

雷旗将元霸问道:“白大福,有没有发现那小子?他娘的,这次出来不是来抢的,误了老神仙交代的事情,吃饭的家夥还想不想要?”

小队长白大福抱拳行礼道:“将军,小的看这批货挺肥的,嘿嘿,想劫下来孝敬您老。”元霸大笑道:“不错,哈哈,你小子还满有孝心的,没白疼你,那你还等什麽啊,把他们通统杀光。”李强轻轻摇头,这群黑旗军简直就不是人。

白大福陪笑道:“他们要求赌斗,小的看将军来,就答应了,小的知道将军天下无敌,这几个人只是让将军开开心的。”马屁直拍到元霸的心窝里去了。

一抡手上的厚背砍山刀,元霸得意地大笑:“好,谁要赌斗,你们是一个一上,还是一起上,元霸一人接下了,哈哈。”

冯任坚硬著头皮道:“我来讨教,将军请。”握著一条朴刀,就要向前。马景宁一把拽住他,悄悄塞给他玉符小声道:“有危险时捏碎它,小心。”退下後向李强点点头。

“要打快点!别婆婆妈妈的,再不过来,可别怪老子下令杀光你们。”

看见冯任坚提朴刀站出来,元霸兴奋大叫:“好,先吃我一刀!”纵马抡刀冲了过来。

狂野的一刀,借著马的冲力更是雷霆万钧。

实力相差实在太大了,一声亮响,冯任坚的朴刀便飞上了天。元霸扭身转腰反手又是一刀,斜肩带背地砍了下来,只听马景宁大叫道:“捏碎它!”青光一闪间玉符捏碎了,冯任坚被砍飞了出去,四个掌鞭惊叫:“大掌鞭!”只见他居然咳嗽著爬了起来。

元霸不敢相信地看看手中的厚背砍山刀,这是不可能的,护身真气再厉害也挡不住这一刀。

“你们输了,所有人都必须跟著走,若敢反抗杀无赦!”小队长白大福得意地大喊道。

李强叹了口气,从众人身後走了出来,似笑非笑道:“真的吗?通统给我滚!”

小队长白大福没见过李强,骂道:“奶奶地,你找死啊,老子剁了你这个--”还没说出下面的难听话,早捱了一个大嘴巴,却是元霸抽的。

白大福傻了,嘴里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元霸心知不好,抽了白大福一个嘴巴後,如见鬼魅般说道:“是你?原来你在这儿,我们走!”拨转马头,双腿用力一扣马肚,率先向後跑了,心想小煞星在这里,赶快回去报告。

黑旗军的兵士一看将军都吓跑了,争先恐後地一窝蜂逃了。

冯任坚不可思议地看著李强,有点不知所措,说道:“小兄弟,你,你到底是谁?”

空中有人咯咯笑道:“哟,你在这里挺威风的,看得姐姐好羡慕。”

李强入耳惊心,抬头看时却是花媚娘,不过她身边还有一位身穿大红色衣服的姑娘。

驼队的人心惊胆颤地看著悬在天上的美女,刹时一片寂静,人人都想这是不是天女下凡。更让众人没想到的是,和他们同行了好长时间的李强,竟然也飞上空中。张云波忍不住拍了自己一巴掌,自己可真是有眼无珠。

李强见风使舵的本领可不小,知道花媚娘不可以常情来揣测。他纵身飞到空中,笑嘻嘻说道:“花大姐,你才是又厉害又威风,小弟那能和你比啊。”

花媚娘大惊小怪道:“咦,咦,眼睛一眨,天就黑了,这话听到耳朵里怎麽这麽别扭。你小子真是滑头,姐姐在前面打的昏天黑地,你却溜到这里当英雄,要不是姐姐的妹子来了,姐姐我可要吃大亏了。小子你说,这帐怎麽算啊?”

李强继续乱拍马屁,说道:“哎,像花大姐这样的女中豪杰,上山能打虎,下海能擒龙,拳头立起能打人,还不是手到人除,用不著小弟这种刚入门的新手帮忙吧?”又道:“小弟原来是要好好欣赏花大姐如何三拳打死雷天笑的,无奈正好有件急事就先走了,没来得及继续欣赏花大姐的英姿,你不会因为这个责怪小弟吧?”心想先混过这关再说。

花媚娘身边的姑娘噗哧笑道:“姐姐,他好贫嘴哦。”李强立即插话道:“哇,这位姑娘是谁?这麽美丽漂亮的姑娘,是不是仙女迷路到人间啦?”那姑娘被他夸赞的哑口无语,一丝红晕爬上脸来。李强心想:“这还堵不住你的嘴吗,你再说两句,花媚娘还不知道会弄点什麽主意出来。”

花媚娘咯咯娇笑,轻轻拍拍那姑娘的肩,笑道:“没见过这样的臭小子吧,说了你不相信,他可是傅老爷子的兄弟哦,想不到吧?”又是一阵娇笑。

那姑娘惊诧地捂住小嘴,那样子动人万分,略带羞涩的神情小声道:“不会吧,傅老爷子可不会这样,那姐姐你……?”花媚娘很紧张地道:“别说出来!”

李强心想:“搞什麽东西,神神秘秘的。”笑著说道:“花大姐,这位姑娘是谁啊?”

就这麽一打岔,花媚娘果然不再提刚才的话头,说道:“她可是封缘星的名人哦,在红姥姥门下修真,叫什麽,让她自己告诉你吧。”那姑娘很大方地说道:“小女子姓琴,名小欢,公子是李强吧,花姐姐都告诉我了……”花媚娘一把拽住琴小欢道:“哎,傻妹子,别什麽都说啊。”

李强立即察觉琴小欢是个没有太多心机的姑娘,不像花媚娘是个老狐狸,笑道:“见过琴姑娘。”又对花媚娘道:“花大姐,小弟还有些事要办,先告辞了。”

“站住,又想往哪跑?”花媚娘拦住他说。

李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小弟没跑啊,有点私事要处理,先走一步。”

花媚娘很认真地说道:“你还不知道,从潜杰星来了大批的修真高手,搞不清楚你小子惹了什麽祸,弄得大动干戈的,你竟然现在还敢乱跑。”李强一头雾水,莫名其妙道:“我没干什麽啊,也不懂潜杰星的人为什麽非要找我。”

琴小欢说道:“这次封缘星也来了许多的修真高手,听说傅老爷子专门跑了好几个星去找人,可能最近就要到天庭星来。我听姥姥说,重玄门在家的十二位高手,要来十位,好多大门派都派出高手了。”

听到傅山要来,李强高兴极了,心情顿时开朗起来,说道:“太好了,傅大哥终於要来了。”他看了花媚娘一眼,心道:“奇怪,她听到傅大哥来,怎麽也挺兴奋的,一点都不害怕,她难道不怕傅大哥报复。”

又想了想,李强说道:“不对吧,这麽多修真高手不会是为我而来的,一定有什麽大事发生了。”花媚娘忍不住笑道:“还满清醒的,姐姐早知道唬不住你小子。”

琴小欢解释道:“是因为潜杰星的百黄老人纵容手下,四处猎杀修真者,强抢修真者的元婴,激起公愤所以才有这次大规模的行动。”

李强这才明白,心里更是担忧赵豪和梅晶晶,说道:“小弟真的有事,要去碎石城去找人,先告辞了。”花媚娘可不肯让他离开,一定要和他一起走。

李强知道摆脱不了她,再想想有她同行要安全些,无奈只好答应了。

落到地上,李强特意送给马景宁几人一些玉符,交代了用法,这才由花媚娘领路,和琴小欢三人飞向碎石城。

三人飞出不远,只见远处天边一线黑色迅疾向他们扑来。

锐利的尖笑声动人心魄,瞬时天黑地暗。

琴小欢扬手间,白色的雾气散绕三人。花媚娘笑道:“妹子,姥姥把白云障都传给你啦。小子,你有福了,有这件宝贝在就不怕了。”

来了两人,其中一个是雷天笑,另一个却是长著张麻脸、堆满皱纹的老太婆,满身缭绕著黑气,手里拄著一支奇形拐杖,杖头上不停地喷出黑烟,样子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李强偷眼看看琴小欢,见她沈稳地站著,一点都不露声色,不由得暗暗佩服。

那老太婆呷呷怪笑,说道:“雷小子,元霸不是报说只有他一个人吗?怎麽花媚娘也在啊?这个小丫头是谁啊?”又道:“花家大妹子,你到这儿凑什麽热闹?”

花媚娘是捣乱的专家了,闻言咯咯笑道:“申屠妪,没想到你老人家也是潜杰星的人啊,是不是百黄老人给了什麽好处了,本姑娘这几天手痒,就喜欢到处凑热闹,怎麽样!”李强几乎不敢相信这是花媚娘说的话,对她的恶感立即减少了许多。

雷天笑骂道:“她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娘们,申屠前辈别跟她客气,抓住她老夫让她生不如死。”又指著李强骂道:“小混蛋溜的比兔子都快,居然敢偷袭老夫,抓到……”李强立即打断他的话头,笑骂道:“抓到我无非是扒皮抽筋什麽的,不会别出心裁让老子作你爹吧,老子看你白活了这把年纪,说话就像不懂事的孩子,你怎麽不找一块烂泥,一头撞死算了,活在世上丢人现眼。”

花媚娘鼓掌大笑:“哎呀,小兄弟骂人有一套,姐姐喜欢。哈哈,找块烂泥撞死,新鲜!”琴小欢微露笑容,她可是第一次领教李强挖苦人。

不可思议的是申屠妪也嘎嘎怪笑:“雷小子,被人家骂惨了吧。”雷天笑整个脸涨成个紫茄子,他可不敢惹申屠妪,心里乱骂这个老虔婆也不是好东西。

雷天笑恼羞成怒,动手就用到了他的杀手绝招!

祭出九窍摄魂球,这次竟然喷出了九条修真者的元婴。申屠妪似乎显出不悦之色,向後飘退一段距离,说道:“雷小子,老太婆给你压阵。”

雷天笑心里大骂,只得全力催动元婴攻了上来。

九条元婴几乎同时撞在白云障上,尖叫咆哮著却再难踏进一步。申屠妪脸上微现讶色,说道:“是红景雨的白云障?喂,那个小姑娘,红景雨是你什麽人啊?”琴小欢全力支撑著白云障,根本无暇开口说话。

申屠妪见没人理她,气得一顿奇形拐杖,杖头的黑烟就像被风吹动,利剑般刺向白云障,琴小欢立时觉得吃力起来。

花媚娘一看不好,桃花战甲立即上身,说道:“妹子,我出去打,你们两人在白云障里别出来。”纵身出来。

九条元婴尖啸著转身冲向花媚娘,大片粉色花雾涌了出来,喝道:“花剑!”无数细长的粉色小剑,满空飞舞。元婴只是被打散了,又重新凝聚再次冲上来,那势头让人头皮发麻。

琴小欢的白云障少了元婴的攻击勉强支撑得住。李强可不愿让两个姑娘保护,但是保命的思想根深蒂固,他也穿上战甲,这件战甲是莫怀远送的,名字叫“澜蕴战甲”。

澜蕴战甲一上身,李强立时像变了一个人。没人知道李强身上竟然能穿三层甲,元婴有满天星甲,自身有影梦甲,外面现在又套上了澜蕴战甲。

琴小欢暗惊,不知道李强穿的是什麽甲,蓝光闪烁,甲内犹如海浪滔滔,身上竟然还有七道金光环绕,这七道金光却是炫阳环发出护体神光。

李强将威力最大的玉符抓了一大把,说道:“琴姑娘,我去帮帮花大姐,你小心。”

琴小欢被他的澜蕴战甲唬住了,搞不清他有多利害,说道:“你也小心。”

李强一纵身也出了白云障,出手就是九片闪电玉符。

玉符脱手化为九道闪电,霹雳巨响,九条元婴立时震散,李强心中大喜。没等他欢呼,那九条元婴又重新凝聚起来。雷天笑大怒,这小混蛋又来偷袭,他一指李强,头上的九窍摄魂球射出白光照在元婴身上,九条元婴暴怒地转向李强冲来。

李强这下手忙脚乱了,本来实力就不如雷天笑,这个九窍摄魂球又是人家的杀手,就连花媚娘这麽厉害的人,见了都不好对付,何况他李强这种修真新手。

闪电玉符、爆裂玉符、霹雳玉符连续不断地发了出去,一时间天摇地动,烟尘四起,每炸一个玉符都让元婴吃上一点小亏,毕竟玉符是先炼好的,不用花真元力。雷天笑恶狠狠道:“我看你有多少符好扔。”

李强大叫:“花大姐你去攻他,我拖住九条元婴,快点!”

这招围魏救赵一下子提醒了花媚娘,她立即放弃追赶元婴,转身攻向雷天笑。

雷天笑咒骂道:“小混蛋……”分神之下元婴的威势立时弱了,他狂叫道:“申屠前辈,请您老出手啊。”边说边向她退去,试图将战火烧到申屠妪身上。

李强已经很危险了,威力大的玉符差不多都扔出去了,幸好元婴冲击的势头减弱下来。但有一个元婴已经靠的很近了,李强慌乱中扔出两片玉符,一出手就知道错了,其中一片居然是护身玉符。

琴小欢努力向李强靠过去,她已经看出他不行了,无奈申屠妪的黑烟重若山岳,要想移动可是太难了。

护身玉符化为一层薄薄的青光,浮在元婴身上,另一片飞出的玉符却是爆裂符,犹如一支闪著红焰的小箭,无声无息地穿进元婴体内,那护身玉符仿佛就从来不存在一样。

刹那间,元婴疯狂悲鸣,想要化身躲避,可是被护身玉符的青光牢牢固住。红光一闪,元婴被炸得灰飞烟灭。雷天笑立受感应,元气顿时大伤,无论如何他都没想到,李强居然能灭掉他一个元婴。

花媚娘哈哈大笑,琴小欢也松了口气。

李强如法炮制又灭了两个元婴,雷天笑再也支持不住,连吐几口鲜血,只好收回九窍摄魂球。元婴返回时差点反噬,他只得喷了口心血给元婴才算完。更倒霉的是,花媚娘趁他忙乱之际,打中他一枚鲜花球,要不是申屠妪分了一股黑烟挡了挡,他就是不死也要塌层皮,他算是恨死李强了。

大家暂时都停了下来,申屠妪问道:“小姑娘再问你一次,红景雨是你什麽人啊?”三体小说

“是我师尊。”琴小欢又道:“你认识家师?”

申屠妪点头道:“既然是故人之徒,我老太婆也不好意思出手了,回去向你师尊问好。”

琴小欢有点出乎意外,点头道:“好,一定转告师尊。”申屠妪又道:“小姑娘,还是回封缘星去吧,天庭星最近可不太平。”雷天笑再也忍不住道:“申屠前辈,你不能放他们走!”

申屠妪嘎嘎笑道:“雷小子,这里轮不到你讲话,跟老婆子走,你要是能打的过这三人,那你慢慢打,你不走吗?”雷天笑气得又要吐血,也不说话转身向来路飞去。

申屠妪又是一阵怪笑,扬起一股黑烟,迅捷地退走了。

三人你看我看你,同时笑了起来,再没想到这样容易就过了一关。

李强心想:“真是命大福大造化大,要不然怎麽死的都不知道。那个申屠妪看样子很厉害,她要同雷天笑联手的话,就麻烦了。”

三人继续赶路,不久就到了碎石城外,琴小欢道:“我们还是下地走进城吧,免得惊世骇俗。”

碎石城是一座边关小城,只是因为此地盛产碎石料而闻名,碎石城还有一个别名,叫“冰镇”,由於靠近寒冰原,其酷寒的天气也极为出名。

进了小城,李强心里竟然无端的紧张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