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六章

萧潜2014年10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那元婴看上去像两岁的婴孩,只是身体比例和正常人一样,奇异的是他有两条雪白的寿眉,一直拖到眼角下,身上的心甲也和大厅的颜色一样,是非常好看的沽蓝色,手上抓了一支细长的发簪,用一种怀疑的眼光看著李强。

李强索性坐在地上,说道:“好累啊,我们聊聊,这里还有其他人吗?”一副很放松的模样。那元婴摇摇头,说道:“没有了,我在这个星灭大阵里已经困了很久了。”神情黯然。

“哎,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麽名字,我名字都讲了,你不说我可亏死了。”李强故意用轻松的语调说道,他知道这个元婴是走出大阵的关键。他现在心里十分焦虑,惦记著赵豪和梅晶晶两人的安危。

那元婴在另一处甬道口盘腿坐下,只不过他的坐是浮在空中而已,看样子如果有什麽不对,他立即可以从身後的甬道逃走。鬼吹灯小说

似乎他已经寂寞了很久,和人谈话交流给他吸引力实在太大。

“唉,我自己叫什麽都忘记了,你就叫我莫怀远吧,其实是什麽名字早已不重要了。”

“莫怀远,莫怀远。”轻轻念了两遍,李强突然明白了,他是提醒自己不要再想过去,心中不由地涌起一股强烈的同情心。莫怀远几乎立即感应到了这种情绪,向李强坐的地方飘近些,警戒之心放松了不少。

“你在这个什麽星灭大阵待了多久?这里是谁修建的?”

莫怀远沈思了片刻说道:“在很久以前,我现在也不知道有多久了,我来到这个星球,当时似乎还没有人到过这儿,在这个星球我游荡了很久。”李强插话道:“你到这个星球没见到过其他人的踪迹吗?”

看他点头,李强心里惊讶万分,那是多长的时间,最少离现在有几千年了吧。

莫怀远又道:“我在无意中发现这里有古仙人遗留的星灭大阵,而且还是古仙人的居所,因为怕被别的修真者发现,又在星灭大阵上摆放了星密大阵,这样就以为安全了,谁想到--唉,真是一念之差啊!”他细弱的声音和老练的神态形成绝大的反差,让李强产生极怪异的感觉。

“什麽一念之差啊?”李强好奇地问道。

莫怀远看著他突然道:“刚才你在天火宫,那团‘炫疾天火’的滋味如何啊?真搞不明白,我看你修真的层次并不高,为什麽你会没有事,而且功力还飞速增长,要不是那样,那只‘太皓梭’你也抓不到了。”

李强吓了一跳,说道:“你都看到了。”又道:“我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大概运气比较好吧。”

莫怀远摇头道:“没有,我是在你引发‘潮音阵’时发现的,就去查‘魂影晶球’才知道,刚把潮音阵阵法停下,又看见你居然去闯‘寰宇青田大阵’,无奈才现身阻止。”

他叹口气又道:“你真是幸运的小子,当年我只不过轻轻地触到炫疾天火,原身就化为灰烬,要不是我的元婴已入大乘之境,唉,就不用捱这麽长的寂寞时光了。”

李强满是疑问道:“你为什麽不出阵?难道出不去吗?这麽长时间里难道一个修真者都没来过吗?”又道谢说:“真要谢谢你把那个什麽潮音阵停下了,再搞下去我也快挺不住了。”

听李强语出真诚,莫怀远第一次露出了点笑容,说道:“这没什麽,起初我是怕有修真者闯进来,越到後来就越想有人来。你不知道,在这个鬼地方,就连一个活著的生灵都没有啊。”感慨的语气让人心酸。

李强心里一阵冰凉,要知道莫怀远在这里已经几千年了,他居然还没能出的去,那自己怎麽办,赵豪和梅晶晶在外面还不急死。

莫怀远看出李强的焦急疑虑,苦笑道:“你别担心,我能带你出去。”

“真的啊!”李强从地上一跃而起,飞身一把抱住莫怀远,欢呼跳跃大声道:“太好了,太好了,你真了不起!”

莫怀远出其不意地被李强抱住,吓得魂飞天外,但是立即感染到他的喜悦,而没有一点危险的信号,他也就安下心来,悄悄收起手上的发簪。

“哎,你能出去为什麽还待在这里啊?这次就和我一起走吧。”李强想当然地说道。

莫怀远奇怪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李强莫名其妙道:“不懂,什麽意思?”看他似乎真的不懂,莫怀远解释道:“元婴只是纯粹的精劲体,除了有一件心甲护身外,是极其脆弱的,如果被不怀好意的修真者困入炼魂阵进行修炼,那可就悲惨极了。虽然我在这里安全的修炼了很久,但终究还是元婴体,而且功力越高越容易引起修真者的觊觎,想来想去还是在这里住下去算了。”

“哦,是这样,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有!”莫怀远苦笑道:“可惜,我原身在的时候没有把这当回事,等到失去了原身,才知道那是多重要。也许当时我觉得自己已经够强大的了,不需要准备那样的东西,以至於现在後悔莫及。”

“那是什麽东西,如果我能办到,我帮你去搞到它。”李强心想:“就冲著他停下潮音阵和送我出阵的情分,我也要帮他。”

莫怀远没想到李强会这样说,很久很久没有的激动之情涌了上来,不管李强能不能办到,只听他不加思索地主动要帮自己,就让他非常感动。他说:“那东西叫‘海玛瑙’,我也不知道在哪里有,不过很久以前听人说过,这东西产自一个叫‘冤魂海’的地方,是一种深海怪兽的分泌物。”

李强心想:“只要见到傅山大哥,他可能会知道,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搞到这个海玛瑙,让他能走出这里。”遂笑道:“好,只要知道这东西的名称,总能想办法找到的,这个海玛瑙为什麽对元婴这麽重要呢?”

“因为海玛瑙能帮助修炼了千年以上的元婴上升为散仙,虽然不能修成仙人,但是已经比修真者更进一步了。”莫怀远感慨道:“其实修成散仙并不重要,我最想的是出去看看啊,看看我那些修真的好朋友还在不在。”

李强一指大厅中央的云案,说道:“这几根柱子中央也有阵法?”

“这是阵眼,这是全阵最厉害的地方,我已经试探了无数次了,只有这一个阵法是我破不了的,实在是太复杂危险了,如果你刚才闯进去,我也救不啊。”

李强吓得一吐舌头,说道:“可不是你说的,我是幸运小子啊。”

“来,我带你参观这个地方。”

莫怀远在前面慢慢地飞行,给李强解说这个星灭大阵。

这座古仙人居住的地方真实的名称是“星星宫”,呈九星排列,里面的阵法埋伏厉害之极,每一条甬道都有,像李强遇见的潮音阵,若不是莫怀远控制它停下,可能就会困死在阵中了,他陷入阵中时,阵法才刚刚启动,已经是威力惊人了。

星星宫里一共有九座大厅,分别是天火宫、天雷宫、天水宫、天云宫四座内宫,外五宫是澄心宫、遣欲宫、皆空宫、清静宫、得道宫,奥妙绝伦,让李强大开眼界。

心里牵挂著赵豪和妞妞,知道要看完星星宫整个地方,没有几十天是办不到的,李强便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莫怀远。

莫怀远想了想,说道:“兄弟,你要出去我不阻挡,不过有些法宝我送给你,稍稍停留点时间,将法宝修炼好,否则出去遇见你的仇人,你怎麽办?”

“你要送我法宝?”李强有点意外。

“呵呵,我在地宫里也用不上,何况你以後还要帮我去找海玛瑙,没有好一点的法宝怎麽行?”莫怀远开心地说。

要说李强也真可怜,自从和傅山失散後,只是自己修炼了三件武器,还毁了两件,可算是一件好法宝也没有过。

莫怀远说道:“你在天火宫得到的太皓梭可是一件仙家兵刃,你一定要在这里将它修炼到神器合一的地步,最少也要将它融进元婴里,否则太容易引起其他修真者的觊觎。”

莫怀远先教他如何修炼太皓梭。

才三寸长的太皓梭,是用仙家的天火清净法修炼而成的,真正的功能连莫怀远也搞不清楚,修炼的方法倒是容易,李强的重玄派对制器修炼也有独到法门和诀窍。

那是用自己的元婴来修炼太皓梭,花了一天时间,李强初步将太皓梭收进元婴体内。

莫怀远道:“以後有时间慢慢再炼,切记在没有炼熟它前,千万别用。”他看出李强焦急的心情,又道:“我这儿还有一些小玩意儿送你,你有储物手镯吧,都放进去,以後慢慢用。”

李强拿到他所说的小玩意儿真是吃惊不小,有战甲、武器、灵丹、玉符等等。

莫怀远又取出一只形制怪异的手环,说道:“这只‘炫阳环’是我以前用的护具,後来又重新修炼过,对你应该用处比较大,你的功力还比较弱,有这个护身会好一点。其他东西都在这块玉瞳简里有记载,你慢慢查吧。还有,不论以後找不找得到海玛瑙,有空就来陪陪我吧。”脆嫩的声音里含著伤感。

李强说道:“好,一定会再来陪你的,你可要等我来啊。”

飞在空中,李强犯难了,往哪儿去才是正确的方向呢。四周荒野一片,连个人影也没有。

往高空升去,四下张望,在极远处似乎有城镇,李强飞了过去。

走近才知道这是以前来过的磐石镇。漫步走进镇来,已经是傍晚时分,许多商旅都进到镇中,小镇又到了最热闹的时候。

走到百味楼,李强心里有点感慨,上次还有好几个人有说有笑的,现在却是孤零零一个人了。店小二看到李强立即热情地迎了上去,笑道:“客官老爷有几位啊?”

李强懒得说话,竖起一根手指,店小二喊道:“老客一位!您请!”

来到楼上,找了一张靠窗的座位。天色刚刚昏暗,客人还少,座位大部分是空的。随意点上几个菜,李强开始等待,因为他知道只要有大商队到磐石镇,主要的人物一般都会到百味楼来喝酒吃饭,这样他就可以物色到合适的商队。

李强早同赵豪约好,如果走散了就到清风国的边关碎石城去等。他的苦衷是不认得路,只好找同路的商队,虽然慢点但是不会走冤枉路。

酒楼里客人多了起来,很快就热闹非凡。李强竖起耳朵偷听,听了好一会儿不得要领,招手叫过店小二,取出二两银子笑道:“小二哥,请教你一件事。”将银子递过去,道:“这里有没有到清风国碎石城的商队?”

店小二点头哈腰地笑道:“谢老爷赏,小的去问问,再来回老爷。”

不大的功夫,店小二跑了过来,说道:“大老爷,小的打听到了,隔壁雅座里是冯记驼队的大掌鞭,他们是去碎石城的。”李强道:“带我去见见他们。”

走进雅座,店小二媚笑道:“冯大老爷,有位客官老爷来拜访您。”

李强仔细打量这位大掌鞭,约五旬的年纪,满脸刀削斧劈的皱纹,两眼有神,落鬓连腮的大胡须已经微微发白,身板挺得笔直,一看就知道是武林好手。

“鄙姓冯,冯任坚,小兄弟找我有何贵干?”到底是走南闯北的汉子,开口十分豪爽。

李强听他开口说话,声音犹如铜锺撞击般洪亮,心生好感,笑道:“打扰了,我姓李,李强,贵驼队是不是去碎石城?小弟想和你们搭伴一起走,好有个照应,这是五十两纹银,算是搭夥费,如何?”

冯任坚看看李强觉得他满顺眼,和酒桌边其他几个同伴稍稍商量几句後,笑著道:“好,出门在外都有不方便的时候,明天就一起上路。来,坐下一起喝一杯酒。”真是乾脆爽快,不过这也是看在银子的份上,李强给的太多了。

冯任坚又给他介绍同桌的四位,张云波、马景甯、袁诚、袁重,这四人都是驼队掌鞭。

第二天清晨,驼队上路。

李强十分低调,一路上很少说话,驼队的人也不大理会他,只有冯任坚和马景宁经常同他说两句。实际上李强一直在学玉瞳简里的典籍,这次莫怀远给他了许多玉符,对这个玉符他十分有兴趣,他认为这是很有用的东西,这些玉符不止修真者能用,普通人也能用。

这玉符约有手指大小,细长形很薄,有各种颜色各种用途,可以用来攻击,而仅能用於攻击的就有许多种,像闪电玉符、烈火玉符、暴烈玉符等,还可以用来防护,有护身玉符、阻挡玉符等许多种。

李强的兴趣在如何炼制,一路上他倒也不寂寞,将玉瞳简里记载的修炼方法学会了大部分,尤其学会了玉符的炼制,这个收获特别大。

这天进入了清风国地界。

马景宁笑著说:“李兄弟,清风国来过吗?”

马景宁是个中年汉子,为人圆滑喜交友,见多识广,自李强到驼队,就觉察出他与众不同,他的眼光确实独到,一有空閒时间就和李强搭讪,两人慢慢的也就熟悉了。冯任坚则要负责整个驼队,忙的不可开交,也就顾不得李强了,最多简单问候几句。

李强笑道:“马兄,小弟可是没去过,清风国和绿色盆地的三国有什麽特别的地方吗?”

“完全不一样的国家,风俗很奇特,男人都留一条大辫子,礼节都不一样,说不出来的怪。他们那儿的大姑娘小媳妇可放的开,有点像丽唐国的娘们,胆子大,泼辣。”

李强心想,这不是清朝满族人的打扮吗?有意思。

马景宁指著一个驼夫道:“老钱,把那只驼马身上的货紧紧,要掉了,说了多少次了,怎麽还不注意。”老钱嬉皮笑脸道:“是喽,老大,你怎麽老挑我毛病,明儿到城里,我老钱请客,挑个水灵灵的娘们,给老大杀杀火,大家说是不是啊!”

这个话题一开,队伍立即活跃起来,有的说:“是啊,我看老大这几天是火气大,一个娘们不够,最少两个,一前一後,啧啧。”边上的人插道:“兄弟,别说了,口水都下来了,你喜欢小嫩货,老大才不希罕,老大喜欢老货有咬劲,是不?”

马景宁笑骂道:“三子,你这个小兔崽子,老大喜欢你姐。连我也敢取笑,小心我用鞭子抽你。”三子缩缩脑袋,笑道:“老大,我姐你都敢要,大嫂要知道了……”众驼夫大笑,看来马景宁有点惧内。

“你别见笑,我手下这帮弟兄没大没小惯了。”马景宁有点尴尬地说。

驼队突然停了下来。

“怎麽回事,为什麽停下?”马景宁问,一个驼夫从前面飞奔而来,报道:“马掌鞭,大掌鞭请你到前面去。”李强好奇心起,说道:“我也去看看。”

来到驼队前,李强在众人身後一眼就看到,挡路的正是曾经让他大开杀戒的黑旗军。

一小队黑旗军拦在大路前,为首的大约是小队长,身穿皮质铠甲,手执长枪,正在耀武扬威地勒索驼队。

黑旗军之所以没有强行掠夺,是因为这支驼队实在太大,而且领队的几人看起来武力不弱。黑旗军只是一小队人马,打起来赚不到多少便宜,只好临时改为勒索,只是开价太高,让大掌鞭冯任坚十分为难。

冯任坚和几位掌鞭商议,说道:“麻烦了,黑旗军要我们留下一半的货和人,如果依他的话,不只是损失钱财,那些留下的夥计怎麽办?”张云波气愤道:“和他们拼了,我就不相信,凭这几个黑旗军能把我们怎麽样。”

马景宁道:“老弟,动动脑子好不好,这一小队的黑旗军是没什麽了不起,如果我们和他拚命,只要给跑掉一个,你说会有什麽後果。”冯任坚点头称是,说道:“他们有三十多人,只要开打肯定拼不过我们,可虑的是,黑旗军可不是一般的土匪啊,他们的实力是可以攻城掠地的,一旦有大股後援,我们驼队就全完了。”

李强插话道:“和他赌斗不行吗?是不是机会大一点。”张云波不耐烦道:“你凑什麽热闹啊,去!去!去!一边待著。”

“呃……”热脸碰到了冷屁股,李强无所谓地笑了笑,随即叉手站到边上。

马景甯瞪了张云波一眼,说道:“你怎麽老是犯浑,他也是好心嘛。我就觉得赌斗也是个办法,那人的功夫高不到哪里去。”

赌斗是这里的一种规矩,只要双方同意,就可以一对一的比试,出多少人没关系,直到有一方派不出人比为止,一旦开始就不能以多欺少,赢的一方可以提出自己的要求,败方必须答应,这是李强和赵豪閒聊时听来的。

一块护身玉符递到马景宁手里,有人传音道:“危险时捏碎它,可以救命的。”

马景宁暗惊,会传音的一定是高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