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三章

萧潜2014年10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彭永年硬著头皮上前行礼:“末将禁军提辖彭永年参见虎威将军。”

杜定光悄悄向後退去,李强用眼示意赵豪。

赵豪微一点头,身形如鬼魅般出现在杜定光面前,笑道:“想到哪里去,留下来吧。”

杜定光阴森森道:“别欺人太甚,我也不是好惹的。”他双手泛出淡青色磷光,急如迅雷般拍出,其势怪异,双手交叉带出两条青磷,闪烁著就扑到赵豪胸口。

赵豪大笑道:“哈哈,看老夫的寒灵巨掌!”手掌闪著白光,正是学自侯霹净的独门掌法。赵豪的功力还不足以将掌印打出,但是已经威力惊人了。轻触之下杜定光大惊,急速後退,青磷掌自下而上反击。

没等杜定光发力,五道白色的鞭影已经缠上身来,待要躲闪已来不及,梅晶晶的鞭影紧紧地捆住了他。赵豪也收手不住,急忙将劲力斜转,一道真元力斜斜的擦过他前胸,“嗤”一声轻响,杜定光前胸的衣服豁了个大口子。那掌劲击中地上铺设的大青砖,足有一丈方圆的青砖地被压陷下去。

杜定光气得大骂。

赵豪轻咦道:“这是什麽?”到底是银楼的大当家,眼光确实不凡。杜定光裸露的胸口上挂一条细链,坠子是拇指大的一块玉。李强也看到了,说道:“拿过来。”赵豪顺手扯下,杜定光阴沈的脸色顿时大变。

彭永年尴尬地站在一边,不知道说什麽好,手里的四粒夜明珠,犹如四粒小火球,真是烫手。李强看也不看他,手上把玩著那只坠子,坠子的样子很奇特,像只飞翔的鸟,使用的材料有点像玉瞳简。李强心里一动,探一丝真元进去,不由得大喜过望,竟然真是一只超小型的玉瞳简。

稍稍看看内容,李强顺手将坠子收进手镯里,笑嘻嘻道:“失敬,失敬!我该叫你杜老板,还是叫你杜供奉呢。呵呵,丽唐国的供奉高手在故宋国开赌场,真是委屈你了。”又对彭永年道:“很不错,还有我们故宋国的禁军提辖官保驾护卫,安全是没问题的。”

彭永年扑通跪了下来,惊惶失措道:“下官绝没有……没有……”没有什麽他也解释不清了。

李强问程子重道:“什麽衙门是查案子的?”程子重道:“是刑部的按察司管,我叫人去通知。”

李强请四位供奉监视四周,让兵丁去查抄赌场,那些兵丁可乐坏了,赌场可是油水多多。梅晶晶笑吟吟地走到彭永年身前,伸出小手道:“拿来吧,说瞎话脸都不红。”

西边的供奉突然大喝道:“什麽人,站住!”一道黑影闪了过来,其身法犹如一道青烟般难以捉摸,那供奉竟然拦他不住。

几个兵丁想去阻挡,立时惨嚎著飞了出去。

李强飞速射出一只金鹰。从黑影身上飞出一道闪著绿光的小剑影,“噗”地轻响,金鹰和小剑影同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赵豪惊道:“是飞剑!”张口喷出寒雀剑,也飞出四道银色剑影迎了上去,不过他的飞剑法还很生疏。梅晶晶的七道鞭影也缠了上去。四个供奉从四个方向各用法宝击向那黑影。

那人沉喝道:“好了不起吗?开……!”从身上闪出强烈的绿光,抓起地上的杜定光,突然跳出绿光圈,身子笔直地撞穿屋顶。

砖块碎木纷纷落下,留在房间的绿光和众人发出的法宝气劲狠狠碰撞,轰然大响,撕裂的真元力四处激荡,一时间乌烟瘴气。李强连发七、八只金鹰穿房追去,那人大笑道:“哈哈,这种小玩意也拿出来现眼了,这帐以後慢慢算!”声音渐渐远去。

李强阻止了众人追赶,他痛苦地发现,他在真正的修真高手面前竟然如此束手无策。在世俗界他已经强大的无与伦比,可在修真界只能算是才入门的新丁。如果以後还想回地球,就得在修真界站稳脚跟,而没有强大的实力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至此李强才真正下定决心好好参修,尽快加强自己的修为。

刑部按察司的司官,亲自带了一大帮人马来到赌场,向李强行礼後开始搜索盘查。

有太监找到赌场,说皇上召李强、程子重进宫面圣。官身不由人,李强苦笑著交代赵豪、妞妞几句,随著太监进宫去了。

皇上在水轩雅阁召集了几个部院大臣,商讨和丽唐国谈判事宜。这两天丽唐国的特使不停地催促,甚至威胁说,如果再不进行会谈,特使团将以谈判破裂为结果,上报丽唐国的皇帝。

几个大臣为此已经争论了很久。皇上因为听了谭池工分析的情报,心里犹豫不决,所以召集大臣来讨论,哪知道众大臣各说各的理,让皇上更加做不出决断。

李强和程子重来到水轩雅阁,见过皇上和众大臣。赐座後只听兵部尚书道:“老臣认为,应尽快和丽唐国特使开始谈判,我国的军备准备的太不充分,人马粮草的调动,武器的配备,刚刚徵召的兵士甚至还没有进行必要的训练,这时谈判破裂,恐怕对我们很不利。”

皇上点点头,说道:“枢密院有什麽看法,说出来大家听听。”

李强慢慢听明白了众大臣争论的焦点,他们分主战和议和两派,但是两派都要求尽早开始谈判,主战派是想以谈判拖延时间,议和派则是打算尽可能的不动刀兵,一旦开战国家元气大伤,不是几年时间能恢复过来的。

看著众大臣你一言我一语,争论的异常激烈,李强在心里综合分析了一番,自己也有了主意,便安心地坐在一边听他们争吵。

皇上也有点拿不准主意,沈吟了半晌,一眼看见李强神定气闲的坐在边上,忽感好奇。他封李强做官,并不是看重他有什麽真才实学,主要是想利用他的*身份,已经有人报说,大汉国封他爵位,李强现在会想什麽呢?他笑著问道:“李爱卿有什麽意见也可以说说嘛,你可是朕的谈判特使啊。”

李强成竹在胸,笑著反问:“大家能告诉我,为什麽丽唐国的特使要急於开始谈判?”

就这一句话,立即让众大臣哑口无语。皇上轻轻道:“是啊,为什麽呢?”

见众大臣都沈默不语,李强不紧不慢地说道:“因为,丽唐国比我们还急,再拖下去他们就要撑不住了。”接著他开始分析丽唐国的形势和出兵用意,长篇大论的讲了一个多时辰。整个丽唐国的局势,在他由里及外深入浅出的归纳整理下,清晰的展现众人面前。

众大臣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家夥要是作了上司,自己日子一定不好过,实在是太精明了。皇上心里更是震惊,这人是作宰相的料,我真是太小看他了。

李强说出想好的对策,就是继续拖延谈判,同时在国内开始大量徵兵,给对方施加压力,再派间谍去散布流言。最重要的是近期停止同丽唐国的商业往来,尤其是粮食的交易。

说到这儿,李强又想起在宝来赌馆的事,笑道:“皇上,有一件东西送给你,让供奉堂的高手抄录下来,看了你就知道了。”说著将那只坠子递给皇上。

一旦李强把大势分析清楚,这些大臣立即发挥各自擅长的本领,很快一套完整的方案就拿出来了。皇上这下可真是龙心大悦了,立即就要重赏李强。

李强以刚到故宋国为官,不宜升迁太快为由,坚决推辞。皇上也不好太过坚持,谁让他是皇祖爷的兄弟呢。最後李强向皇上请假,他要在圣王府潜修些时日。

在众大臣羡慕的眼光中,李强告辞回府。

回到圣王府,李强立即让管家请来赵豪。

赵豪问道:“师尊有事?”李强沈吟一会,突然笑道:“我有一个想法,你听了别奇怪,你能教我武功吗?”

赵豪要不奇怪才怪,他不明白师尊为何会对这种雕虫末技感兴趣,不过师尊要学他是绝对不会违背的,他是从心眼儿里敬佩这个小师尊。

李强在圣王府正式开始了对自己本体原身的最初修炼。

赵豪心里感慨,才几天功夫,师尊差不多把他会的都学去了。只要他讲解演示一遍,师尊立即就能上手,而且比他练的还好。

李强自己也觉得奇怪,武功学起来怎麽这样容易。其实并不奇怪,李强是修成紫府元婴的人,内力比武界绝顶高手还要强百倍,因此学起功夫招式来就犹如顺水行舟,简直太简单太方便了。

挖空了赵豪的存货,李强又到书房去找。圣王府的藏书可是故宋国有名的,侯霹净是从武功修炼入修真的,这方面的藏书尤其丰富。找出一大堆的武功典籍,疯狂地学了七、八天,李强终於腻味了,一点挑战性都没有,几乎上手就会,他不耐烦了。

放弃了学习武功,李强开始修炼元始门的典籍。

他先安置好赵豪他们,然後在书楼里摆放了一座防御阵,从第一个坐姿开始修炼。心神几乎立即沈进体内,李强内视元婴似乎长大了不少,有两拳多高,身上闪烁的紫焰更加明亮。

按元始门的运功方法,应该催动真元在胸腹部形成旋转的小宇宙。对初学者来说,最难的地方是完全要靠冥想将真元一点一点送到固定的方位,只要心神稍有松懈,小宇宙不但形成不了,还要遭到真元力的反噬,最是凶险不过了。

李强将心神沈入元婴体内,原身陷入无知无味的入定中。这时候若是有人能看见这个元婴的话,会发现他睁开了双眼。

李强好奇地睁开眼,真是奇妙,自己仿佛站在一片光的海洋里,五彩缤纷的光团围绕著自己缓缓地转动。他试著用手去触摸一团光晕,光晕就缓缓地吸进体内,很快又从身体里散发出另一团光晕。李强突然明白了,元婴就像身体里的发电机,所有能量都是他产生的,只要将这些能量有序的排列,就能产生出自己第一个按元始门方法修炼的小宇宙。因为有元婴的帮助,元始门最难修炼的一步,他轻易就跨了过去。

心神回到原身,李强再看元婴,和刚才可就截然不同了。元婴四周围绕的光晕,就像灿烂的群星,闪烁著缓缓流动,一部分被吸进元婴体内,又重新焕发出来。这个小宇宙等於是元婴的催化剂和护身符,有了它元婴可以不用心神控制,自动就能修炼起来,只是比较缓慢而已。

仅仅是一个坐姿的修炼,就能有如此大的功效,看来元始门的修真法门真是无与伦比。李强一刻也不耽误,立即进行卧姿的修炼。躺下身来,一手撑头一手扶膝,这个姿势让李强想起庙里的卧佛,摆出的姿态竟然如此的相像。

卧姿是元始门特有的“影梦甲”的修炼法门,影梦甲的修炼方法在修真界是独一无二的,此甲不同於别派的外甲炼制,它完全是由真元构成。修炼的关键,是要将真元力按一种叫“环绕星”的阵法,有序的排列在皮肤内。此甲最大的特色,是可以随著主人的功力进精而进化。

修炼影梦甲让李强花了不少时间。此甲的修炼是环环紧扣,重要的是甲的结构要一气呵成,如果功力不足千万不能尝试,一旦半途而废,以後再想修炼则要困难十倍,其他细微部分可以慢慢修炼。李强的功力是绰绰有馀的,用真元架构好便开始著手细部修炼,这一炼乖乖不得了,整整用去三十多天。

走出书楼,李强挥手阻止涌上来的太监宫女,问管家:“这几天有什麽事吗?”

管家恭敬地回道:“圣王留下话来,让大人以後有机会到巴达星去看他。”李强惊道:“他走啦?”心想:“糟糕,我还想向他打听寒冰原大陆的情况,这下只能摸著去了。”微微有点伤感。这是他在天庭星结识的一位豪爽兄弟,可连一声道别都没和他说,心里不禁有些失落。

程子重兴冲冲地走进来,後面跟著赵豪他们,都是满脸的兴奋。

远远的程子重就说道:“恭喜大人,贺喜大人。”李强乐了,笑道:“老夫子啊,我又没成婚,喜从何来?”大家都笑,惟独梅晶晶脸红了。

程子重也笑道:“大人要想成婚那容易的很,看上哪家姑娘说一声,夫子就去请媒婆去提亲,保证皇上都会给大人主婚的。”梅晶晶心里不知道为什麽一阵烦乱,恨不得掐死这个拍马屁的家夥。

李强皮厚得很,笑道:“谁会看上我这个流浪者啊,再说了我也不知道哪儿有美女啊,还是别操这份心了。不说这个,还有什麽事?”

程子重道:“皇上下旨,封大人三等公爵位,奖赏大人这次同丽唐国的谈判成功。”

“什麽?什麽?谈判?我根本就没去,闭关这几天谈判都结束了?”李强莫明其妙地问。

赵豪解释道:“师尊闭关有五十多天了,这事都惊动了皇上。後来皇上派供奉堂的谭池工大人,按师尊留下的方案去谈判,结果丽唐国不但退兵,还赔偿了故宋国的损失,可以说是不战而胜。皇上还称赞师尊,说您是国家的栋梁。”

程子重插话道:“大人交给皇上的玉坠,揪出了丽唐国长期潜伏在我国的几个间谍,而且这几个人都在故宋国担任不小的官职,皇上还说要让大人兼管刑部呢。”

李强立即吩咐奴婢道:“所有的人都退下,不许把我出关的消息传出去,知道了吗?”

看著赵豪他们不解的目光,李强微微笑道:“因为,我打算今天就离开都城。”心想:“故宋国可不能再待了,没几天官就封这麽大,这样下去我哪儿都去不成了。而且看皇上的态度,这时向他辞官,门儿都没有,乾脆学学古人挂冠而去,又漂亮又潇洒。呵呵,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李强向梅晶晶道:“妞妞,我陪你去寒冰原找你父母,好不好?”

奇怪的是梅晶晶没有欢呼跳跃,她心里涌过一股暖流,李强连官都不作了,只是惦记著要帮自己找父母,这份情意可怎麽报啊。她鼻子微微发酸,眼圈红了,低著头轻轻道:“谢谢你,哥哥。”

程子重犯难了,支支吾吾道:“这个,嗯,皇上那里--?”

李强笑道:“这个容易,我留一张奏摺不就行了,如果你还觉得不好交代,这样好了——”程子重刚要问什麽好了,李强一抬手劈中他的後颈。看他软倒在地,叫来奴婢将他抬进房间,李强笑道:“这样皇上就不会怪罪你了。”

李强迅速开始安排,先让赵豪帮著写完奏章。因为要去寒冰原,郑鹏的功力不够,只好派人将他送到银楼暂住。又将皇上赏赐的物品整齐地摆放在大厅里,不过李强接受了证明身份的供奉金牌和一块玉牌,因为毕竟答应了侯霹净的请求,以後如果回到天庭星时是要照看故宋国的。

一切准备完毕,李强显得意气风发:“好了,我们三人悄悄的从後门走。”

梅晶晶还不会长途飞行,三人只好步行,一路上风尘仆仆地赶路。

这一日,走到一处山岭,李强停下脚步道:“我怎麽总是觉得有些不安,似乎有什麽东西在等著我们,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感觉。”

梅晶晶摇头疑惑道:“没有啊,妞妞觉得很正常。”赵豪想了想说道:“说不准,好像有时会有心悸的感觉,只是一晃而过,弟子也说不好。”

李强问道:“这是走到哪里啦?”想想又道:“如果我们走散了,最好能有集中的地方。”三人商量定下集合地点,李强安心了,他和梅晶晶两人都不认得路,只能靠赵豪。

他们向寒冰原去的方向,正是往含林城偏西方向走,穿过红岩石化山脉就可以进入寒冰原了。现在的位置是要到迷惑林了,绕过迷惑林就是红岩石化山脉。

又走了一段路,来到一个山凹处,李强越发感到不安,站住身形大喝道:“出来!”

毫无徵兆的在他们周围出现五个身穿黑色战甲的人。

“什麽人?报名上来!”赵豪喝道。梅晶晶立即抽出影纹鞭,李强也迅速备好武器,大家都知道来者不善。

“要你们命的人!”那五个人放肆大笑。

李强立即明白报复来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