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一章

萧潜2014年10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大汉国的特使早已接到从本国都城传来的皇诏,要求寻找一个叫李强的修真者,一旦发现,必须要留住他,并且要想方设法满足他的一切需求,无论如何要请他去一趟大汉国的都城。如此皇诏让特使完全摸不著头脑,不懂这个李强到底是什麽来路,直到今天听到传闻,才恍然大悟,原来李强是傅崇碧他老人家的弟弟。

特使立即将消息通过皇家传音阵报进皇宫。很快,皇上下诏,令特使立即去拜见李强,同时下旨授予李强大汉国一等勇毅侯爵位,并催促他进京面圣。

特使马上赶到圣王府,请求面见李强。

李强真的头痛了,没有任何功劳,两个国家都争著给自己加官进爵,他现在简直不知道如何是好。想想好笑,此时自己想逃的念头,竟然和在地球杀人时的心情差不多。

虽然李强也想到大汉国,等傅山来带他到封缘星,但是有两件事必须先完成。

李强灵机一动,笑道:“特使大人,我在故宋国要办一件事,可能要借重大人,你看……”特使忙回道:“侯爷,下官奉旨全力协助大人,有什麽事侯爷尽管吩咐。”李强大喜道:“好,我先谢过大人。”

送走特使,李强使劲拍拍脑门,梅晶晶咯咯笑道:“哥啊,你好像不愿当官,有好多人可是羡慕嫉妒你哦。”李强苦笑道:“妞妞别取笑你哥,我都烦死了。”

傍晚时分,程子重和一位官员赶到王府。这位官员也是供奉堂的修真者,专门从事收集分析情报,有二品官衔,名叫谭池工。

落座後,李强开始详细询问两国间的关系,对丽唐国的经济、军事、君臣关系等他先作了大致的了解,他最感兴趣的是丽唐国最近的商业情况,包括物价的涨跌,行商的多寡,平民的消费等。谭池工虽然感到奇怪,但不敢怠慢,立即命人上报,通过皇家传音阵将大量的情报汇集到王府。

李强在地球时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他曾经只花了几年的功夫就挣得了上千万的资产,平时他有个习惯,喜欢收集分析商情。在地球那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各种各样的信息多如牛毛,对於那些鱼龙混杂的信息,要善於整理归纳,才能发现其中有价值的商情。

谭池工和程子重提供的情报,具体而且准确,这让李强归纳整理後进行逻辑推理有了最好的依据。听著李强的分析,谭池工佩服的五体投地,他第一次知道原来情报是可以这样用的。

侯霹净心里也是很诧异,原来他准备利用李强的双重身份,来压制丽唐国的特使,李强实际上就是一个傀儡。听了李强对局势的全盘分析,他知道自己太小瞧了李强。他竟然能从丽唐国市场物价的浮动、商旅活动的多寡来推断国家的军事运作情况,对他真是得刮目相看了。

李强分析得出的结果是,丽唐国根本无力进行这场战争,这场精心策划的形势居然是个骗局,完全是丽唐国国内权力斗争的需要,同时,这里面似乎还有一个什麽目的,好像丽唐国想要得到什麽,具体是什麽东西,他分析不出来。李强觉得已经掌握谈判中最大的一张牌,心情顿时放松了许多。

李强徵求大家是否有不同的意见,谭池工道:“大人分析的细致入微,下官以後要多请教大人,下官立即整理情况报知皇上。”既然负责情报的谭池工都没意见,众人也没什麽说的。只是赵豪想,要是李强在绿色盆地经商,恐怕没有哪个商家能和他竞争,肯定通杀。

送走众人後,李强和侯霹净上到书房二楼的平台上,他们两人都是不用吃饭和睡觉的。

沈默片刻,李强道:“老哥,我准备在同丽唐国谈判後弃官而去,老哥你不会责怪兄弟吧?”侯霹净望著天上的繁星,淡淡地说:“老子知道,真正的修真者是不会对功名利禄感兴趣的。不过,老子再过百年就要到‘渡劫’期了,如若过不了这个坎,以後就再也没有机会照看故国了。兄弟,老哥没什麽亲人,就把你当最亲近的人,你别弃官,你想去哪都行,老哥也不会让你一直留在故宋国,就算代老哥以後常来看看,行吗?”

侯霹净对故国的惦念让李强很感动,说道:“好,我答应你。”又问道:“渡劫期很危险吗?好像在火星时,花媚娘曾说过傅大哥也是快要到渡劫期了。”

“渡劫是修真者最大的难关,如果有一百个修真者到达渡劫期,能安全渡劫的不会超过三十个。跨过去的就可以上升到另外的境界,抵达所谓的修仙界,跨不过去的则灰飞烟灭,不但本体就连元婴也会消失,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而渡劫期的到来,是随著修为的加深自然到来,修真者是无法自己控制的。”侯霹净解释说。

李强又问:“难道没有其他安全点的办法渡劫吗?”

“有两个办法算是稍稍好点。”侯霹净伸出两个手指道:“一是在还没到渡劫期时,先设法‘兵解’让元婴去修炼。这样做好处是永远不用担心有渡劫期,坏处是,因为没有了本体,力量损失巨大,必须依赖其他修真者的照顾,若给居心不良的修真者发现,将其炼制成阴毒兵刃,那可就永世不得超生了。第二个办法,在渡劫期间,有其他修真高手的帮助,共抗劫难。这对渡劫者来说作用极大,困难的是帮忙的修真者会大伤元气,若不是极亲密的朋友,不会愿意出手相助,况且高手难觅啊!”

侯霹净叹息道:“老子一生都是独来独往,既不愿意兵解,又没有人帮忙,呵呵,所以才要兄弟帮老哥照看故国啊。”李强一阵冲动,说道:“老哥,等你到了渡劫期,千万通知兄弟一声,也让兄弟出一份力。”侯霹净心里感动,摇摇头心想:“百年一晃而过,李强虽然有心帮助,可惜在百年之内他还无法达到要求的水平。”

有个疑问一直存在心里,李强问道:“老哥,上次你打金晶角兽,为什麽可以抓住它,让它毫无办法,甚至可以空手掰断它的角,我没看到你用什麽法宝,这是什麽原因?”

侯霹净笑了,说道:“老子还以为你一直不问呢,到底还是忍不住了。这要从修真的流派说起,修真的流派众多,千奇百怪正邪都有,就拿重玄派和老子的师门元始门来比较,重玄派注重的是制器,以制器入修真,讲究从外而内以器引导,你应该有很深的体会。”

想起在含林城修炼几件兵器的经历,李强点头道:“确实如此,我只是修炼了几件兵刃,感觉功力就增长了不少。”

侯霹净道:“是啊,这就是重玄派的优势,修炼的同时还有制造神兵利刃。元始门的修炼就完全不同了,是从武功开始修炼,然後跨进修真之门的。元始门的修炼方法也有一个好处,就是不依赖法宝,而是将自身修炼成法宝,缺点是入门实在是太难了。”

李强默默寻思:“自身就是一件法宝?自身就是一件法宝……”似乎有个想法在脑海里转悠,却又抓不住。他挠挠头说道:“老哥,你能教我学功夫吗?”

侯霹净沈默不语,半晌,递给李强一条形同玉简的东西,说道:“也罢,反正重玄派的人都是兼修的。这个给你,能领会多少,都是你的,老子不便出言指点。”不等李强回答,白光闪过人影俱无。

李强实在是说得太含糊,让侯霹净认为他要学本门的修真方法,这对修真者来说是很忌讳的。好在侯霹净并不太在乎,他把本派的典籍给了李强,但也只能做到这一步,如何修炼就要看李强自己了。

这是一条半尺长,三指宽,光润玉滑形状古朴的条形物,李强试著探进些真元,发现这是一块记载元始门修真方法的玉瞳简。李强心砰砰狂跳起来,他只是想要侯霹净指点自己学习一些武功,没想到他把元始门的修炼典籍送给了自己。

玉瞳简里记载的内容并不多,和傅山送的重玄派的玉瞳简相比,大约只有其三分之一的量。里面记载的全是如何修炼本体和元婴的方法,其中扎根基的方法很简单,只有一个坐姿,一个行姿,一个卧姿,只不过姿势比较古怪而已。

李强觉得很好奇,记下了三个姿势和运功方法。收起玉瞳简,天已经泛起鱼肚白,他伸了个懒腰,慢步下楼。守夜的奴婢立即上前请安,又涌进一群宫女给他洗漱打扮更衣,搞得他非常不安,心想,一定要想办法赶快离开这里,太难受了。

李强让王府管家请来赵豪他们,道:“今天我们逛街去,好好玩玩。”逛街可是梅晶晶的最爱,她欢呼著向大门方向跑去。

来到大街上,李强阻止了众侍卫的跟随,由赵豪领著一路向前走去。

清晨的都城,空气凉爽,薄薄的雾霭笼在四周,沿街的房子都是木结构的二、三层小楼,白墙黑瓦。街上空荡荡的,偶有早起的人,懒散的出门去买早点。有些人家的烟囱,已经冒出缕缕青烟,一些早市小店,也下了门板,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李强恍惚间感觉像是来到中国的某个古镇里。赵豪笑道:“师尊,现在时辰还早,我们先去找地方吃早饭,然後再去别的地方。”程子重说:“我知道一个小店,做的一手好肉包子,顺著这条街往东转就到。”

一行人转过街角,来到包子店门前,只见小店门上斜插一面幌子,上书“真草包”三个大字。李强不解地问道:“为什麽取这个奇怪的店名?”赵豪抢著回答:“真草是本地特产的一种香草,蒸包子时在笼屉里垫上它,包子可就别有滋味了,师尊尝尝就知道了。”

小店老板乐呵呵地迎了出来,道:“各位大老爷,请楼上坐!”

热气腾腾的蒸笼端了上来,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打开蒸笼,只见包子不大,皮子极薄,呈半透明状,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的汤汁,包子下垫著一片片巴掌大的青叶,李强不由得喝采道:“好,晶莹剔透,小巧玲珑,真不敢相信包子居然能做成这样。”

郑鹏不高兴地说:“不好,太小,不够俺塞牙缝的。喂!店家,给俺上大肉馒头!”这一嗓子把梅晶晶吓得手一抖,筷子上夹的包子都掉在桌上了。梅晶晶手插著小蛮腰骂道:“坏黑子,死黑子,你要吓死妞妞啊!”郑鹏嘟嘟囔囔不敢再吭声。这个小姑奶奶,发起火来,就是李强也要让她三分。

李强尝了尝包子的滋味,就放下筷子,问程子重道:“老夫子,这供奉堂到底是干什麽的?”程子重笑道:“大人不问,夫子也是要解说的。”

供奉堂是专门为修真者建造的皇家衙门,供奉堂的任务主要是拱卫皇室、护卫皇上、出使国外、刺探情报等,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是培养和教授皇室和贵族的子女,因此供奉堂又管辖都城的学舍,故宋国的供奉堂在都城就有四座学舍,分别是修真院、翰林院、崇武院、国子院。

其中,修真院是培养供奉堂的後备力量,无论何人,只要家世清白,具备一定的能力,就可以报考,是只问能力不问出生的学舍。翰林院和崇武院只招收皇族贵族的子女入学。国子院招收的范围最广,官吏平民的子女,只要有钱都可以报考。

“天庭星的每一个国家都设有供奉堂。”程子重补充道。

“老夫子你是在哪个学舍毕业的?”李强好奇地问,程子重道:“在丙子年从国子院取得举人身份,第二年考中二甲七十三名进士。”言下颇为得意。赵豪说道:“老夫子很了不起,国子院出来的学生,只有很少的人可以取得举人身份,能考中进士的就更少了,夫子的才学一定是出类拔萃的。”程子重谦虚道:“不敢当,机缘巧合而已。”

“你和含林城的知府丰凯云一样是进士,你怎麽会到他的府里去作师爷呢?”李强不解地问。程子重道:“我是皇上的巡风使,对官员的考查是其中一项职责。”

李强明白了,原来皇上也安排了不少的密探。诛仙小说

梅晶晶拍拍小手嚷道:“妞妞吃饱了。老夫子,都城你最熟,哪儿有好玩的带我们去。”程子重笑道:“先到庙街口去,那儿有许多商家店铺,晌午去都城最大的酒楼白矾楼,李大人你看如何啊?”没等李强说话,梅晶晶便叫道:“好啊,先去店铺看看。”

赵豪丢下一块碎银,众人起身去庙街口。

庙街口是故宋国都城最繁华的地段,商贾云集店铺林立,李强虽然有点惊讶,不过再繁华十倍的地方他也见过,程子重和赵豪见多识广不以为奇,梅晶晶家在丽唐国的都城,也见识过同样繁华的地方,郑鹏可就不同了,从娘胎里出来,他就没见过如此热闹的地方,大脑袋左看右看,晃得像拨浪鼓一样,见什麽都新奇。

上午时分,庙街口的人开始多了起来。

街角处的空地上“当当当”响起锣声,赵豪道:“可能是卖艺的敲锣,要不要去看看?”郑鹏抢著说:“看看去!”迈开大步跑了过去。程子重道:“不像是卖艺的,看看吧。”几人也跟在後面慢慢走来。

众人走近一看,确实不是卖艺的,原来是卖人的。

那是一个中年男子,消瘦的身材,疲倦的面容,头上插著一支草标,身後站著两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个手拿小锣使劲地敲,另一个抓住中年人的衣领,叫道:“有汉子一名,自愿卖身还赌债,便宜卖了,只要十两银子,要买的开口啊!”

边上有人说:“这不是祁家老二吗?作孽啊,赌钱赌得倾家荡产,老婆孩子全卖光了,现在连自己都卖啦。”又有人说:“活该!谁叫他赌。”

人越围越多,都在看热闹,没人出声要买。两个大汉见没人出价,又叫了一会儿,火气越来越大起来,劈劈啪啪地揍那个中年人,那人只是抱著头,嘴里呜呜咽咽的不知道说些啥。梅晶晶看不下去了,这小姑娘作过强盗,有些霸气,从储物腰带里抽出鞭子,凌空一抖,“啪”,鞭子发出脆响。

两个大汉听到鞭响,都是一惊,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娇俏的小姑娘,手里圈著一条白色的软鞭,正气乎乎地看著他俩。其中一个大汉笑骂道:“他娘的,吓了爷一跳,怎麽?想买个汉子回家玩,十两银子就是你的了,哈哈。”另一个大汉心中叫苦,不停的暗骂同伴:“在都城混了这麽久,一点颜色都看不出来。这小姑娘敢站出来,不是自己很厉害,就是背後有高人撑腰。”他还真猜中了,不幸的是小姑娘两样都有。

“啪”,大汉脸上被抽了一鞭。梅晶晶这条“影纹鞭”可是一件宝鞭,李强都没搞明白是怎麽制的。她还没用真元力,就这平常一鞭抽的那大汉痛入骨髓,嚎叫道:“小婊子,他娘的骚蹄子,敢打你爷!?老子要日死你。三哥,帮我抓住这个烂货。”

听他骂得太难听,李强走了上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