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十一章

萧潜2014年10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金晶角兽是攻击性极强的怪兽,此兽长约六米,头顶生有一只雪白的刀形长角,全身披满白色鳞甲,激怒时白色鳞甲会变成金色,尖细的长尾布满鳞刺,平时两只红晶眼,发怒时在额头上会睁开第三只眼,因此又叫三眼兽。

李强来不及咒骂,扬起百刃枪连串的枪刺打在金晶角兽的头上,同时叫道:“大家快退!”幻化的枪刺竟然不能阻住金晶角兽的步伐,当胸就撞向李强,赤焰龙盾立时启动,无奈这怪兽太重冲力又大,措手不及下被撞飞了出去。

赵豪和郑鹏一左一右同时逼近,赵豪宝刀直奔怪兽的眼睛刺去,而郑鹏则抡大斧用尽吃奶的劲,当头一斧,那怪兽挺角摆动,大斧力劈在角上,只见雪白的角霎时金光一闪,郑鹏只觉得砍在了南山角上,震得急速後退,一跤跌坐在地,大斧脱手飞出。而赵豪一刀刺空,知道不好,仗著功夫好,身形灵动,反手又一刀砍在怪兽身上,借劲反弹了出去,这一刀竟然没能伤到它的皮。

从地上爬起,虽然没有受伤心里觉得很窝囊,李强现在深感自己的不足,抬眼看去,惊得魂飞魄散,大叫:“黑子快躲!”

郑鹏跌坐在地,大斧摔在远处,金晶角兽正快速顶向他。

十二道鞭影连续的缠在金晶角兽的脚上,踉跄几步怪兽轰然倒地,梅晶晶长鞭闪处将郑鹏拉了过来。赞许的看了看妞妞,四处张望李强心里有了主意,叫道:“大家快跟我来!”李强带著几人直奔那颗大树而去,到了树下,说道:“你们躲到那块巨石後,我来引他。”

金晶角兽身上金光闪动,几下就挣脱束缚站起身,它似乎非常愤怒,转动身体一眼就看见李强站在树下,吼叫著冲了上去。

射出一只金鹰将金晶角兽炸退几步,李强大笑的对树上那人说:“你坐好了。”闪身躲到巨石後,金晶角兽被金鹰炸的怒极,急速的狂冲,李强突然的消失,让它一头撞在树上,那人哇哇大叫从树上落下,正好落在金晶角兽的身上。

让李强他们瞠目结舌的是,那人竟然手抓怪兽的角,一拳一拳的,有条有理慢慢的击打,金晶角兽就像被一座山压著,完全无法动弹,而那人每一拳都让它痛入骨髓。他冲李强躲的方向咧嘴笑道:“嘿嘿,老子要打不动了,唉,人老了,逞不了筋骨之能啊!”

那人跳下金晶角兽只用一只手,拽著他向李强躲的巨石走去。

李强四人惊的呆了,这是什麽样的力量,看那怪兽已经是金光闪闪出尽浑身力气,试图挣脱那人的控制,一声接一声的低吼,显得那样的无奈。梅晶晶紧张的说道:“他,他把怪兽拖过来了!”大家明白那人只要松手,结果会很可怕。

紧张的思索,李强恍然大悟,取出喝了小半的茅台酒,高高举起,看著那人笑道:“喂。你要抓紧点,别松手啊,你要松手我会紧张,我可就拿不住酒了。”

那人被李强捏住了短处,叫道:“好,算你狠!”又嬉皮笑脸道:“打个商量如何?我帮你把金晶角兽赶走,你就给我那瓶酒。”看著李强手上的酒,那人口水都流了下来。

梅晶晶叫道:“不公平,是你把怪兽引来的,就应该你自己赶走,这不算!换个条件。”那人心想:“哈哈,目的达到,还有什麽条件能难倒我吗?”擦了把口水,说道:“行,你说什麽条件才肯换!”李强点点头说道:“妞妞你提吧。”心想:“这样最好,大家都没丢面子。”

一时之间梅晶晶还真想不出什麽好条件,转眼看见那人一手按著怪兽的角,心里顿时有了主意,咯咯笑道:“你就用怪兽的角来换吧。”心想:“看你怎麽弄下来。”

那人明显的松了口气,笑道:“哦,这可难为老子啦。”

之见他左手按住怪兽的头,右手抓角翻腕,只听得“卡”脆响,竟然硬生生将怪兽的金色角齐根扳断。四人都不敢相信,这种力量是人所能拥有的。

“你功劳不小,老子就不杀你了,滚吧!”那人飞起一脚,怪兽就像被什麽东西拽著,翻滚著消失在众人眼前。拿著角那人得意的走过来,说道:“小姑娘眼光不错,这支金晶角可是一件宝贝。”

赵豪知道这人一定是世外高人,心里服气,嘴上却说:“喂,你到底是谁?”

那人根本就不搭理赵豪,将角递给梅晶晶,急不可待的伸手:“酒给我!”看他猴急样,李强微微一笑,说道:“酒我多的很,不过你先告诉我,你是谁?”那人眼睛一亮,说道:“真的?可是没看见你带嘛,咦,你有储物手镯,你是谁的门下?哎,先把酒给我!”

看他著急上火的样子,李强递过酒瓶。

喝了一小口,那张精瘦的脸舒展开来,哈了口气,他问道:“你到底在哪个门派修真,怎麽会有修真者中高手都很难得到的储物手镯,看你的修为刚到元婴期,你师门怎麽会给你如此珍贵的手镯。”

没等李强回答,他神色一变,说道:“我们先到一个安静的地方谈,有两个讨厌的家夥来了。”不由分说一道白光罩向四人,瞬息间地上空无一人。

凭空在地上现出两个怪人,一高一矮,高个子道:“妈的,又给他溜了!”矮个子嗅嗅鼻子惊异道:“这老东西好像找到好酒了,弄不好已经解开我们下的‘无情结‘的咒。”高个子恨恨道:“我们再找去,走!”

“到了。”那人一屁股坐在地上。

李强虽然不会瞬移,但是已经有经验了,而赵豪三人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又是害怕,又是佩服。那人又喝了口酒,说道:“我们接著说。”就看著李强。

稍稍犹豫,李强道:“我好像没有门派,手镯是我大哥送的。”那人一脸的怀疑,道:“不可能吧,嗯,你大哥是谁啊?”李强道:“我大哥叫傅山,在封缘星。”

从地上跳了起来,那人惊讶大叫:“什麽?是傅山,傅崇碧?”抓抓头又道:“难怪,难怪,咦,奇怪奇怪,我说小老弟啊,傅山是不是你的领路人啊?”李强一阵兴奋,他认识傅山大哥,说道:“是啊,傅大哥是我的领路人,你认识我大哥?”

那人笑道:“嘿嘿,岂止认识,我们俩都打了好几百年了,谁也奈何不了谁,对了,你好像没学到什麽本事,怎麽这样差劲啊?”赵豪三人惊讶的插不上话,各自在心里寻思。

李强便把在火星的经历告诉他。

那人开心大笑,道:“哈哈,花媚娘,不错,不错,这小妖女胆子不小,竟然敢同傅崇碧放对,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又道:“既然你是傅崇碧的兄弟,我也不瞒你了,我姓侯名霹净,和你大哥既是朋友又是对头。”李强惊笑道:“什麽,叫猴屁精?哈哈!”四人忍不住大笑。

侯霹净气道:“没大没小,是霹雳的霹,干净的净,不许笑!奶奶的,就知道你们要笑!”四人使劲憋住,梅晶晶小脸都憋红了,嘴角的笑意像水波般荡漾开来,李强好不容易收住笑容,一眼看到妞妞的怪样,实在是忍不住了,放声大笑特笑。

又是跺脚,又是叹气,侯霹净气乎乎喝了一大口酒,说道:“你想不想知道傅山是什麽门派?”李强当然想知道了,自从在火星和傅山失散,许多情况都来不及了解,自己以後还想回地球,没了傅山的指导,那几乎就是空想。

侯霹净得意的说:“想听啊,再拿一瓶酒来!”

李强为之气结。

侯霹净喝了口酒,低头沈思片刻,开始给李强介绍傅山的*和门派。

傅山,字崇碧,号青峰真人,修真门派叫“重玄”,其门派的修行最重制器,修行方法与众不同,奇特无比,新人修炼初期进境极快。

在封缘星的七大门派和组织里,是最独特的一个门派,这个门派的核心人物不是师徒传承,全以兄弟相称,以领路人的方式吸收新人,不过能被其吸收的新人,一定要符合这个门派的独特要求。还有,要获得门派的领路人资格,其修行必须达到第八层分神期,并且要制炼出一件奇特的修行宝器,为新人修真筑基。

重玄派还有一个奇怪的规矩,每一个核心的兄弟,都可以自行收徒,所以重玄派也是一个实力庞大的门派。重玄派的核心兄弟现存的有二十七位,不过有十五位不知去向,可能是闭关修炼。傅山在门派兄弟里排第十二位,实力已达宗师境界。

李强叹口气道:“侯老哥,可惜我和傅大哥走散了。”他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刚才你说有两个讨厌的家夥是谁啊,侯老哥你干嘛躲他们?”

哈出口酒气,侯霹净骂道:“两个卑鄙的东西,就会躲在暗处伤人,他们是‘毒咒‘教的长老,奶奶地,乘老子不注意给下了他们教派最厉害的‘无情结‘咒,老子元婴被封,必须喝酒才能暂时解开,搞得老子比酒鬼还惨。”李强好奇的问道:“为什麽酒能解开无情结呢?”

“搞不清楚,老子中了无情结,心里不痛快,跑去喝酒时发现,竟然可以暂时解开那个该死的结,好像酒越烈性越好,奶奶地,喝了十年酒,弄得老子现在闻到酒香,口水都会流出来。”侯霹净无奈的说道。李强寻思:“酒越烈性越好,那还有什麽比得过酒精,正好我有纯度达一百度的医用酒精,呵呵,酒精还解不开你那个什麽无情结?”

取出一瓶酒精,李强笑道:“这可是我带来最烈的酒,不过不好喝,要不要尝尝啊?”心里暗乐:“乖乖,一百度的纯酒精,烧也烧死了,看他怎麽厉害应该没事吧。”

要命的是侯霹净现在听不得‘酒‘字,一把抢过来,打开瓶盖,咕咚,咕咚,咕咚,一连喝了三大口,疑惑道:“怎麽这味道?”只觉得一团火从肚子里烧了上来,大声喝采:“奶奶地,太棒了,这酒过瘾。”举瓶将酒全倒进肚子里,立即盘腿坐下。

梅晶晶小声的问道:“哥哥,你给他喝的什麽酒啊,他的脸好红哦,喝的身上都会发光。”郑鹏傻乎乎的说道:“小哥,也给我喝一口那酒。”李强哭笑不得,笑骂道:“能喝我会不给你喝,那是酒精啊。”三人都不懂什麽是酒精,看著三人不解的目光,李强头都大了,这也没法解释。

侯霹净兴奋极了,困扰自己近十年的无情结,有完全解开的徵兆,真元在酒精的催动下,急速转动起来,闭目内视,罩在元婴身上的一层黝黑的粘丝开始松动,在真元力急速消磨下,越来越淡,元婴急剧涨大,刹那间,困扰了近十年的无情结烟消云散。

出了一身的臭汗,侯霹净欢呼著跳起,凌空蹈虚的浮在空中走了一圈,落在李强面前,开心的只会呵呵傻笑。李强心想:“乖乖,一百度的医用酒精,就像喝水,老天!”笑道:“是不是解开了,恭喜!恭喜!”侯霹净说道:“解开了,哈哈,兄弟,我老侯没欠过别人的情,感谢的话老侯不会说,以後兄弟有什麽摆不平的事,都有老侯兜著!”

李强却没觉得有什麽了不得的,不过有这麽厉害的高手帮自己,心里也挺高兴。他不知道,侯霹净在修真界同傅山一样的鼎鼎大名,是个极难缠的角色,修为极高,鲜有对手,有他在後面撑腰,能惹得起李强的人也就有限了。李强笑道:“侯老哥,你看我和傅大哥失散,好多修真的功夫都不会,你教教小弟,好吗?”

侯霹净心中诧异:“我这个兄弟好像一点都不知道修真界的规矩,居然不知道,各门派是不许别派的门徒,修习本门的修行方法。也罢,谁让我喜欢这个兄弟呢。”问道:“兄弟,你想学什麽?”

赵豪拽拽李强的衣襟,悄悄说道:“学飞!”赵豪的修行差,但是眼光却很独到。梅晶晶和郑鹏也嚷嚷道:“我们也想学!”侯霹净看著赵豪,笑骂道:“你这个小家夥,眼光还蛮厉害的嘛,好,今天老子开心,每人都教一套功夫。”赵豪苦笑,七十多岁的人,还是第一次被人叫作小家夥,不过沾师尊的光,可以学到功夫,看他这麽厉害,教给自己的一定不会差。

李强仔细体会真元的运转,人慢慢地开始浮起,试著走出一步,心中一动,立刻明白了是什麽原因让自己能在空中移动,缓缓的在空中漫步,李强大乐,叫道:“哈哈,我会飞了!”心神一松,‘扑通‘摔了下来。

尴尬的从地上爬起,李强解释:“哎,都别笑,不小心,不小心啊!”梅晶晶道:“哥哥,你掉下来的样子好帅哦。”侯霹净‘噗‘一口酒喷了出去,咳嗽著大笑道:“小丫头,你到底是夸你哥哥,还是挖苦他,哈哈!”梅晶晶红著脸道:“妞妞当然是夸哥哥啦,你敢笑我,我、我打你喔。”

嬉闹一会,大家又开始学,李强仗著基础好,很快就熟练起来,其实修真者只要达到开光期,就可以学习御剑术,开始学飞行,不过一定要有一把好剑才行,修成元婴後就不用借助外物,可以自由飞行了。但是要学瞬移,就必须修炼到第八层的分神期,所以只要会瞬移就一定有宗师的境界。

看著可怜巴巴的赵豪,侯霹净笑道:“你别这样看著老子,不是不教你,你师尊没赐给你宝剑,老子没法教啊。”李强心想:“噢,修真界收徒弟是要赐剑的啊,要命了,我没有怎麽办。”想了想,李强冲侯霹净笑了。

侯霹净转眼看见李强的笑,叫道:“哎,你别打坏主意,老子没剑,没有,就是没有。”李强也不答话,慢慢腾腾在地上排出八瓶酒,笑著对赵豪说:“你虽然是我收记名弟子,可是我没飞剑赐你,这八瓶极品美酒,就算是给你的补偿。”

赵豪心领神会,说道:“谢师尊。”侯霹净眼珠都要掉出来了,叫道:“兄弟,我老侯没对不起你啊,你、你--!”急得抓耳挠腮。赵豪笑道:“师伯,这样好不好,这八瓶好酒,算师侄孝敬您老,您代师尊赐师侄一把好剑。”

侯霹净被李强抓住痛处,给他吃得死死的,十年老酒喝下来,对酒的瘾头已经大到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地步。摇摇头侯霹净假装惊讶道:“咦,老子想起来了,好像有把好剑,算了,便宜你这小子,拿去吧,不过你要重新修炼过才能用。”赵豪欣喜的接过剑,这是一把七寸长的宝剑,剑体里就像有水银流动,银光闪闪精美异常。剑颈处有两个细小篆字‘寒雀‘。梅晶晶和郑鹏不干了,上前疯狂纠缠,什麽软的硬的方的扁的,没头没脸的淹了过去。

四人缠得侯霹净都要疯了,已经是一代宗师的侯霹净,被四个初入门的晚辈,追问讨要得晕头转向,大叫吃不消。

十几天的修炼,让李强四人实力大涨。

这天侯霹净躲在一颗大树上,喝著好酒,弥缝著眼想心思。

李强飞上树坐在他身边,问道:“老哥哥,你也是在封缘星修真吗?”侯霹净摇摇头道:“我在巴达星修炼,不过封缘星经常去,那儿修真者多,门派也多,有些修真者用的东西,只有在封缘星才能买到。”

好奇的问道:“那你怎麽会到天庭星来呢?”

侯霹净说道:“这儿可是我的家乡啊,每过几十年我都要回来一趟,其实也没什麽看的,早已物是人非,只不过心里总是放不下啊。”干笑数声满含著苦涩。

“不说这个,兄弟你准备往哪去?”

李强苦笑道:“故宋国的皇上,要我去都城,我也不知道他想干什麽?”侯霹净点点头道:“嗯,这不奇怪,因为你是修真者,不要紧,我陪你去。”眼中精光一闪,说道:“好家夥,这两个卑鄙的东西,竟然找到这里来了,这次看老子怎麽修理你们。”

李强知道,毒咒教的人找来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