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十二章

萧潜2014年10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侯霹净笑嘻嘻的站在毒咒教的俩长老面前,说道:“是在找老子吗?冯壁青你怎麽越长越麻杆,还有你童空,奶奶地,少吃点,撑的像皮球,你两个阴魂不散,追了老子快十年,老子要是个娘们,保不定就给你俩追上手了,看你俩这麽诚心,老子也实在不耐烦了,今天就和你俩亲近亲近吧!”

高个子冯壁青惊讶的看著侯霹净,结结巴巴说道:“你、你、你--!?”矮胖子童空反应比较快,惊叫道:“糟了,无情结给他化解了。”冯壁青的两手飞舞,连续打出各式结印,指尖射出细细的黑丝,看见侯霹净纹丝不动,震惊慌乱的神色浮现在两人脸上,若不是无情结控制住他,就是倾尽毒咒教所有高手也不是他的对手。

“哈哈哈-哈哈-老子忍了十年,你俩可真是威风,追的老子团团转,了不起!”侯霹净伸出大麽指,毫无徵兆的,‘啪啪,啪啪‘每人两记阴阳耳光,侯霹净依旧站在原地伸著大麽指,两人吓的心胆俱裂,不约而同的吐出几颗牙齿。

李强四人躲在树丛里偷看,四人中只有李强隐隐的看见侯霹净的快速迅移,其他三人只觉得莫名其妙,不明白他为什麽站著不动也能打人。

冯壁青和童空对望一眼,两人同时打出一个奇怪的结印,冯壁青的结印喷开一篷黑丝,那黑丝就如活物般从四面八方游向侯霹净,童空的结印化成奇异的青雾,飘进黑丝里。

“万咒嗜心”是毒咒教最霸道的攻击咒,侯霹净大笑道:“这玩意在老子面前没用,哈哈,万咒嗜心只能欺负小孩子吧。”手一挥,一只足有桌面大,冒著寒气闪著白光的巨手脱腕飞出,那些黑丝就像雪花飘到火堆里立即化为乌有,两人同时喷了口鲜血,立受重创。

郑鹏惊道:“这就是‘寒灵巨掌‘啊,太好了,俺也学会了。”赵豪笑道:“你要达到师伯的程度,最少要修炼几百年。”郑鹏白了他一眼道:“又打击俺的信心。”

冯壁青叫道:“老家夥太厉害,我们走!”

两人竟然凭空消失。

侯霹净冷冷笑道:“走得了?老子还没和你们好好亲近呢。”话音未落,‘乒咚‘一声响,两人在不远处显出身形,矮胖子童空叫道:“我们认输,你是前辈高人,好意思和我们晚辈计较。”

侯霹净开心的说道:“不计较,老子不杀你们两个混帐,只不过老子想和你们亲近一下,报答二位狂追老子十年的恩!”慢慢的走到他们身边,让李强四人想不到的是,侯霹净竟然对他俩“砰砰啪啪”的拳打脚踢,就像街头的无赖痞子打架,真是拳拳到肉,打的痛快非常。只一会儿,俩人像滩泥一样趴在地上,毫不客气的从他俩身上搜出一堆东西,拍拍手说道:“告诉你们教主,老子迟早上门找他,要他准备好了,给老子滚!”

李强四人鼓掌而出,梅晶晶笑嘻嘻的拍马屁,说道:“候前辈真是威风八面,神勇无比,打的两个坏蛋没有还手之力,妞妞好佩服喔,嘻嘻!”侯霹净打了个寒噤,说:“别,别拍老子的马屁,你才是个小坏蛋,你这小丫头想什麽,老子会不知道?”

四人齐笑,侯霹净道:“哎,上辈子作孽,让老子遇见你们这几个小坏蛋,这个给你,这个给黑小子。”赵豪道:“师伯,我的呢?”李强也凑热闹,叫道:“我有没有啊?”侯霹净一个头十个大,摇著双手连连道:“没了,没了,那两个家夥身上就这个值钱,没别的东西,再要老子就连裤衩都要当当了。”

梅晶晶和郑鹏拿到的是‘储物腰带‘,很实用的东西,虽然没有李强的手镯好,但是也能储藏不少物品。赵豪没得到东西,到也不难过,毕竟在江湖上闯荡多年,心里明白能够有李强这样的师尊,已经是祖坟头上冒青烟了,要不是李强懵懵懂懂的,谁会收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为徒。

侯霹净问道:“兄弟,我们还是先到都城去吧。”

“太好了,到都城去玩啦!”梅晶晶欢呼雀跃,这些天的修炼把她憋坏了。

有侯霹净的瞬移,五人轻松的到达都城。

进了都城,赵豪笑道:“师伯,师尊,先到弟子家休息,明天弟子陪著游玩全城。”

李强稍稍迟疑,问道:“老哥,你看如何?”侯霹净的神情有些奇怪,心不在焉得说道:“变化真大啊,噢,好,就去你徒弟家。”赵豪奇怪道:“师伯,您熟悉这里?”

长叹道:“是啊,有四十多年没来了,这儿原来有一家清记油坊,现在却是当铺了。”

李强感触也很深,不知道自己有能力回去时,家乡会变成什麽样。

一行人来到赵豪家,梅晶晶惊叹道:“哇,原来你是有钱人啊,赵记宝银饰金楼,是你开的银楼吗?”赵豪笑道:“是啊,等会儿我让他们拿最好的金银首饰让你挑。”梅晶晶开心道:“真的?可是妞妞没钱啊!”李强笑道:“他怎麽敢要妞妞的钱。”

赵豪一进门,整个银楼就乱作一团,自他们在盘石镇的百味酒楼失踪,消息已经传到银楼,赵豪的几个儿孙都赶到都城,派了不少好手沿路寻找,正在焦头烂额之际,他们却回来了。

一到家赵豪就摆出当家老爷子的威势,先将众人安排在最好的房间,在客厅摆上丰盛的筵席,竭尽所能的招待他们。侯霹净笑道:“老子可真羡慕这小子,那麽多儿孙绕著转,老子可惨了,一个亲人都不在了。”赵豪可是聪明人,立即说道:“师伯,弟子的家人就是您的家人,您只要回故宋国,任何时候到银楼来,我们都会好好的孝敬您老。”

有小厮进来报:“程老爷求见。”

程子重进门就叫道:“哎哟,李大人啊,您可吓死夫子了,我们在盘石镇等了整整二天,唉,您要是再不来,夫子可要投河了。”心想:“谢天谢地,你要是跑了,皇上还不砍了我的头。”看到首席上座的侯霹净,程子重惊讶的问道:“这位是--?”

李强介绍道:“他是我老哥。老哥哥,这位是程子重,程老夫子。”程子重忙道:“见过老爷子。”侯霹净鼻子一哼,道:“罢了。”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程子重心道:“好大的架子,要不是看在李大人的面子,凭你一个糟老头,谁理你。”脸现不悦之色。

李强微微一笑,道:“老夫子请坐。”又道:“我是不是要去见皇上,什麽时候去?”

程子重道:“是啊,李大人最好在明天早上去,我陪大人进宫。”梅晶晶不乐意了,说道:“哥哥,进宫干吗?明天妞妞还想去逛街,你进宫了,我们怎麽去玩啊。”赵豪插话:“妞妞别急,明天我陪大家去,都城有好多好玩的地方,我们慢慢玩,师尊见过皇上很快就会回来的。”

“算了,算了,哥哥见过皇上後,快点回来,妞妞等你。”无可奈何的说,又问道:“候前辈明天也和我们一起去吗?小姑娘唯恐人少不热闹。

侯霹净摇摇头道:“明天老子陪兄弟进宫,你们先去玩。”程子重吃惊道:“你未奉诏怎麽可以进宫?”侯霹净眼光像刀子一眼扫过程子重,说:“老子进宫从来就没要过什麽诏,老子要不是陪兄弟,还不肯去呢。”

被他眼神扫过,程子重心里发颤,有点探不到这个糟老头的底,不知道这个一口一个老子,说话粗俗的人到底是干什麽的。心想:“也好,到宫门口,自有侍卫阻挡。”程子重处世极为圆滑,笑道:“当然,既然老爷子要去,明天我们三人一块进宫。”

第二天的清晨,李强三人准时到达皇宫的大门。

程子重将圣旨递给守门侍卫,侍卫跪著看完,起身道:“程大人,李大人请!”

侯霹净跟著向里走,几个侍卫上前阻挡,喝道:“闲杂人等不得进内,站住了!”程子重暗笑:“我看你怎麽办?”

侯霹净冷冷笑道:“狗眼看人低,接好了。”从手中射出一块牌子。

几个侍卫接过一看,不约而同‘扑通‘全跪了下来。

皇宫门口,一时间安静下来,一个侍卫转身向宫内狂奔而去。

接牌的侍卫,恭恭敬敬叩首,双手高举那面小牌子,以无比崇敬的语气说道:“二等四品带刀侍卫领班,率侍卫恭迎大智威圣亲王!”

程子重差点没吓瘫掉,扑通,也跪了下来。他当然知道大智威圣亲王是谁,但是他绝对想不到就是和自己一起来的糟老头。

侯霹净是故宋国标准的皇亲,原名叫赵岳,师尊赐名侯霹净,他在年青的时候为了修真,甚至放弃了登基当皇帝,让当时他的弟弟登位接受大统,由此被封为皇室第一宗亲,授爵为大智威圣亲王。

为了更好的修真,他随师尊去了巴达星,等到修真有成回到家乡,才发现所有的一切,随著时间的流逝而面目全非了。出於维护故国的考虑,他曾经多次帮助过故宋国渡过难关,因此在故宋国有著极其崇高的地位。不过他已经有四十多年没回皇宫了。

接过牌子,侯霹净说道:“都起来吧。”笑著冲著李强挤挤眼,传音道:“兄弟,怎麽样?”李强也是吃惊不小,没想到他还是个什麽亲王,传音回去:“我说,你别是假冒的吧,揭穿了可就不好玩了。”侯霹净传音道:“这有什麽好假冒的,老子才不稀罕呢。”

从皇宫里出来一个太监,公鸭嗓子拉长调:“皇上驾到--!”

程子重心里懊恼,昨天有这麽好的机会和他亲近,竟然会错过,真是应了侯霹净那句话,狗眼看人低。又暗自庆幸昨天没有得罪他。

御辇在宫门口就停了下来,两个太监左右搀扶著,皇上走下御辇,满面笑容迎向侯霹净。

皇上走过,四周站著的侍卫、太监、宫女犹如风刮过的小草,齐齐的跪了下来。

“皇祖爷,您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分别了四十多年了,您总算回宫了,让朕好是想念。”皇上的语气极其亲切。程子重跪在地上心想:“四十多年前,皇上要不是有亲王的支持,根本就坐不到这个宝座,对他当然不一样。”

侯霹净是不用下跪的,他是故宋国皇族的祖宗辈的人物,皇上见他都要行礼,李强虽然明白见到皇帝要跪拜,不过他是受的教育没有这一套,所以和侯霹净一样站著不动。

侯霹净笑道:“呵呵,看到皇上红光满面,老子也开心啊,不过这次要不是老子这个兄弟,老子暂时还不会回宫呢。”众人心里惊吓到极点,宫里当差这麽多年,还没听谁敢在皇上面前,一口一个老子。程子重现在想起,昨天,侯霹净对自己真是算很客气的了。

皇上可是太了解这个老祖宗了,知道他一直就是这个样子,看了一眼程子重,笑道:“朕没想到,在含林城大发神威的少年英雄,竟然是皇祖爷的兄弟,好啊!。”心想:“怪不得会说皇室官话,原来是这样的。”这个误会李强算是讲不清了。

李强听见皇上对自己说话,心里可就犯难了,他还是不太懂宫廷礼仪,犹豫了片刻,李强突然想起以前看过的电视剧,立即有了主意,上前作揖道:“草民李强拜见皇上!”

程子重暗暗叫苦,原准备先到礼部学习礼仪,然後见驾,没想到皇上为了迎接圣王,竟然亲自迎到宫门口,让自己措手不及,皇上要怪罪下来,自己可是有苦说不出了。

侯霹净笑道:“皇上,老子的兄弟不懂这些规矩,别难为他了。”

皇上也笑:“好,皇祖爷,进宫再谈吧,朕有些事想听听皇祖爷的意见。”

由两对太监、宫女前行,皇上的御辇随後,浩浩荡荡的来到皇上的书房。

李强抬头看牌匾,三个大字“听雨轩”,极好的瘦金体,笔划刚劲有力。

赐座後,侯霹净最不耐烦皇家礼仪,传音道:“皇上,诏我兄弟是不是想让他进‘供奉堂‘啊?不过老子先告诉你,他的师门可是重玄派,傅崇碧是他大哥,如果皇上能将他招进故宋国,嘿嘿,以後同大汉国的关系--你应该明白吧。”皇上不会传音,微微点头示意。

皇上脸色不动,心里可就激动了,皇祖爷确实依旧关心故国,傅崇碧和重玄派意味著什麽,他这个当皇帝的可是最明白不过的,傅山在大汉国的地位和侯霹净在故宋国的地位大致相当,被尊为“护国之神”,皇祖爷特意透露给他这些重要的消息,让他心里立即有了主意。

语气更加和蔼,皇上笑著说道:“李爱卿,这次在含林城拯救了无数的百姓,更击伤了黑旗军的首领恩刚,黑旗军因此而退军,建如此之功勋,朕要好好赏赐,来啊,诏传枢密院,赐李强为一品供奉,虎威将军衔,特许上朝不拜。”

李强真的要晕死了,莫明其妙的就当官了,看著侯霹净有点结巴道:“这个--那个--?”侯霹净可是老狐狸,乘李强还没醒过味来,说:“兄弟,在供奉堂当官轻松的很,你想干嘛都成,又不用上朝,有俸禄可拿,到哪去找这种好事,快领旨!”心里暗乐。

稀里糊涂地李强道:“李强领旨。”皇上悬著的一颗心立即放了下来,龙颜大悦,又道:“赐虎威将军,府衙一座,庄园一座,黄金千两,御酒十瓶。”李强惊讶的合不上嘴,从小到大没见过这种事,还有这样大手笔的赏赐。

程子重垂手站在一边,心里也是震惊莫名,这麽重的赏赐,作为故宋国的“巡风使”,也算是皇上的心腹,还从没看见皇上这样重赏过谁,心里也是糊里糊涂。

侯霹净介面道:“老子那座王府,空了这麽多年,老子也懒得去,放著也浪费,不如就送给兄弟当府衙吧。”皇上吓了一跳,忙道:“不可,不可,皇祖爷的王府可是尊崇无比的,朕如何敢将它赐人。”

侯霹净眼一瞪,蛮不讲理道:“老子说行就行,房子是给兄弟的,老子不是一样用。”

皇上没法,苦笑道:“朕听您的,听您的还不行吗?”

程子重被侯霹净左一句老子,右一句老子,听得实在是害怕,心想:“圣王也太不恭敬,也难怪在银楼我会想不出他是谁。”

李强也在盘算,所谓无功不受禄,我在含林城的那点功劳,根本不值得这样的赏赐,难道看重我是修真者,好去为他打仗,也不对啊,皇宫里能出侯霹净这样的厉害的高手,不可能没有其他高人,哪是为什麽呢?百思不得其解。

有太监报:“启禀皇上,丽唐国特使求见。”

皇上道:“带到仪合殿候著,宣枢密院使、兵部尚书、礼部尚书进宫。”

挥手让其他人退出,李强也要走,被侯霹净留住,书房里就剩下三人。

皇上道:“皇祖爷,朕最近同丽唐国的关系很僵,有可能要开战,幸好您来,让朕安心不少,您给拿个主意。”侯霹净道:“皇上也知道,在绿色盆地的国家,修真高手是不许参加战争的,具体怎麽作要你自己决定,最多给你出出主意,老子不方便出头的。”

皇上苦笑道:“是啊,朕明白。”修真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修真高手不论在任何星球,都不得参与当地国家之间的战争,因为修真高手的破坏力实在太过惊人,那样的争斗只会让双方都大伤元气,所以如果有修真高手直接参与战争,那就会引起修真界的惩罚。

叹口气,皇上说道:“丽唐国的特使,已经进宫,若这次谈判不成,恐怕--唉!”

李强好奇的问道:“是什麽原因同丽唐国起的争端?”

侯霹净眼睛一亮,意味深藏的看著皇上,悄悄向皇上撇撇嘴,偷偷用手一指李强。

皇上微微一愣,但他也是七巧玲珑心,恍然大悟,现成的谈判人选,有傅山的大汉国为*的人去谈,实在是恰当无比,只要巧妙运用可当百万雄兵。

皇上开心的哈哈大笑。

李强不知道,他被侯霹净买了,还笑眯眯的数钞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