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八章

萧潜2014年10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李强没有猜错,自他第一天住进知府衙门,丰凯云就发了一封紧急公文,通过驿站送往都城。也不能怪丰凯云,无论李强出现在天庭星的哪个国家,只要给当地的官吏发现,都会立即上报。一个修真者的力量,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是一种重要的资源,尤其是修真者中的高手,更是每一个国家争取的对象。

丰凯云的上报,直接惊动了皇上。原因是,李强会讲宫廷官话,而且是皇宫内皇室成员说的那种。皇上下旨查询李强的出生。公文已经往返了几次,还是不得要领,最後认定,可能是散落民间的皇室成员的後人。

李强在含林城大发神威,重创黑旗军。在黑旗军首领恩刚重伤之下无奈退出含林城後,丰凯云急忙启动皇家设立的传音阵,将情况报送至皇宫。

李强头都大了,他可不想接什麽圣旨,悄悄问道:“程老夫子,我不去接旨会怎样?”程子重冷汗都流下来了,慌道:“不行啊,抗旨不遵是要杀头的,不但要杀您的头,赵老爷子一家的头都保不住了,千万千万不能。”心想:“如果他不遵旨意,恐怕我的头也保不住。他要真不肯接旨,谁能拦得住。”

李强心想:“什麽是独裁统治,这就是,没天理啊。我要逃的话,谁也拿我没法子,可是我这老徒弟一家就全完了。唉,算了,接了再说吧。”程子重紧张地看著李强,只见他脸色阴晴不定,劝道:“您还是接旨,听听旨意里说些什麽再作决定,好吗?”李强只能点头道:“好吧。”

回头要叫赵豪,只见厅堂里香案都已经摆好,宣旨官站在香案後,展开圣旨就像唱歌一样拉长声调:“圣……旨……下,李……强……接……旨。”

所有站著的人,全都跪了下来,就李强一个直直地站在那里。程子重急得在李强身後不停地拽他裤子,李强低头道:“老夫子,别拽了,裤子都要给你拉下来了。”程子重差点没晕死过去。

李强嬉皮笑脸地说道:“这位老哥,小弟膝盖受伤跪不得也,帮帮忙大家马马虎虎算了,你把圣旨给我,我就算接旨了,你方便我方便大家都方便,行不?”心想:“不对,不对,最後一句不对,方便不就是上厕所吗?哎!”

程子重知道不好,看见宣旨官气的身子乱颤,眼看就要发作起来,急忙叩首道:“钦差大人,小人有密闻相告。”宣旨官道:“讲!”程子重起身走到他身边,附耳轻语。宣旨官点头道:“好,一切有你解决。”将圣旨递给程子重。

李强是什麽人,只要他想听,声音压得再低也没用。他听程子重对宣旨官说:“我奉有密旨,一切便宜行事,请将圣旨给我,由我来宣。”李强若有所悟地看了程子重一眼。

赵豪给了宣旨官大把的银子,看著他眉花眼笑地离开,擦了把冷汗,心里嘀咕:“我这个师尊真是与众不同,竟然不把圣旨当回事。”李强拍拍程子重的肩膀道:“夫子啊,我可小看你了,说说吧,圣旨上讲些什麽?”李强并不想揭穿他,只是轻轻地点了他一下,意思是我都知道了。

程子重老脸微红,说道:“是让您进京面圣。”李强没听懂:“什麽面圣,不懂。”程子重道:“就是让您去见皇上。”李强心想:“见见皇帝老儿也蛮好玩的,长那麽大没见过真皇帝呢,这倒是要去看看,长长见识。”李强笑道:“我正想进京玩玩,去,我一定去。”

赵豪道:“师尊,弟子在都城也开了一家银楼,到了都城就住弟子家吧。”李强问道:“你不去吗?”赵豪道:“弟子已经决心跟师尊修道,无论师尊走到哪里,弟子决不离开。”心想:“好不容易才找到真正愿意教我修行的师尊,这个机会稍纵即逝,我怎麽肯让你离开。”赵豪又道:“凌记商行有批土产山货,要运到都城。就是刚才在大厅里,穿蓝衫的大个子,叫凌宏轩,师尊您看是不是和他搭伴一起走?”

李强觉得无所谓:“好吧,麻烦你去安排一下,看看还要准备些什麽?”又对程子重意味深长地说:“老夫子,你也是要去都城的吧?”程子重正想找个理由,好随李强一起走,闻言笑道:“呵呵,是啊,有您这种大高手,一路上就要安全得多了。”心想:“好家夥,他还真是不简单呢。”

李强回到屋里陷入沈思。经过含林城这场突如其来的大战,李强警醒过来,与修真者争斗自己并不强大,而对普通兵士的杀戮又毫无意义,他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真是胜之不武。

李强暗自寻思:“我不能这样乱杀,我只是一个旅行者,在这个星球我只是个过客,没必要参与这个世界的纷争。”其实李强想置身事外已经不可能了,除非傅山马上把他带走,他已经身不由己了。

从风铃镇出发到都城,要经过三处极危险的地方,这三处地方是七叉岭、惊魂坡,迷惑林,经过的商队都要聚集後,组成大队人马才敢通过。七叉岭是十几股强盗土匪出没的地方。惊魂坡经常会遇见不知名的怪兽。而迷惑林那片森林里遗弃了一座由修真者建造的星秘大阵,如果不小心踏入,就会困死其中。

凌宏轩这次运货心里很踏实,因为有李强和赵老爷子同行。他觉得李强很神秘,时常拿些从来没见过的东西送给他们,一点架子都没有,整天嘻嘻哈哈,总是很高兴的样子,对什麽都感兴趣,问东问西的不停嘴,商队里所有的人都欢喜他。

李强确实很开心,一路行来,真是风景如画赏心悦目。

李强缠著程子重和赵豪,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

赵豪说道:“师尊,前面就是七叉岭了。”李强好奇地问:“就是经常有强盗出现的地方?”凌宏轩插话道:“我们商队最怕的就是走七叉岭,遇见小股的强盗,那是运气好,给点银子也就行了,再不然就仗著人多强行通过。就怕碰到大批的土匪,一个没谈好,货是肯定没了,人如果逃不掉那才惨呢。”

李强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问道:“我们从风铃镇到都城要多少天?”凌宏轩笑道:“快些赶路要四十来天,慢的话就说不好了。”李强摇摇头,心想:“那个钦差怎麽会这麽快就到了风铃镇呢?”程子重在边上说:“皇家在各地都建有小型的传送阵,不过只能传送重要的人和物,而且必须要奉旨才能启用。”李强看看程子重心想:“嘿,还蛮机灵的,这也猜得出。”程子重微微一笑不再言语。

到达七叉岭下,凌宏轩挥手止住车队,对赵豪道:“老爷子,您来安排。”李强好奇地看著。赵豪跳到一辆大车上:“都听著,大家不是第一次过七叉岭,废话不多说,都听我安排。每一个马车手只管看好自己的车,别掉队,宏轩老弟居中策应,前面由十个夥计开路,都给我带好兵刃,其他人拿上弓箭。另外把车上的货给我捆紧点,七叉岭这地方可没时间等你,要赶快走过去。运气好的话,下午就可以到磐石镇了,到了我请大家喝一杯,清楚了吗?大声点!我听不清!”众夥计轰然大叫:“清楚啦!”

赵豪小声对李强说道:“师尊,您和弟子一起在商队前面走,行吗?”

李强笑道:“不会真有强盗吧?”

李强的运气实在是没法说,不但遇见了强盗,还……

七叉岭的地势很奇特,就仿佛从天上落下一枚巨型大叉,把大地深深地砸开,留下七道深沟。这七道沟绵延十几里,汇集到叉柄处,合成一条路,然後通往前方。对於强盗土匪来说,这种纵横交错的地形,进可以攻,退可以守,又是商旅必经之路,在此啸聚真是太理想不过了。

凌宏轩的商队是从第二条路进去的,李强和赵豪师徒两人在前面探路,身後不远处跟著十个拿刀的夥计。李强现在一点都不紧张,他清楚地知道只要不是同修真者争斗,一般的人是无法伤及自己的,即使是武功高手也不行。而赵豪根本就没想要李强出手,含林城发生的一切到现在他还记忆犹新。

走在谷底的大路上,李强的脑袋像波浪鼓,东望西瞧,问道:“这里的土匪强盗都是些什麽人啊。”赵豪拎著宝刀,回道:“什麽人都有,有逃跑的囚犯,有打仗溃败的逃兵,也有活不下去的百姓。这里的土匪强盗,在绿色盆地里是很有名的,一股一股的,*很复杂,什麽国家的人都有。”

“哦,为什麽国家不来清剿,任由这些土匪强盗横行呢?”李强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儿不是通往都城的咽喉要道吗?”赵豪刚要回答,就听到“吱……”尖利的哨声,赵豪叫道:“是响箭!”立即向身後的夥计一摆手,其中一个夥计转身向後跑去报信。

李强有点好奇又有点兴奋地问:“是不是有强盗来啦?”话音未落,就听得“铿铿”的锣声响,不由得笑道:“还蛮热闹的嘛,又是哨子又是锣的,呵呵,他们怎麽不敲鼓啊。”赵豪听了真是哭笑不得,心想:“一般人看到强盗吓得魂都没了,师尊就像在看戏一样,也太不当回事了吧。”

赵豪苦笑道:“但愿不是大股的土匪。师尊,您先别动手,让弟子来。”李强也不愿再杀人,说道:“行,我在一边看著。”

一大帮人从路边山林里冲了出来,李强看了忍不住要笑。

这群强盗穿的比要饭的强一点,破破烂烂的,拿的武器还行,有拿刀有拿棍的品种挺全。为首的是一个身高近二米的大个子,胡子拉碴,黑脸皮、大眼、狮鼻、阔口,额头上扎了根看不出什麽颜色的布带,衣服也是破破烂烂,手上提了一把大斧。这把大斧却是很出色,足有二米长,斧头足有脸盆大小,黑黑的看不出是什麽材料造的。

李强忽然玩心大起,纵身跳到大个子面前,笑著喝道:“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把命送!留下买路财!”赵豪大笑道:“讲错了,讲错了!”李强挠挠头道:“没错啊,书上就这麽写的。”

黑大个举著大斧喝道:“呔!此山是俺开!此树是俺栽!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李强实在憋不住了,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是我说错了,还是大个子说对了。”赵豪道:“就是,就是,又要命,又要财,那样的强盗也太狠了。”黑大个给他们两个搞糊涂了,心里嘀咕:“到底谁是强盗啊,怎麽他们一点都不害怕。”

黑大个抡起长斧,再次喝道:“留下你们的银两、货物、衣服,俺不杀你们,快点了!”

他身後的小喽罗七嘴八舌地叫嚷:“放下银两!”

“我要那人的衣服!”

“哎!那双鞋我要了,别和我抢!”

黑大个扭头骂道:“奶奶的,都给俺闭嘴!”

李强饶有兴趣地问:“哎,我说黑大个,我的银子干嘛要给你啊?我自己留著花多好。”黑大个回答的很乾脆:“因为俺是强盗,俺的拳头大,俺的斧子厉害,所以你们就得听俺的,放下东西俺就不杀你。”

李强笑嘻嘻地说:“要是俺的拳头比你还大,要是俺的刀比你还厉害,要是你打不过俺,那你拿俺怎麽办?唵!”赵豪“噗哧”笑了,心想:“师尊还不是一般的贫嘴,俺来俺去的,头都俺昏了。”

黑大个憨头憨脑地看看手中的大斧,满脸疑问,说道:“不可能!俺这把大斧,一斧头你就两半了。俺看你这小白脸长的怪俊的,给俺砍死可惜了,还不乖乖把东西放下,俺就饶你一命!”李强心想:“这个黑大个心眼还挺好,好像有点憨,蛮好玩的。”

指著赵豪,李强笑眯眯地说道:“大个子,敢不敢和我打赌?我赌你连我徒弟都打不过,你敢吗?”黑大个看看赵豪,忽然大笑道:“哈哈,别哄俺,俺知道,这老头不可能是你的徒弟,俺看他的年纪都可以作你爹了。”赵豪有点生气,说道:“喂,我说黑大个,你别胡说八道,我师尊好说话,我可不好说话!”

黑大个惊讶道:“咦,真是你的徒弟啊?好,你说赌什麽?俺郑鹏和你赌!”李强微微一笑道:“就赌你打不过我徒弟,要是你赢了,我们的东西都给你,可是要是你输了,你怎麽办?”黑大个郑鹏道:“俺不会输,俺要输了就把命给你,看斧!”

赵豪收回宝刀,空著双手就迎了上去。他已经听出李强对这个黑大个有好感,因此也就不愿用宝刀伤他。

两人交上手後赵豪立即明白,这个郑鹏只是仗著天生神力,功夫招式只会三下,和自己差的太远,有点胜之不武。郑鹏心里可是火大了,这老头躲的比鬼还快,怎麽都砍不到他,一收大斧,哇哇叫道:“老头,站住不许动,给俺砍一斧!”

李强在边上笑的腿都软了,说道:“就是,就是,你就给他砍一斧嘛。”赵豪也笑了,说:“好,你砍吧!”

郑鹏来劲了,喝道:“吃俺一斧!”双手持大斧自上而下,轮圆了狂劈下来,这一斧的劲就是大石头也能一劈两半了。赵豪的武功可算是一流的,根本看不上这种没有技巧的蛮力,用“四两拨千斤”的手法在斧头侧面轻轻一拨,“砰!”大半个斧头砍进地下。赵豪伸手在斧柄上一搓,郑鹏大叫一声松开双手,双手震得满是鲜血。三体小说

李强笑道:“你输啦!”

郑鹏不可思议地看著流血的双手,苦著黑脸说:“呃,俺输了,愿赌服输,你砍了俺吧。”不但李强就连赵豪也开始喜欢这憨直的汉子了。

郑鹏身後的喽罗兵一阵嘈嘈,“三寨主输了,快去通知大寨主啊。”“不好啦,这个老头好厉害。”“快逃啊,老头要杀我们可打不过他。”小喽罗们一哄而散。

李强认真地说:“大个子,我看你不是当强盗的料,还是回家去吧,别作强盗了,我也不会杀你的。”赵豪摇摇头说道:“师尊,我看他是无家可归的人,要不也不会去作强盗了,如果您不愿他再当强盗,除非您能收留他。”

郑鹏是憨直,可人并不傻,别人对他好坏还是看的出来的。听赵豪这麽说,他忙道:“这位小哥,俺既然赌输了,就随你处置,你不杀俺,俺就跟著你走。”李强心想:“嘿,这个大个子还挺会顺杆爬啊!”

李强觉得郑鹏这样的人当强盗实在是可惜,还不如带他走,便说:“好吧。”

“喂,是谁打我的兄弟?小黑子,告诉姐姐是谁欺负你的,姐姐来教训他!”

李强惊讶道:“还有女强盗?”郑鹏黑脸微红,说道:“她是大寨主,比俺可厉害多了。”从树後转出一位姑娘,手上甩著一条鞭子,婀娜多姿地走了过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