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七章

萧潜2014年10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李强慢慢冷静下来。

心中惨然,为了齐胖子一家,也为了被他杀死的黑旗军兵士。不管什麽理由,亲手杀死这麽多人,都不是一件快乐的事。

这时又冲进来三个黑旗军兵士,怪叫:“快叫人来,我们的人给杀了!”

“哼,来不及了。”赵豪的宝刀,有若天际间的闪电,耀眼的一亮,兵士们根本就无法抵抗,三颗脑袋飞出多高的,一腔热血喷涌而出。

“师尊,敌人越来越多,杀不胜杀,我们还是走吧。”

“齐掌柜,和我们一起走吧,迟了就来不及了。”李强说。

“我走到哪里去啊,家破人亡!家破人亡啊!李大老爷,我就这一个孩儿,您是好人,带他走吧,不管到哪,您给他口饭吃就行。”

齐胖子把孩子推到李强身边,大哭道:“儿啊,你就跟著大老爷,要听话啊。”

孩子惊恐万状:“爹爹,爹爹,别丢下我呀。”

“爹爹要陪你娘亲,宝宝乖。”齐胖子一刀就插进肚子里。

李强措手不及,上前一把扶住:“哎哟,齐掌柜!齐掌柜!”

赵豪摇头叹息,没想到平时爱财如命的齐胖子竟然如此伉俪情深。

齐胖子嘴角泛著血沫,喃喃地低语:“阿娟,我来陪你,你、你、别怕啊,别……怕!”

李强的眼睛湿润了。

李强呆呆地看著齐掌柜,内心里翻江倒海。他轻轻放下齐胖子的身体,说道:“你放心去吧,孩子我会好好照顾的,放心!”齐胖子无神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睁大的双眼缓缓地闭上,眼角流出一滴血泪。

赵豪看著慢慢站起的李强,感觉得他好像有什麽地方不同寻常,但是又无法形容。他伸手抱起嚎啕大哭的孩子,小心地说:“师尊,走吧。”

李强用力点点头,恨恨地道:“好,我们走。”一出店门,李强扬手一团三昧真火,小小的成衣铺就烧了起来。

李强突然变得心硬如铁,在往东去的街上,只要看见黑旗军的兵士,就赏他一只金鹰,一路行来,杀得血肉横飞。黑旗军也是倒霉,没想到在含林城碰上了这麽一个凶神。许多没来得及逃跑的百姓,都跟在他俩身後,想随著逃出城去。

一路杀来,身後的百姓越跟越多,接近东城门时已有近千人,浩浩荡荡颇为壮观。

远远的就听见东门一片哭喊声,赵豪说道:“师尊,好像黑旗军已经封门了。”李强冷冷地说:“他就是用砖把门砌起来,我也能砸开。”赵豪一缩脖子心想:“乖乖,师尊发怒啦。”

东门简直就是修罗场,想出城的败兵、官吏、百姓都在同黑旗军拚命。人人都知道,出不了城的人都活不了。

“你照顾孩子,别动手,今天我要大开杀戒了。”

“师尊放心,没人能动这孩子。”

李强风驰电掣般地冲了过去,长啸声狮虎龙吟般响彻云霄。

黑旗军的兵将眼看一个诡异的青年,身体环绕一条燃烧著火焰的紫色龙,头顶上盘旋一群小小的金鹰,舞动著一支仿佛带著闪电的长枪,咆哮著冲进阵来。

黑旗军一下就乱了营。冲到兵阵中间的青年,将手中长枪随意舞动,无数的枪刺,犹如闪电般飞出,天上的金鹰清鸣著俯冲下来,爆裂声连串响起,撕胆裂肺的惨嚎声让活著的黑旗军魂飞魄散。简直就是一场大屠杀。

“滚!”李强仿佛天神一般。

剩下的黑旗军四散奔逃。

东门大开,残存的百姓、败兵、官吏蜂拥而出。这些逃出去人,把李强大战黑旗军的神话传颂天下,称他是含林百姓的保护神。

赵豪没有看到自家的队伍,知道已经出城了。走近李强身边,赵豪吃了一惊:“师尊,您脸色好难看啊。”李强收起长枪说道:“我真元消耗太多,刚才一击花去太多的能量,没事儿,一会就好。”

“李大人,李大人,是我呀,程子重。”

“哎,老夫子你怎麽还没出城啊?”

李强惊讶道:“还有秋香、春香呀,咦,菊香和兰香呢?”春香哽咽著说:“菊香妹妹死了,兰香妹妹找不到了,我好害怕。”

程子重长叹道:“没想到,黑旗军的旗主也像李大人一样会仙术,已经围困了十来天。本来是破不了城的,今天晌午黑旗军的旗主恩刚到了,不知道他怎麽搞的,城门就炸开了,守备童方震大人受了重伤,就这样城破了。”

赵豪插话:“师尊,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们还是出城再说。”

“哼,这时才走?晚了!竟敢杀我这麽多弟兄,我要扒了你的皮,喝你的血。”声音从远处飘忽不定地传来。

程子重惊叫道:“糟了,是恩刚!”

“你们先走,我来断後。”李强迅速取出百刃枪。“师尊,我先探探他的底。”赵豪将孩子递给程子重。

李强怒喝道:“不行,快走!”能用真元力将城门炸开的人,怎麽估计都是高手。

赵豪看李强动怒了,不敢再争,狠狠心一跺脚道:“师尊您千万保重,弟子在城外等著。”

李强持枪挺立在东门口,心里苦笑:“莫名其妙卷入这场杀戮,杀人可真不好玩。”

毫无徵兆的,离李强百步处凭空冒出一个人来。

李强现在胆子大了许多,为防止措手不及,他先启动了赤焰龙盾,又扬手发出十只金鹰在天上盘旋,双手持枪,定睛看去。那人身穿一套黑色的战甲,脸上附著黑色的鬼面具,一头银发衬著黑甲显得格外怪异,手上的兵刃很奇怪,是一只闪著蓝光的黑球。

“你是黑旗军的恩刚?”

“小子,就是你杀了我的人,好大的胆,你叫什麽?你在哪个门派修真?你的师尊是谁?”恩刚的口气傲慢自大。

斗嘴,李强从没怕过,以前不会打架时,就会耍嘴皮子。“我是谁,告诉你,我姓李名叫太爷,听明白了吗?我是你太爷!你那些鸟毛手下,太爷就没把他当成人,是一群狗,一群咬人疯狗,统统都被你太爷杀了,你咬我?哈哈,哈哈哈。”

恩刚的银发无风自动,身形微微颤动。他愤怒到了极点,黑面具竟然变成蓝色,从黑球里涌出无数的青色光丝,连同细如沙石的火花,向李强飞射而去。恩刚又扔出一丸爆雷夹杂在光丝里,这种爆雷只有鸡蛋大小,只能用一次,炸完就消失了,威力很大。一般的修真者都知道,但是李强不懂,他不是从低级修炼起的,这下可吃亏了。

李强一挥手,十只金鹰清鸣著射了过去,接著一溜白光,无数的枪刺撞在青色光丝上,震天巨响。

两人同时倒飞出去。

李强是被爆雷炸中的,恩刚则是挡不住一个接一个的金鹰。恩刚心里明白,自己的实力不如他,但他也看出李强好像经验不足。

李强幸亏有赤焰龙盾防护,未受重创,但真元却消耗的太多了,连护身的紫色龙都淡了许多。李强心想:“如果不快速结束这场战斗,倒霉的人一定是我,拼了!”

恩刚的想法和李强一样,他也没想到李强的道行竟然会比他高。

一声尖利的鹰鸣,恩刚抬头,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三十多只金鹰排成一条直线,从空中向他俯冲下来。他大叫一声:“好,我和你拚命!”

手上的黑球发出耀眼的蓝光,脱手而出射向李强。

顿时地动山摇,日月无光。

两人都无法躲开对方的致命一击。

恩刚射出的黑球是一件异宝,名叫“乌擎胆”,是一种活动在地下的怪兽所产的内丹炼制成的。乌擎胆平时可当武器使,射出的“灭青丝花”也是比较有威力的,但最厉害的还在於它有个特点会双爆,第一爆能让修真者的真元震盪,影响他的控制力,第二爆才是真正的伤人利器,但是一旦用到双爆,乌擎胆就会化为乌有。

李强正是吃了这个亏,以他现在的道行完全可以挡得住,关键是他太缺乏经验。双爆一响,李强飞出足有三十多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眼前金星乱冒,浑身乏力,暗想:“这是什麽怪球啊,这麽厉害。”

恩刚比李强可惨多了,由鹰击弩发出的金鹰,可不是他这种修为所能抵挡的。要知道这把鹰击弩可是傅山早年设计的,而且李强用“心炼”这种无上的制器方法重新修炼过,虽然比不上真正高手用的法宝,它的威力实在是不可小视。

恩刚的乌擎胆出手後便急速迅移,同时扬手撒出七道防护,但他还是小瞧了李强的金鹰。三十二只金鹰一只接一只俯冲下来,连串的爆响,摧枯拉朽般炸开防护,最後还剩二只金鹰直直的撞了下来,惊恐中恩刚举左臂去挡。

恩刚从此失去了左臂。

两败俱伤!

一道人影闪进东门,抱起李强转身狂奔而去。

“师尊,师尊,你,你还好?”赵豪根本就没离开,一直躲在门洞的拐角处。眼见李强被炸飞,惊得赵豪脸都青了,他顾不得死活就冲了上去,抱起李强就跑。恩刚的运气还不错,如果赵豪多看他一眼就会知道,他也不行了,只要补上一刀他就完蛋大吉。

李强苦笑著说:“你怎麽还没走?”赵豪急道:“师尊,弟子不放心啊。师尊,您养养神,一会就能赶上德贵了。”李强心里非常感动,没想到这个老徒弟如此关心自己。

李强问:“我们这是往哪去?”赵豪说道:“在前面的风铃镇有座庄园,原是儿孙们孝敬弟子的,先撤退的人都到那里集合,看看形势再说。”李强心想:“这儿和地球真不一样,一个商人都有自己庄园,要不是经常有战争,这儿还是个不错的地方。”又问:“风铃镇有多大啊,好不好玩?”

赵豪背著李强闻言差点跌下来,踉跄了一步:“呃,风铃镇不大,平时人也不多,不过那里夏季非常凉爽,有不少官吏富商修建庄园,到了夏季就去避暑游玩。”边解说边想:“我这个师尊伤成这样,竟然还有心想玩,这样豁达的境界不是我能达到的。唉,高手就是高手,真让人敬仰啊!”李强要知道赵豪是这样想的,恐怕要笑到死。他在天庭星立下的目标就是游玩,同时等傅山来接,这次的大战,完全是身不由己卷入的。

傍晚,两人终於到达风铃镇。李强有气无力地指著镇子後面的森林说:“那是叹息森林吗?”赵豪心急如焚道:“是的,师尊您再坚持片刻,就到家了。”一路狂奔,赵豪也有点吃不消。

小小的风铃镇里,挤满了大批逃来的难民,乱哄哄的,有哭的,有受伤叫痛的,有四处寻找失散家人的,凄惨的景象让李强感叹不已,心想:“原来战乱是如此的残酷,打起仗来最倒霉的还是老百姓啊!”

赵豪现在可管不了这麽多,背著李强飞快地穿镇而出。出了小镇不远,就看看见庄园的围墙了,赵豪说道:“师尊,就到了!”

庄园的大门紧闭,这是为了防止盗贼的安全措施。赵豪等不及敲门,抬脚照著大门踹了过去,“铿铛”一声,黑漆漆的两扇门大开,碗口粗的抵门柱“哢嚓”断成三节。赵豪急急匆匆奔了进去,狂喊道:“都死到哪里去啦,还不快来接客!”李强“噗哧”一声笑了,心想:“接客,哈哈,在我们地球可是有特别的意思哦。”

连续五天的修养,李强慢慢地恢复过来。这要归功於紫炎心,真不愧是修真者的无上至宝。李强伸伸懒腰,缓步走出房门,进了风铃镇的庄园,他还没出门一步。

“咦,春香妹妹、秋香妹妹,你们俩这麽在这儿?”李强惊奇地问。

“老爷好。”春香和秋香看见李强出门,眼里闪动著欣喜的泪花,满脸笑容向他施礼。

秋香说道:“赵老爷子吩咐,如果老爷醒了,请老爷去大厅。”春香高兴地向外面跑去,边跑边说:“我去通知大家,老爷来了。”李强笑道:“秋香妹妹,让你不要叫老爷了,你们怎麽都不听,我真有这麽老?”说著摆了一个弯腰驼背的老人样。

秋香被他逗笑了:“老爷,我不叫老爷不行的,这是规矩啊。”李强叹了口气心想:“才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正是天真烂漫的时候,不知吃了多少苦,才不敢违抗这可恨的规矩。”说道:“你带我去大厅吧。”又从手镯里拿了两袋话梅糖,递到秋香手中。

来到大厅门口,赵豪,程子重,赵德贵已经迎了出来。大厅里还有不少士绅、官吏、武林界的好手,引见介绍相互寒暄後,纷纷落座。

赵豪坚持推李强坐首席上座,李强根本就不懂这里的规矩,一屁股就坐了下来。李强问道:“齐掌柜的孩子怎麽样?”这几天赵豪已经把李强为什麽在含林城大开杀戒的事,都告诉大家了。

赵豪回道:“师尊,您放心,孩子交给德贵的媳妇带,不会受半点委屈。”李强点点头,又问程子重:“老夫子,含林城有什麽新情况?”程子重道:“含林城的黑旗军已经退兵了。听有人传说,李大人把他们的首领恩刚重创,我问赵老爷子,他说当时情况太急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麽。”

李强回想当时的情况,说道:“有可能,我和恩刚拼到最後一招其实是两败俱伤,不过我当时被他那个黑球炸懵了,要不是赵豪冲进来救我,可能我就完蛋了。”李强一点都不讳言自己的失败。众人都很惊讶,因为李强说的同赵豪说的不一样,赵豪说的是他师尊是为了救他才受了重伤的。

程子重又说:“我昨天遇见一位从都城回来的朋友,听他说,皇上正在大肆徵召兵士,好像要同丽唐国开战了,都城里人心惶惶。唉!”

这个消息立刻引起众人的关注,大家议论纷纷。

李强没想到天庭星是如此战乱不堪,要不是现在有强大的实力,死得一定很难看。

赵豪也没想到程子重会把如此重要的消息告诉大家,不过,老爷子见多识广,说道:“大家先回去,我想老夫子的消息如果确实,这几天一定会有旨意下来。”

没等众人散去,一个小厮连滚带爬地冲了进来,结结巴巴说道:“大、大、大老爷,大老爷!”赵豪喝道:“慌慌张张的,什麽事?”小厮使劲咽了口气说:“有圣旨下,要大老爷接旨。”赵德贵上前给了他一巴掌,骂道:“讲清楚,是哪个大老爷?”

小厮委屈地一指李强说:“就是李大老爷!”

李强一惊,脑子里闪过一个人:“丰凯云,一定是他搞的鬼。”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xkgfjt

  2. 匿名说道: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