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六章

萧潜2014年10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李强没有想到赵豪的基础是这麽的差,看著这个比自己父亲还老的老徒弟有如此强烈的求知欲望,李强也不忍心糊弄他。

详细询问了赵豪的修炼过程,李强惊讶地发现他竟然凭著一知半解,以武术功夫为基础,四处寻师拜友,从一切可能的地方收集修炼方法,硬是修炼到开光期,不由得大为敬佩和感动。

李强决定指点他修行下去。

虽然李强也是刚开始修炼,条件却太好了,不但有紫炎心打下了极好的基础,还有傅山给的玉瞳简,它相当於傅山门派中的典籍,记载的修真方法有多种多样。这比之赵豪而言,有著天上地下的差别。

赵豪在修炼的第一步旋照期上就出现偏差,经过三十多年的修炼,被他强行修进开光期,已经是很危险的事了。

李强只有让他从旋照期重新开始,将如何修炼的方法告诉他。至此,赵豪才明白以前的功夫算是白费了。鬼吹灯小说

旋照期是修真者最根本的筑基手段,对以後的修炼十分重要。修炼时,要用五种属性的修真石,分别为金、木、水、火、土,以身体为阵,形成“小宇宙”,由外及里缓缓吸收,才能逐渐改变体质、适应精劲能量的运用并使之熟练运转。

赵豪一弄明白立即要求修炼。

“师尊,弟子就在防御阵的坤位里修行,您看如何?”赵豪精神焕发。

李强笑道:“你先去向家人交代一下,这一坐下修炼还不知道什麽时候醒呢。我也要把下面几件东西修炼完。”

再次进入修炼中,李强不得不叹服傅山的构思之妙。这只手弩的形状有若一只振翅高飞的雄鹰,只有巴掌大,可以附在手背上,手弩里的攻击阵精致细微,几乎让李强无从下手。

李强明白了,阵法做得越小,对修炼者的修行要求就越高。东西小施展的馀地就小,比如宝剑,就是最难制造的,要在长仅八寸甚至更小的剑体里完整的设计出攻击阵,不是高手绝对办不到。

幸好傅山已经将阵法完成,所缺的只是能量,李强充好能量启动阵法,将手弩外形稍作修改,便完成了他第二件武器修炼。

接著修炼长枪。这支长枪比较奇特,长约二米,枪刃有一米,而且是由八支锋刃叠加起来的,枪刃可以像扇叶一样旋转。这次李强没花多少功夫,很快修炼完成,只是在每支锋刃上加上倒刺,纯粹是为了好看。

最後修炼的是送赵豪的宝刀。李强心里踌躇,手镯里的刀有好几把,但是赵豪的修为不够,宝刀是要刀主人亲自注入能量修炼的,否则根本就无法控制。如果不经过修炼,那就和一般的钢刀没什麽区别。

思虑良久,李强想到一个折中的方法。他取出一把三尺宝刀,先将刀身里的攻击阵改成简单的储能阵,嵌入四块土性和水性的仙石作为基础,只要赵豪运一点真元力进去,这把刀就能无坚不摧,不过对修真者的威胁并不大。

李强发现经过长时间的修练武器,自己的修行似乎有了不少进步,操控真元的能力也大大提高了,这让他非常兴奋。

一眼看到赵豪,李强不由地笑了。

赵豪呈大字形躺在地上,五颗仙石悬在他身体上方缓缓地转动,样子蛮好玩的。李强伸出一丝真元力,悄悄地探察了一下,心中微微一惊。赵豪体内的小宇宙已经初成,不过真元力极弱,若靠这五块下品仙石,不知道要修炼到猴年马月才能醒。

李强可不耐烦等,拿出一块上品的“赤炎石”,催动真元将仙石里的能量灌进赵豪体内,同时将他体内的形成的小宇宙稍作了修改。李强的举手之劳,给赵豪带来的好处可就太大了。

赵豪睁开眼,清楚的知道一切都变了。

由於再一次跨过旋照期,赵豪开始了第一次的蜕变,雪白的头发眉毛胡须竟然从发根处开始转黑,脸上的皱纹和老年斑迅速消失。看著他由老年人迅速蜕变成中年人,李强再次吃惊不已,心想:“看来所有的修真者都无法从外表上来判断年龄。”赵豪在吃惊之馀,更是对李强敬佩到极点。

赵豪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叩头道:“弟子敬谢师尊。”

李强叹口气说:“唉,最怕给我下跪,可你偏偏就是要这样。再这样我就,就,就将你逐出门墙!快起来,这是送你的宝刀。”

一丝不苟地叩完头,赵豪起身道:“师尊,礼不可废啊!”接过宝刀赵豪眼中闪过惊喜,连声道:“好刀!好刀!”李强笑著说:“你试试将真元运进去。”

宝刀发出雾蒙蒙的青光,刀身里犹如水银在流动,晃动间亦真亦幻。赵豪感叹:“到底是仙家神兵,的确不同凡响。”

李强道:“好了,我们出阵吧。也不知道修炼了多久?”收去防御阵,两人走出房门。

嘈杂声几乎是扑面而来。

“出来了,出来了,快去叫大当家的,李大人和老爷子出关啦!”

赵豪皱皱眉头:“干什麽一惊一乍的,这麽没规矩,叫德贵过来。”

李强感觉气氛不对,问道:“发生什麽事啦?”

“含林城被围困了!”

“大当家的天天都到这,我们走不进屋子,嗓子都叫哑了呀!”

“是啊,是啊,就连知府大人都来了好几次了。”

正七嘴八舌之际,赵德贵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

“爹,李大人,太好了!终於出来了,知府大人差点要把我逼疯了。咦!?爹,您变年轻了。”赵豪抬手给了赵德贵一记,骂道:“讲话没头没尾,乱七八糟。慌什麽!进屋再谈。”躬身对李强说:“师尊,先进屋里坐。”

含林城的北面是叹息森林,西北是红岩石化山脉,西面是荒凉的戈壁滩,东南方向就是著名的绿色盆地。因此含林城也是故宋国重要的军事要塞。

在西面的荒凉戈壁滩,有一支凶狠残忍的强盗军队叫“黑旗军”,他们的首领叫恩刚,据说也是一位修真者,武艺高强。他手下有七大旗将,个个心狠手辣,每人都带著二三千人,都是清一色的骑兵,来去如风,专门抢劫过往的商队,有时也骚扰抢掠边关。

这次他们抢到含林城来了,而且这次来了四大旗将,一万多人。

赵德贵刚把情况介绍完,有个小厮慌慌张张冲进屋来,叫道:“不好了,城破啦!”

赵豪毕竟是银楼的主人,七十多年里见惯了风浪。他看看李强说道:“师尊恕弟子放肆。”李强点点头。

李强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早就翻了天了。他可是从来都没经历过战争,虽然看过电影小说,那也只是看看而已,这次要亲身面对,心里真有点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觉。

“德贵,你将全家老幼集中到院子里,不要多带东西,贵重物品全部藏好。各人准备好自己的兵器,快去!”赵豪又对一个武士模样的人说:“翼风老弟,你去把手下招集过来,多准备一些强弩,备三辆马车,我们从东门撤退。”

整个含林城乱作一团,天上浓烟滚滚,大街上吵吵嚷嚷,远处战马嘶鸣。

李强心里没底,忙不迭的也准备开了,暗暗庆幸自己没有偷懒,炼好了三把武器,可惜战甲来不及修炼了。扬手间戴上“赤焰龙盾”,扣上“鹰击弩”,右手倒提著“百刃枪”,心神随即定了下来。

武器上身後,李强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强大的气势随著呼吸的节奏,慢慢散发开来。赵豪感到一股沈重的压力迫使他连连後退,心中对李强的敬畏又加深了一层。“师尊,黑旗军破城,惯例是要屠城的,您千万慈悲不得啊。”

赵豪几十年的经验可不是说著玩的,他可是老狐狸了,一看李强急急忙忙装上武器,就知道他肯定没有经历过战斗,忍不住提醒一声。他倒是不担心李强的安危,知道他自保决无问题。

一会工夫所有的人都齐集完毕,赵豪指挥若定:“翼风老弟,你带刀盾手在前面开路。德贵,你带强弩手护住马车,随时用强弩支持你翼风叔。我带一队长枪手断後,都明白了吗?”看来银楼的人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了,似乎平时就有训练,才会如此镇定自如。

“爹,您老人家来指挥强弩手,我来断後!”赵德贵急了。

“浑小子,你功夫比我好?你断後?黑旗军的冲击力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挡得住?你这混球。”赵豪骂道。

“不是不放心您吗?”赵德贵嘟囔道。

“哎,我干什麽啊!”李强想:“我也应该算高手了,武术功夫虽然没学过,可有好武器啊,再说徒弟的事也就是我的事。”

赵豪怎麽会放过这种高手:“师尊,您居中策应,哪里情况危险您就去解救,您看行吗?”

“好,就这样。”李强很满意。

李强倒提著百刃枪,站在中间马车的顶棚上,他自己觉得还是蛮酷的。

转过一条街,从西边的大路上传来如雷的马蹄声,黑旗军到了。

赵豪大声指挥让整个队伍向东撤,他则率二十多人的长枪手扼守在街口。他是想拖住黑旗军,争取时间。

马车渐渐地远离了赵豪的长枪小队。李强想想不对,看都要看不到了,还怎麽策应?他飞身下车对赵德贵说道:“你们先走,我去帮你爹。”

赶回街口,远远的就看见赵豪舞动宝刀在奋力拼杀。

两大旗将冲了过来,长枪手个个面如土色,赵豪知道不好了,大喝一声:“稳住了!”举刀就冲上前去。

黑旗军来的两大旗将是雷旗将元霸,旗将中排第三;雪旗将韩景天,旗将中排第六。

雷旗将元霸吼声如雷:“哈哈!老六,竟然还有个不要命的匹夫,看俺砍了他。”催动座骑抡起手上的厚背砍山刀。

让元霸和韩景天都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他们撞到铁板上了,而且还有一块更大的铁板往这儿来。

赵豪在年轻的时候有个绰号叫“狂刀”,打起架来疯狂不要命。看著元霸砍来的厚背刀,他脸上浮起一丝冷笑,喝道:“来得好!”一提刚炼就的真元力,手中的宝刀陡然昂起,他成心想硬碰硬,试试新刀的威力。

雪旗将韩景天看出不好,大叫道:“元霸小心,那是把宝刀。”纵身从马背上窜了下来,抽剑上前解围。

轰然巨响,劲气四处流散。赵豪没有想到,只砍了一刀,黑旗军有名的大将便跌下马来,韩景天也被逼回,信心不由得大涨,大笑道:“哈哈,呔!此路不通。”长枪手们看见家主人如此威风,个个精神起来。

元霸吓得魂飞魄散,要不是韩景天的提醒,差点完蛋。“他奶奶的,从哪冒出来的高手,手上的宝刀可太好了。”心中涌起了贪念。

元霸和韩景天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喊道:“儿郎们一起上。”

赵豪破口大骂,心里暗暗叫苦,自己倒是不怕,带来的长枪手可就完了。他愤怒地舞动宝刀,又杀进敌群。

长枪手们哪里是身经百战的黑旗军的对手,刚一接触,就死伤了七、八个。正感到绝望时,一种无形的压力推了过来,有人眼尖叫道:“大家不要慌,大老爷来了。”

长枪手们目瞪口呆地看到,一只一只仅巴掌大、发著金光的雄鹰从李强手上飞出,在空中稍作盘旋就快速俯冲,发出一声清脆的鹰鸣声後,便钻进黑旗军兵士的身体内,紧接著兵士的身体就爆烈开来。一瞬间,围困长枪手的黑旗军无一幸免。

“你们赶快追前面的队伍,这儿有我来。”李强忍住第一次杀人的难过,吩咐道。李强根本没有想到这个鹰击弩是如此厉害,刚才他只是试一试,就试死了三十一个黑旗军兵士,想收手都来不及。

赵豪大喜道:“师尊,您守在路口,这儿有弟子包了,哈哈。”老头儿真是青春焕发了。

雷旗将元霸眼都红了,提刀就要同李强拚命,还是韩景天冷静,一把拽住他,劝道:“三哥,别冲动。这人不是你我能对付的,我们先退,找旗主来。”扬声叫道:“儿郎们都退下。喂,两位高手可敢留下姓名!”

赵豪大笑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记好了,老夫狂刀赵豪!至於我师尊,你们不配问!哈哈,哈哈。”赵豪太痛快了,他从来都没这麽得意舒心过。

看著大队的黑旗军潮水般地退下,李强苦笑道:“我们追队伍去。”

这时满城的黑旗军已经开始大肆抢掠屠杀了。

沿著大街向东行,一路上的景象让李强觉得这简直就是地狱,到处都是尸体,还有不少重伤的人狂呼乱喊。黑旗军兵士抢掠完後,又放上把火,弄得四处烟火。

赵豪一刀劈死一个从屋里拎著大包出来的黑旗军兵士,说道:“师尊,您别在意,这儿每隔十来年都会有场大战,弟子都习惯了。”李强苦笑著想:你习惯了,我可是一点都不习惯。

“咦,那不是齐胖子的成衣铺吗?”李强还记得这家成衣铺,这是他进含林城後进的第一家商铺。走过门口,李强一眼就看见里面有黑旗军的兵士。

“老爷啊,求求你,别杀了,你要什麽我都给,呜呜……呜,老天啊!发发慈悲吧。”

“呜……呜……爹啊,娘给他们拖到里面去了。求你放了我娘……呜……”

“哈哈,队长入洞房了,兄弟们有谁想作第一伴郎,报名来。”

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接著是一阵怒骂:“臭婆娘,竟敢咬我,砍死你,妈的!”

“孩子他娘啊……啊!”

李强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如此惨事,一股无名烈火直冲脑门,横著就闯了进去。赵豪急忙跟了进去。

李强气疯了,百刃枪射出无数的能量尖刺,清脆的鹰鸣更是让人胆颤心惊。

赵豪打了个寒噤,就连他这身经百战的人都恐惧了。屋里的黑旗军兵士被碎尸万断了,满屋的碎骨烂肉,鲜血横流。

“李大老爷啊……”

齐胖子坐在地上搂著一个八、九岁的男孩,放声大哭。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