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五章

萧潜2014年10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成衣铺的掌柜忐忑不安地跟著李强,暗自求神拜佛的念叨:“我的银子,菩萨保佑啊!”

程子重介绍道:“这是本城最好最大的银楼,赵记宝银饰金楼。掌柜的别发呆了,进去打个招呼啊。”

成衣铺的掌柜急忙跑了进去,喊道:“赵大当家,我给您带贵客来啦,还不快出来迎迎。”

“哎,是你呀,齐胖子,慢点,别摔著。是哪位贵客上门啦。”笑声中迎出一位瘦小精干的中年人:“这不是程老夫子吗,您老可是大忙人啊,怎麽有空到小店来!”语气透著热乎。

“老猴子,我就不能来玩玩?”

程子重也是笑容满面,指著李强道:“我可是给带了一位大主顾来,你怎麽谢我。”一边给李强介绍说:“他是赵记宝银饰金楼的赵德贵,在含林城大名鼎鼎,三教九流无人不识,京城都有他开的银楼。”又道:“这位是李强李大人,初来含林,二位多亲近。哎,老猴子,还不请李大人进去。”

赵德贵点头哈腰地将一群人让入内堂,落座上茶。

由知府衙门的大师爷亲自作陪,可想而知一定是大主顾,赵德贵喜气洋洋前後招呼著。四个被李大人称作妹妹的小姑娘,让内眷出来取了点心陪著说话。

“小店新近制了一批金银首饰,李大人习武吗?我刚从京城进了三块上等仙石,您看看?”

李强点点头,在茶几上放了两块巴掌大的极品翡翠、一块上等雨缤石、四颗大小不等的钻石。问道:“老赵,你看看,这些值钱吗?”

程子重先看见,深深吸了口凉气,惊道:“极品仙石,翡翠,还有宝石,哎!老猴子,快看啊。”声音都变了。

赵大当家正忙著叫夥计拿首饰,被程子重吓了一跳,扭头看见茶几上东西,也傻了。珠宝行做了这麽久,他还真没见过如此美质的珠玉。

成衣铺的掌柜齐胖子,原本咪成一条线的小眼睛,突然睁得滚圆,眼里闪动著贪婪的光,擦了一把口水,心里不停地念叨:“散财菩萨啊,慈悲慈悲我吧,我从财道上爬过去了。我,我报的价格太低了呀。”

轻轻敲敲茶几,李强咳嗽一声,暗自笑道:“晕!我拿到手的时候也没有怎麽激动,不过就是几块石头嘛。”

其实李强在地球时就已经很富有了,而且修真到了灵寂期,对物质的需求会急速的下降,他已经超越灵寂到达了元婴期的初步。一般的修真者从心动期到灵寂期,要花很大的功夫去克制物质生活对自己的引诱,如果失败,不但保不住灵寂期,就连心动期也算白炼了,必须从融合期重新修炼起。李强的起点很高,紫炎心本身就是一种无意识的元婴,他等於是先有元婴,後补修前面的所缺的部分,心态自然随著精进的程度而变化。

“快请老爷子来。”赵德贵激动地吩咐夥计。

“他老爷子是修真人,是有名的半仙,是这儿真正的後台大当家,很厉害的。”程子重悄悄告诉李强。

赵德贵拿起那颗雨缤石,说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极品仙石。”仔细的看了又看说:“这颗雨缤石最少值十万两白银,若在京城,价格更高。”

“老爷子到了。”有夥计报。

一个高大的老人走进屋来,雪白的头发拢在头顶,两条寿眉犹如两把出鞘的利剑斜插入鬓,阔口上一部钢针般胡须梳理得整整齐齐。老人家给人一种十分豪爽的感觉,李强一见就生出好感。

赵老爷子进门一眼就看见李强,目光就再也没看别处,直盯盯地看著,连程子重的问候也像是没听见。

赵德贵慌了,从没见过老爷子这种表情,似哭似笑的,奇怪极了。赵德贵叫道:“爹,爹,您老怎麽啦?”

赵老爷子一摆手止住赵德贵,问:“您已经‘融合‘了吗?嗯,又不像,您……”用的竟然是敬语,语气诚惶诚恐。

李强愣了愣突然反应过来了,程子重刚才说过他是修真人。他笑著说了两个字:“元婴。”

一屋子人全傻了,都不明白他们两人说什麽。

“扑通”,赵老爷子跪在了地上,以额触地道:“请上师指点迷津,後辈前年刚‘开光‘,最近似乎停滞不前,请上师慈悲,收我为徒。”

赵德贵傻了,老爹都跪下了自己也站不住,“扑通”一声也跪下了。紧接著,一连串的“扑通”声响起,那是夥计看见当家的都跪了,自己也别站著了,全跪了下来。

李强可见不得这个,现代中国人除了拜祖宗和拜菩萨,谁会跪下拜活人。

刚站起身,身边“咕咚”一声巨响,李强吓了一大跳,谁这麽大声音,像掼大牯牛。低头看见成衣铺的胖子掌柜也跪在地上。李强忍住笑,说道:“都起来,要不我就走了。”

走到赵老爷子身前,李强去扶他。没想到这老爷子还真倔,就是不肯起身,不停地说道:“上师慈悲!上师慈悲!”

李强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好好好,我慈悲,我慈悲,快点起来吧。”心想:“为了修真也不致於这样啊。”他不知道,在这个星球上,修真是一件多麽困难的事,除了耗费精力外,还要花大量的金钱购买仙石,还要投访明师,如果在有生之年没有修炼到元婴期,那麽一切努力都会化为泡影。

“师尊请上坐。”赵老爷子恭恭敬敬的说。

李强惨叫:“别,别,我可不敢收你作徒弟。你,你别再跪,别跪,我们互相切磋,行不行?”心想:我不过就是卖点宝石,结果搞出个年龄比我爸还大的徒弟,带出去我还怎麽混啊。

程子重对赵老爷子拜师,并不感到惊讶,毕竟达者为师,并不是一件羞耻的事。他奇怪的是,这个李强似乎很怕别人给他下跪,只要给他下跪他就手忙脚乱了。

见李强推辞,他笑著劝道:“大家听我一言,李大人似乎不愿收徒。”

李强脑袋点的像鸡啄米,连声道:“是的,是的。”

“而赵老爷子又坚决要拜师。”

赵老爷子焦急的说:“别叫我赵老爷子,叫我赵豪。师尊您无论如何都要收下弟子,弟子虔心拜求。”态度之坚决让李强毛骨悚然。

“那就让赵豪作李大人的记名弟子吧,如何?”

经过一番激烈的力争,赵豪终於如愿,这个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家成了李强的第一个记名徒弟。

在李强的坚持下,茶几上的珠宝作为礼物送给了赵豪一家,那颗雨缤石送给赵豪修炼用。银楼结清了成衣铺的帐,李强毫不吝惜的将那件披风送给了程子重,又给四个小妹妹挑了些首饰等物。

李强心里很清楚,在任何地方“人和”都是必须的。

在知府衙门的贵宾房只住了一晚,李强便要求搬到旅店。他倒不是对丰凯云有意见,他只是想多了解点当地的风土人情,而在知府衙门里什麽也看不到。

在程子重的斡旋下,丰凯云只好答应。李强临走时送给丰凯云、程子重和四个小婢许多礼物。丰凯云收到礼物有点儿惊喜交集,送什麽东西他无所谓,重要是看出李强对他没有恶意。

赵豪这个老徒弟极尽全力地将李强请到银楼,李强也想借重他的阅历,打听天庭星的情况,同时也想找个清静的地方修炼一些急需的器件,所以就跟著他去了。

赵豪开心极了,在银楼忙得鸡飞狗跳墙,不但将整个後花园清理出来,还专门找了几个奴婢小厮来服侍李强。一切忙完後就紧紧跟在李强身後,亦步亦趋地听候师尊的教诲。

当晚,李强开始修炼他第一件武器。当他收集好材料工具回到住处,老徒弟赵豪说什麽也不肯离开,一定要留在屋子里。他将小厮奴婢赶走,关上房门虔诚地站在边上,目不转睛地看著李强。

李强又好气又好笑,也不好意思赶他走。

他先在屋里摆放一个防御阵,用真元力启动,查看无误後,交代赵豪出入的方法,让他站在防御阵的坤位,因为一旦开始修炼,防御阵里的温度决不是赵豪所能抵御的,只有站在坤位的阴角才不受影响。全部准备完毕後,他开始了第一次的修炼。

李强准备先修炼一个护具,一只手弩,一把长枪。

这三样东西,傅山留给他的手镯里全有,不过都是初具雏形的半成品,还差了许多火候。李强决定把先把这三样东西修炼完,积累一些经验,毕竟修炼器具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

先将衣裤脱去,只穿了一条小裤衩。取出护具,那是一面菱形的臂盾,只有三十公分大小,银白色,上面没有花纹。看看赵豪,又提醒道:“我在炼器时,千万别打扰,你只要看著就行了。”

赵豪的道行还没到这个阶段,不知道如何修炼,他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满天星内甲从李强身子冒了出来,赵豪顿时明白了他为什麽要脱衣服。小裤衩立刻化为灰烬,紫色的光芒映得满屋通明。那面小银盾悬在空中,李强的双手里射出两道紫焰,不停的烧灼。

赵豪惊呆了。这是三昧真火,又叫心火,只有修成元婴的人,才有如此强大的真元。心想:“原来师尊已经炼就元婴了,已经是神仙中人了。”

赵豪其实是孤陋寡闻。修真界的修真者从不认为自己是神仙,而修炼到元婴期的修真者,可以说多如牛毛。能修到这一步的修真者,一般都避开世俗社会各自去潜修了,而且,天庭星不是修真者聚集的星球,真正以修真者为主的星球,傅山所在的封缘星算一个,李强在这里出现只能说是一个意外。

李强的精神已经完全融在小银盾中,他发现银盾中是一个小型的防护阵法,里面没有丝毫能量。因为制造方法在玉瞳简里有记录,对他来说并不困难,仔细调整後,李强开始输入能量。

由於李强的基础是紫炎心,属火性,对炼器有极大的帮助。炼器有“制炼”和“心炼”两种,其上下之别不可同日而语。“制炼”是用器具为鼎炉,仙石为底火,以真元控制修炼。“心炼”是以天地为鼎炉,用三昧真火加真元力控制修炼,是炼制极品器具的无上法门。

能量渐渐充满银盾。李强用“断字诀”切离真元,用“固字诀”封住阵法,用“转字诀”使阵法在银盾里缓缓流动,虽然不太熟练,但还是顺利的完成了。

李强灵机一动,决定在银盾里再加一个阵法,加一个攻击的阵法。

这时就看出储物手镯的重要了,一颗一颗的仙石从手中冒出投进银盾中,它们分别是:四颗水性仙石用其柔,两颗金性仙石用其锐,一颗火性仙石用其爆。因为是第一次制造,磕磕碰碰修修改改是无法避免的,不过总算完成了。

核心部分完成後,李强决定将银盾外表做得好看一点,首先想到的形象是“龙”,不管怎麽说,中华民族的图腾永远扎根在每一个炎黄子孙心中。用龙作盾面李强觉得很合意。

用三昧真火来锻造盾面竟然容易之极,心里想的是什麽样,盾面就变成什麽样。李强又将银盾的边缘制成火焰状,嵌进些金银丝作点缀,终於大功告成。

老徒弟赵豪觉得自己大开眼界,虽然守了七天七夜,心里还是特别高兴。

李强睁开眼,看著手上的臂盾,得意之情溢於面上。

三十公分的银色臂盾已经变了模样,银色中泛出金紫色,盾面上的团龙微微凸起,张牙舞爪好似欲腾空而去,盾的火焰形边缘,仿佛真有烈火在燃烧。李强自己都惊叹怀疑:“这麽美丽的臂盾是我制的?简直不敢相信。”

扬手间臂盾自动附在左臂上,立即感受到臂盾和自己合为一体,只要催动真元力,臂盾里的阵法立刻就启动了。李强有心要试试它的威力,看到赵豪,他开心的笑了。

老徒弟赵豪握著他的成名兵刃“巨风刀”,提足八分真力,大喝一声:“看刀!”

巨风刀划过空气,尖锐的破空声让人头皮发麻。李强意随念动,臂盾的防护阵开始启动,一条满是火焰紫金色龙环绕在身,攻击阵也连带启动,“乒……”“轰……”

巨风刀碎裂。

李强暗叫不好,急忙收住攻击阵。身形动处,一把揪住赵豪的衣领将他甩了出去。“好险!好险!差点他就玩完儿了。说出去真是笑话了,第一个徒弟是被我炼成的第一块臂盾给打死的,晕!”

赵豪这一刀犹如砍在钢柱上,让他恐怖的是这个钢柱还会倒打一耙。巨风刀碎裂的同时,反震之劲使他整个臂膀麻木虎口出血,眼睁睁看著那条紫金龙向自己扑来,暗道:“完了。”忽觉得衣领一紧,人就像腾云驾雾般飞了出去。

坐在地上赵豪感慨万千:“我的武功在‘绿色盆地‘的三国中,就算是出类拔萃的了,怎麽算都是个高手。师尊只用一面小小的臂盾试招,我竟然连一招都没能递进去,要不是师尊出手,真是不堪设想啊!”

李强心怀歉疚,扶起赵豪说:“哎,把你的兵器搞坏了。这样吧,我炼制一把新的送你,就算给你赔礼了。”

老徒弟赵豪又惊又喜,师尊送的兵刃一定是仙家宝贝。“谢过师尊,您这面臂盾有名字吗?”见李强摇头,又道:“弟子心里有个名字,不知道师尊喜不喜欢?”

李强奇道:“说来听听。”

“叫‘赤焰龙盾‘,好不好?”

李强大声喝采:“好,我喜欢,就叫‘赤焰龙盾‘,哈哈。”

共 9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傻冒小说

  2. 匿名说道:

    无脑喷子

  3. 省略号说道:

    修真体系的鼻祖,现在看,还是那么好看!大赞!!

    1. 匿名说道:

      看几遍都觉得好看

  4. 匿名说道:

    隔段时间就看看,挺好

  5. 匿名说道:

    这小说真蠢

  6. 匿名说道:

    屌丝小说

  7. 匿名说道:

    我已经看第七遍了,依然那么好看!!!

  8. 怒打一楼狗头说道:

    又是一个智障1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