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魔戒与第三纪元 · 一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索伦在远古之时本是一位迈雅,居住在贝尔兰的辛达精灵称他为戈索尔。在阿尔达初创之时,米尔寇诱他加入自己的阵营,于是他成了米尔寇最信赖、最得力、又最危险的副手,因为他可以变换许多不同的形貌,长久以来,他可随心所欲展现出尊贵又俊美的样子,除了最谨慎的人,其余众生都被他骗了。

当安戈落坠姆崩塌而魔苟斯被推翻后,索伦又变回俊美的外型向曼威的传令官伊昂威求饶,发誓弃绝过往一切的恶行。有些人认为,索伦起初不是装模作样,而是真的愿意改过自新,他除了对西方主宰的暴怒感到恐惧,更对魔苟斯的失败错愕不已。不过伊昂威对擒获的俘虏并无赦罪之权,他命索伦返回阿门洲去接受曼威的裁决。索伦深受羞辱,不愿在这种颜面丧尽的情况下回去接受维拉的刑罚,他很可能必须付上多年的劳役来证明他的向善之心;他在魔苟斯手下可是大权在握的主帅。因此,当伊昂威离去时,他隐藏在中土大陆末走,随即又堕回邪恶之中,因为魔苟斯加给他的束缚太强了。

在“最后大战”与安戈落坠姆崩塌的大混乱中,大地震动崩毁,贝尔兰四分五裂成为废墟;北边和西边许多陆地沉入贝烈盖尔海中。位在东边的欧西瑞安,隆恩山脉断裂,形成一个朝南的巨大缺口,涌入的海水形成了海湾。隆恩河改变了河道流入这海湾,因此它被称为隆恩湾。那片乡野在古代被诺多精灵称为林顿,至今不变,仍有许多艾尔达居住其间,徘徊流连,还不愿意舍弃他们曾经辛苦奋战与建设的贝尔兰。芬巩之子吉尔加拉德是他们的君王,与他同在一处的还有航海家埃兰迪尔的两个儿子,半精灵爱隆,以及他的弟弟努曼诺尔的开国皇帝爱洛斯。

精灵们在隆恩湾的海岸旁兴建了他们的海港,这些海港统称为米斯龙德;他们在这深水良港中停泊许多船。艾尔达精灵不时由灰港岸启航出海,逃离地球上那段黑暗的年日;因着维拉的慈悲,首生的精灵如果愿意,依旧能够脱离东西相连的海洋,循着“笔直航道”归回他们亲族所居住的伊瑞西亚岛和维林诺。

在艾尔达之外,早期有其他的精灵越过了隆恩山脉进到内陆地区。这当中有许多是多瑞亚斯与欧西瑞安两地存活下来的帖勒瑞精灵;他们在远离海洋喜居深山林间的西尔凡精灵中建立了家园,西尔凡精灵的心从来下渴望海洋。在隆恩山脉的东边,诺多精灵唯独在伊瑞詹,也就是人类称为和林的地区建立了据点。伊瑞詹靠近矮人古时所兴建的伟大都城凯撒督姆,精灵称其为哈松隆德,日后又被称为摩瑞亚。从精灵所建的城欧斯因·埃西尔筑有一条通往凯撒督姆西边大门的路,精灵与矮人之间开始建立友谊,这是其他地方从来没有的事,双方也因此都获益良多。在伊瑞詹,有一群珠宝冶金家开创了自费诺以降最超凡绝俗的精巧手艺;他们当中本领最高的是库路芬之子凯勒布理鹏,就如<精灵宝钻争战史>所记载的,他弃绝了他父亲的行径,当库路芬和凯勃巩被逐出纳国斯隆德时,他留了下来。

中土大陆各地太平了许多年;但是,除了贝尔兰居民前往居住之地,其余的广裘大地仍是蛮荒无人。事实上,那些无人之地是有不少精灵住在其中,如同过去无尽的岁月里一样,他们自由地漫游在远离海洋的内陆荒野里;他们是亚维瑞精灵,贝尔兰的事迹对他们而言只是一则传说,维林诺更是一个渺远的地名。另一方面,人类以倍数在南方及遥远的东方增长;因着索伦的运作,他们绝大部分都变邪恶了。

看见世界荒凉无人开垦,索伦心中自忖,维拉在推翻魔苟斯之后再度忘记中土大陆了;因此他的骄傲急速高涨。他痛恨艾尔达,对那些不时驾船前来中土大陆的努曼诺尔人也十分忌惮;但是他一直隐藏自己的想法,隐藏他在内心盘算出来的黑暗计划。

索伦发现,地球上所有的人种当中以人类最容易左右。但他长久以来一直尝试说服精灵为他效力;他知道那群首生的子民拥有更强的力量。他遍行各地深入他们当中,彼时他的形貌依旧俊美,又有智慧。他唯独不敢涉足林顿,吉尔加拉德和爱隆对他的俊颜巧词始终抱持怀疑,虽然他们不知道他的真实身分,但还是不准他踏入林顿一步。而其他各地的精灵都很欢迎索伦,只有少数精灵听从林顿使者叫他们要小心的警告。彼时索伦自称安纳塔,“天赋宗师”,精灵刚开始时确实从这份友谊中获得不少好处。索伦对他们说:“唉!伟人的弱点真是令人惋惜啊。吉尔加拉德是大能的君王,爱隆是博学多闻的大师,但是他们却不肯为我的劳心劳力帮一点忙。难道他们不想看见其他地方像他们的王国一样欢乐美好吗?难道任凭中土大陆永远黑暗荒凉吗?精灵不能将这地变得美如伊瑞西亚,或甚至像维林诺吗?虽然你们可以回去,但是你们没这么做,因此我知道你们深爱中土大陆,我也是啊。难道,我们不应该同心协力将这地变得更丰富美好,让所有漫游在这地末受大海对岸之知识与力量启蒙的所有精灵都兴盛起来,超越彼岸?”

索伦的提议在伊瑞詹最受欢迎,那里的诺多精灵极其渴望提升技术,好让他们的作品能达到更精妙的地步。此外,他们因为拒绝返回西方而内心始终不安,他们既想待在自己确实深爱的中土大陆,又想享有那些返回该地之精溜所能享有的福乐。因此他们听从索伦之言,也从他那里学到许多事物,因为他的知识极其广博。伊瑞詹的珠宝冶金家在那些年日里技艺精进,作品超越过往他们一切的发明;于是,他们采纳了建议,制造了“力量之戒”。由于索伦指导他们创作,所以他知道他们所作的一切东西;他一心想在精灵身上加上一道枷锁,让他们处在他的监控之下。

如今精灵制造了许多戒指;但是索伦秘密制造了能控制众戒指的至尊戒,众戒指的力量都被它绑住,完全臣服于它,它的存毁也决定了它们的存毁。由于精灵诸戒的力量十分强大,想要控制它们就必须铸造出一个凌驾其上之物;于是索伦在“阴影之地”的火山中铸造了至尊戒,并且将他大部分的力量与意志灌注其中。当他戴上至尊戒时,他能知悉藉由其他小戒所做成的一切事情,并且可以看见与控制诸戒持有者的思想。

但是精灵也没那么容易上当。当索伦戴上至尊戒的那一刻,他们惊觉了;他们知道了他是谁,也看出他将会控制他们,夺走他们的作品。他们在愤怒与恐惧中脱下了手上的戒指。索伦发现精灵没有上当而自己遭到背叛时,气得暴跳如雷;他向他们公开宣战,命令他们交出所有的戒指,因为若无他的传授指导,精灵工匠绝对做不出如此高超的作品。但是精灵闻风而逃;精灵救出了诸戒中的三枚,这三枚戒指逃过魔掌被隐藏起来。

这三枚最后完成的戒指蕴藏了最大的力量。它们是镶着红宝石的“火之戒”纳雅,镶着钻石的“水之戒”南雅,以及镶着蓝宝石的“气之戒”维雅。精灵诸戒中,索伦最想得到这三戒,因为拥有它们的人可抵挡并延迟时间与世界所带来的疲惫衰老。但是索伦找不到这三戒;这三戒交到了智者的手中,他们藏起戒指,只要索伦握有“统御之戒”一天,他们就不戴上三戒。因此,三戒始终未被玷污,因为它们是凯勒布理鹏独力制造的,索伦不曾染指;但是它们仍然受到至尊戒的宰制。

从那时起,索伦与精灵之间的战争从未停止过;伊瑞詹毁弃,凯勒布理鹏被杀,摩瑞亚大门紧闭。半精灵爱隆在那时建立了精灵的避难要塞伊姆拉崔,人类称为瑞文戴尔,这处要塞存在了许久。其余所有的力量之戒统统被索伦夺到手;他将这些戒指拿来跟中土大陆上那些希望自己拥有秘密力量好超越统治自己同胞的人作交易。有七枚戒指他给了矮人,人类获得了九枚;再度证明人类是最容易受他意志左右的种族。索伦控制的众戒指都被他扭曲了,由于他曾参与铸戒过程,它们被下过咒诅,因此扭曲甚易,所有拥有戒指的人到最后都被戒指出卖了。不过矮人确实证明了他们的坚韧难驯;他们厌恶受到他人控制,他们内心的想法很难测透,身体也无法被转变成黑暗的幽灵。他们只用戒指来聚敛财富;不过他们内心逐渐燃起的莫名愤怒与对黄金的无尽贪婪,就为索伦带来许多好处了。据说,古代矮人王的七个藏宝库都是奠立在一枚黄金戒指上;但是所有的藏宝库早就都被恶龙夺走占据了,那七枚戒指有的被恶龙的火所销毁,有的被索伦重新得回。

人类证明了是最容易诱骗的。那九名使用戒指的人类,在他们的时代里成为君王、魔法师及强而有力的武士。他们获得极大的财富与光荣,也招致他们自己的毁灭。在人看来他们仿佛长生不老,但生命对他们而言却变得愈来愈无法忍受。他们可以在白昼日光下行走而不被凡人肉眼看见,还可看见凡人看不见之世界中的事物;但他们最常看见的是索伦的魅影与幻觉。他们按着原本天生的能力与起初为善或为恶的意念,一个接一个都落入了自己所戴戒指的奴役,受到索伦至尊戒的支配。他们变成除了统御魔戒持有者之外,无人可见的幽灵,进入了阴影的国度。他们变成了纳兹古,“戒灵”,索伦最可怕的仆役;黑暗紧随着他们,他们呼喊着死亡的声音。

索伦的贪婪与骄傲不断高涨,他决定要当中土大陆上万物的主宰,消灭所有的精灵,甚至,可能的话,将努曼诺尔带国完全整垮。他不能忍受别人有自由,更受不了别人与他对立;他自命是地球的主宰。彼时他那张俊美的脸还在,只要他想,他仍可戴上美丽又聪明的相貌来欺骗人类。不过只要可能,他宁可用武力和恐惧来统治;看见他的阴影散布全地之人称他为“阎王”,是良善一方的大敌。他聚集统管了当年魔苟斯麾下尚存于世或潜藏地底的所有邪恶生物,半兽人听命于他,像苍蝇般以倍数繁殖。

于是,“黑暗年代”开始了,精灵们称那段时期是“逃亡的岁月”。

许多中土大陆的精灵在那时逃往林顿,由林顿渡海西去,再也没有回来;还有许多精灵被索伦及其爪牙给消灭了。但在林顿,吉尔加拉德的力量仍在,他还获得了努曼诺尔人的援助,因此索伦还不敢越过隆恩山脉,也不敢袭击海港地区。其余各地都落入了索伦的统治,那些在森林或山中要塞避难的人,仍然受到恐惧的追击。

居住在东方及南方的人类几乎都在索伦的控制之下,他们在那段时期强盛起来,建了许多围有石墙的城镇,他们人数极多,在战场上十分凶猛,人人配戴铁刃铁甲。对他们而言,索伦是王也是神,他们非常怕他,因为他用烈火环绕他的居处。

索伦对西边地区的猛烈攻击有一阵子停了下来。这在<阿卡拉贝斯>中提过,他遇到了努曼诺尔帝国的挑战。

彼时努曼诺尔人的威势如日中天,索伦的爪牙根本不敢抵挡他们;心知无望力敌而想智取的索伦于是暂离中土大陆,前往努曼诺尔帝国做皇帝塔尔·卡理安的人质。他乖乖住着,直到他以本事腐化了绝大部分的人心,让他们向维拉宣战,完成了他长久以来毁灭努曼诺尔的梦想。

只不过,那场毁灭的恐怖与剧烈远远超过他的预期,他忘了西方主宰大发烈怒时会产生何种后果。深渊裂开,吞灭努曼诺尔,海水淹没一切,索伦自己也堕入了无底深渊中。不过他的灵体在千钧一发之际脱壳逃出,随着一阵黑风逃回中土大陆,找寻栖身之所。他发现吉尔加拉德在他不在的这些年间变得更强盛,力量已经扩展到整个西边和北边地区,甚至越过了迷雾山脉与大河,扩展到了巨绿森林的边缘,愈来愈接近他曾经一度安居的堡垒。于是,索伦悄悄退回阴影之地,盘算再度挑起战火。

那段期间,就如<阿卡拉贝斯>所记载的,有一群被救离毁灭大难的努曼诺尔人向东逃到了这地。他们的领导者是长身伊兰迪尔和他儿子埃西铎与安那瑞安。他们是皇帝的亲戚,爱洛斯的直系子孙,但是他们不理会索伦的花言巧语,拒绝向西方主宰宣战。他们和一群仍然忠心的人在毁灭前夕离开了努曼诺尔。他们都是身强力壮的非凡人类,他们的船也十分巨大坚固,但是海上的暴风雨攫住他们,滔天巨浪将他们的船抛向半空,当他们在中土大陆靠岸时,犹如狂风暴雨中落难的鸟儿一般。

伊兰迪尔被大浪冲上了林顿的海岸,吉尔加拉德向他伸出了援手。随后他穿过隆恩河,在隆恩山脉的另一边建立了他的王国,他的百姓在伊利雅德四处沿着隆恩河与巴兰都因河定居;他们的首都安努米那斯位在南努尔湖旁。另外在北岗的佛诺斯特、卡多兰,以及鲁道尔的山丘,也都有努曼诺尔人居住;他们在贝瑞德丘陵和苏尔山建立了雄伟的了望塔;那些地方至今仍有许多古冢和已成废墟的塔楼,而贝瑞德丘陵上的高塔依旧望向大海。

埃西铎和安那瑞安被大浪打往南边,他们最后将船队驶入了安都因河,这条河流经罗瓦尼安后在贝尔法拉斯湾注入西边大海。他们在这地区建立了日后称为刚铎的王国;北方的王国称为雅诺。努曼诺尔的水手早在帝国兴盛的年代就在安都因河口建港筑城,一点都不把紧邻在东边阴影之地的索伦放在眼里。在帝国晚期,这处港口只有努曼诺尔的忠实者会来,临海地区的居民或多或少都是精灵之友的亲戚朋友,也多半是伊兰迪尔的百姓,因此他们很欢迎他儿子的来到。南方王国的首都是奥斯吉力亚斯,安都因大河穿城而过;努曼诺尔人建造了跨河巨桥,桥上有美丽的高塔与石屋,所有自海上前来的大船都在城中的码头泊港。

他们在桥的两端兴建了雄伟坚固的城市:位在东边阴影山脉山坡上威胁着魔多的是米那斯伊希尔,“月升之塔”;位在西边明都路安山脚下的米那斯雅诺,“日落之塔”,则像一面防护盾挡住山谷中的野蛮人。埃西铎的家在米那斯伊希尔,安那瑞安的家在米那斯雅诺,他们一同治理王国,两人的王座左右并列在奥斯吉力亚斯城的雄伟宫殿里。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