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十四章 埃兰迪尔的远航与愤怒之战 · 二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威基洛特首次航行于天空中的海洋时,其闪烁上升的灿烂光芒,完全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中土大陆的子民远远望见它,无不充满了惊奇。他们将它当作一个记号,称它是吉尔·伊斯帖尔,“大盼望之星”。当这颗新星在傍晚出现时,梅斯罗斯对他弟弟梅格洛尔说:“你看,那肯定是精灵宝钻,正在西方闪烁着。”

梅格洛尔回答说:“如果那真是精灵宝钻,是我们见到投入海中而今被维拉的力量举起的话,那么,让我们欢喜快乐吧;因为它的光辉如今可被许多人看见,同时又安全地远离了一切邪恶。”于是所有的精灵仰望那颗星,不再感到绝望;但是魔苟斯对此内心充满了疑虑。

据说,魔苟斯没有料到西方会动员前来攻击他;他的威势与骄傲大到一个地步,以为从此再也没有任何人敢公开发动战争对抗他。此外,他认为他已经永远将诺多族与西方的主宰隔离开来,而维拉们住在自己充满欢乐的疆域里,不会再注意外面这片由他统治的王国;对残酷无情的他而言,怜悯之举不但怪异,而且他从来无法想像那是何物。但是维拉的大军开始准备出战;在他们雪白的旗帜下,跟随前进的是英格威的子民:凡雅精灵,以及那些从来没有离开维林诺的诺多精灵,他们的领袖是芬威的儿子费纳芬。帖勒瑞精灵只有少数愿意参战,他们没有忘记天鹅港的残杀惨剧?也没有忘记被夺的白船;但是他们听了自己的亲人,迪欧·埃卢希尔的女儿爱尔温的进言,派遗了大批水手驾船送维拉的大军过海前去东方,只是他们都留在船上,没有一人踏上彼岸的中土大陆。

维拉的大军向中土北方进军的事,存留下来的记载极少;因为他们当中没有任何一位是住在“这一地”又经历其间苦难的,而记载这些历史又流传给后人的,是中土大陆的精灵们。北方战争的消息,在许久之后他们才从居住在阿门洲的亲族口中得知。总之,维林诺的大军最后离开了西方,伊昂威挑战的号声响彻天际;整个贝尔兰充满他们壮盛军容所散发出的灿烂光辉,维拉的大军鲜衣怒马,夺目慑人,群山在他们的脚下颤动。

这场西方大军与北方大军的会战,被称为“最后之战”或“愤怒之战”。魔苟斯权势下的力量全部列阵相迎,其势惊人难以形容,连安佛格利斯都无法容下,整个北方都卷入了战火。

但是这些大军一点都帮不上他的忙。炎魔很快就都被摧毁了,只有两三只逃过一死,躲到了地底深处无人可及的洞穴中;无数的半兽人军团像遇到大火的稻草般迅速被毁灭,要不就像枯叶遇上狂风被扫荡得一干二净。少数残存末死的,日后又起来为祸世界。此外,三支精灵之友的人类祖先家族,虽然人数稀少,也与维拉并肩作战;他们为巴拉冈与巴拉汉,高多与刚多,胡尔与胡林,以及许多其他在那些年日里丧命的领袖报得了大仇。但是另外有一批人类的子孙,不知是乌多的百姓或东方其他的新来者,他们随从敌人的大军出战;精灵可没忘记这个事实。

魔苟斯在看到他的大军被消灭,力量被驱散后,开始畏惧了,但是他自己绝不敢出战。他对敌人发动最后一波早已预备好的绝望攻击,从安格班的地底洞穴中飞出了一大群有翼的恶龙,这些龙是从前无人见过的。突如其来的恐怖大队的进攻,造成不小破坏,维拉的大军暂时被驱退了,这群恶龙会喷出闪电、暴雷,以及火焰的风暴。

但是周身闪烁着白焰的埃兰迪尔赶来了,聚集跟随在威基洛特四周的是天空中所有的大鸟,索隆多是它们的领袖;于是天空中展开了另一场激战,由白昼持续到黑夜。黎明前,埃兰迪尔杀了恶龙大军中最强大的“黑龙”安卡拉刚,它自高空中坠落,跌在高耸的安戈洛坠姆山上,于是安戈洛坠姆随它一同崩塌倾倒了。旭日东升,维拉的大军占了优势,几乎所有的龙都被消灭了;所有魔苟斯的地洞坑道都被掀开捣毁,大能的维拉降贵纡尊下到了地底深处。胆战心惊的魔苟斯一直逃到矿坑的最深处,非常没种地躲在最深的坑洞中求和与求饶。但是他被一脚踢倒在地,黑脸吃进土里;随后他被捆上了从前戴过的铁链安盖诺尔,他的铁王冠被他们一拳打成了他的铁项圈,他只能紧紧把头缩在两膝之间。魔苟斯还拥有的两颗精灵宝钻被从铁王冠上取了下来,它们在晴空下闪烁着无瑕的光辉;伊昂威取过宝石,严密看守。

位在北方的安格班的势力就如此结束了,邪恶的王国被扫荡净尽;被囚在地底深处无数的奴隶在绝望中重新得见天光,他们见到的是面目全非的世界。西方大军的愤怒是如此猛烈,这世界西部的北方地区在战争中被践踏得支离破碎,海水倒灌涌入许多裂罅中,发出惊人的巨响;河流若非断绝消失,就是改道而行,高山被踏碎,谷地却隆起;西瑞安河也不存在了。

于是,身为大君王传令官的伊昂威,召唤所有的精灵离开中土大陆。但是梅斯罗斯与梅格洛尔不听,虽然他们对那则誓约现在已经感到极度疲惫,内心也充满了强烈的厌恶,他们却依然预备要在绝望中实践他们的誓言;如果他们遭到拒绝,即使是要孤身对抗得胜的维拉大军,或甚至对抗整个世界,他们都要为得回精灵宝钻奋战到底。因此,他们送信去给伊昂威,命令他交出那些他们父亲在远古之时所打造,后来被魔苟斯盗走的宝石。

但是伊昂威回覆说,费诺之子在誓约的蒙蔽下所行的许多恶事,尤其是杀害迪欧与攻击西瑞安河港这两件,使他们丧失了对父亲杰作的所有权。精灵宝钻的光辉如今应当归回西方,回到它起初所出之处;而梅斯罗斯与梅格洛尔也必须一同返回维林诺,在那里等候众维拉的裁决;唯独在维拉的命令下伊昂威才会交出所看管的宝石。对此梅格洛尔非常愿意服从,因为他内心盛满了大多的悲伤,因此他说:“誓言中并未提及我们不能等候我们的良机,或许,在维林诺,所有一切都能获得饶恕与遗忘,我们也能得到我们自己的安息。”

但是梅斯罗斯说,如果他们返回阿门洲,维拉将会收回对他们的恩惠,如此一来,他们的誓言依旧存在,却毫无完成的希望;他说:“如果我们在那些大能者的土地上违抗他们,或甚至在那块圣地上发动战争,谁能说我们将遭遇到怎样可怕的命运?”

然而梅格洛尔仍然犹豫:“如果曼威和瓦尔妲都不承认我们在众人面前所立下的誓约有完成的必要,我们就算完成它不也是一场空吗?”

于是梅斯罗斯说:“那我们的声音要如何达到远在世界范围之外的伊露维塔那里呢?我们在疯狂中乃是指着伊露维塔的名起誓,发誓我们若不持守自己的誓言,将落入永无止境的黑暗中。到时候,谁还会来拯救释放我们?”

“如果没有人来拯救释放我们,”梅格洛尔说:“那么,无论我们是否守住誓言,堕入永恒的黑暗确实会是我们的命运;但是,毁弃誓言不完成它,岂非能少作一些恶事?”

但是他到最后还是顺从了梅斯罗斯的意志,两人一同商量要如何夺回精灵宝钻。他们经过一番改装,在夜间来到伊昂威的营帐,偷偷潜入精灵宝钻被看守之处;他们杀了守卫,将宝石夺到了手。然而整个营区都骚动起来,要捉拿他们,他们也准备好要拼至最后一口气。但是伊昂威不允许众人杀害费诺的儿子;于是他们带着宝石远远逃离,没遭到任何拦阻。他们两人各取了一颗精灵宝钻,说:“虽然我们失去其中一颗,还有两颗存留下来,我们也是兄弟中仅有的两人,因此,命运显然是让我们平分父亲的遗产。”

然而宝石烧灼梅斯罗斯的手,到了他无法忍受的地步;于是他明白了伊昂威先前所说的话,他对宝石的所有权已经落空了,那则誓约也同样落空了。在极度的痛苦与绝望中,他跳下了大地的裂缝,坠入熊熊的火焰中,他就这样被吞噬了;他所怀有的那颗精灵宝钻从此被收纳在地球的核心之中。

据说,梅格洛尔也无法忍受精灵宝钻折磨他的痛苦,因此他最后将宝石抛入了大海,从此之后他总是在海边徘徊,在痛苦与懊悔中于波浪旁吟唱。梅格洛尔是古代最伟大的歌者,声名仅次于多瑞亚斯的戴隆;梅格洛尔再也没有回到精灵子民当中。就这样,精灵宝钻找到了它们最后的归宿:一颗在高天之上,一颗在深海之中,还有一颗在世界核心的火焰里。

在那段期间,西边的海岸旁有无数船只兴建完成,于是,有许多的艾尔达族乘船航向了西方,从此再未回头踏上这片伤心战乱之地。凡雅族在他们雪白的旗帜下返航,将胜利的号声带回维林诺;但是他们胜利的喜悦因着没有带回魔苟斯王冠上的精灵宝钻而黯淡,并且他们知道,除非世界被打碎重新塑造,那些宝石将永远无法被寻回重聚在一处。

当他们来到西方,贝尔兰的精灵都住在“孤独岛”伊瑞西亚上,那岛让他们可以同时望见西方与东方;等候时机从岛上前往维林诺。他们在维林诺获得了曼威的承认与爱,众维拉也原谅了他们;帖勒瑞精灵饶恕了他们在古时所行的遗憾。于是,落在他们身上的咒诅止息了。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艾尔达精灵都愿意放弃他们多年居住与受苦的这片土地;他们当中还有一些在中土大陆继续徘徊了许多年。这当中包括了造船者瑟丹,多瑞亚斯的凯勒鹏以及他的妻子凯兰崔尔,她是带领诺多精灵流亡贝尔兰的王族中仅存的一位。在中土大陆另外还住着最高君王吉尔加拉德,跟他住在一起还有半精灵爱隆;爱隆选择了归属艾尔达族,也获得了认可;但是他弟弟爱洛斯选择了与人类同住。从这两兄弟,精灵的血统,以及在阿尔达存在之前就有的神灵的血统,融入了人类的血统中;因为他们俩人是爱尔温的儿子,爱尔温是迪欧的女儿,迪欧是露西安之子,而露西安出自庭葛与美丽安;他们的父亲埃兰迪尔是伊缀尔·凯勒布琳朵的儿子,而她是贡多林王特刚的女儿。

魔苟斯被维拉带到“世界的边墙”外,被推出了“黑夜之门”,落入永恒的虚空当中;在边墙上永远设了警戒,埃兰迪尔在天空的防御垒中来回巡曳。但是,该被咒诅的大能者米尔寇,魔苟斯·包格力尔,“恐怖与憎恨的力量”,他在精灵与人类的心灵中所播下的谎言,是一颗尚未死亡又无法毁灭的种子;它不时地重新发芽,结出黑暗的果实,直到世界最后的日子。

精灵宝钻的故事在此结束。如果它曾从至高至美之处坠入黑暗与毁灭,那是阿尔达在古时遭受破坏的结果;如果有任何改变会发生,破坏能够获得补救与改善,曼威与瓦尔妲或许会知道;但是他们尚未将它揭示出来,而曼督斯的审判也还没宣告。

·落·霞…小·说 🍕 w w w_l u o x ia_c o m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