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十二章 多瑞亚斯的毁灭 · 一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图林·图伦拔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但是魔苟斯既末闲着打盹,也末停止为恶,他对付哈多家族的手段还没完呢。虽然胡林就在他的眼下,莫玟心神涣散漂流于野,他心狠手辣对付他们的毒计,一天也没耽延。

胡林极其不幸;魔苟斯对其计策施行的结果知之甚详,胡林也都知道,但是真相全都交织着谎言,任何美善的事,不是遭到隐藏,就是被扭曲了。魔苟斯尽一切可能将庭葛与美丽安为胡林家所做的事蒙上邪恶的阴影;他对庭葛与美丽安是既恨又怕。当他判断时机成熟时,他释放了胡林,随便他要往哪里去;魔苟斯假装是在看到敌人全面惨败后,怜悯他,放了他一马。他当然是在说谎,他的目的是让胡林变成他的工具,更进一步展现他对精灵与人类的憎恨,直到他死为止。

胡林自然不相信魔苟斯的言词,他很清楚魔苟斯没有任何的怜悯,但是他还是接受重获自由,悲伤地离开,黑暗君王的话令他满心苦恨;这时离他儿子图林的死,已经一年了。他在安格班一共被囚禁了二十八年,鬓发皆白,但腰不弯背不驼,只是模样的得十分严酷无情。他拿着一根黑色的大手杖,配着一把剑,如此回到了希斯隆。那些束来者的领袖们接获消息,安格班的黑骑士横越了安佛格利斯沙漠,恭敬地护送一位老人前来。因此,那些东来者没有伸手加害胡林,让他自由往来那片地区。他们这么做非常聪明,胡林残余的百姓都避开他,因为他从安格班被魔苟斯像贵宾与盟友一般送回来。

就这样,胡林虽然得了自由,但他心中的苦恨却更多了。他离开了希斯隆,进入山林中。当他远远望见白云缭绕的克瑞沙格林群峰时,他想起了特刚;他突然很想再次见到隐藏的王国贡多林。于是他下了威斯林山脉,全然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落在魔苟斯爪牙的眼里。他越过了贝西阿赫渡口,来到丁巴尔,一路走到了环抱山脉幽暗的山脚下。那整片区域既寒冷又荒凉,他站在巨大的石壁下方,环顾四周,面对陡峭的石墙,觉得希望渺茫;他不知道,从前那条外出的通道,现在只剩这副模样:干河被封死,拱门被掩埋了。图林抬起头来仰望灰蒙蒙的天空:心想他或许能像许久之前,当他还是孩童时一样,再次看见那些大鹰;但是他只看见从东方飘过来的阴影,乌云盘绕在无法穿越的尖峰上,耳中只听见呼啸的风来回吹打在岩石上。

其实高空中大鹰的数量比以前加倍,它们清楚看见图林远远站在山脚下,孤伶伶地立在渐逝的天光中。由于这项消息很重要,索隆乡亲自将稍息直接带给特刚。但是特刚却说:“魔苟斯睡着了不成?你一定是看错了。”

“不,”索隆多说:“如果曼威的大鹰如此容易犯错,王啊,你的隐藏早在许久之前就曝光了。”

“那么你带来的是坏消息;”特刚说:“它只说明一件事,就连胡林·沙理安到最后也屈服在魔苟斯的意志之下了。我心紧闭,排斥这消息。”

但是索隆多走了之后,特刚思索良久,内心十分不安,因为他记得多尔露明的胡林为他做过何等的事。于是,他的心敞开了,派大鹰去找寻胡林,如果它们愿意的话,请它们将胡林带到贡多林来。但是事情已经太迟了,不论白昼黑夜,它们从此再也没有见过他。

胡林在环抱山脉的峭壁前站了许久,内心充满了绝望,偏西的太阳冲破了云层,将他的白发染成一片殷红。他最后忍不住在荒野里大声吼叫,不顾是否有人听见,他咒诅这无情的大地;最后他爬上高处一块岩石,面向贡多林大声呼喊:“特刚,特刚,记得西瑞赫沼泽否!噢,特刚,你在隐藏的大殿上是否听见?”但是除了呼啸的风吹过枯干的草,没有传来任何回应。“这风也是如此吹在黄昏的西瑞赫沼泽。”他对自己说。这时西沈的太阳已经落到阴影山脉后面去了,一股黑暗笼罩了他,风停了,荒地里一片死寂。

然而胡林所说话是有一些耳朵听见的,并且很快就传回到北方的黑暗王座上。魔苟斯脸上露出了笑容,现在他很清楚特刚是住在哪个区域了;虽然由于大鹰的守护,他的奸细一时之间还无法探查环抱山脉后的土地。这是胡林的自由所达成的第一件恶事。

夜幕笼罩中,胡林蹒跚爬下了岩石,在悲伤中沈沉睡去。在睡眠中,他听到莫玟哀哭的声音,她时常呼唤着他的名字;他感觉到她的声音似乎由贝西尔传来。因此,当他第二天早晨醒来,便起身往回走向贝西柯赫渡口;他沿着贝西尔森林隅隅独行,在一天夜里来到了泰格林渡口。夜间守卫的哨兵看见了他,却个个充满了恐惧,他们以为自己看见一个从古战场上归来的鬼魂,行走时周身笼罩着黑暗;因此,胡林没有遭到任何拦阻,他最后来到了焚烧格劳龙的地方,并且看见了竖立在卡贝得·纳瑞马斯边上的大石碑。

胡林没去看那石碑,他知道那上面写了些什么;他的眼睛看着在场的另一个人。在石碑的阴影中坐着一个弯腰抱膝的女人,当胡林静静站在她面前时,她掀开头上罩着的斗篷,仰起脸来。她看起来悲伤又苍老,但她的双眼定定望着他,他认得这女人。虽然她的眼神狂乱又充满了恐惧,但其中所闪烁的光芒仍未熄灭,那光芒曾为她赢得了伊列丝玟的称号,她是远古的人类女子中,最美也最不屈服的一位。

“你终于来了。”她说:“我等了许久了。”

“这条路太黑暗,我已经尽一切可能赶来了。”他回答。

“可是你来的太迟了。”莫玟说:“他们都已经不在了。”

“我知道。”他说:“但你还在。”

可是莫玟说:“却不久了。我已经耗尽,将会随着日落而逝。时间不多了,如果你知道,请告诉我,她是怎么找到他的?”

但是胡林没有回答,他们并肩坐在石碑旁,再也没有说话;当日头落下时,莫玟叹了一声,握紧他的手,再不动了。胡林知道她逝去了。他低头看她,在黄昏朦胧的光线里,她脸上那些艰辛与悲苦的痕迹似乎都被抚平了。

“她没有被征服。”他说,伸手阖上她的眼,然后坐在逐步降临的夜幕中,一动也不动。卡贝得·纳瑞马斯奔腾的流水继续怒吼着,他却听不见,看不见,也没有任何感觉,他的心已经变成石头了。一阵凄冶的寒风带来一阵急雨打在他脸上,他醒过来,愤怒在他里面冒烟沸腾,控制了他的理性,因此他全心想要为自己所犯的错,为他亲人所犯的错,找人报仇,他的心在极度痛苦中一一控告所有那些曾经与他们有牵连的人。然后他起身,将莫玟葬在卡贝得·纳瑞马斯旁石碑的西边,然后在石碑上刻下:莫玟·伊列丝玟亦埋骨于此。

据说,在贝西尔有位名叫葛理忽因的竖琴家与预言者作了一首歌,说那“不幸之碑”永远不会遭到魔苟斯的玷污,也不会坍倒,直到大海淹没全地。这事后来真的应验了;当维拉的愤怒降临,在新的海岸线外,莫玟岛依然独自屹立不摇。但是胡林不在其中,他的命运逼他向前,他的背后依旧跟随着阴影。

胡林越过了泰格林河,往南踏上了通往纳国斯隆德的古道;他望见远方孤立于东的路斯山,知道那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最后他来到了纳罗格河边,如梅博隆一样,冒险踏着断落的石桥渡过汹涌的河水;然后,他倚杖站在费拉刚那破败的大门前。

在此必须一提的是,在格劳龙离开后,小矮人密姆寻路来到了纳国斯隆德,悄悄摸进了废墟里。他把厅堂中的宝物全部据为己有,坐在厅中把玩那些黄金珠宝,捧起它们,再让它们从他指尖流泄下去;由于对格劳龙的记忆与对它幽灵的恐惧,无人胆敢前来此地,因此也就没有人会来夺取他的财宝,但是,如今来了一个人,站在大门口;密姆出来命令他报上前来的目的。然而胡林说:“你是谁,竟敢拦阻我进入芬罗德·费拉刚的家?”

于是矮人说:“我是密姆;在那些骄傲自大的精灵渡海而来之前,矮人住在努路克奇司丁的厅堂中。我只不过回来取回属于我的一切;我乃是我们族人中仅存的一位。”

“那么,你享受不了多久你所继承的遗产了。”胡林说:“因为我是高多的儿子胡林,从安格班归来,我儿子名叫图林·图伦拔,我想你不会忘记这个人;是他杀了恶龙之祖格劳龙,而你现在大剌刺坐着的厅堂就是格劳龙所毁的。我也非常清楚,是谁出卖了多尔露明的龙盔。”

在极度的惊恐中,密姆恳求胡林尽管带走所有他想要的财宝,但求饶他一命。胡林丝毫不理会他的哀求,在纳国斯隆德的大门前挥剑杀了他。然后他进入厅中,在那阴森恐怖的厅堂里待了一会儿,那些从维林诺带来的奇珍异宝,在黑暗中散落满地,随着时间腐朽。据说,当胡林从纳国斯隆德的废墟中出来,再度站在穹苍下时,他从堆聚如山的财宝中只带了一样东西出来。

现在胡林往东前进,他来到了西瑞安瀑布上方的微光沼泽;他在那里被看守多瑞亚斯西边边界的精灵逮捕,然后被带到了千石窟宫殿的庭葛王面前。庭葛看着他,既惊讶又难过,他知道这个苍老严酷的人是魔苟斯的囚犯,胡林·沙理安。庭葛问候他,待他以上宾之礼。胡林一句话也没说,只从外套下拿出他从纳国斯隆德带出来的东西——那条矮人打造的项链,诺格莱迷尔;那是诺格罗德城与贝磊勾斯特堡的巧匠在许久之前为芬罗德·费拉刚王打造的,是古代所有矮人作品中最著名的一件,当年芬罗德认为这件宝物在他所有的珍藏中排名第一。胡林把项链扔到庭葛的脚前,口出狂傲悲愤之言。

“拿去,这是你的报酬。”他喊道:“答谢你好好招待了我的孩子与妻子!这就是精灵与人类皆知的诺格莱迷尔,我从黑暗的纳国斯隆德中拿来给你,你的亲戚芬罗德与巴拉汉的儿子贝伦一同出发去完成多瑞亚斯王庭葛所要求的任务时,把它留在宝库中。”

庭葛看着那件伟大的珍宝,晓得它确实是诺格莱迷尔,也完全明白胡林的意思;但是因着心中的怜悯,他克制了自己的怒气,忍受了胡林对他的讥讽。不过美丽安却开口了,她说:“胡林·沙理安,魔苟斯扭曲了你;不论你愿不愿意,你都是透过魔苟斯的眼睛来看事情,因此你所见到的每一件事都经过了他的扭曲。你的儿子从小在明霓国斯长大,如同王的儿子一般,深受宠爱,也为众人所尊敬;他之所以离开多瑞亚斯一去不返,完全不是王、也不是我的意思。后来,你的妻子与女儿来此寻求庇护,也同样受到众人的尊敬与照顾;我们确实尽了一切努力来劝阻莫玟不要前往纳国斯隆德。如今,你是以魔苟斯的声音来谴责你的朋友。”

听完美丽安的话,胡林呆立在那里,久久凝望着王后的双眼;在明霓国斯,因着美丽安环带的抵御,敌人的黑暗无法入侵。胡林从王后的眼中看见了所有真相:魔苟斯给他的一切灾难,他终于尝尽了。他不再提起过去的事,上前一步从庭葛的椅前拾起诺格莱迷尔,将项链交给王说:“我王,现在请你从一个一无所有的人手中收下矮人的项链,就把它当作对多尔露明之胡林的纪念。如今我的命运已经应验,魔苟斯的目的的也达成了;但我不再是他的奴隶了 。”

。落。霞。小。说。🍒 w ww…L u ox i a…co m

于是他转身离开,走出了千石窟宫殿,所有见到他的人都从他面前退开;没有人想拦阻,也没有人知道他往哪里去了。但是,据说,胡林已经不想活了,在失去一切目的与希望之后,他最后跳下了西边的大海;人类中最伟大的一位战将就此结束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