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十一章 图林·图伦拔 · 五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春天来临时,图林脱离了他的黑暗,再次强壮起来。他开始起来活动,同时决定自己要留下,隐藏在贝西尔,将他的阴影抛在身后,忘记过去。他为自己取了一个新名字:图伦拔,那是高等精灵语中“命运的主宰”之意;他恳求这群林中人忘记他是外来的陌生客,同时也别喊他其他的名字。但是他还是参与战事;因为他受不了半兽人越过泰格林河渡口,或靠近伊列丝墓冢;他要让半兽人觉得那个地方非常恐怖,教他们避开它。不过他收起了黑剑,改用弓箭和长枪。

有关纳国斯隆德的消息如今传到了多瑞亚斯,一些逃过溃败与劫掠,在寒冬中生存下来的精灵,分别前来寻求庭葛的庇护;边界守卫将他们都带到王的面前。有些人说敌人已经全部退回北方去了,有些人说格劳龙还盘踞在费拉刚的厅堂里;有些人说摩米吉尔已经被杀害了,有些人说他中了恶龙的魔咒,变得犹如一尊石像,站在纳国斯隆德门口。但是所有的人也都说,在纳国斯隆德,大家到最后都知道摩米吉尔就是多尔露明胡林的儿子图林。

莫玟对此非常忧心,决定不听美丽安的劝告,独自策马前去寻找她儿子,打探最新的消息。庭葛得知后立刻派梅博隆带着许多强壮的边界守卫去找她,做她的护卫与向导,看他们能否打探到什么消息;不过妮诺尔被吩咐留下来。偏偏胡林家中胆子最大的就是她;在那最坏的时刻,如果莫玟能够看见她女儿将跟着她走入何等的危险,她或许会回头。妮诺尔假扮成庭葛的守卫之一,随着其他人步上了注定不幸之路。

他们在西瑞安河边追上了莫玟,梅博隆恳求她回明霓国斯去;然而她是命定要死的,因此怎么也说服不了。这时妮诺尔的装扮也被揭穿了,她不理会莫玟的命令,不肯回去。梅博隆不得已,只好带着她们前往微光沼泽的秘密渡口,一行人从那里过了西瑞安河。在走了三天的路后,他们来到了费拉刚费了大力堆聚起来的一座山丘,伊西尔山,“侦察丘”,它距纳国斯隆德的入口一里格远。梅博隆要莫玟和她女儿等在山上,并且在四周布好卫士保护她们,然后他在山丘上四望不见敌人的情况下,带着几名斥候下山,尽可能悄无声息地沿纳罗格河前去。

然而格劳龙对他们一行人的动静一清二楚,它喷着怒火出来,下到河里;于是巨大的水蒸气和臭气从河中升腾而起,梅博隆和他的几名同伴在视线不明的情况下纷纷迷路。于是格劳龙飞出了纳罗格河,往东而来。

等在伊西尔山上的守卫看到恶龙飞来,连忙带着莫玟和妮诺尔寻路离开,全速朝东往回跑;但是风向将雾气吹向他们,他们跨下的马匹因为恶龙的臭气全都发了狂,横冲乱闯完全不听驾驭,因此,有些人猛撞在树上身亡,有些则被狂奔的疯马带到了极远的地方。就这样,母女两人也走散了;莫玟从此再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回多瑞亚斯。而妮诺尔,虽然被摔下了马,却毫发无伤,她又寻路走回伊西尔山去,想在那里等梅博隆。她爬上山丘,脱离了浓雾,见到了阳光。她向西望去,却直直望入了格劳龙的眼睛里,那恶龙就把头搁在山丘顶上。

她的意志与它拉锯相抗了一阵子,但它增强它的力量,当它得知她的身分后,更是强迫她注视着自己的眼睛,然后对她施下全然黑暗与遗忘的魔咒。于是,妮诺尔忘记了所有一切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她忘了自己的名字,也忘了一切事物的名字。有许多天,她听不见,看不见,也无法使用意志移动分毫。格劳龙把她单独抛在伊西尔山上,飞回纳国斯隆德去了。

另一方面,大胆的梅博隆在格劳龙离开之后继续前进,探索了费拉刚的厅堂;当他出来时,恶龙正往回飞来,他连忙悄悄离开,返回伊西尔山。当他爬到丘顶时,太阳已经沉落,夜幕已经降临;他发现山丘上只有妮诺尔独自站在星空下,宛如一座石像。她两眼直视,听不见,也不会说话,不过当他牵着她时,她会跟着走。他非常难过地牵着她下了山,开始寻路回去;他认为他们的跋涉恐怕是徒然,因为两人在失去一切物资又毫无援助的情况下,很可能葬身荒野。

但在路上,梅博隆的另外三名同伴找到了他们,于是一行人缓慢地向北再向东,朝西瑞安河对岸的多瑞亚斯边界前进,在靠近伊斯果都因河注入西瑞安河处,有一座设有守卫的桥可过。当他们渐渐靠近多瑞亚斯,妮诺尔的力气便开始慢慢恢复;但是她仍不能说话,也听不见,他们像牵盲人一般牵着她走。最后,当他们靠近边界时,她终于闭上了直瞪瞪的双眼,肯睡觉了。他们扶她躺下,自己也都倒下休息,因为疲惫至极,他们未设任何警戒就都睡着了。就在昏睡中,他们遭到了一小队半兽人的攻击;如今半兽人已经大胆到敢游荡至多瑞亚斯的边界来。偏偏,妮诺尔的视觉与听觉就在那个时刻恢复,半兽人冲过来的呼喊声将她惊醒,她吓得跳起来,在他们靠近之前就开始飞奔而逃。

半兽人追赶她,精灵紧跟在后,他们在妮诺尔快要落入魔爪时追上敌人,杀了他们;但是妮诺尔继续远远逃离他们。她像吓疯了般拼命的跑,动作比鹿还快,她的衣服在飞奔中被树石扯得粉碎,赤·裸裸地奔出了他们的视线,往北消失。虽然他们找了她好一阵子,还是不见踪影,也没发现任何他留下的痕迹,到最后,梅博隆在绝望中只得返回明霓国斯,报告了事情的始末。庭葛和美丽安为此悲伤了许久;但梅博隆随后又出发,往来山林荒野中找寻打听莫玟与妮诺尔的下落,却总是徒劳无功。

妮诺尔在森林中狂奔至筋疲力竭,然后倒在地上,睡着了。当她醒来时,是一个充满阳光的早晨,她很高兴地浸润在光中,仿佛光是一种新的东西,她眼中所见周遭的一切全都十分新奇,她完全叫不出它们的名字。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只除了有一股黑暗潜伏在背后,还有一个恐惧的阴影。因此,她在林中行走时机警如兽,却又因为没有食物,也不知该如何找寻食物,饥饿不堪。她最后来到了泰格林河渡口,过了河,赶紧躲到浓密的贝西尔森林中;开始变暗的天令她内心充满了恐惧,以为自己逃离的那股黑暗又追上了她。

但那是一阵由南方袭来的暴风雨,在惊吓中她跑到伊列丝墓冢,整个人趴在坟上紧紧掩住双耳,逃避可怕的雷声,暴雨打在她身上将她浸得湿透;她就这样倒在坟上,如同一只濒死的小兽。图伦拔发现了她;听到传闻有半兽人接近,他带了一些人来到泰格林河渡口,打算进行袭击。在闪电中他瞥见芬朵莅丝的坟上似乎趴着一个死去的女子,他的心再次受到重击。那些林中人扶起她,发现她还活着,图伦拔脱下外套裹住她,一行人将她抱到附近的猎人小屋,烧柴给她取暖,并且给她食物。当她睁开眼睛一望见图伦拔,她内心立刻舒坦开怀,感觉似乎终于找到了她在黑暗中不停找寻的事物;她紧抓住他,怎么都不肯放手。可是当他询问她名字与家人,以及她怎么会落入这样不幸的灾难时,她变得像个苦恼的孩子,看到有重要的东西损坏了却不明白为何会如此,因此忍不住哭起来。图伦拔见状只好说:“别担心。故事以后慢慢再说吧。现在我先帮你取个名字,叫你奈妮尔,“泪水姑娘”。”她听到这名字后摇摇头,不过却开口说:奈妮尔。这是她在脱离黑暗后所说的第一句话;从此之后那些林中人就以此称呼她。

第二天,他们将她带回布兰迪尔围栏;不过当他们走到凯勃伯斯溪奔腾坠入泰格林河处的丁罗斯特瀑布——“多雨的阶梯”时,她莫名地大起战栗,因此那地随后又被称为吉瑞斯瀑布,“战栗的流水”。在快要走到林中人位在欧贝尔山上的家时,她开始发起高烧。她卧病了很长一段时间,贝西尔的妇女轮流照顾她,她们像教婴孩一般敦她说话。当秋天来临时,靠着布兰迪尔的医术,她的病终于好了,而且她也会说话了;可是她依旧不记得图伦拔在伊列丝墓冢上发现她之前的事情。但是布兰迪尔爱上了她,而她的心却已经给了图伦拔。

在那段日子里,林中人没有受到半兽人的侵扰,图伦拔也没有出去作战,贝西尔森林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图伦拔逐渐爱上了奈妮尔,最后向她求了婚。不过奈妮尔没有马上答应。因为布兰迪尔一直有不幸的预感,虽然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却再三劝阻奈妮尔不可答应,原因纯粹是为了她好,而不是自己硬要从中作梗,破坏两人的奸事。他同时也向奈妮尔揭露了图伦拔真正的身分,他是胡林的儿子图林;虽然奈妮尔不认得那名字,却有一道阴影重重压到心上。纳国斯隆德遭劫至今已过了三年,图伦拔再次向奈妮尔求婚,发誓他这次一定要娶到她,否则他将再次回到山野中去作战。奈妮尔快乐地答应了,两人在仲夏时成婚,贝西尔森林中的人举办了盛大的宴席来庆祝。那年年尾,格劳龙派出大批它管辖的半兽人前来攻击贝西尔森林;但是图伦拔坐在家中没有出战,因为他答应奈妮尔,除非他们的家遭到攻击,否则他不会出去打仗。可是林中人的情况愈来愈糟,于是多拉思前来谴责图林,他怎能放手下管这些接纳他作自己人的百姓。因此图林决定出战,并且再度拿出了他封藏的黑剑。他召聚了大批的林中百姓,一举将半兽人全部逐出了森林。格劳龙因此得知了黑剑在贝西尔的消息,它细细思量所听到的事,开始筹画新的毒计。

隔年春天,奈妮尔怀孕了,整个人变得病奄奄的,时常感到悲伤。与此同时,布兰迪尔围栏首次传来了格劳龙离开纳国斯隆德的消息。图伦拔派出斥候到远方侦察,他现在只按照自己的意思做事,不太注意贝西尔那边的状况了。

夏天将至时,格劳龙来到了贝西尔的边界上,盘踞在靠近泰格林河西岸;森林中人都十分恐慌,因为情况很清楚,这只大虫不只是路过此地要返回安格班,而是打算攻击他们,好好报复一下。因此他们请图伦拔前来会商;他明白地告诉他们,如果他们集合全体的力量向它进攻,结果将是徒劳一场,只有靠诡计和好运,他们才可能打败它。他提议由他先出马去边界对付恶龙,其他的人都留守在布兰迪尔围栏中,准备好随时应战。因为如果他失败,恶龙得胜后的第一个动作一定是前来攻击他们的家园,将他们全数毁灭,他们不可能挡得住它的。但是如果他们分散逃跑,那么可能有很多人可以逃过一劫,因为格劳龙不会住在贝西尔,它会很快就返回纳国靳隆德的。

然后,图伦拔问有没有人愿意跟他一同去冒险,多拉思应声而起,但除他之外再无他人了。于是多拉思开口责备这群百姓,同时讥刺布兰迪尔,说他已经不再扮演哈丽丝家族继承者的角色了;布兰迪尔在自己百姓面前丧尽了颜面,内心不免暗暗记恨。但是布兰迪尔的亲族杭索尔起身愿意代他前去。于是图伦拔回家向奈妮尔道别,对此她内心充满了恐惧与不祥的预感,他们分手的情景令人见了鼻酸;但是图伦拔还是随着两名同伴一起出发往吉瑞斯瀑布去了。

落 # 霞 # 小 # 说 # 🐙 w ww # l uo x i a # co m

奈妮尔由于忍受下了心中的恐惧,不愿意继续留在围栏中等候听闻图伦拔的吉凶,因此没多久她便不顾一切前去找他,结果贝西尔有一半人要跟着她一起去。对此布兰迪尔更是恐惧,他想办法劝阻她,同时也劝那些要去的人千万不可冲动,可是他们完全不听。因此,他宣告了自己的统治权,以及对这群嘲笑他的百姓的爱,他命令他们留下,但他自己因为深爱奈妮尔,因此取了剑跟在她背后同去。只是他因为跛足,而远远落在奈妮尔之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