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十一章 图林·图伦拔 · 四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光阴荏苒,从月亮上升至今已经过了四百九十五年,是年春天,纳国斯隆德来了两名精灵,自称吉米尔和亚米那斯,他们本是安格罗德的属下,但在班戈拉赫战役后,他们逃到了南方,投靠了造船者瑟丹。他们长途跋涉带来几项消息,一是有大批的半兽人和凶恶的动物集结在威斯林山脉的边缘,以及西瑞安通道上;二是乌欧牟前去警告瑟丹,言明大祸将要临到纳国斯隆德了。

“您一定要听众水之王的话!”他们对王说:“他如此告诉造船者瑟丹:“北方的邪恶已经玷污了西瑞安的泉源,我的力量开始从那些河流的源头往后退。但有更糟糕的事会发生。因此你要前去告诉纳国斯隆德的王:关上要塞的大门,不再外出。将你引以为傲的石桥拆毁抛入急流中,如此那悄然而来的邪恶或许会无门可入。””

欧洛隹斯对两名使者送来的口信十分烦恼,但图林却怎么也听不进这些劝言,他尤其反对把桥砸毁,过去这些日子,他已经变成一个既骄傲又严苛的人,凡事都要求顺着他的意才行。

之后没多久,半兽人便侵入了贝西尔森林,韩迪尔率领百姓和他们打了起来,韩迪尔遭到杀害,百姓吃了败仗,全被赶回森林里。那年秋天,魔苟斯认为他的时机到了,于是派出他长久以来所预备的大军去对付纳罗格河流域的百姓;喷火恶龙格劳龙飞越了安佛格利斯,来到了西瑞安河北边的河谷地区为非作歹。它玷污了威斯林山脉阴影下的艾佛林湖,然后飞到了纳国斯隆德地区,喷火焚烧位在纳罗格河与泰格林河之间的德能平原。

于是纳国斯隆德的战士都出战了,那天图林策马骑在欧洛隹斯的右边,看起来既高大又可怕,全体军心都很振奋。但是魔苟斯所派来的大军数量远远超过斥候的报告,并且除了图林因为带有矮人的面具,没有任何人挡得住格劳龙喷火的攻击。精灵被击退,并且被半兽人逼到了纳罗格河与金理斯河之间的淌哈拉德原野,被围困在两条湍急的河流中间。那一天,纳国斯隆德大军所有的骄傲都破灭了;欧洛隹斯在战场前线上被杀,高林的儿子葛温多身受重伤,性命垂危。图林赶来救他,敌人望风而逃;他背负葛温多脱离战场,躲入森林中,将他放在草地上。

葛温多对他说:“我们是两不相欠了!命运坏的是我,力气白费的是你;我的伤已经超过任何医术所能救治,我要离开中土大陆了。虽然我喜爱你,胡林的儿子,但我仍后悔那天从半兽人的手中救了你。然而因着你的英勇与高傲,我才能有爱也有命,而纳国斯隆德也还能再屹立一会儿。现在,若你爱我,离开我去吧!尽快赶到纳国斯隆德,去救芬朵莅丝。这是我对你最后的劝告:她孤身站在你与你的命运之间。如果你辜负了她,命运一定不会放过你。珍重再会了!”

于是图林快马加鞭赶回纳国斯隆德,不管碰到多危险的路都尽他一切本事通过;途中树上的叶子不断被大风吹落,秋天已经过去,可怕的冬天已经来临。格劳龙与半兽人大军远在他之前抵达,那些留下来守卫要塞的人还不知道淌哈拉德原野上发生了什么事,敌人就已经突然来到了门前。那天,那座跨越在纳罗格河上的石桥终于被证明是个大错;它造得巨大坚固,无法迅速摧毁,敌人大军迅速过了桥,格劳龙喷火烧毁了费拉刚的门,将它们推倒,然后长驱直入。

当图林赶到时,发生在纳国斯隆德的烧杀劫掠已经差不多结束了。半兽人已经杀害了所有那些留下来的守卫,并且也洗劫了所有的厅堂与内室,翻箱倒柜,砸毁一切;那些没有被杀或被烧的贵妇小姐,全被赶在大门前的阶梯上,她们将被带回去当魔苟斯的奴隶。图林在这场灾难与毁灭当中赶到,没有人挡得住他;或者说,没有人企图去挡他,他砍倒每个挡在他前面的人,直冲过桥,拼命杀开一条血路想朝俘虏奔去。

现在剩下他一个人站在桥头,少数追逐他的敌人都吓跑了。就在这时,格劳龙从坍倒的门洞中飞了出来,飞到图林的背后,在他与桥之间停下来。突然之间,它开口了,在它里面的邪恶之灵说:“你好,胡林的儿子。很高兴见到你啊!”

图林一跃上前,挥剑向它刺去,古山格的剑锋仿佛闪出了一道火焰;但是格劳龙挡住他的狂攻,同时张开它那狭长的蛇眼瞪视着图林。图林高举长剑,毫下畏惧地瞪回去;立刻,他整个人落入了龙眼所发出的魔咒束缚中,僵硬立定如石,不能移动分毫。他就如此站立了许久,仿佛一座石刻的雕像;一人一龙就这样一语下发地站在纳国斯隆德的大门前。不过随后格劳龙还是开口了,他讥骂图林说:“胡林的儿子,你所走的路充满了邪恶。你这不知感恩的养子,亡命之徒,杀害朋友的凶手,夺人之爱的小偷,纳国斯隆德的篡夺者,有勇无谋的将军,遗弃亲人的不孝子。你母亲与妹妹在多尔露明为奴,过着悲惨穷困的日子。你在此盛装华服如王子,她们却只有裹破布;她们日夜渴想着你,你却一点也不关心。你父亲要是知道有你这样一个儿子,肯定会很高兴;他应该要知道。”

图林在格劳龙的魔咒下句句听得一清二楚,毫无闪避辩驳的余地;他仿佛从镜子中看见被命运恶意拨弄的自己,而且厌恶他所看见的。

就当他被困在龙的视线中,满心遭受折磨却又全身无法动弹时,半兽人开始赶着那群俘虏离去,他们来到桥头经过图林身边时,芬朵莅丝大声喊着图林的名字;可是直到他们全都过了桥,她的呼喊以及其他人的哭泣声远远消散在往北方的路上后,格劳龙才放了图林。然而它的话已经盘踞在他心里,永远萦绕在他耳中。

就这样,格劳龙一瞬间收回它的凝视,等着看好戏;图林慢慢抖了抖,像从可怕的恶梦中逐步清醒过来一样。然后他大喊一声朝格劳龙扑过去。

格劳龙大笑说:“如果你想死,我会很高兴地宰了你。但这对莫玟和妮诺尔恐怕没多大帮助。你对那女精灵的哭喊完全无动于衷,难道你对自己的血肉之亲也是如此无情吗?”

图林不理它的讥刺,回剑直刺它眼睛;格劳龙迅速飞起,在他头顶上盘旋,说:“噢!跟我遇见过的人比起来,你还真是比他们勇敢多了。若有人说我们不敬重敌手所展现出来的英勇,那必是谎言。看!现在我就放你自由。如果你能,去找你的亲人吧。快滚!如果你唾弃这份礼物,那些能活下去讲述这段时期历史的精灵或人类,一定会讥笑你的愚蠢。”

图林因为仍未完全摆脱龙眼所造成的茫然迷惑,以为自己是被敌人可怜饶过一死,因而相信了格劳龙的话,并且转身快跑过桥,格劳龙在他背后凶狠地说:“胡林的儿子,加紧你的脚步赶往多尔露明!说不定半兽人又先你一步赶到了该地。如果你为芬朵莅丝耽搁这件事,你将永远再也见不到莫玟,永远再也见不到你妹妹妮诺尔;她们会咒诅你的。”

图林一步不停地开始往北赶路。格劳龙再次大笑,它已经漂亮完成了主人所交付的任务,现在它可以取悦一下自己了,于是它四处喷火,将四周燃成一片火海。随后它进入厅内,绝大部分的半兽人还在搜刮财宝,它将他们全部驱离,要他们开拔上路,同时不准他们带走任何一丁点财物。

然后它把那座大桥击断,让石桥坍塌落入滚滚的纳罗格河里,如此一来,这要塞就安全了。它进到洞厅内将费拉刚宝库中的各样珍藏收聚起来,将它们搬到最深处的厅堂里堆成一堆,然后在这些金银珠宝上趴下,暂时休息休息。

图林拼命地向北赶路,穿过了纳罗格河与泰格林河之间那片如今一片荒凉的原野,由北而下的寒冬迎面扑向他;那年的大雪在秋末就开始落,春天来得又冷又迟。在他兼程往前赶路中,似乎一直听到山林田野间不断回荡着芬朵莅丝哀泣呼唤他的声音,令他心如刀割;但是格劳龙的谎言一直纠缠煎熬他,他脑海中不停浮现半兽人放火烧了他父亲的家,或在狠狠折磨莫玟与妮诺尔的景象,因此他坚持他的路,始终没有转往其他的方向。

当他风尘仆仆,一身疲惫(他一口气赶了四十里格的路没有休息)来到艾佛林湖边时,被弄污的湖水在寒冬中已经变成一片冰泥沼,这个当初让他清醒复原的水泉,已经再也无法让他掬饮了。

就这样,他顶着风雪艰难地穿过了进入多尔露明的山道,再次回到他儿时的生长之地。然而他只找到一片光秃荒凉;莫玟早就不在了。她的房子破败寒冷,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生物住在那里。于是图林离开家,去找东来者布洛达,他娶了胡林的亲戚艾玲。他碰到从前的一位老仆人,告诉他莫玟已经走了很久了,她带着妮诺尔逃离了多尔露明,她们的下落大概只有艾玲知道。

于是图林冲到布洛达家,一脚踏在他桌上,抓住他并拔出剑,命令他快说出莫玟的下落;艾玲告诉他莫玟前往多瑞亚斯去找她儿子去了。“因为那地有南方的黑剑在保护,不受邪恶的侵害。”她说:“不过他们说他已经离开了。”于是胡林的眼睛明亮起来,格劳龙魔咒中的最后一丝束缚脱落,图林知道自己上当了,在受骗所引发的愤怒与极度痛苦中,加上他对莫玟的压迫者的痛恨,黑暗蒙蔽控制了他,他提剑杀了布洛达,以及在他家作客的其他东来者。然后他开始逃亡,还好一些残存的哈多家族的百姓一路帮助他,使他在大风雪中能够逃到乡尔露明南边山脉里一处亡命之徒的藏身地。就这样,图林再次离开了童年的家乡,回到了西瑞安河谷。他的内心痛苦难当,因为他这次回到多尔露明,只给自己残存的百姓带来更大的灾难,他们对他的离去无不如释重负,露出欣喜的神情。这当中只有一件事令他稍感安慰:靠着黑剑的英勇,多瑞亚斯为莫玟敞开了大门。他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样看来,我所做的一切也不全然尽是邪恶。就算我能早一点赶回来,我还能把她们带到什么更好的地方去?如果美丽安的环带被攻破,最后的一丝希望也就破灭了。啊,有这样的结果确实比较好。无论我走到哪里,就给那里投下一片阴影。就让美丽安保护她们吧!我会让她们暂时不受阴影的打扰,平安度日。”

于是,图林从威斯林山脉下来,开始找寻芬朵莅丝,他往来搜索所有往北经过西瑞安通道的路,在森林中如野兽般机警游走;却始终找不到。他来的实在是太迟了;所有的痕迹几乎都被冬天的风雪掩埋或刮掉了。当他南行来到泰格林河时,碰到了一群被半兽人包围的贝西尔林中人,半兽人在大开杀戒的古山格剑前只能逃命,他救了他们。他自称是在森林中流浪的野人,他们于是恳求他前去与他们同住;他告诉他们自己还有任务没有完成,他在找寻芬朵莅丝,纳国斯隆德欧洛隹斯王的女儿。于是,这群林中人的领导者多拉思告诉了他芬朵莅丝已经惨死的消息。他们这群林中人曾埋伏在泰格林河渡口,袭击带着纳国斯隆德俘虏的半兽人大军,想要救她们;不料半兽人一不做二不休,一口气将所有的俘虏都杀害了,芬朵莅丝被一根长枪钉在树上。她断气前说:“告诉摩米吉尔,芬朵莅丝在这里。”因此他们将她葬在那里,把坟取名为“伊列丝墓冢”,意思是“精灵公主之坟”。图林请他们带自己过去;见到坟墓,他崩溃倒地,落入悲伤的黑暗深渊,几乎要死。一旁的多拉思从他身上的黑剑(其盛名甚至传人贝西尔森林深处的人耳中),以及他找寻王女的事,猜到了这个森林野人应当就是纳国斯隆德的摩米吉尔,还有流言说,他就是多尔露明的胡林之子。于是这群林中人将他抬了起来,回到他们的居住地。他们住在森林中央的欧贝尔山上一处用栅栏围起来的地方,称之为“布兰迪尔围栏”。哈丽丝的百姓因为战争而锐减,如今统治他们的是韩迪尔的儿子布兰迪尔,他是个脾气温和的人,从小就是跛子;对于保护他的百姓,他比较采信偷袭而不是公开与北方的力量作战。因此,对于多拉思带回来的稍息,他感到十分害怕,当他看到躺在担架上图林的脸时,一种不祥的预感落到了他心上。然而看到这个人所受的苦难,他依旧不忍心,于是将他接到自己家中照顾,因为他懂得医术。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