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十一章 图林·图伦拔 · 一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贝烈冈的女儿瑞安是高多之子胡尔的妻子;他们两人在胡尔跟随哥哥前去参加尼南斯·阿农迪亚德之前两个月成亲。由于胡尔始终没有消息,因此瑞安逃到山野中,获得了米斯林地区灰精灵的援助;当她儿子图尔出生后,她将他托给灰精灵抚养。然后瑞安离开了希斯隆,长途跋涉来到了“恩登禁坟丘”,她爬上丘顶躺下,死在那里。

巴拉冈的女儿莫玟是多尔露明之主胡林的妻子,在独手贝伦进入尼多瑞斯森林遇见了露西安的那一年,他们的儿子图林出生。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名唤莅莱丝,意思是“欢笑”,她哥哥图林非常爱她,,可是在她三岁那一年,希斯隆发生了瘟疫,那是从安格班借风吹送过来的恶疾,莅莱丝感染疫病死亡。

在尼南斯·阿农迪亚德战后,莫玟仍住在多尔露明,那时图林已经八岁了,而她也怀有身孕。那段日子实在艰难;那些东来者来到希斯隆,瞧不起哈多家剩余的老弱妇孺,抢夺他们的土地与家产,凶狠地欺压他们,奴役他们的孩子。然而多尔露明女王人的美貌与气质是如此震摄人,那些东来者对她十分畏惧,一点也不敢碰她或她的家业;他们私底下悄悄传述,说她是个危险的女巫,精通法术,而且跟精灵一伙。然而她如今不但穷困,而且孤立无援,只有一位胡林家的亲戚,就是被东来者布洛达娶为妻室的艾玲,还敢偷偷接济她;莫玟内心一直非常害怕圆林会被抓去当奴隶。她想到要把孩子偷偷送走,去求庭葛王收留他,因为贝伦的父亲巴拉汉是她父亲的伯父,何况在大难来临之前,王与胡林也有朋友的交情。因此,在“恸哭之年”的秋天,莫玟派了两位年长的家仆带着图林翻越山脉离开,吩咐他们要尽可能找到多瑞亚斯王国的入口,把图林送去给王。图林的命运就这样决定了。这整个故事记载在<胡林子女的故事>中,它是当时所传诵的诗歌中最长的一首。此处记载只是简短的摘述,因为这故事与精灵宝钻及精灵的命运交织在一起;它也被称为<苦难的故事>,不单因为事件本身令人伤痛扼腕,也因为它揭示了魔苟斯·包格力尔最邪恶的手段。

新的一年开始时,莫玟为胡林生下了一个女儿,将她取名为妮诺尔,意思是“哀哭”。图林与陪伴之人经过了重重危险,终于来到了多瑞亚斯的边界;他们在那里遇见了庭葛王的边界守卫队队长,“强弓”毕烈格,他领他们去到了明霓国斯。于是,因着尊崇坚定不移的胡林,庭葛收留了图林,甚至将孩子留在宫中亲自教养;他对三支精灵之友的人类家族,态度已经改变了。他也派人送信去北边的希斯隆,吩咐莫玟离开多尔露明,跟随使者一同回到多瑞亚斯来;但是莫玟仍然不愿离开她与胡林的家。当精灵使者离开时,她将哈多家族最贵重的传家宝,多尔露明的龙盔,交给他们带回去。

图林在多瑞亚斯长得英挺健壮,但他身上始终有一股悲伤。他在庭葛宫中住了九年,在这段时间里,他的悲伤减轻许多;传信的使者每隔一阵子就会前往希斯隆,回来时也总是带来莫玟与妮诺尔的好消息。直到有一天,前往北方的使者始终没有回来,庭葛于是不肯再派人前去了。图林对母亲与妹妹的情况又忧又惧,于是他铁定了心,前去找庭葛,要求宝剑与盔甲;他戴上了多尔露明的龙盔,前往多瑞亚斯的边境防守作战,他也因此成为毕烈格·库萨理安在军队中的好伙伴。

如此过了三年,图林又回到了明霓国斯;由于他自野地归来,发长蓬乱,身上的衣甲也都破损了。在多瑞亚斯有一位名叫西罗斯的南多精灵,是庭葛王宫中的长老,长久以来他一直非常嫉妒图林被庭葛当作养子照顾的殊荣。图林回来时庭葛不在宫中,晚餐桌上,西罗斯坐在图林对面,故意讥嘲他说:“如果希斯隆的男人都是如此邋遢凶野,那他们的女人会是什么样子呢?难道像鹿一样光溜溜的跑来跑去,身上只用长发蔽体吗?”图林闻言大怒,抓起桌上的杯子对着西罗斯砸去,西罗斯当场血流满面,口出更恶之言;图林拔剑而起,坐在一旁的梅博隆连忙制止他,并斥责了西罗斯。图林愤然离席,深感自己一个人类处在众精灵中,十分格格不入。

第二天早晨,当图林离开明霓国斯要返回边境去时,西罗斯全副武装埋伏在林中,从背后偷袭他。两人一番激战,图林打赢了,然后将西罗斯剥个精光,要他像鹿一样快跑,自己则如猎人在后面追赶。西罗斯边跑边大喊救命,却怎么也甩不脱图林,但是也引来许多人追在图林身后。追来的人中梅博隆跑得最快,他边跑边叫图林住手。魂飞魄散的西罗斯此时奔到一道宽而深的山涧前,想要像鹿一样一跃而过,却失足跌落在溪底的大石上,当场摔死。后面赶来的人只看见事情的结果,于是梅博隆要图林跟他一起回去明霓国斯,接受王的审判,请求王的原谅。图林对此结果虽然感到遗憾,却又硬气不肯辩解,认为既然自己已被认定是凶手,回去只有被囚禁的分,因此他拒绝了梅博隆的要求;梅博隆知道自己如果硬要拦他,双方肯定会血溅当场,于是他放了图林,图林也迅速离去。他穿越了美丽安的环带,来到西瑞安河西边的森林中。在那里,他加入了一帮无家可归又毫无希望的亡命之徒当中,他们在这凶险的年代里于荒野中四处藏身,联手对付所有挡他们路的人,不管对方是人类、精灵、还是半兽人。

庭葛回宫后,众人将所发生的事向他秉明。在北边疆界上久候不见图林的毕烈格,在返回明霓国斯得知事情经过后,赶紧展开调查,最后他找到目睹事件真相的证人,还了图林清白;于是庭葛原谅了他。后来庭葛对毕烈格说:“库萨理安,我极其难过;我待图林犹如亲生儿子,从过去到将来都不会改变,除非胡林从阴影中归来,向我要回他的孩子。我不要被人说图林遭到不公平对待,被赶出了多瑞亚斯在外流浪;我非常爱他,如果他肯回来,我会非常高兴的。”

毕烈格回答说:“我会去找图林,直到找到他为止;如果我能的话,我会将他带回明霓国斯来,因为我也非常爱他。”

于是毕烈格离开了明霓国斯,深入贝尔兰各地,冒了许多的危险,却始终打探不到任何图林的消息。

图林在那帮亡命之徒当中住了很久,做了他们的首领;他自称尼散,意思就是“不法之徒”。他们住在泰格林河南边的森林里,十分机警;当图林逃离多瑞亚斯一年之后,毕烈格有一天晚上来到了他们的巢穴。碰巧当时图林离开了营地,那群亡命之徒抓住善意前来的毕烈格,将他绑在树上,对他施以酷刑逼供,认为他是多瑞亚斯王派来的奸细。图林回来后看见发生的事,十分震惊,对他们这帮人一直以来所作的恶事与不法行为深感懊悔;他放了毕烈格,重拾过去的情谊。图林并且发誓,从今以后,除了安格班的爪牙,他们将不再袭击抢劫其他的种族。

于是毕烈格告诉他,庭葛原谅他的事,并且想办法不惜一切要说服图林跟他一同回去多瑞亚斯;他告诉图林,他们非常需要他的刚勇与力量来帮忙防守北边的疆界。“前一阵子半兽人找到了一条穿过浮阴森林的路,”他说:“他们修了一条穿过阿那赫的栈道。”

“我不记得有那么一个地方。”图林说。

“我们从来没离开边境去到那么远过。”毕烈格说:“但你曾从远方望见克瑞沙格林群峰,在它东边是黑暗的戈埚洛斯山脉。阿那赫通道就位在两座山脉之间,在明迪伯河源头上方,那是一条十分危险难走的路;现在有许多半兽人从那边下来,向来平静的丁巴尔现在已经落入黑色的魔爪里了,贝西尔的百姓再也没有平安日子可过。那里很需要我们。”

图林因着内心的骄傲,拒绝了庭葛王的原谅,毕烈格无论怎么说也无法改变他的心意。他并且反过来劝说毕烈格别走,跟他一同住在西瑞安河西边这片土地上;但是毕烈格不肯,他说:“你真是铁石心肠啊,图林,而且顽固。现在换我了。如果你真希望强弓会陪在你身边,就请到丁巴尔来;因为我会回那里去。”

第二天早晨毕烈格就离开了,图林离营陪他走了一段路,却什么也没说。“那么,胡林之子,就此再会了?”毕烈格说。图林抬起头来往西边望去,看见了远处高耸的路斯山,不知不觉脱口回答道:“你说过,找你要到丁巴尔去。但是我说,找我要到路斯山来!除此之外,这是我们最后一次道别了。”然后他们就分手了,虽还是朋友之谊,却十分伤感。

毕烈格回到了千石窟宫殿,晋见庭葛与美丽安,向他们禀明所发生的一切事,唯独略过了图林的手下对他施以酷刑的那段。庭葛听完后深深叹了一口气,说:“图林还要我怎么样呢?”

“我王,请准许我离开如今的岗位。”毕烈格说:“我将前去找他,尽可能引导督正他;如此一来,就没有人敢说精灵是轻言忘义之人。同样的,我也不愿见到一个资质这么好的人,在野地浪费一生。”

于是庭葛准了毕烈格的请求,让他去行一切他所愿意的事;他说:“毕烈格·库萨理安!你立下了许多我深为感激之事;但它们却比不上你要前去找寻我养子这件事。这次的别离,你可以要求任何礼物,我都不会拒绝你。 ”

“那么我需要一把有用的长剑。”毕烈格说:“如今半兽人多半身披厚甲逼近身来,弓箭已经应付不了,而我原有的刀剑也不能跟他们的装备抗衡了。”

“除了我的配剑阿兰路斯之外,你可以从我的兵器库中任选你要的。”庭葛说。

于是毕烈格选了安格拉赫尔。那是一把非常贵重的宝剑,这把剑之所以如此命名,乃因它是从天空坠落的玄铁所锻铸的,它可劈开地球上一切凡铁所铸的事物。中土大陆只有另一把剑与它相同。那把剑没有记载在这个故事里,但它锻造自同样的矿砂,出自同一位铸剑师之手;他就是娶了特刚妹妹雅瑞希尔为妻的黑精灵伊欧。他十分勉强地将安格拉赫尔给了庭葛,做为交换他离开多瑞亚斯住到艾莫斯谷森林的代价。这对宝剑的另一把叫做安格威瑞尔,他始终保留着,直到它被他儿子梅格林伦走。

就当庭葛将安格拉赫尔的剑柄递给毕烈格时,美丽安望着那柄剑说:“这剑上潜藏着一股怨毒,铸剑者那黑暗的心仍旧住在它里面。它绝不会爱它的主人,也不会跟着你太久的。”

“虽然如此,只要我能,我还是会驾驭它。”毕烈格说。

落*霞*小*说* 🐱 … l U o x i a … c om

“库萨理安,我将赐你另一项礼物。”美丽安说:“它将是你在荒野中的帮助,同时也是你所选择之人的帮助。”于是她赐给他兰巴斯,精灵行路的干粮,每一个饼都是泰尔佩瑞安的花朵盛放时的饱满圆形,用银色的叶子包裹着,绑在上面的绳结有王后的封印;按照艾尔达的习俗,只有王后拥有保存与赐予兰巴斯的权力。没有任何东西能比这赏赐更显示出美丽安对图林的疼爱;因为艾尔达过去从来不允许人类吃这种干粮,以后也很少这么做。

毕烈格带着这些礼物离开明霓国斯,回到了北边疆界,他驻扎的营寨与许多的朋友都在那里。于是,占领丁巴尔的半兽人又都被赶了回去,安格列赫尔也很高兴能出鞘大开杀戒。当冬天来临,战事止息了;有一天,大家发现毕烈格不见了,而且他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