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十章 第五战役——尼南斯·阿农迪亚德 · 一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据说,贝伦和露西安回到中土大陆的北方大地,他们在多瑞亚斯的肉身活了过来,像凡人男女一般在一起生活了好些年。见到他们的人既高兴又害怕;露西安前往明霓国斯,伸手轻抚庭葛,除去了笼罩他的冬天。然而美丽安看着女儿的双眸,读到了写在那上面的命运,忍不住转身离去;因为她知道了,那远超过世界结束的别离已经横亘在她们当中,迈雅美丽安当时内心所涌上的悲伤,远比世间一切失去儿女之父母更加沉重。贝伦和露西安离开了众人,不担心饥饿与干渴,他们一路往前走,越过了吉理安河来到欧西瑞安,居住在阿督兰特河中央青翠的嘉兰岛上,直到生命结束。艾尔达后来称那地为斐恩·伊·古伊纳地区,意思是“生与死之地”。他们在那里生了漂亮的迪欧·亚兰尼尔,后来大家称他为迪欧·埃卢希尔,也就是“庭葛的继承人”之意。巴拉汉的儿子贝伦返回之后没有任何人类与他交谈过;也没有人看见贝伦和露西安是几时离开世界,或葬身于何处。

在那段日子里,贝伦与露西安的事迹被写成了歌谣,在整个贝尔兰到处传唱,费诺的儿子梅斯罗斯于是明白魔苟斯不是打不倒的,因此再度振作起来。但是如果他们不赶快再次联合起来,重新结盟与会商,魔苟斯将会把他们个别击破,完全灭绝。于是他又开始奔走鼓舞艾尔达掌握时机,这次的结盟被称为“梅斯罗斯联盟”。

然而费诺的誓言与誓言所引发的恶事,确实伤害了梅斯罗斯的计划,他所得到的帮助比原来应当有的少了许多。由于凯勒巩与库路芬所行的恶,欧洛隹斯不肯听信任何费诺儿子的话出兵;纳国斯隆德的精灵依旧信任以秘密埋伏或偷袭暗杀来保卫他们的要塞。因此,自纳国斯隆德只来了一小队人马,由高林的儿子葛温多带领;葛温多是个英勇的贵族,他不顾欧洛佳斯的反对,领人前往北方参战,他对在班戈拉赫战役中下落不明的兄弟吉米尔深感悲痛。他们配戴芬国昐家族的徽号,编列在芬巩的旗下;他们全队人马,除了一名之外,全部再也没有回来。

从多瑞亚斯来的帮助更少。梅斯罗斯跟他弟弟们在誓言的约束下,先前曾经送信给庭葛,用傲慢的语气要求他立刻交出精灵宝钻,否则双方就是势不两立的敌人。美丽安劝庭葛把宝石交出去;然而费诺众子傲慢威胁的话语令庭葛十分生气,他想到宝石是因着露西安的痛苦与贝伦的血才得来的,更何况先前凯勒巩与库路芬还对露西安心怀不轨。每天,他愈注视精灵宝钻,就愈想永远保有它;而这正是那宝石的力量。因此,他让信差带着轻蔑的答覆回去。对此梅斯罗斯没有再做任何回应,因为他正忙着在精灵之间展开新的联盟与合作;但是凯勒巩与库路芬公开发誓,如果庭葛不自动交出精灵宝钻,那么等他们打赢魔苟斯,必要杀了庭葛,除灭他的百姓。于是庭葛努力加强国界的边防,同时不肯出兵去打仗,整个多瑞亚斯除了梅博隆与毕烈格之外,也没有别的人肯去;他们两人不愿置身于这样的大事外。庭葛准许他们二人离去,只要他们不帮费诺儿子的忙;他们两人于是加入了芬巩的旗下。

不过梅斯罗斯得到了诺格林人的帮助,他们不但愿意出兵,还愿意提供大量的武器;诺格罗德城与贝磊勾斯特堡的金属匠在这些日子里真是忙得不可开交。梅斯罗斯也再次将他的弟弟以及所有愿意跟随他们的人都集合在一起;玻尔和乌番格被训练成作战指挥官,带领他们的百姓一同上战场,他们还从东方召集了更多的百姓来帮忙。另外,位在西边,向来与梅斯罗斯交情甚笃的芬巩,采纳了来自辛姆林的建议,住在希斯隆的精灵与哈多家族的人类,纷纷开始准备打仗。住在贝西尔森林里的哈丽丝的百姓,在领袖哈米尔的召聚下,也纷纷磨利斧头;但是哈米尔在战争前夕过世,变成由他儿子哈迪尔领军。这项消息也传到了贡多林那位隐藏的王特刚耳中。

但是梅斯罗斯在计划街末完全布署好之前,就等不及测试他的实力;他将半兽人全赶出了贝尔兰的北方地区,就连多索尼安也太平了一阵子;但是这却让魔苟斯警觉到了艾尔达及其盟友的东山再起,因此加紧计划除灭他们。他派了更多的奸细与叛徒到他们当中去,这是他目前最好的办法,他秘密布下的人类叛军还深藏在费诺儿子的身边。

终于,梅斯罗斯召集了所有他能联盟的精灵、人类与矮人,决定从安格班的东西两面展开夹击;他打算明目张胆地公开列阵在安佛格利斯平原上。他希望,当他进一步逼近开战时,魔苟斯的军队会出来应战,然后芬巩会从希斯隆的各路出兵;如此他们可以左右夹攻拿下魔苟斯的主力大军,将他们击得粉碎。这项计策的讯号是在多索尼安上点燃巨大的烽火。

在仲夏预定出战的那天早晨,艾尔达的号角万声齐发,颂赞上升的太阳;东边费诺众子升起了他们的军旗,西边则布满了诺乡最高君王芬巩的旗帜。芬巩从西瑞安泉堡垒的城墙上放眼望去,他的大军分列在威斯林山脉东麓的森林与山谷中,他们藏得很好,敌人不容易看见;但是他知道军队的数量极众。所有居住在希斯隆的诺多精灵都动员了,另外还加上法拉斯的精灵以及葛温多从纳国斯隆德带来的军兵,此外,他还有人类的力量:在他右前方的是多尔露明的大军,统帅他们的是勇猛的胡林及他弟弟胡尔,跟他们并肩而立的还有贝西尔的哈迪尔,以及哈迪尔从森林中召聚来的许多百姓。

芬巩转过身来望向安戈洛坠姆,那些尖峰上盘据着乌云,黑色的浓烟不断向上喷吐;他知道魔苟斯开始大发雷霆,接受了他们的挑战。一股怀疑的阴影突然落到了芬巩的心上;他往东张望,想要用精灵锐利的目光看看是否能够找到梅斯罗斯的大军在安佛格利斯平原上所卷起的烟尘。他并不知道,梅斯罗斯在乌多的狡计拖延下,仍然按兵不动,该受咒诅的乌多用安格班来的错误攻击情报欺骗他。

这时,从南方一个山谷接一个山谷随风传来了震耳的欢呼声,精灵和人类充满惊喜地欢呼着。末蒙召唤,也不曾预料到的,特刚打开了贡多林的大门,领了一万精壮的军兵出战,他们身着闪亮的盔甲,手中所持的长剑与长枪蔚为一片雪亮的剑戟之林。当芬巩听到远方传来他弟弟特刚的号角声时,那股阴影消散了,他的心再次振奋起来,于是他大声喊着说:“Utulie‘n aure!Aiya Eldalie ar Atanatari,utulie’n aure!这日终于来临了!看啊,精灵的子民与人类的祖先,这日终于来临了!”山岗上所有听见他这声了亮呼喊的人,齐声大声回应:“Auta i lome!黑夜已经过去了!”

现在,魔苟斯在探知他敌人的布署与动向后,选择了他的时刻,他相信他狡诈的下属会拖住梅斯罗斯,让他的敌人无法联手夹击,然后他派出一支看来声势颇众(但其实只是他所有准备好的实力中的一部份而已)的大军朝希斯隆开去;这支大军身着暗褐色的衣鞋,所有的武器都不见光,因此,等到他们被发现时,已经相当深入安佛格利斯沙漠了。

诺多精灵看到他们,心里都忍不住急躁起来,他们的队长个个都想冲上去将对方砍杀在当场;但是胡林反对,劝他们当心魔苟斯的狡计,他的实力总是向来超过眼见,他向来不会一下就揭开自己的底牌。因此,虽然梅斯罗斯的信号还是没有来,己方的大军开始耐不住,但是胡林仍然要求他们等,宁可任逼近的半兽人分成小队攻上山岗来。

魔苟斯派到西边大军的统帅已经奉命,要不计一切手段尽快将芬巩的大军诱出藏身的山岭。因此,他让自己的大军直逼近到西瑞安河畔,从西瑞安泉堡垒的城墙前直布满到瑞微尔泉注入的西瑞赫沼泽;芬巩的前锋部队可以清楚看见敌人的眼睛。对于这样的挑衅没有人回应,半兽人的讥嘲笑骂,在看到寂静无声的城墙及隐藏在后的威胁时,开始胆怯起来。于是,魔苟斯的统帅派骑兵带着俘虏去谈判,他们直骑到堡垒的外廓前,带去的俘虏是他们在班戈拉赫战役中生擒来的纳国斯隆德的队长,高林的儿子吉米尔;他们蒙住了他的双眼。安格班的传令官把他推上前,大喊道:“我们还有很多这样的人在家里,你们若想找到他们的话,得快一点;因为我们回去后肯定会好好对付他们。”然后他们在精灵眼前活生生砍掉了吉米尔的四肢,最后砍掉他的头,抛下他扬长而去。

事情太凑巧,也太糟糕,站在堡垒外廓上的正是纳国斯隆德的葛温多,吉米尔的弟弟,他的愤怒到此转为疯狂,他跳上马背冲出去,许多骑兵也跟着他往前冲;他们追上并杀了刚才那一小队的半兽人,随即奋不顾身的深入敌方大军中。看到这种情况,整支诺多大军犹如着了火一般,于是芬巩戴上他白色的头盔,吹响他的号角,希斯隆的大军凶猛地冲出了山岗,跃马冲锋。诺多精灵拔出的长剑,闪烁的剑光犹如芦苇田中点起的一片火海;他们的进攻是如此凶猛与迅速,魔苟斯的计谋险些就要失败。他送往西方的大军在能缠住敌人之前就被扫荡了个干净,芬巩的军旗一路横越安佛格利斯沙漠直攻到安格班的城墙前。这支大军的最前锋始终是高尔温与纳国斯隆德的精灵,现在已经完全拦不住他们了;他们冲破了城门,杀了守卫,杀上了安格班的台阶,魔苟斯在地低深处听到他们擂鼓的巨声,也不禁震动。但是他们就在那里落入了陷阱,全部都被杀害,只除了葛温多,他们将他生擒入安格班;芬巩由于距离太远,根本救不了他们。从安戈洛坠姆四边的许多通道密门,魔苟斯释出了他隐忍已久的主力大军,芬巩在城墙前被狠狠地击退了,损失十分惨重。

于是,在大战开打的第四天,在安佛格利斯的平原上,尼南斯·阿农迪亚德严——“无数的眼泪”开始了,没有任何歌谣或故事能够述尽它所有的悲伤与哀痛。芬巩的大军在沙漠上节节败退,后卫部队的哈拉丁领袖哈迪尔战死沙场,几乎所有贝西尔的百姓都随着他阵亡,再也没有回到他们的森林里去。当第五天的夜幕降临时,希斯隆残存的大军离威斯林山脉还相当远,却已经被半兽人团团包围了,他们彻夜奋战直到天亮,一寸一寸往前推进,要尽一切可能杀回去。天亮的时候,希望终于来了。特刚所领贡多林的大军在号声中赶来增援;他们一直防守着南边的西瑞安通道,特刚约束住他大部分的人马,没有轻率地冲上前进攻。现在他拼命赶来援助他哥哥;贡多林的大军全身披戴甲胄,威猛无比,他们的行伍在日光下像一条迅速流动的钢铁河流。

两军交锋,王的重装步兵方阵立刻突破了半兽人的大军,特刚杀出一条血路来到他哥哥身旁;据说,特刚看见站在芬巩身旁的胡林,故人在凶险的战场上重逢,分外令人振奋欣喜。精灵的内心又重新点燃了希望;就在那时候,天亮后的第三个时辰,梅斯罗斯的号角声终于从东边传来了,费诺众子的军旗从敌人的后方展开猛烈的攻击。有些人说,即使到目前这样的状况,只要艾尔达所领的全部大军忠心不贰,他们在那天依然很可能会打胜仗;因为半兽人见势不妙就开始动摇了,他们停止了进攻,有些甚至已经开始弃甲逃命。但是就在梅斯罗斯的前锋冲上来与半兽人交锋时,魔苟斯释出了他最后一批力量,整个安格班至此空荡荡,不剩一兵一卒。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