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九章 贝伦与露西安 · 五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此后,贝伦又被称为艾尔哈米昂,意思是“只有一只手”;他的脸上也留下了深刻的痛苦痕迹。但露西安的爱总算把他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他爬起来,两人再度携手倘佯在森林中。他们一点也不急着离开那地,因为一切看起来如此美好。事实上,露西安情愿在野地游荡也不愿意回去,她宁可忘掉王宫、百姓,以及精灵王国中所有的荣华富贵;贝伦也很满意地过了一阵子这样的生活。但是他无法将返回明霓国斯的誓言一直抛在脑后,同样他也不会在没有得到庭葛的同意下,永远将露西安留在身旁。他遵守人类的律法,认为除非万不得已,不该违背父亲的意愿。他同时也认为,高贵美丽如露西安,不应当让她像粗鲁的人类猎人一样,一直住在森林里;她应当像其他的艾尔达王后,有家、有尊贵的名声、还有美丽的衣饰。因此,过了一阵子之后,他说服她,两人的脚步离开了森林野地,朝多瑞亚斯走去,他带着露西安回家。他们的命运驱使他们这么做。

整个多瑞亚斯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中。自从露西安失踪之后,全国上下就落人哀伤沉寂。据说,庭葛的吟游诗人戴隆就在那时离开了多瑞亚斯,四处漂泊,不知所终。在贝伦来到多瑞亚斯之前,他是那为露西安的歌舞谱写音乐的人;他深爱露西安,将自己对她所有的爱恋都谱写在乐曲中。他成为大海以东精灵族的吟游诗人之冠,名声甚至超越费诺的儿子梅格洛尔。在寻找露西安的过程中,他踏上了陌生的路,越过了山脉来到中土大陆的东方,有许多年他在深水旁为庭葛的女儿、全地最美的露西安作哀歌。

在那段时期,庭葛向美丽安求助;但她已不再对他提出任何建议了,只说他的图谋所招来的命运,必按它自己的方式运作到底,他现在只能耐心等待而已。后来庭葛知道露西安已经远离了多瑞亚斯,因为凯勒巩偷偷送信给他,告诉他费拉刚已死,贝伦已死,如今露西安在纳国斯隆德,凯勒巩要娶她为妻。庭葛气得七窍生烟,随即派出密探,打算要向纳国斯隆德宣战;不久之后他又得知露西安逃离了魔爪,凯勃巩与库路芬被逐出了纳国斯隆德。于是他的计划搁置了,因为他没有足够的力量攻击费诺的七个儿子;不过他派人去了辛姆林,要求他们帮忙找寻露西安,因为凯勃巩既末将她送回给她父亲,也没保护她的安全。

然而他的使者在国境北边遇上了意料之外的灾难:安格班的巨狼卡黑洛斯的猛烈攻击。在疯狂中它一路往南掠夺,先经过占地甚广的浮阴森林,从其东边下到伊斯果都因河的源头,像一把烈火摧毁沿途的一切。没有任何东西拦得住它,连美丽安的环带也挡不住;因为是命运,以及在它腹中折磨它的精灵宝钻在催逼它。他闯进了从未遭受过破坏的多瑞亚斯森林,所有的生物都惊骇奔逃。使者中只有大将梅博隆逃过一死,将这可怕的消息带回来给庭葛。

就在这黑暗的时刻,贝伦和露西安回来了。他们从西边匆匆赶来,他们回来的消息先他们一步传开,仿佛和风将音乐吹送入黑暗的丧家一般。他们最后终于来到明霓国斯的大门前,背后跟了一大群的百姓。于是,贝伦将露西安领到她父亲庭葛的王座前;庭葛难以置信地望着贝伦,以为他已经死了。无论如何,庭葛都不喜欢他,因为他给多瑞亚斯带来了灾难。贝伦在他面前单膝跪下说:“我照我所说过的话回来了。现在我来要求我当得的。”

于是庭葛说:“你的任务与誓约在哪里呢?”

贝伦说:“已经都完成了。精灵宝钻现在就在我手中。”

庭葛说:“拿给我看!”

-落-霞-小-说 lu Ox i a^ c o m. 🌂

于是贝伦伸出左手,慢慢张开握紧的拳头;可是拳头里是空的。于是他伸出右手臂;从那一刻起,他称自己是侃洛斯特,意思是“空手而返”。

见到这一幕,庭葛心软了;他让贝伦坐在他左边,露西安坐在右边,他们把整个任务的过程述说给他听,所有在场听见的人无不充满了惊异。于是庭葛觉得这名人类不同于其他凡人,当列在阿尔达的伟人中,而露西安的爱情真是一种新颖又奇怪的东西。庭葛也看出来,他们两人交织在一起的命运,这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拦阻。因此,他终于让步了,于是贝伦在她父亲的王座前,执起露西安的手。

然而此刻却有一个阴影落在多瑞亚斯重获露西安的快乐上;在得知卡黑洛斯疯狂的原因后,百姓变得更加害怕,因为大家看出它的危险起因于神圣宝石可怕的力量,那是没有人能够征服的。贝伦听说那只巨狼的疯狂攻击后,明白自己的任务尚未完全达成。

由于卡黑洛斯一天比一天更接近明霓国斯,他们于是开始准备猎狼;在所有讲述狩猎的故事中,这是最危险的一个。参与这次猎捕行动的有:维林诺的神犬胡安,“强手”梅博隆,“强弓”毕烈格,“独手”贝伦,以及多瑞亚斯的王庭葛。他们带人在早晨出发,骑马越过了伊斯果都因河;露西安留在后方明霓国斯的宫中。有一股黑影落到了她心上,在她看来,太阳像是病了,变得愈来愈黯淡无光。

这群猎人先向东然后转向北,顺着河流行经的路,他们最后在北边一个黑暗的山谷中追踪到了巨狼卡黑洛斯,伊斯果都因河在该处从峭壁上奔腾泄下。卡黑洛斯在瀑布下方喝水,以减轻它腹中烧灼的疼痛;它大声号叫,因此他们知道了它的位置。但是卡黑洛斯也察觉到了他们的来临,却不急于攻击他们。或许,因为甜美的伊斯果都因河水舒缓了它的疼痛,让它心中那狡诈的恶魔醒了过来;就在他们缓缓策马前来时,它闪避躲入一处很深的灌木丛中。他们在整片区域设下守卫,静静等候,森林中的阴影都变长了。

贝伦站在庭葛旁边,突然间,他们发现胡安不见了。随即一声巨大的吠叫从灌木丛中传来;因为胡安等得不耐烦了,它很想见识一下那匹狼,于是独自前往灌木丛中要把它逼出来。但是卡黑洛斯躲开它,刹那间从荆棘丛弹射而出,直扑庭葛。贝伦一个箭步抡枪挡在王面前,卡黑洛斯一巴掌扫开长枪,将贝伦扑倒在地,狠狠撕咬他的胸口。就在那时胡安从灌木丛中跃出扑在巨狼的背上,它们两个立刻凶猛地打成一团。从来没有任何猎犬与野狼的拼斗能跟这场面相比,在胡安的吠叫声中可以听见欧罗米的号角声以及维拉的愤怒,但在卡黑洛斯的号叫声中则充满了魔苟斯的恨意与远超过残酷刚牙的恶毒。它们所发出的骚动使高处的岩石纷纷坠落打在伊斯果都因瀑布中,它们在瀑布前拼战到死为止。但是庭葛一点都没注意它们,他跪在贝伦身旁,看见他伤得极重。

胡安在那一天杀了卡黑洛斯。但在多瑞亚斯幽密的森林中,预言给它的命运也应验了;它身上的伤是致命的,魔苟斯的剧毒侵入了它的身体里。它走来倒在贝伦身旁,第三次开口说话,在死前向贝伦道别。贝伦没有说话,只是伸手不停抚摸神犬的头,他们就这样死别了。

梅博隆和毕烈格匆匆赶到王的身旁,当他们看到眼前的景象时,不禁抛下武器流下泪来。随后,梅博隆取过刀子剖开卡黑洛斯的肚腹,狼腹中像是遭了大火,几乎整个烧空了,然而贝伦那只握着宝石的手却没腐烂。不过当梅博隆伸手去碰时,那只手消失了,精灵宝钻整个敞露在众人眼前,其光芒照亮了他们四周阴影重重的森林。梅博隆迅速又恐惧地取过宝石放在贝伦尚存的左手中;接触到精灵宝钻后,贝伦坐了起来,他举起宝石,请庭葛收下,说:“如今我达成了任务,也完成了我的命运。”然后他就再也没说话了。

他们将巴拉汉的儿子贝伦·侃洛斯特放在树枝做成的担架上抬了回来,胡安就躺在他身旁;夜色降临,他们接近了明霓国斯。露西安在大山毛榉树希瑞洛恩底下等到了行进缓慢的一行人,担架旁有人奉着照明火把。她抱住贝伦,亲吻他,请他一定要在西方大海那边等候她;他临死之前一直定睛望着她的双眼。然而星光熄灭了,黑暗落到了露西安·缇努维儿的身上。收复精灵宝钻的任务就这样结束了;但是<丽西安之歌>还没结束。

在露西安的吩咐下,贝伦的魂魄徘徊在曼督斯的厅堂里,不愿离开这世界,直到露西安来到朦胧的外环海岸向他作最后的诀别,那里是死去的人类最后停留的地方,离开之后永不复返。露西安的魂魄落入了黑暗中,到最后终于离开了躯体,她静卧的身体仿佛乍然被摘下的花朵,躺卧在青草上,一时之间还不会枯萎。

于是,冬天像白发苍苍的老人一般临到了庭葛。露西安来到了曼督斯的殿堂,那是艾尔达亡灵最后的归处,位在世界最西方的疆界旁。那些在此等候者都静坐在他们思绪的阴影中。但是她的美远胜过他们的美,她的悲伤也远深过他们的悲伤;她在曼督斯面前跪下,对他唱歌。

露西安在曼督斯面前所唱的歌,是有史以来,语言所能编织出的最美的一首歌,这歌的悲伤程度连世界都不忍听闻。这首歌恒久不灭仍在世界所听不见的维林诺唱着,所有的维拉聆听时无不感到悲伤。露西安在歌中交织着两个主题,艾尔达的悲哀与人类的悲痛,这两支由伊露维塔所造居住在阿尔达的亲族,他们的苦楚激荡在无数繁星之中的地球上。当她跪在他面前时,她的眼泪落在他脚上,仿佛雨水落在石头上;此时,从不动摇的曼督斯,空前绝后地动容了。

于是他召唤贝伦,正如露西安在他临死前所说的,他们在越过西方大海之后又重逢了。但是曼督斯没有能力留住人类的灵魂,他也不能改变伊露维塔儿女的命运;人类不会被限制在这个世界之内,在等候完毕后他们就得离开。因此,他去找维拉之首曼威,曼威受伊露维塔之托治理这整个世界;曼威在内心的最深处思索,伊露维塔的旨意在那里向他启示出来。

他给了露西安以下的选择。其一,因着她的努力与悲伤,她将从曼督斯处获得释放,前往维利玛,在维拉当中居住到世界结束之时,并且忘记她生命中曾经有过的一切悲伤。但是那里贝伦不能去。因为维拉不能挽回贝伦的死亡,死亡是伊露维塔赐给人类的礼物。另一项选择是:她可以带着贝伦一起返回中土大陆,再次居住在那地,但日子是悲是喜,寿命是长是短都不确定。她将从此成为会死的凡人,必要再死一次,而他也是;她将永远离开这个世界,她的美丽将成为一种记忆,只存留在歌谣里。

她选择了第二项,放弃了“蒙福之地”,放弃了与住在该地之精灵与神灵的一切亲属关系;因此,不论前途有多少悲伤在等着他们,贝伦和露西安的命运是永远融合在一起了,他们的道路一同越过了世界的限制。因此,她是唯一一个真正死亡的精灵,在很久很久以前就离开了这世界。但是,在她的选择下,这两支亲族的血脉融合在一起;她成为艾尔达后来所见许多人的先驱,纵使世界整个改变了,他们所钟爱的露西安也早就一去不返了。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