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九章 贝伦与露西安 · 四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贝伦远远望见这两个东西追过来,十分惊愕;他先前以为自己听到了缇努维儿的歌声,如今想来恐怕是个诱他入彀的幻影。但是他们在奔近之后脱去了伪装,露西安真的向他飞奔而来。于是在沙漠与森林之间,贝伦与露西安又重聚了。有好一会儿他高兴得完全说不出话来;但在走了一段路之后,他又开始努力勤她打消念头,折返家去。

“如今我要第三次诅咒自己在庭葛面前发的誓。”他说:“我宁可他在明霓国斯一刀杀了我,也不愿让自己将你带到魔苟斯的阴影下。”

于是,胡安第二次开口说话了;它规劝贝伦说:“你已无法拯救露西安脱离死亡的阴影,她因为爱而走向了死亡。你可以转离你的命运,带领她过流亡的生活,在你一生中从此再也没有平安。但是如果你接受既定的命运,那么露西安若非被你抛弃在后,孤独而死,就必与你一同挑战那横在你面前的命运——纵使看来无望,却也说不定。我不能再给你进一步的建议,我也不能继续再跟你往前去。但我的心已经告诉我,你在安格班的大门前所碰上的,我也终必面对。其余一切对我都是晦暗不明的;但我们三者的路可能还是都会回到多瑞亚斯,在这一切结束之前我们还会碰面的。”

贝伦这时也看出露西安无法被排除在笼罩着他们的命运之外,因此他不再劝阻她了。在胡安的劝告以及露西安的巧手下,贝伦被装扮成卓古路因的模样,而她还是吸血蝙蝠瑟林威西。在一切生物眼里,如今贝伦活脱脱是只狼人,只除了他冷酷的目光中还闪烁着一股清澈的精神;可是当他看到自己身旁的那只大蝙蝠及其伸展的翅膀时,他也不禁感到恐怖。于是,他在月光下仰头号叫,跃下山丘开始奔跑,那只蝙蝠盘旋飞翔在他头上。

他们经过了一切危险,直到满身疲惫地来到了横亘在安格班大门前那凄凉阴沉的山谷。眼前这条黑色的路上到处布满裂罅,不时有盘蛇模样的生物冒出来。路的两旁是高耸的峭壁,看来像是为了战争而筑起的高墙,峭壁上站满了吃腐尸的鸷鸟,不断发出凶狠的叫声。如今竖立在他们眼前的是难以攻破的大门,这又阔又黑的拱门位在山脚下,其上耸立着千尺高的悬崖。

面对大门他们忍不住惊恐起来,因为门前站着一个从来没有人知道的守卫,它存在的消息尚未流传出去。曾经到过魔苟斯门前的精灵王子都不知道魔苟斯的这项目的;当那只从维林诺放出来的神犬参战,从远方森林的小径中传来它的吠声后,魔苟斯回想起了胡安的命运,于是他从卓古路因的幼狼中选了一只来养,他亲手用活人喂它,并且把自己的力量加在它身上。这匹狼长得十分迅速,到后来这只庞然大物什么窝都爬不进去了,只好躺在魔苟斯的脚下,总是饥饿难当。地狱的火和极度的痛苦进入它体内,它心里开始充满贪婪的灵,恐怖又强壮,只想折磨他人。它被取名为卡黑洛斯,意思是“红色的胃”,它也被称为安佛理尔,意思是“饥饿的大嘴”。魔苟斯把它安置在安格班的大门前,永远清醒守门,以免胡安闯来。

卡黑洛斯远远就看见了他们,并且大起疑心;因为安格班早已得知卓古路因死亡的消息。当他们走近时,它命令他们站住,不让他们进去;它充满威胁地走上前,嗅到他们身上有种奇怪的味道。就在这时,突然有股源自露西安神灵血统的神圣力量充满了她,于是她抛下了恶心的伪装,踏步上前,她在巨大的卡黑洛斯面前显得十分渺小,但全身却散发出可怕的光芒。她举起手来命令它沉睡,说:“噢,兴风作浪的恶灵,现在落入遗忘的深渊,暂时忘记你那可怕的命运。”卡黑洛斯如遭雷击般轰然倒地,动也不动。

于是贝伦与露西安穿过大门,走下犹如迷宫般的层层阶梯;他们一同立下了精灵与人类做过的最伟大事迹。他们来到最底层魔苟斯的王座前,那是一个被恐怖所掌管的地方,墙上点着火把,四周摆满了各种折磨与处死人的武器。贝伦以狼形悄悄爬到他的座位底下;但露西安按照魔苟斯的意愿揭掉了身上的伪装,而他忍不住弯下腰来凝视她。露西安没有被他的目光吓住,她说出自己的名字,并且说明自己愿意像吟游诗人般为他献唱。魔苟斯注视着她惊人的美,内心升起了邪恶的欲念,自他从维林诺逃来此地之后,他心中从来没有想过如此黑暗的计划。因此,他被自己的恶念所蒙骗了,他双眼望着她,让她自由的行动,自己同时也在内心享受秘密的快·感。突然间露西安躲开了他的视线,在阴影中开始唱起一首超越一切甜美,充满蒙蔽力量的歌曲,他被迫聆听;当他的双眼来回巡移找寻她的身影时,他的眼睛开始昏暗起来。

他宫中的一切都陷入了沉睡之中,所有的火把昏暗摇曳,然后熄灭;但是精灵宝钻突然从魔苟斯头顶的王冠上放射出一股白烈的光芒;王冠与宝石的重量令魔苟斯不由得低下了头,仿佛全世界的重量都压在他的额上,一切关注、恐惧及欲·望的重量齐聚,就连魔苟斯的意志力都承受不了。于是露西安抓住她那件如翼的外袍挥撒向空中,她的声音变得犹如落入池塘的雨珠,深奥又黑暗。她再把外袍遮到他眼上,令他沉睡作梦,梦境深黑如他曾经一度独自去过的空虚之境。刹那间他从王座上倒了下来,声势犹如山崩,轰隆如雷地倒卧在地狱的地上。铁王冠发出一阵响声从他头上滚了下来。一切陷入一片死寂。

贝伦像一只死兽般躺在地上;露西安过去伸手摇醒他。他爬起来脱去了狼形,随即拔出宝刀安格瑞斯特,从铁王冠上挖下了一颗精灵宝钻。

他把宝石紧握在手中,那放射的光芒穿透他的手掌继续流泄出来,他那只拳头变得像一盏闪闪发光的灯一般;那颗宝石就这样让他握着,没有伤害他。贝伦心里这时起了一个念头,要做超过他所发的誓,将这三颗费诺的宝石全都带出安格班。但这却不是精灵宝钻的命运。他第二次动手时安格瑞斯特应声折断,刀刃的碎片有一块飞打到了魔苟斯的脸颊。他呻·吟颤抖了一下,而整支安格班的大军在睡梦中也都跟着震动了一下。

贝伦和露西安几乎吓破了胆,他们开始拼命飞逃,不顾一切死命乱闯,内心只想再度见到光明。他们既末遭到拦截也没碰上追赶,但到大门口时却出不去了;卡黑洛斯已经醒来,正充满暴怒地守在安格班堡垒的大门前。他们还没看到它,它就已经看见他们,并且对飞奔逃命的两个人冲了过来了。

露西安已经筋疲力竭,既无时间也无力气再来降服这匹巨狼。但是贝伦挡在她前面,同时高举起右手中的精灵宝钻。卡黑洛斯停了下来,有片刻间显露出恐惧。“滚开,滚得远远的!”贝伦大声说:“这里是一把会将你以及所有邪恶东西烧毁的火焰。”他边说边上前将精灵宝钻伸向巨狼的眼睛。

卡黑洛斯望着神圣的宝石,并末被吓住,它贪噬的灵突然着火般醒来;它张开大口刹那间咬断了贝伦的手腕,连手掌带宝石一并吞下。立刻,它的五脏六腑充满了烈火烧灼的疼痛,精灵宝钻开始灼烧它那可咒的身躯。它惨号着飞奔逃离他们,大门前整个山谷的峭壁都回荡着它痛苦的号叫。卡黑洛斯疯狂时比原来更加恐怖百倍,魔苟斯所有住在该山谷中的走狗,以及从山谷出来几条路上的飞禽走兽,无不吓的落荒而逃;凡挡在路上被它碰见的,无一活命,它一路从北而下,给这世界带来了大灾难。在安格班毁灭之前,贝尔兰所遭遇过的所有恐怖灾难中,以卡黑洛斯的疯狂最为可怕;因为精灵宝钻的力量在它腹中发作。

贝伦昏倒在危机四伏的安格班大门前,死亡正一步步靠近他,因为那匹巨狼的尖牙有毒。露西安用口把他伤口中的毒液吸出来,并施展她最后残存的力量为他止血。在她背后,安格班深处起了极大的骚动,愤怒的吼声响起。魔苟斯的大军已经醒来了。

收复精灵宝钻的任务眼看就要以失败告终,但就在那一刻,山谷高墙的上方飞来了三只巨大的鸟儿,其势比风更快。所有四处游荡的飞禽走兽都得知贝伦需要帮助,胡安更是亲自要求所有的鸟兽注意他们,好给他们带来及时的帮助。索隆多和它的同伴已经在魔苟斯的疆域里盘旋了好一阵子,当它们看到发疯的卡黑洛斯以及倒下的贝伦时,立刻迅速俯冲而下,彼时安格班的力量正从沉睡中惊醒过来。

它们把露西安和贝伦带上高空,飞人云端里。在它们底下雷声突然大作,闪电四处飞射,群山不住震动。安戈洛坠姆喷出浓烟和大火,燃烧的火焰如箭般飞射到远方,许多地方被烧得一片焦烂;住在希斯隆的诺多精灵都战栗不已。但是索隆多飞在极高的高空中,寻找高天之中的道路;在那里太阳终日闪烁下受遮蔽,月亮在无云的繁星中游走。它们迅速飞过了安佛格利斯,越过了浮阴森林,来到了隐藏的倘拉登山谷上方。当时万里晴空无云无雾,泪眼模糊的露西安望见底下很远之处有一块像绿宝石的地方,上面闪着一道白光,那正是特刚所在美丽的贡多林城的光芒。露西安一直哭泣,因为她以为贝伦已经死了;他双眼紧闭,始终不言不语,对自己飞在高空一无所知。最后,巨鹰载他们来到多瑞亚斯的边境;他们又回到当初贝伦在绝望中悄悄离开熟睡的露西安的幽谷。

巨鹰把贝伦放在露西安身边,随即振翅飞回它们位在克瑞沙格林峰顶的巢中;这时胡安来到她身旁,他们一起照顾贝伦,就像过去照顾由库路芬所造成的箭伤一样。只不过,他这次伤得更重,而且伤口有毒。贝伦昏迷了很久,他的魂魄游荡在死亡的黑暗边界上,感觉到极度的痛苦紧追着他,从一个梦境到另一个梦境。然后,就在她的希望几乎破灭时,他突然醒了;他睁开双眼,看见树叶衬着天空,听见树底下有人在他身旁轻柔悠缓地歌唱,那是露西安·缇努维儿。原来,春天又到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