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九章 贝伦与露西安 · 三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胡安筹划要帮助露西安。有一天晚上,它出现时带来了她的外袍,同时第一次开口说话,将整个计划告诉她。然后它领她从密道离开了纳国斯隆德,一起向北逃去;它屈就自己让露西安骑在它背上,像骑马一样;半兽人有时也会这样骑在狼背上。如此一来他们前进的速度大增,因为胡安奔驰飞快,又从不疲倦。

在索伦的大牢中,贝伦和费拉刚躺在地上,所有陪同他们前来的十位同伴都已经死了;索伦打算把费拉刚留到最后,因为他看出他是个大有能力与智慧的诺多精灵,他们这一行人的秘密应该就在他的身上。当狼人再度前来要抓贝伦时,费拉刚凝聚所有的力量扑上前,与狼人展开激烈的缠斗,最后他用双手和牙齿杀掉了狼人,但他自己也受伤过重,濒临死亡。于是他对贝伦说:“如今我将前往我最后的安息之所,就在大海彼岸,阿门山脉另一边的永恒殿堂中。我将会很久一段时间不会在诺多族中出现;我想,不论生死,我们都不会再见面了,因为我们两族人的命运是不同的。再会了!”就这样,芬威家族中最英挺也最受钟爱的芬罗德·费拉刚王,履行了他的誓言,死在埚惑斯岛上黑暗的地牢中,这岛上的高塔正是他当年亲手兴建的。贝伦在他身旁痛哭失声,只剩下绝望。

就在同一时刻,露西安来了,她站在通往索伦之岛的桥上开始歌唱,这歌声没有任何石墙可以挡得住。贝伦听见了,他以为自己是在作梦;因为他看到繁星在他头顶闪烁,夜莺在林间歌唱。为了回应这歌声,他唱起一首挑战之歌,是赞美北斗七星的歌曲;那七星又称为“维拉的镰刀”,是瓦尔妲悬挂在北方天空,做为魔苟斯败落的记号。唱完这歌,他觉得全身的力量都耗尽了;他跌倒在地,昏死过去。

然而露西安听到了他回应的歌声,于是她再唱了一首充满巨大力量的歌曲。野狼开始咆哮,岛屿窜窜震动。索伦站在高塔上,裹在自己黑暗的思想里;但他对所听到的歌声忍不住微笑,因为他知道来的是美丽安的女儿。露西安的天仙美貌与她歌声奇妙的传言,早就从多瑞亚斯传遍了各地;他打算把她捉起来,亲手交给魔苟斯。如此一来,他必得到大大的赏赐。

于是他派了一只野狼到桥上去。但是胡安一声不响就宰了它。于是索伦一只接一只派出他的狼;胡安也一只接一只咬断它们的咽喉。于是索伦派出最可怕的卓古路因,最古老的恶狼,它是安格班所有狼人的祖先与头头。它的能力极强,胡安与卓古路因缠斗了许久,情况凶狠而猛烈。最后卓古路因不敌而逃,回到塔中死在索伦的脚前;它在死前告诉主人说:“胡安就在外面!”索伦恍然大悟,他跟所有其他人一样,都知道维林诺神犬已经注定的命运,于是他决定亲自披挂上阵,去让它的命运应验。他把自己变成狼人,并且是这世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只;他开门出战,打算夺回这座桥的通行权。

索伦扑来时的恐怖是如此之大,胡安不由得跳往一旁闪避。索伦于是直扑露西安;在他眼中所射出的凶狠光芒与口中所喷出臭气的威胁下,露西安忍不住腿软头晕,跌倒在地。不过就在他走近时,她一挥手用部分外袍遮住了他的眼睛;一阵昏昏欲睡的感觉突然袭上了他,令他颠踬了几步,胡安趁机扑了上来。于是狼人索伦与胡安展开了一场大战,他们的狂号与吠叫声回荡在四周的山岗上,河谷对岸威斯林山脉中的守卫听到从远处传来的这些声音,都觉得很不舒服。

然而不论是巫术或咒语,尖牙或毒液,邪恶的伎俩或野兽的力量,都无法打倒维林诺的胡安;它咬住敌人的咽喉,将他制服在地。于是索伦变换身形,从狼变成大蛇,从妖怪变回他惯常的模样;可是无论他怎么变,都无法逃脱胡安的牙爪,除非他肯完全放弃他的肉身形体。就在他那恶臭的灵魂打算脱离黑暗的躯壳时,露西安来到他面前,告诉他将会被剥去他所恋栈的肉体,他的魂魄将战栗不已地被送回给魔苟斯;她说:“汝之赤·裸本体必将永远忍受他的蔑视,被他的目光刺透,除非汝将这塔的主权让渡于我。”

于是索伦让步,露西安取得了该岛屿并其中一切的主宰权;然后胡安松口放了他。他立刻化身成吸血鬼,身形之大几乎遮蔽了月亮,飞逃之际他咽喉流出的血不断滴在树楷上,他逃到了浮阴森林,住在该处,用恐怖充满那片区域。

露西安站在桥上宣告她的主权:紧箍在每块石头上的咒语松解了,大门轰然倒塌,墙壁应声断裂,所有的地牢都掀了顶;许多的奴隶与囚犯在惊讶恐慌中慢慢走了出来,并且纷纷举手遮眼以抵挡苍白的月光,他们被囚在索伦的黑暗中实在太久了。但是这群人中没有贝伦的身影。因此胡安和露西安开始走遍整座岛屿找他;最后,露西安发现他倒在费拉刚身旁。他的痛苦如此之深,以致于整个人僵躺在地无力动弹,也没有听见她走近的足声。露西安以为他已经死了,她趴下去伸出双手抱住他,自己也落入了遗忘一切的黑暗中。然而贝伦还是从绝望的深渊中出来,见到光明。他扶起露西安,两人四目相对,恍如隔世;这时白日已经越过黑暗的山岗,闪耀在他们的头顶上。

他们将费拉刚埋葬在这座属于他的岛屿的最高处,这整座岛再度干净了;而费纳芬的儿子,所有精灵王子中最英挺迷人的芬罗德的青冢,始终不受侵犯,直到这片大地破碎改变,整个沉入海底。那时,芬罗德与他父亲费纳芬,在艾尔达玛的树下散步。

如今贝伦与露西安重获自由,一同穿越森林,重拾他们往日的快乐时光;虽然冬天来临,却不侵害他们,露西安所到之处,花朵皆迟迟不肯凋谢,鸟儿也在白雪覆盖的山丘上歌唱。但是忠心的胡安又回到了主人凯勒巩身边;只不过,他们彼此间的感情已经大不如前了。

彼时在纳国斯隆德正有一场大骚动。如今有许多被索伦囚禁在岛上的精灵都回来了,凯勒巩无论说什么都制止不了众人的哗然舆论。他们切切哀悼费拉刚王的死,述说一位美丽女子胆敢去行费诺儿子不敢做的事;不过也有许多人看出凯勒巩与库路芬之所以这么做,不在于胆怯,而在背叛出卖自己人。因此,纳国斯隆德百姓的心从他们的控制中松脱开来,再次转回到费纳芬的家族;众人都听从欧洛佳斯的领导。虽然有些人很想处死他们俩兄弟,可是欧洛隹斯不允许,因为流同种族人的血,只会令曼督斯的咒诅更快临到众人的头上。但是他也不让两兄弟继续在他的王国中多待一刻,他并且发誓,自今而后,纳国斯隆德与费诺儿子之间,再无任何情义可言。

“如你所愿!”凯勒巩说,双眼同时冒出威吓的凶光;但是库路芬微笑不语。他们随即上马,迅速离去,心想说不定可在东边找到自己的族人。没有任何人肯跟他们一起走,就连当初跟随他们一同前来的百姓也一样;因为所有的人都看出来,那诅咒是重重落在他们兄弟身上,凶恶紧随着他们。在这次事件中,库路芬的儿子凯勒布理鹏,唾弃了他父亲的行径,继续留在纳国斯隆德;但是胡安仍跟在它主人凯勒巩的马后面一起走了。

他们一路向北直奔,打算用最快的速度穿越丁巴尔,沿多瑞亚斯北边的边界走最短的路去辛姆林,他们大哥梅斯罗斯还住在那里。他们希望能用最快的速度通过那段路,因为它太靠近多瑞亚斯边界的屏障了;然而唯有如此才能避过荡国斯贝谷,远离恐怖山脉的威胁。

据说,贝伦和露西安在漫游中不知不觉进入了贝西尔森林,最后终于接近了多瑞亚斯的边界。于是贝伦开始思考他发过的誓;他在违背自己意愿之下做了决定,等露西安回到自己的国家,获得安全之后,他将再度独自出发。但是她却不愿再次与他分离,她说:“贝伦,你必须在这两者之间作出选择:放弃你的誓言与任务,从今以后在大地上漂流过一生;或者信守你的承诺,前去挑战那坐在王座上的黑暗权势。但是无论你选择哪一条路,我都会跟着你,我们的命运应当相同。”

就当他们边走边讨论这些事,没有留心身旁状况时,凯勒巩与库路芬策马穿过森林,急驰而来;他们兄弟从大老远就看见他们二人了。凯勒巩擦身过后立刻回马跃向贝伦,打算一举将他踏死;库路芬则勒马弯身探手将露西安掳到自己的鞍上,他不但强壮,而且骑术十分高超。贝伦见状奋力一跃躲开了凯勃巩,同时整个人扑上了急驰而过的库路芬的马背上;贝伦的这一跃,在精灵和人类之间名闻遐迩。他从库路芬背后勒住他颈项猛往后扯,两个人一同跌下马;那匹马随着拉扯人立而起,一同翻倒,露西安被抛出去摔在草地上。

贝伦勒紧了库路芬,但他自己也是命在旦夕,凯勃巩正持矛从他背后冲来。就在那一刻,胡安舍弃了主人,猛扑向凯勃巩;凯勒巩的马大惊闪避,怎么也不肯再靠近贝伦,因为那只神犬实在太可怕了。凯勃巩大声咒骂他的狗跟马,胡安不为所动。这时露西安从地上爬起来,阻止贝伦杀害库路芬;于是贝伦夺了他的一切装备与武器,没收了他的刀安格瑞斯特。这把挂在他身侧的刀,是诺格罗德城的铁尔恰所打造的,没有刀鞘,锐利无匹,劈铁就像砍柴一样。然后贝伦推开库路芬,叫他滚回他高贵的亲族那里,他们或许能敦他怎么把勇敢用在正途上。“至于你的马,”贝伦说:“我就留下来给露西安当座骑;能离开你这样的主人,它恐怕高兴都来不及。”

库路芬在光天化日之下诅咒贝伦。“去送死吧,”他说:“而且死得又快又惨。”凯勒巩拉他上了自己的马背,兄弟两人骑马作势离去;因此贝伦转过身,不再理睬他们的恶言恶语。但是内心充满羞愧与恶毒的库路芬却取过哥哥的弓箭,在离去同时回身射出一箭,而且是瞄准了露西安。胡安飞扑上前一口咬住箭矢;但是库路芬又射了第二箭,贝伦跃身挡在露西安前面,箭矢直贯入他胸口。

据说,胡安追赶费诺的两个儿子,吓得他们策马死命奔逃;等胡安回来时,它从森林中为露西安带来了一些草药。她用那些草药止住了贝伦伤口的血,她靠着爱与医治的本事治好了他;到最后他们终于回到了多瑞亚斯。贝伦知道露西安现在安全了,在誓言与爱情的双重折磨下,有一天清晨他在太阳上升前起身,将露西安托给了胡安照顾,然后趁着露西安还在青草上沉睡,他极其痛苦地出发了。

他骑马向北全速奔往西瑞安通道,当他来到浮阴森林边缘时,他举目望向一片荒凉的安佛格利斯,并且看见了远处安戈洛坠姆的尖峰。他在那里放了库路芬的马,告诉它如今可以远离恐惧和苦役,自由奔驰在西瑞安河流域的青翠草原上。现在他是真的独自一人了,就在深入最后险境的大门前,他作了<离别之歌>,赞美露西安及天上的光辉;因为他深信自己现在不但是告别了所爱之人,同时也是告别了光明。以下是这歌的片段:甜美的大地与北方的天空,再会了,你们永远蒙福,因为这里曾经躺过敏捷的双足曾在月光下

日光下,在此奔跑跳跃

露西安·缇努维儿

她的美丽超过人口所能述说。

纵使世界全然毁坏

崩解倒退进入洪荒

解体落入古老的空虚深渊,

但它曾经一度的存在仍为美好,因为——黄昏、黎明、大地、海洋——

👻 落·霞^小·说w W W…l u ox i a…c o m …

都曾经见过露西安。

他大声唱着,不在乎有什么人会听见,他反正毫无希望,也无路可逃。

但是露西安听到了他的歌声,并且在一路穿越森林前来寻找他时唱歌来回应。因着胡安再次答应成为她的坐骑,她很快就追踪到贝伦的痕迹。一直以来,胡安不断在内心思索,对这两名它所深爱又危在旦夕的人,它能想出什么好计策。因此它转离了索伦的岛,再度向北奔驰。同时它也把自己变成那只大狼卓古路因的模样,让露西安打扮成大蝠蝠瑟林威西。瑟林威西是索伦传信的使者,经常以吸血鬼的模样飞往安格班;她那瘦骨嶙峋的大翅膀顶端长着有钩的铁爪。打扮成这副外型的胡安与露西安,一路急奔过浮阴森林,所有的鸟兽见了无不飞奔而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