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九章 贝伦与露西安 · 二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料贝伦哈哈一笑,说:“小意思。没想到精灵的君王竟会为了人工打造的珠宝出卖他们的女儿。庭葛,如果这是你的意愿,我会去办。当我们再度会面时,我将亲手交给你一颗从铁王冠上摘下的精灵宝钻;如此一来,你就不会小看巴拉汉的儿子贝伦了。”

然后他望向美丽安的双眼,对方一句话也没说;于是他向露西安·缇努维儿道别,弯腰向庭葛与美丽安行礼,然后推开身旁的守卫,独自扬长而去,离开了明霓国斯。

美丽安终于开口了,她对庭葛说:“王啊,你以为所设计谋甚妙,却终将被这巧计所骗。不论贝伦此去是成是败,如果我的双眼尚未昏花,这事于你实在有害。因为你让自己以及女儿都陷进了厄运。如今多瑞亚斯将跟更大一块疆域的命运纠缠在一起了。”

但是庭葛说:“我珍爱女儿胜过一切珍宝,我不会将她卖给精灵或人类。不论是希望还是害怕,只要贝伦回到明霓国斯来,我不会让他见到隔天早晨的太阳,不论我发过什么誓。”

露西安始终沉默不语,从那一刻起,多瑞亚斯再也没有听到她的歌声。一股忧伤的寂静笼罩了所有的森林,庭葛王国中的阴影都变长了。

<丽西安之歌>中记载贝伦畅行无阻地离开了多瑞亚斯,最后来到了微光沼泽与西瑞安沼地。离开庭葛的王国后,他爬上西瑞安瀑布上方的山岭,西瑞安河在瀑布下方钻入地底,水流发出巨大的响声。他从山岭上向西张望,在布满山头的漫天水雾中望见了伸展在西瑞安河与纳罗格河间的德能平原,“监视的平原”;往前更远他隐约望见耸立在纳国斯隆德上方的法罗斯森林高地。因着穷困、无望、又无人可商量,他转身朝那地走去。

纳国斯隆德的守卫从未停止监视整片平原;平原边界上的每座山岗都筑有隐藏的了望塔,身手不凡的弓箭手秘密来回穿梭在平原与森林中。他们的箭矢精准致命,没有任何事物能瞒住他们的双眼潜行入境。因此,当贝伦还没靠近,他们就都注意到他来了,他的性命悬于一发。贝伦意识到自己的危险,立刻高举手中费拉刚的戒指;那些猎手的形迹十分隐密,虽然贝伦什么人影也没看见,他还是清楚感觉自己正受到监视,于是他不断喊着说:“我是巴拉汉的儿子贝伦,费拉刚的朋友,带我去见王!”

那些猎手没有杀他,而是聚集在一处将他拦下,命他止步。等他们看清楚戒指,立刻向他躬身行礼,虽然他因为旅途疲惫,样子十分难看。他们领他向北行,然后转向西行,只在夜间出发,以免他们的路被外人发现。当时,纳国斯隆德大门前汹涌湍急的纳罗格河,既无渡口也末架桥;要进入必须走到更远的北方,在金理斯河注入纳罗格河处,从水流比较平缓的地方渡河,然后向南往回走,精灵们领着贝伦在月光下来到他们隐藏要塞的大门前。

如此,贝伦来到了芬罗德·费拉刚王的面前;费拉刚认得他,完全不需要戒指提醒他关于比欧的族人与巴拉汉。他们进入内室关上门坐下,贝伦述说了巴拉汉的被害,以及他在多瑞亚斯所有的遭遇;当他回忆起露西安以及他们在一起的快乐日子时,忍不住掉下泪来。费拉刚听了他的故事后既惊奇又不安;他知道自己立过的誓言,正如他曾对凯兰崔尔说过的,如今前来要求他以性命偿还了。他心情极其沉重地对贝伦说:“事情很清楚,庭葛要你死;但他没有料到这命运的力量远超过他的谋算,费诺的毒誓又再度活跃起来了。他不明白,精灵宝钻所受到的那则充满仇恨誓言的诅咒,会因他指明要占有宝石而牵动更大的力量使咒诅醒来。而费诺众子宁可让所有的精灵王国都变成焦土,百姓生灵涂炭,也绝不会让任何其他人赢得或拥有一颗精灵宝钻,因为那誓言逼迫他们如此。如今凯勃巩与库路芬正住在我这里,虽然我、费纳芬的儿子,是这地的王,但他们在此也拥有极大的势力,因为他们带了不少的人逃到这里来。虽然他们在我各样的需要上都表现出友善的态度,但我恐怕他们在知道你的任务后,不会对你有任何的好感与同情。但我亲口发过的誓约我会守住;如此一来,我们就全都被卷进去了。”

随后,费拉刚向他的百姓发言,重述巴拉汉所立下的事迹,以及他自己所起的誓;他言明自己有义务在巴拉汉的儿子有需要时施以援手,并且他希望自己手下的将领也有人会愿意帮忙。这时凯勒巩起身走到大厅中央,拔出剑来大声喊道:“如果有人取得或找到精灵宝钻而据为已有,那么无论是友是敌,是魔苟斯手下的恶魔,是精灵,是人类的子孙,还是其他任何阿尔达上的生灵,无论是法律,是爱,是地狱的联盟,是维拉的大能,或是任何巫术的力量,都不能保护他不受费诺众子仇恨的追杀。因为我们宣告过,精灵宝钻唯独我们可以拥有,直到世界末日降临。”

他还说了许多其他的话,其强而有力的程度,丝毫不输数百年前他父亲在提理安城中煽动了诺多的叛变。凯勒巩说完之后,库路芬接着发言,他的言词比较温和,但是威力同样强劲,他在众精灵脑海中召唤出一副烽火四起,纳国斯隆德遭战争蹂躏成废墟的景象。他在他们心中所引发的恐惧是如此之大,以致于从今而后,直到图林的到来,这地区没有任何精灵参与公开的战斗;他们总是埋伏与暗杀,使用巫术与毒箭,他们忘了不可杀害同种族的约束,追杀所有踏上这区域的陌生人。就这样,他们失去了自古以来精灵所拥有的大而无畏的勇气与自由,他们的疆域变黑暗了。

不过此刻他们却嘀咕着费纳芬的儿子不能像维拉一样命令他们,并且纷纷背转过去不看他。同时,曼督斯的诅咒降临那对兄弟,他们心里起了恶念,想要进一步害死费拉刚,如果可能顺便篡夺纳国斯隆德的王位;因为他们本是诺多族王子中,王权顺位排在第—的家族。

费拉刚看到众人离弃他,遂取下头上纳国斯隆德的银王冠,抛掷在脚下,说:“你们可以毁弃效忠于我的誓言,但我必要守住我的誓约。如果我们所受诅咒的阴影街末蒙蔽你们当中每一个人,那么我当可以找到几个愿意跟随我的,使我不至于像个乞丐一样被扫地出门。”于是有十个人越众而出来到他身边;他们的领导者名叫艾德拉西尔,他弯身舍起王冠,请求王将王冠交付一位指定代理人,直到他返回。他说:“不论发生什么事,你始终都是我们的王,也是在场其他人的王。”

于是费拉刚将纳国斯隆德的王冠交给了欧洛隹斯,让他弟弟代他治理这地;凯勒巩与库路芬什么也没说,两人彼此对望一眼,暗笑着离开了大厅。

秋天的某个傍晚,费拉刚和贝伦带着他们的十个同伴出发了;他们沿着纳罗格河往北走到其源头艾佛林湖。在阴影山脉下他们碰上了一队半兽人,他们趁黑夜将这群半兽人除灭在营里,并且取了敌人的装备和武器。靠着费拉刚的本领,他们全都装扮成了半兽人的模样;靠着这样的装扮,他们继续一直往北前进,冒险闯向位在威斯林山脉与浮阴森林高地中间的西瑞安通道。索伦在高塔上察觉到他们一行人的来临,怀疑涌上了他的心;因为他们行色匆匆,居然没有停下来向他报告所行的任务,所有魔苟斯的爪牙都奉命在行经该处时要向索伦报告。因此,他派兵把他们拦了下来,将一行人带到他面前。

接下来便发生了著名的索伦与费拉刚较劲的比赛。费拉刚与索伦比的是吟诵咒语的力量,精灵王的力量是十分强大的;不过,正如<丽西安之歌>所记载的,最后索伦还是取得了控制权:他念起巫师的咒语,

🐏 落*霞*小*说ww w_l uo x ia_c o m _

要刺透、敞开、诱出背叛,

要揭发、暴露、泄漏秘密。

刹那间费拉刚随之摇摆

吟诵定心之歌来回应,

坚持、奋力抵挡魔咒之力,

守住秘密,屹立不摇如塔,

信任未破,自由闪避;

改变情况,扭转劣势,

躲避圈套,破解陷阱,

囚牢敞开,捆锁断裂。

他们的吟诵一来一回地较劲。

摇摇摆摆,拉拒对抗,力道越来越强魔咒不断增强,费拉刚全力反抗,他运用所有精灵的力量与异能

注入他所念诵的词语。

在迷蒙中,他们听见轻柔的鸟语

在遥远的纳国斯隆德吟啼,

更远处有大海在叹息,

海那一方的西方世界里,沙滩上

啊,珍珠沙滩上有精灵的家乡。

迷雾又聚集,黑暗骤升起

在维林诺,鲜血淌满地

就在大海旁,诺多杀害

白浪骑乘儿,偷取白船与白帆

驾离海港的灯光。狂风哭号,

野狼咆哮,乌鸦振翅逃。

坚冰在大海口中嘎吱叫。

俘虏在安格班中忧伤悲悼。

雷声隆隆,火光轰轰——

芬罗德在黑座前仆倒。

于是索伦剥去他们身上的伪装,他们赤身裸·体站在他面前,忍不住感到恐惧。不过虽然他们露出了本相,索伦还是无法查出他们的名字,或他们此行的目的。

因此他把他们关到黑暗死寂的地牢中,威胁要将他们残酷地处死,除非,他们当中有人告知他真相。他们每隔几天就会看到黑暗中浮现两只闪闪发亮的眼睛,狼人会吃掉他们当中的一名同伴;可是没有人出卖他们的王。

就在索伦将贝伦关进大牢的那一刻,一股极大的恐惧落到了露西安心上;在前去询问美丽安之后,她知道贝伦被关入了埚惑斯岛上的地牢中,没有任何获救的希望。露西安看得出来,这世界上没有人会对此伸出援手,于是她决定要离开多瑞亚斯亲自去找他;她去找戴隆帮忙,不料戴隆又出卖了她,将她的计划告诉了庭葛。庭葛闻讯既惊又怕,他不愿将露西安囚在不见天日之处,以免她枯萎而死,但是他又要关住她,于是他命人在极高的大树上建了一间小屋,如此一来,她就逃不了了。在离明霓国斯大门不远之处,生长着尼多瑞斯森林中最高大的一种树;在整个王国的北半部都生长着这种高大的山毛桦森林。被选上的这棵巨大的山毛桦,名叫希瑞洛恩,它的树身有三根主干,树皮极为光滑,高不见顶;在离地很高之处才开始分叉。小木屋就盖在希瑞洛恩极高的树干中间,露西安被带往该处;爬上木屋的梯子随即被移走,小屋并派有人看守。除了庭葛能派仆人将她需要的东西送上去之外,没有人可以接近。

<丽西安之歌>中记述了她如何逃离希瑞洛恩上小木屋;她施展魔幻之力使自己的头发长得极长,并用这些头发编织了一件外袍,能里住她的美丽使她变成一团阴影,这长袍上还充满了令人昏睡的魔力。剩下的一股头发她编成一条粗绳,将绳从窗户垂下;当绳尾在树下守卫的头上轻轻摇晃时,他们都落入了沉睡中。于是,露西安从囚禁她的小屋中爬下来,裹着她那袭阴影外袍,避过所有人的眼目,自多瑞亚斯消失。

这段日子,凯勒巩与库路芬正巧在德能平原上狩猎;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索伦在疑心中派了许多野狼进入精灵的疆域。他们兄弟俩于是带着猎犬上路,同时心里也想,回程时说不定可以打探到一些费拉刚王的消息。跟随着凯勒巩的狼犬中,为首的一只名为胡安。它不是生在中土大陆的猎犬,而是来自“蒙福之地”的神犬;它是欧罗米在许久之前送给凯勒巩的,那时他们还在维林诺,在邪恶降临之前,它总是跟随主人的号角声一同奔驰。胡安跟着凯勃巩一同踏上流亡之路,始终忠心耿耿地跟随他;因此它也一同落入了诺多的厄运中,天命注定它将与死亡会面,但这要等它遇上世界上最巨大的一匹恶狼后,才会发生。

当凯勒巩与库路芬在靠近多瑞亚斯西界的森林中休息时,胡安发现露西安像阴影般自白昼的树林中穿过;没有任何事物可以躲过胡安的眼睛和鼻子,也没有任何咒语可以困住它,不论白昼或黑夜,它都不需要休息与睡觉。它把露西安带到凯勒巩面前,当露西安知道对方是诺多族的王子,是魔苟斯的仇敌时,高兴万分;她吐露自己的身分,并且脱下她的外袍。日光之下她乍现的美是如此惊人,凯勒巩立刻迷恋上她。他对她甜言蜜语一番,向她保证,如果她肯跟随他回到纳国斯隆德,他一定会帮她任何的忙。当露西安告诉他贝伦和贝伦所负之任务,他完全没提他已得知这件事,因为那根本与他无关。

因此,打猎的事暂停,他们一同回到了纳国斯隆德,而露西安也被骗了。他们将她软禁起来,取走她的外袍,禁止她走出房门,不准与兄弟两人之外的任何人说话。如今,在得知贝伦与费拉刚遭受囚禁毫无获救的希望后,他们打算让费拉刚就此一命无呼。另一方面,他们囚住露西安,派人告知庭葛,强迫他将女儿嫁给凯勒巩。如此一来他们就能扩张自己的势力,成为诺多诸王子中最强大的一支。他们一点也不想找回精灵宝钻,不想以智巧取,也不想靠战争夺回,但是他们也不容其他人获得,直到他们把所有的精灵王国都控制在手再说。欧洛隹斯没有力量反对他们,他们已经说动了纳国斯隆德百姓的心;凯勒巩则不断派信差去催促庭葛答应婚事。

然而神犬胡安的心没有诡诈,露西安对它的喜爱在他们首次相遇时就产生了;它对她遭到囚禁很是伤心。因此,它常常到她房中来;夜里就守护在她门口,因为它感觉到邪恶已经潜入纳国斯隆德了。露西安在寂寞中常常对胡安说话,跟它谈论贝伦,述说他除了那些听从魔苟斯的鸟兽外,是其他一切鸟兽的朋友;而胡安听得懂她所说的一切。它能听懂所有能发出声音的动物的语贡;但它一生直到死前,只被允许开口说话三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