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八章 贝尔兰的毁灭与芬国昐的殒落 · 一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如今,诺多的最高君王,统领北方的芬国昐,看到子民人数众多又强壮,与他们联盟的人类也人多势众,个个勇猛,这使他再次考虑攻击安格班;因为他非常清楚,只要包围的圈于不完整,他们就日夜活在危险当中。另外,魔苟斯躲在地底深处的坑洞中忙碌着,拼命发明邪恶的东西,在他揭晓之前,谁也不知他到底在做什么。芬国昐自以为他的计划思虑周详,因为诺多族还不明白魔苟斯完全发威时的力量,也不了解他们对他发动没有外援的战争,无论早晚,最后都没有希望。然而他们的家园是如此美丽,疆土又如此辽阔,绝大多数的诺多精灵对所拥有的事物十分满意,因此一直依恋现有的日子,对进行攻击一事始终不积极,因为他们晓得,不论战胜战败,他们当中有许多人将从此一去不返。所以,芬国昐的建议一直没什么人要听,费诺的儿子则根本完全不理会他。在诺多所有的王族中,只有安格罗德和艾格诺尔跟最高君王有同样的想法;因为他们所居住的区域可以清楚看见安戈洛坠姆,魔苟斯的威胁时时在他们心里。芬国昐的计划最后还是不成,大地继续享有一段时间的太平。

但是,就在比欧与马拉赫之后,人类的第六代子孙尚未长大成人之时,也就是芬国昐来到中土大陆过了四百五十五年后,他长久以来所害怕的灾祸骤然降临了,事情来得比他所想过最黑暗的恐惧更加可怕与突然。一直以来,魔苟斯秘密地准备着武力,在这过程中,他心中的恶毒随着时间的过去不断壮大,对诺多族的憎恨也更强烈;他不但想要一次永远解决掉仇敌,并且想把他们所建设与装点得美丽非凡的大地也整个摧毁。据说,由于他的恨意压倒了他的理智,如果他肯继续再忍耐得稍微久一点,等到计划完全妥当之后再出击,那么诺多精灵将会完全被摧毁。但是他当时太低估了精灵勇猛的程度,同时也根本还没把人类放在眼里。

那年冬天,在一个没有月亮的黑夜里,广阔的阿德加蓝平原从诺多驻扎的山脚下一直伸展到安戈洛坠姆的山脚前,在寒冷的星光下显得一片朦胧,防线上的营火忽明忽灭,守卫的人数也很少;希斯隆营里的骑士大多在熟睡。突然间,魔苟斯从安戈洛坠姆送出了犹如长江大河滚滚而来的火焰,其速度比炎魔更快,一下子就布满了整片平原;铁山山脉也相继喷出有毒的彩色火焰,浓烟臭气立刻布满在空气中,足以致人于死。阿德加蓝草原就此全毁了,凶猛的烈焰吞噬了整片翠绿的青草,从此变成一片废弃的焦土,充满窒息的烟尘,光秃下毛,毫无生命。因此,它的名字改了,变成了安佛格利斯,“窒息的烟尘”。许多诺多精灵来不及逃到山中躲避,被这股突如其来的大火烧死,他们烧焦的尸骨就荒曝在那没有遮顶的坟场上。多索尼安高地与威斯林山脉挡住了这股火焰洪流,但是面朝安格班的山坡上,所有的树木都着了火,燃烧所产生的浓烟在防御者当中引发了不小的混乱。第四场大战,班戈拉赫战役,“瞬间烈焰之战”,就此拉开了序幕。

在火焰前方是金色的格劳龙,恶龙的祖先,它已经完全长大成虫了;尾随在它之后的是一队炎魔,更后面则是大批黑色的半兽人,他们的数量超过诺多精灵所能想像。他们攻击诺多族的要塞,击破了包围安格班的防线,砍杀所有找到的诺多精灵及盟友——灰精灵和人类。魔苟斯的死敌中,许多最刚勇的人都死在第一天的战役里,因为昏乱而不知所措,遭到驱散后无法再次振作而被个别击破。从此之后,贝尔兰的战乱再也没有完全停止。不过这场“瞬间烈焰之战”到了隔年春天时,由于魔苟斯不再猛烈进攻,情况开始趋于缓和。

安格班的围困就此告终;魔苟斯的敌人不但被驱散,彼此间也被隔断了联系。绝大部分灰精灵放弃了北方的战事逃往南方;有许多进入多瑞亚斯避难,这使庭葛的王国与实力一时之间大为增强,而王后美丽安的力量在王国四周所架起的屏障,使邪恶还无法穿透这个隐藏的王国。还有一些则逃到了海港边的要塞,或是到了纳国斯隆德;另外有一些则放弃了贝尔兰,逃到欧西瑞安躲避,或翻越山脉进入荒野中流浪。战争与围困遭瓦解的流言,传到了中土大陆东方人类的耳中。

在这场战争中,费纳芬的儿子首当其冲,遭受到最猛烈的攻击,安格罗德与艾格诺尔双双战死;比欧家族的领袖贝国拉斯,以及极多的人类勇士,也都就此倒在在沙场上。但是贝国拉斯的弟弟巴拉汉却在较远的西边,在靠近西瑞安渡口处跟敌军厮杀。从南边匆匆赶来的芬罗德·费拉刚王被敌人切断了后方大军,跟一小队前锋被包围在西瑞赫沼泽附近,眼看就要被生擒或当场死于非命,但是巴拉汉带着他手下最勇敢的一群人赶来解危,他们持长枪在他四周筑成一道人墙,在杀出重围的过程中损失十分惨重。费拉刚因此得以逃离一死,回到他位在深处的纳国斯隆德要塞中;为此他立下了一个誓言,他将固守与巴拉汉及其百姓之间恒久不渝的友谊,在他们一切的需要上帮助他们,然后他将手上的戒指拔下来给了巴拉汉,做为所发誓言的凭据。此时巴拉汉已成为比欧家族的正式领袖,他随后便启程回到了多索尼安;不过他的百姓大多已经逃离了自己的家园,前往希斯隆的要塞中避难去了。

魔苟斯这次的攻击来得十分猛烈,使得芬国昐与芬巩无法赶去援助费纳芬的儿子;希斯隆的大军在威斯林山的要塞前被击退,损失也十分惨重,他们拼尽一切力量抵挡半兽人,要塞才末被攻陷。金发哈多战死在西瑞安泉的堡垒前,他是芬国昐王的后卫,享年六十六岁,与他一同倒下的是他次子刚多,身上中了无数的箭矢;精灵为他们哀悼了许久。从此高大的高多继承了他父亲的领导权。由于阴影山脉的庞大与高度,恐怖的火焰被阻住了,又因为北方精灵与人类的英勇,半兽人与炎魔才未攻下希斯隆,继续威胁着魔苟斯攻击大军的侧翼;然而,芬国昐却被敌军的人海给隔断在他子民之外。

另一边,费诺的儿子们所面对的战况极坏,东边防线几乎全被攻下。艾格隆狭道遭受猛烈的攻击,但是魔苟斯的大军也付出了极重的代价;被击败的凯勒巩与库路芬往西南沿着多瑞亚斯的边界逃走,最后来到纳国斯隆德,寻求芬罗德·费拉刚的庇护。他们所带来的士兵也增加了纳国斯隆德的实力;不过,就后来发生的事来看,如果他们还是留在东方自己的人中间比较好。梅斯罗斯在战场上神勇超凡,半兽人撞上他都吓得拼命逃;自从他在安戈洛坠姆遭到残酷的折磨后,他的灵魂像一把白色烈焰般在他里面燃烧,他可说是已经死过一次了,没什么好怕的。因此,辛姆林山上的要塞没被攻下,许多最勇敢的战士,包括多索尼安和东边防线上的军兵都保住了性命,集合在梅斯罗斯的麾下;他又将艾格隆狭道封住了一阵子,因此半兽人无法经由该条路线进军贝尔兰。但是半兽人在洛斯蓝平原上击败了费诺子民的骑兵,因为格劳龙来到该地,突破了梅格洛尔豁口,破坏了大小吉理安河之间的整片地区。半兽人攻下了瑞莱山西坡上的要塞,狠狠报复了卡兰希尔的驻地萨吉理安,并且玷污了海伦佛恩湖。于是,他们越过了吉理安河,夹带着烈火与恐惧深入了东贝尔兰。梅格洛尔加入了辛姆林山上的梅斯罗斯;卡兰希尔带着残存的人马逃了出来,加入了安罗德和安瑞斯以及他们四散狩猎的百姓,他们一行人继续退过了南边的蓝达尔。然后在伊瑞伯山上设立了岗哨,保住了部分兵力,另外他们也得到了绿精灵的帮助;彼时半兽人还不曾进入欧西瑞安,都因那斯森林,以及南方的荒野。

如今消息传到了希斯隆,多索尼安陷落,费纳芬的儿子阵亡,费诺的儿子也都被驱离了他们的驻地。于是,芬国昐看到(在他看来似乎如此)诺多将会一败涂地,这样的溃败将使诺多所有的王室从此再也无法恢复;在充满愤怒与绝望之下,他跃上了他的骏马罗哈洛,独自往前急驰,没有任何人拦得住他。他像烟尘中的一股疾风穿过了“佛格利斯地区”,所有望见他迎面驰来的敌人无不惊骇闪避,以为是欧罗米亲身来到了这地——由于他整个人充满了疯狂的愤怒,以致于他的双眼如维拉般精光四射。芬国昐单骑直闯到安格班的大门前,大声吹响了号角,再次槌响那扇黄铜大门,向魔苟斯发出一对一决生死的挑战。魔苟斯也真的出来了。

那是他在这些连绵的战争中,最后一次走出坚固堡垒的大门,据说,他不是很情愿接受这项挑战;虽然他的力量远大过世上万物,他还是害怕维拉。可是他在自己的将帅面前不能拒绝这项挑战;因为群山在芬国昐的号角声中纷纷震动,而他下达战书的声音清楚锐利地传到了安格班的深处;芬国昐直指魔苟斯是懦夫,是一名只敢驱使一群奴隶卖命的主人。因此,魔苟斯出来了,从他地底的王座慢慢走了上来,他每踏一步所发出的响声,宛如地底响起了阵阵闷雷。他全身披戴黑色的甲胄出来应战。站在诺多君王面前的他犹如一座巨大的高塔,带着铁王冠,举着巨大的黑色盾牌,上面有他黑色的纹章,盾牌落在他身上的阴影仿佛暴风雨的乌云。然而芬国昐在他底下犹如一颗闪亮的星辰;他身着铺银的甲胄,蓝色的盾牌上镶着水晶;他拔出他的宝剑璘及尔, 剑锋闪耀犹如寒冰。于是魔苟斯高高举起他的葛龙得,“黑暗世界之鎚”,像雷电箭矢般挥砸而下。但是芬国昐一跃避过,葛龙得在地上鎚出了一个大坑,从坑中冒出浓烟和火焰。魔苟斯多次试图鎚死他,每一次芬国昐都及时跃开,如同自一大片乌云中闪射而出的电光;他同时也在魔苟斯身上砍出了七道伤口,魔苟斯连续七次发出痛苦至极的号叫,在北方的大地上回荡,围在一旁观战的安格班大军个个脸上无不充满了惊骇。

但是到了最后,王开始累了,魔苟斯举起整张盾牌向他压下去。芬国昐三次跪倒在地,又三次站立起身,举起他已残破的盾牌,挺起他已受损的头盔。然而由于地面已经处处都是坑洞与裂口,使他一步不稳仰跌在魔苟斯的脚前;魔苟斯伸出左脚踏住他的颈项,那重量仿佛一座大山当头压下。绝望的芬国昐发出最后奋力一击,将璘及尔完全砍入踩他的那只脚,随即喷涌而出的乌黑血液还会冒烟,并且迅速注满了葛龙得所鎚出的坑洞。

芬国昐,诺多的最高君王,古代所有精灵王中最英勇超凡也最骁勇善战的一位,就此殒落了。半兽人对这场发生在自家大门口的决斗没有任何吹嘘;同样也没有任何精灵的歌谣传颂此事,因为他们的悲伤太深。然而这故事始终被人记得,因为鹰王索隆多将这消息带到了贡多林,以及更远的希斯隆。当时魔苟斯从地上一把抓起精灵王的驱体,折断他的骨头,打算将他丢去喂他的狼群;但是索隆多从它位在克瑞沙格林山颠上的巢穴疾飞而来,它飞到魔苟斯的头顶上伸爪抓伤他的脸。索隆多急拍的翅膀听起来仿佛曼威翅膀的声音;它迅速用巨爪抓住王的驱体,瞬间盘升到半兽人箭矢不及之处,带着王振翼离去。

它将他放在隐藏之谷贡多林的北方山顶上,特刚前来此处为他父亲建了一座高大的圆锥形石冢。从此之后,没有任何半兽人胆敢经过或靠近芬国昐的墓冢,直到贡多林的厄运降临,而背叛却是出自家门。从那天以后,魔苟斯永远跛着一只脚走路,他身上海处伤口所引发的剧痛是永远治不好的,而他脸上则有索隆多留下的一条条疤痕。

当芬国昐殡落的消息传到希斯隆,人民的恸哭哀悼直震天地,芬巩在悲伤中担负起了芬国昐家族与诺多王国的领导责任;但是他把年幼的儿子爱仁尼安(后来更名为吉尔加拉德)送去了海港。

现在,魔苟斯的力量已经笼罩了整个北方大地;但是巴拉汉不肯逃离多索尼安,仍旧与他的敌人进行寸土必争的殊死战。于是魔苟斯将他的百姓赶尽杀绝,逃离魔掌的人寥寥无几;该地区北面山坡的整片森林,开始一点一点变成充满了恐怖与黑暗鬼魅的区域,就连半兽人也万不得已才会进入,那地方被称为“歹都瓦司”,“浮阴森林”,在暗夜笼罩下的森林。生长在该地区的树木在经过大火焚烧之后,变得焦黑狰狞,它们纠结盘错的树根在黑暗中摸索起来像爪子一样;进入森林的人很快就会两眼昏暗而迷路,被恐怖的幽灵扼死或追赶到发疯。

微信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更多优质精校小说免费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