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三章 诺多族返回中土大陆 · 二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费纳芬的儿子安格罗德是第一个来到明霓国斯的流亡者,他以哥哥芬罗德的使者身分前来,与王谈了许久,告诉他诺多精灵在北方所立下的功绩,以及他们的人数,还有他们的兵力布属;但是因着他内心的真诚与智慧,以及认为所有的悲剧如今都已化解,因此他没有吐露一字半句有关残杀亲族的事,也没说出诺多族流亡的情况与费诺所发的誓约。庭葛王听进了安格罗德的话;在他走前,庭葛对他说:“你代我传话给派你来的人。诺多族可以住在希斯隆、多索尼安高地,以及多瑞亚斯东边那些地广人稀的土地上;但是不论你们走到哪里,都会遇到好些我的百姓,我不要他们的自由受到限制,也不允许他们被驱离自己的家园。因此,你们这些从西方来的王子们最好留心一下自己的言行;我乃是贝尔兰的王,所有想要住在贝尔兰的人都要把我的话当真。我不准任何人进到多瑞亚斯来居住,除非被我邀请来作客,或因情势迫切来寻求我的援助。”

当安格罗德离开多瑞亚斯,带着庭葛王的口信返回时,诺多的众王子正聚在米斯林进行商议。庭葛的话在诺多精灵听来颇冰冷无情,费诺众子听了更是生气;不过梅斯罗斯却大笑说:“他可以在他家里自称为王,到了外面,他的头衔是虚幻的。庭葛不过是把他力量不及之处的土地给了我们罢了。没错,多瑞亚斯现在是他所统治的王国,他应该很高兴与他为邻的是芬威的子孙,而不是我们所碰到的魔苟斯的半兽人。就让我们去找我们看得顺眼的地方住吧。”

不过,他们兄弟中脾气最暴躁、最苛刻,又很讨厌费纳芬儿子的卡兰希尔却大声喊道:“且慢!别听费纳芬的儿子跑到那个黑暗精灵的地洞里去说长道短,搬弄是非!是谁让他当我们的发言人去跟他谈判了?虽然他们确实也来到了贝尔兰,他们可别忘得那么快,就算他们父亲是诺多的王族,他们母亲可是个外族人。”安格罗德听到这话大为光火,立刻拂袖离去。梅斯罗斯斥责了卡兰希尔,但是在场的许多诺多精灵,双方的人都有,听到卡兰希尔的话后都十分忧愁,担心费诺众子那凶狠的个性随时随地会以轻率的言词或暴力爆发出来。梅斯罗斯制止了他的弟弟们,他们一行人起身离去,随后很快就迁离了米斯林,朝东越过了埃洛斯河,一直走到辛姆林山旁的那片大地。那地区随后被取名为“梅斯罗斯防线”,因为从那里向北几乎没有任何山丘或河流可做屏障来抵挡从安格班来的攻击。梅斯罗斯和他弟弟们日夜监视着这道防线,尽量聚集所有肯跟随他们的人;除非必要,他们跟住在西边的族人几乎没有往来。据说,如此防卫的计划是梅斯罗斯发明的,以降低遭受攻击的可能,也因为他非常希望攻击来临时最大的危险会落在他身上;同时,他个人也继续和芬国昐及费纳芬家保持友谊,他会不时前往他们当中请益会商。但他仍然受到誓书的约束,虽然那誓言这时静伏不动。

卡兰希尔的人民住到越过吉理安河上游的最东边,位在瑞莱山山下海伦佛恩湖的南边地区;他们也曾爬上高耸的林顿山脉向东张望,内心充满了好奇,在他们看来,中土大陆真是辽阔又蛮荒啊。就这样,卡兰希尔的百姓是第一群遇见矮人的诺多精灵,矮人因为魔苟斯的猛烈攻击,以及诺多精灵的来临,而减少了前往贝尔兰的次数。虽然诺多族及矮人都喜爱锻造技巧,又热衷于学习,但是双方彼此间却没什么感情;因为矮人是内心极易起愤恨又隐忍不发的种族,而卡兰希尔既傲慢又不掩饰对诺格林人的轻蔑与厌恶,因此他的百姓也都有样学样。不过,由于双方都害怕也痛恨魔苟斯,所以他们还是结盟,也彼此从这关系获得不少好处;诺格林人在这些年里学得许多工艺的秘密,诺格罗德城与贝磊勾斯特堡的金属与建筑工匠,也因此在同族人中变得大大有名,当矮人再度往来于贝尔兰之间时,他们所走的路首先都要穿过卡兰希尔的地盘,这使卡兰祜尔获得了极多的财富。

一转眼匆匆过了二十个太阳年,诺多精灵的最高君王芬国昐举办了一场大宴会;地点靠近艾佛林湖,那是纳罗格河的发源地,位在屏障他们的阴影山脉山脚下,风景十分优美。那场宴会的欢乐情景,直到日后悲伤降临时,依旧存留在人们心里;那场宴会被称为“雅德萨德宴会”,意思是“团圆的宴会”。宴会上芬国昐与芬罗德的百姓与族长们几乎都到了;费诺的儿子梅斯罗斯与梅格洛尔也带着东边防线的一些战士前来;另外还来了许许多多漫游在贝尔兰森林里以及居住在海港边的灰精灵,海港的王瑟丹也来了。此外,连远在七河之地,居住在蓝色山脉山脚下欧西瑞安的绿精灵也来了不少;但是从多瑞亚斯只来了两名特使,梅博隆与戴隆,带来国王的致贺之意。

在“雅德萨德宴会”中众王子商定了许多立意良善的策略,并且立下联盟与友谊的誓言;据说,在这场宴会中,使用最普遍的是灰精灵语,就连诺多族都讲,因为他们很快就学会了贝尔兰所使用的语言,然而辛达族精灵在学习维林诺的语言上却进展缓慢。诺多族的心情既高昂又充满了希望,他们当中有许多人觉得,费诺说过的话似乎被修正了,他是要他们来到中土寻求自由以及建立美丽的王国;事实上,接下来当诺多的宝剑仍然防卫贝尔兰不受魔苟斯的破坏,而魔苟斯的力量也还被挡在安格班的大门外时,精灵们确实过了很长时间的太平岁月。在那段年日里,在崭新的太阳与月亮的照耀下,大地充满了欢喜与快乐;不过,北方的阴影仍然继续孵育着。

一眨眼又过了三十年,芬国昐的儿子特刚离开了他所居住的内佛瑞斯特地区,前往西瑞安岛去找他的朋友芬罗德,两个暂时厌倦了北方山脉的人,于是沿着河流旅行南下;有一天他们经过了西瑞安河旁的微光沼泽,由于夜晚降临了,他们便在河岸旁夏夜的星空下入眠。这时乌欧牟沿河来到他们旁边,使他们沉睡,并且作梦;当他们醒来之后,所梦之事依旧萦绕在他们脑中,但彼此都末向对方提起任何一点梦的内容,因为印象很模糊,而且两人都以为只有自己接获了乌欧牟所传来的讯息。从此之后,他们内心始终有股不安,总觉得大难将要临头;于是他们常常独自游荡至杳无人迹的荒野里,四处寻找可以隐藏兵力的地方;他们分别感觉自己受托要为往后凶险的日子作预备,要奠定一个隐匿之处,因为魔苟斯终必自安格班倾巢而出,击溃这些目前镇守在北方的大军。

有一阵子,芬罗德和妹妹凯兰崔尔获得了舅公庭葛的邀请,在多瑞亚斯作客。芬罗德对明霓国斯的宏伟与国力充满了惊奇,他见识了宫殿中的财宝与兵器库,还有无数雕梁画栋的岩石厅堂;于是他内心生出一个念头,他要在某座山底深处建造一个秘密居所,其广阔厅堂的出口将昼夜有人把守。他向庭葛透露自己的想法,把所作的梦告诉他;而庭葛告知他纳罗格河有道很深的峡谷,法罗斯森林高地下方,在险峻的西边河岸旁,也有一些洞穴。当芬罗德离去时,庭葛派给他几位向导,带他前往那处还没有人知道的地方。芬罗德就这样来到了纳罗格河的岩洞,他开始按照明霓国斯的模样,在此兴建许多广大的厅堂与兵器库;这处要塞被命名为纳国斯隆德。在兴建过程中,芬罗德得到不少蓝色山脉矮人的帮助;那些矮人也得到了丰厚的报酬,因为芬罗德从提理安城带出来的珍宝,远超过所有其他的诺多精灵。也就在那个时候,矮人为他打造了诺格莱迷尔,“矮人的项链”,那是古时矮人所打造的作品中最著名的一件。这件由黄金所打造的首饰,上面镶满了无数从维林诺带来的宝石;由于它蕴藏着一股魔力,所以配戴的人几乎感觉不到它的重量,不论是谁戴上它,它都显得优雅可爱。

从此芬罗德与他众多的百姓便以纳国斯隆德为家,矮人为他取名为费拉刚,意思是“凿洞者”,从此他也用这名字,直到他的年日结束。不过,芬罗德·费拉刚不是第一个住在纳罗格河旁这些岩洞里的人。

芬罗德的妹妹凯兰崔尔并末随他一同迁往纳国斯隆德,因为她与庭葛王的亲戚,住在多瑞亚斯的凯勒鹏恋爱了。因此,她还是留在这个“隐匿的王国”中,跟美丽安住在一起,她从美丽安那里学到许多有关中土大陆的知识与智慧。

另一方面,特刚所记得的是一座造在山上城,像美丽的提理安,有高塔与树木,可是他找不到他想要的,于是只好回到内佛瑞斯特,静坐在海边的凡雅玛城中。隔年,乌欧牟亲自向他显现,嘱咐他再次单独前往西瑞安河谷;于是特刚出发前去,在乌欧牟的指点之下他发现了“环抱山脉”所包围的倘拉登谷,山谷中央有一座岩石山丘。他没有把这事告诉任何人,仍旧回到了内佛瑞斯特,并且开始秘密计划,要按着他这些年来在流亡中,内心所思念图纳山上的提理安城,在山谷中建造一座新城。

如今,魔苟斯听到奸细回报,诺多精灵的王侯们四处游荡,无心战争,他决定试试敌人的兵力与防卫。于是,在毫无预警的状况下,他的威势开始震动,北方在突然之间发生了地震,大地的裂缝冒出火焰来,铁山山脉也喷吐出火焰;半兽人铺天盖地越过了阿德加蓝平原往南而来。他们突破了西边的“西瑞安通道”,东边也冲过了梅斯罗斯所守山岗与住在蓝色山脉外的人所守防线中间的豁口,闯入了梅格洛尔的驻地。不过芬国昐与梅斯罗斯也没打瞌睡,当其他人在四处搜索失散在贝尔兰的半兽人时,他们极其凶险地遇上了从两边夹攻多索尼安的魔苟斯主力部队;他们打败了这支主力,横越阿德加蓝平原追杀他们,直到最后把他们全部歼灭,那时安格班的大门已经在望了。这是发生在贝尔兰的第三场战役,它被命名为阿格烈瑞伯战役,“光荣战役”。

这虽是胜利,但也是警告;众王子也都注意到了,从此以后他们的联盟更加紧密,彼此增强警戒与防守,派兵围困安格班,这样的情况几乎持续了四百个太阳年之久。在经历过阿格烈瑞伯战役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魔苟斯的仆役无人胆敢冒险离开老巢,他们对诺多精灵的王侯们怕得要命;芬国昐夸口说,除非精灵内部发生背叛,自己人出卖自己人,否则只要艾尔达的联盟存在一日,魔苟斯就永远无法突袭他们,或趁他们不备之时进攻。但是诺多族既无法拿下安格班,也夺不回精灵宝钻;在整段围困的年日里,战争从未真正止息过,因为魔苟斯不断策划新的灾祸,并且不时试探他的敌人。同时,魔苟斯的坚固堡垒也从未被完全包围过;在铁山山脉左右两边大弧度的屏障下,高耸的安戈洛坠姆可以不断扩张,由于冰雪封道,诺多精灵根本无法包围那么大的范围。

因此魔苟斯背后的北方从来不会有敌人入侵,而他的密探每次也都由那边出去,从偏僻的秘密路径进入贝尔兰。由于他内心最渴望的是分裂艾尔达,在他们当中散布恐惧,因此他命令半兽人在抓住任何精灵时都要留下活口,将他们生擒回安格班;这些被擒的精灵,有些在他可怖双眼的威吓下,甚至不用戴上手铐脚镙,就永远落在无尽的恐惧中,听他命令作所有的事。因此,魔苟斯得知了许多自费诺反叛之后所发生的事,对看到他所播下的种子在敌人当中引发那么多的纷争冲突,他真是高兴的不得了。

在阿格烈瑞伯战役发生将满一百年时,魔苟斯努力想趁芬国昐不备时将他攻下(因为他知道梅斯罗斯的勇猛难当);他派了一支军队进入冰雪覆盖的北方,他们先转向西,然后再转向南,下到专吉斯特狭湾的海边,所走的正是芬国昐越过冰原后所采行的路线。如此一来,他们就可以从西边进入希斯隆;不过,他们的行踪还是被发现了,芬巩在湾口的山丘上埋伏攻击他们,绝大部分的半兽人都被赶下了海。这场战事没算在大规模的战役里,因为半兽人的数目不是很多,并且希斯隆的人也只有部分参战而已。从此之后,天下太平了许多年,安格班没再派出任何明目张胆的攻击,因为魔苟斯看出来,半兽人在没有别的武力支援下是打不过诺多精灵的;因此他在心里另作新的盘算。

又过了一百年,第一只乌鲁路奇——“北方的火龙”——格劳龙,趁着黑夜从安格班的大门飞出来。那时他还年幼,身量还未完全长成,因为龙生长得十分缓慢,需要很长的时间才会成年,不过一路上所有的精灵都吓得逃往威斯林山脉,整个多索尼安都十分震惊;而它也玷污了阿德加蓝平原。希斯隆的王子芬巩闻讯,带领一支擅骑的弓箭部队前去攻击它,将它团团包围,在它四周射箭奔驰;由于身上厚厚的铁甲尚未完全长成,格劳龙受不了不断射来的箭矢,只得赶快飞回安格班去,多年都没敢出来。芬巩再次大得称赞,所有的诺多精灵都很高兴;很少有人看出这件事背后的意义,以及这新东西所带来的威胁。

另一方面,魔苟斯对格劳龙太早泄漏自己的形迹感到非常不高兴。在击退格劳龙之后,大家过了将近两百年的太平岁月。在这段时间里,除了边界上偶有骚动之外,整个贝尔兰变得昌盛又富裕。诺多精灵在其北边部署军力的防卫下,兴建了自己的家园与高塔,制造了许多美丽的事物,写下许多诗歌、历史和记载各种学问的书籍。在许多地方,诺多族和辛达族融合在一起,成为同一种百姓,说同一种语言;但是他们之间仍有一种差异,就是诺多族在心智与躯体上拥有较大的力量,他们比较贤明,是强而可畏的战士,他们使用石材建筑屋宇,喜欢山坡地与开敞的平原。但是辛达族喜欢森林与水畔,他们有比较美丽的声音,音乐才能也较佳——诺多精灵中只有费诺的儿子梅格洛尔胜过他们;有些灰精灵始终居无定所,一直四处游荡,而且他们总是走到哪儿就唱到哪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