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三章 诺多族返回中土大陆 · 一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如前所述,费诺和他儿子最先流亡回到中土大陆,在拦魔丝——“大回声”荒野南方专吉斯特狭湾的海岸登陆了。当诺多精灵踏上海滩后,欢呼的声音响彻云霄,在群山间不断回荡;这欢呼喧闹汇聚成一股极大的响声充满了整个北方海岸;在罗斯加尔烧船的轰然巨响,随着海风吹入内陆,仿佛喧嚣暴动的怒吼,令远处所有听到的人无不充满了惊疑。

看到燃烧所产生之巨大火光的人,不只是被费诺抛弃在阿瑞曼的芬国昐一行而已,还有半兽人与魔苟斯的啃兵。没有任何故事记述魔苟斯在得知他最势不两立的敌人费诺带着大批人马由西方前来之后,他内心在想什么。或许他根本就不怕费诺,那时他还没跟任何诺多精灵交锋过;但看起来他很快就能把他们都赶下海去。在月亮上升之前的寒冶星空下,费诺的大队人马顺着深入露明山脉的专吉斯特狭湾前进,离开海岸,来到了宽阔的希斯隆;他们陆陆续续抵达了狭长的米斯林湖,在湖的北岸扎营,那地区就叫做米斯林。另一方面,被拦魔丝的呼声与罗斯加尔的火光所惊动的魔苟斯大军,穿过了威斯林山脉——“阴影山脉”,在费诺的人马尚未安顿好与布下防卫之前,攻他们个措手不及;贝尔兰的第二场大战,就这样在米斯林的灰色原野上展开。这场战争被定名为“努因吉利雅斯战役”,意思是“星光下的战役”,因为那时天空还没有月亮。诺多精灵虽被攻之不备,并且是以寡击众,但还是迅速取得了胜利;因为彼时他们眼中所蕴藏的阿门洲之光尚未熄灭,他们既强壮又身手矫健,在愤怒中更是杀气腾腾,因此他们的长剑所向披靡,毫不留情。半兽人在他们面前溃不成军,伤亡惨重地被赶出了米斯林,诺多精灵越过阴影山脉追杀他们直到多索尼安北方的阿德加蓝大平原。

在那里,另一支魔苟斯派往南方深入西瑞安河谷围攻法拉斯海港瑟丹的大军,闻讯回头赶来支援。不过,费诺的儿子凯勒巩已经先一步得到他们前来的消息,因此在西瑞安泉旁的山上埋伏了部分人马,他们从山上杀下来,将这支半兽人大军全部赶下了西瑞赫沼泽。这项坏消息最后还是传回了安格班,令魔苟斯十分震惊不悦。那场仗一共打了十天,魔苟斯预备来征服贝尔兰的整支大军,最后能生还回到安格班的寥寥无几。

但是战争的结果中有一则令他非常高兴的消息,虽然他好一阵子之后才知道。原来,费诺在怒恨大敌的情况下,对残余的半兽人穷追不舍,认为到最后魔苟斯本人必会亲自出战;他在挥剑砍杀之际不停狂笑,对自己胆敢挑战维拉的愤怒并且踏上这条充满凶险的路,感到高兴不已,说不定他很快就可以报得大仇了。他对安格班,或对魔苟斯在短时间内迅速预备好的强大防御兵力,毫无所知;不过就算他知道也照样拦阻不了他,因为他是注定要死的,他心里的那把怒火将把他吞噬殆尽。他一马当先远远冲在前锋部队之前;看到这种情况的半兽人于是穷途反扑,同时从安格班赶来的炎魔也加入攻击。于是,就在戴德洛斯地区,“魔苟斯之地”的边界上,费诺被团团包围了;他身边只有几个紧随着他的朋友。虽然他被烈火团团围困,身上的伤口愈来愈多,仍毫不惊惶地奋战了许久;不过到了最后,他还是被炎魔的首领勾斯魔格打倒在地,勾斯魔格后来在贡多林被艾克希里昂所杀。如果不是费诺的儿子带领援军在千钧一发之际赶到,费诺就会当场死于非命;众炎魔见情势不利,便抛下他退回安格班去了。

费诺的儿子们将父亲抬回米斯林。不过就在他们走到西瑞安泉附近的山坡,正朝翻越山脉的路前进时,费诺叫他们停下来;因为他知道自己受了致命伤,时候到了。他从威斯林山脉的山坡上望出去,最后一眼所看见的是远方安戈洛坠姆的尖峰,那是中土大陆上最高的山峰,在死前他知道诺多精灵将永远也推翻不了它们;但是他咒诅了魔苟斯三次,然后将这咒诅的责任交给他的儿子们,要他们谨守发过的誓约,并且为他们父亲报仇。然后他就死了;不过他的遗体既末下葬也无坟墓,由于他魂魄中的那把火焰烧得太凶猛,因此当它烧尽时他的躯体也都化成了灰烬,如烟一般被风带走了;他的形貌再也没有在阿尔达出现,他的亡魂也始终没有离开曼督斯的厅堂。诺多族中最伟大的一位人物就如此结束了,他的事迹给他们带来了最大的名望,也给他们带来了最悲惨的遭遇。

在米斯林地区,原本住有一些从贝尔兰向北游荡越过山脉而来的灰精灵,诺多精灵碰到他们之后十分欢喜,双方仿佛久别重逢的亲人。不过一开始彼此间的沟通不太容易,在这段为时上千年的别离中,住在维林诺的卡拉昆第与住在贝尔兰的摩瑞昆第,两者的语言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差异。从米斯林的精灵那里,诺多精灵得知了多瑞亚斯的王——埃卢·庭葛的势力,以及防卫其疆域的那圈迷咒环带;另一方面,发生在北方的这些大事也往南传到了明霓国斯,以及贝松巴和伊葛拉瑞斯特的海港。于是贝尔兰所有的精灵,对这支大有力量之亲族的到来,无不充满了惊奇与希望;在他们急需帮助的时刻,这支亲族出乎意料地自西方前来,因此一开始时他们都以为诺多族是维拉派来解救他们的特使。

不过就在费诺去世的那一刻,魔苟斯派了一位使者来见费诺的众子,不但承认战败,同时也提出求和钓条件,甚至包括交出—颗精灵宝钻。于是,身为长子,高大的梅斯罗斯说服弟弟们假装接受魔苟斯的条件,然后前往约定的地点跟他的特使碰面;但是诺多族并不像魔苟斯所想的那么自大。因此双方碰面时,彼此都带了超过所约定的大队人马,然而魔苟斯派的更多,当中还包括了炎魔。梅斯罗斯中此埋伏,所有他带去的人都被杀了,他本人在魔苟斯要留活口的命令下,被生擒回安格班。

他的弟弟们得知消息后便撤退回希斯隆扎营,并且加强防卫。另一方面,魔苟斯把梅斯罗斯当作人质,并且传话说,除非诺多精灵放弃开战,回到西方或搬迁到远离贝尔兰的南方世界去,否则他不会释放梅斯罗斯。但是费诺的儿子们晓得,不论他们怎么做,魔苟斯都会食言背信,不会依约释放他们的大哥;况且他们还受到自己所发誓言的约束,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发动战争攻打他们的敌人。于是,魔苟斯把梅斯罗斯吊在安戈洛坠姆的峭壁上,将他一只手腕铐上精钢所打造的铁链,链子的一端钉死在峭壁的岩石里。

如今流言传到了希斯隆的阵营,芬国昐与大队跟随他前进的子民,已经横越了坚冰海峡;与此同时,整个世界对于上升的新月都感到惊奇不已。当芬国昐的大队人员迈进米斯林时,烈焰万丈的太阳也自西方升起;芬国昐于是展开他那蓝银双色的王旗,大声吹响他的号角,百花在他向前迈进的双脚不盛开,属于星辰的时代至此结束了。在这上升的强烈光芒下,魔苟斯的仆役个个飞奔躲入安格班内,芬国昐一行便在敌人躲藏于地底时,毫无阻拦地迅速穿过了戴德洛斯地区。大队的精灵来到安格班前擂门叫阵,他们吹号挑战的声音震动了高耸的安戈洛坠姆;梅斯罗斯在痛苦折磨中听到了他们的声音,他大声呼喊他们,但是声音却稍散在岩石的回声中。芬国昐的性情不同于费诺,他对魔苟斯的诡计比较机警,顾虑也比较周到,在不见任何动静的情况下,他带领众人退离了戴德洛斯地区,前往米斯林,因为他听说费诺的儿子们住在那里;另一方面,他也想要有阴影山脉做屏障,好让他的百姓得以休息壮大。现在他已经见识过安格班多么坚固,知道不能光凭众号齐发把它震垮。因此他们一直到希斯隆才扎营,在米斯林湖的北岸安顿下来。芬国昐的子民心里对费诺家的人没有任何好感,因为他们历尽千辛万苦才横越坚冰海峡,何况芬国昐也认为费诺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因此,居住在该处的双方人马关系相当紧张,虽然追随芬国昐与费纳芬之子芬罗德的大群百姓,在长途跋涉中伤亡惨重,可是他们人数还是胜过跟随费诺的人马,后者见情势不对,识相地拔营迁居,搬到湖的南岸去住;于是,大湖隔开了他们。许多跟随费诺的人都对在罗斯加尔烧船一事深感后悔,并且对这群被他们抛弃在北方寒冰上的朋友,竟然身怀无比的勇气走来到这地,感到惊奇不已;他们真想欢迎这群朋友,却又因为太羞愧而不敢付诸行动。就这样,因着笼罩在他们身上的咒诅,诺多精灵在这段魔苟斯街在迟疑而半兽人又畏惧新烈之光的日子里,一事无成。不过魔苟斯终于从沉思中醒来,看到他的敌人自起内讧,不由得哈哈大笑。在安格班的洞穴中,他开始制造大量的浓烟与臭气,这些恶臭的烟气从铁山山脉的峰顶冒出来,远从米斯林都可望见;这世界新生早晨的清新空气,都被这些浓烟给污染了。一股从东方吹来的风将这些浓烟臭气带到了希斯隆,遮蔽了新生的太阳;随后开始下沈,盘绕在田野山峦间,并且落到米斯林的各处水源中,令这些水变黑有毒。

整个北方的大地因着魔苟斯在地底的锻造巨响而震动;于是,芬国昐的儿子,勇敢的芬巩,下定决心要在敌人准备好来攻打他们之前,调解分裂诺多双方百姓的宿仇。在许久以前,在充满欢乐的维林诺,远在米尔寇尚未获释,以及谎言尚未弥漫在他们当中之前,芬巩和梅斯罗斯就一直是好朋友;虽然芬巩不知道梅斯罗斯在烧船一事上并末背叛他,想到他们长久的友谊时芬巩心中仍然激荡不已。因此,他立下了一件在诺多众王子中名闻逦迩的英勇事迹——他没跟任何人商量,独自出发去找梅斯罗斯;魔苟斯所制造的黑暗正好成为他的掩护,让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敌人的老巢前。他不畏艰险爬上了安戈洛坠姆的山腰,绝望地看着一片荒凉的四野,找不到任何裂罅或通道可让他进入魔苟斯的堡垒。于是,他不顾那些躲在地底坟墓中避光的半兽人,拿出竖琴唱起一首古老的关于维林诺的歌,那是诺多精灵在芬威的儿子们发生嫌隙之前所作的;他的歌声回荡在山拗洞穴中,那些地方过去除了恐惧与悲惨的喊声之外,没听过别的声音。

就这样,芬巩找到了他所搜寻的对象。因为突然间,在他头顶上方传来一个遥远又微弱的声音,接续了他的歌,那声音在回应他的歌唱。那正是梅斯罗斯,在痛苦中唱答。芬巩寻声一直爬到了吊着他堂哥的悬崖底下,那里再也没路可以上去了;当他看到魔苟斯残酷的作法时,忍不住掉下眼泪来。梅斯罗斯在痛苦绝望中求芬巩用身上背负的弓箭将他射死;于是芬巩抽出箭矢,拉开了弓。就在这样毫无希望的景况中,芬巩忍不住大声呼喊曼威,说:“啊,众羽翼所深爱的大君王啊,让这箭羽疾飞而去,在诺多急需帮助时给予他们一些怜悯吧!”

他的呼求立刻得到了回应。所有的鸟儿都深爱曼威,它们不断将中土大陆的消息带到泰尼魁提尔山上去,他也派出各类鹰族,命令他们在北方筑巢而居,监视魔苟斯的动静;因为曼威对那群流亡的精灵仍然心存怜悯。老鹰们在这段年日里把许多发生的事带到曼威悲伤的耳中。因此,就在芬巩拉开弓箭的同时,众鹰之王索隆多自天而降,它是世间所有鸟儿中最巨大的,双翅伸展开来时全长有三十噚;它拦住芬巩,要他坐到它背上,然后载着他飞到吊着梅斯罗斯的峭壁前。但是芬巩没有办法松开梅斯罗斯手腕上那地狱打造出来的钢铁,砍也砍不断,拔又拔不出来。于是梅斯罗斯再次求他一刀把自己杀了;不过芬巩心一横,从他手腕上方砍断他的手掌救下他,索隆多载着他们回到了米斯林。

梅斯罗斯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后,伤口复原了;因为他生命的火在他里面烧得正旺,而他的力量是古老大地的力量,那些在维林诺生长的人都拥有这样的力量。他的身体从所受的折磨中恢复了健康,也变得更强壮,但他所受过的痛苦却在他内心留下了一个阴影。如今他锻链自己用左手使剑,让威力达到此以前用右手时更可怕的地步。芬巩所做的这件事为他赢得极大的名望,所有的诺多精灵都称赞他;芬国昐与费诺两家彼此间的恨恶终于获得了纡解。梅斯罗斯为发生在阿瑞曼的背叛乞求原谅,并且放弃了统治全诺多族的王权,他对芬国昐说:“如果我们之间没有这些怨愤与冤屈,我主,王权的顺位也仍旧是你的,在此你是芬威家族中最年长,更是最有智慧的一位。”然而,并不是梅斯罗斯的每一个弟弟都赞成他的作为。

如此一来,曼督斯所预言费诺家族将被剥夺一切的话,就应验了;他们不但失去了精灵宝钻,统治的王权也从长子家落到了芬国昐家,不论是在艾兰迪还是在贝尔兰。再度联合在一起的诸多族在戴德洛斯的边界上设下岗啃,将安格班的东、西、南三面都包围起来;他们并且派出使者向四方深入贝尔兰地区,与居住其间的居民往来贸易。

对于从西方来了这么多大有威势的精灵王子,四处占领新的土地,庭葛王心里可不怎么欢迎;他既不肯开放他的王国,也不肯挪掉迷咒环带,因为美丽安的智慧使他聪明地预料到,魔苟斯如此克制不动的情况不会长久的。所有诺多族的王子中只有费纳芬的家族对不准进入多瑞亚斯的禁令感到难过;由于他们的母亲是澳阔隆迪的伊珥雯,欧威的女儿,因此他们跟国王庭葛可说是近亲。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