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章 辛达族精灵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如前所述,埃尔威和美丽安的力量在中土大陆不断增强,所有居住在贝尔兰的精灵,从瑟丹所带领的水手,到越过吉理安河蓝色山脉中漫游的狩猎者,全都拥戴埃尔威为王;他的百姓用自己的语言称他为伊卢·庭葛,“灰斗蓬君王”。

他们被称为辛达精灵,贝尔兰星光下的灰精灵;虽然他们属于摩瑞昆第,但是在美丽安的教导与庭葛的统治下,他们成为中土大陆的精灵族中,最美丽、最有智慧与技艺最高超纯熟的一群。

在第一时期终了,米尔寇被擒伏后,当地球处在全然和平的状态,而维林诺的荣耀达到最高峰时,庭葛与美丽安的独生女露西安诞生了。

虽然中土大陆绝大多数地方都卧在雅凡娜的沉睡中,但是在贝尔兰,因着美丽安的力量,这地充满了生命与喜乐,天空的繁星闪烁明亮如银色的火焰;露西安出生在尼多瑞斯森林中,白色的宁佛黛尔花盛放欢迎她,大地被这花妆点得犹如遍布繁星。

在第二时期米尔寇被囚禁的那段期间,矮人越过了隆恩山脉,也就是蓝色山脉,进入了贝尔兰。他们自称为凯萨德人,但是辛达精灵称他们为诺格林人——“矮壮的人民”,或是刚希林人——“岩石的大师”。诺格林人最古老的居住地在遥远的东方,但他们在隆恩山脉的东边,按着他们向来的习惯,在山中为自己挖掘出许多壮观的厅堂与府邸;这些城市,他们以自己的语言命名为嘎比嘎梭尔,以及塔姆萨哈尔。位在北方多米得山高地上的是嘎比嘎梭尔,精灵把它翻译成自己的语言——贝磊勾斯特,意即“大堡垒”;位在南方的是塔姆萨哈尔,精灵称它为诺格罗德,意思是“中空的坚固城”。矮人所凿建过最伟大的都城是凯萨督姆,德洛戴尔夫,精灵语称之为哈松隆德,日后当它落入黑暗中时被称为摩瑞亚;不过它远在迷雾山脉中,得先越过幅员广大的伊利雅德才能到达,对艾尔达精灵而言,那只是蓝色山脉地区的矮人口中所传述的一个名称而已。

诺格林人从诺格罗德城及贝磊勾斯特堡来到贝尔兰;精灵看到他们真是惊讶万分,因为一直以来,精灵相信中土大陆所有的生物中,只有他们能用语言交谈,能用双手工作,其余的一切生物若不是飞鸟就是走兽。不过诺格林人所讲的话精灵一句也听不懂,他们的语言在精灵听来十分笨重累赘,很不悦耳;只有极少数的艾尔达精灵学会讲矮人语。相反的,矮人学得很快;事实上,他们学精灵语的意愿远远大过敦异族人说他们自己语言的意愿。除了艾莫斯谷的伊欧以及他的儿子梅格林之外,只有少数几位精灵去过诺格罗德城及贝磊勾斯特堡;但是矮人络绎不绝地往来于贝尔兰,他们筑了一条大道穿越多米得山的山腰下,大道顺着阿斯卡河前进,在萨恩渡口,也就是“碎石渡口”,越过吉理安河,这里日后是一场大战的战场。诺格林人与艾尔达精灵之间的友谊向来冷淡,虽然双方都从彼此的来往中获得不少利益;但那时横亘于彼此之间的嫌隙尚未产生,国王庭葛对他们仍然十分欢迎。不过诺格林人后来对诺多族比对任何其他的精灵与人类都更友好,因为他们崇敬与深爱奥力,并且在他们看来,诺多族所打造的珠宝远胜过所有其他的财富。当阿尔达还陷在黑暗中时,矮人就已经展开了浩大的工程,即便是在他们先祖的初期年岁里,他们就对金属以及岩石拥有精湛傲人的技巧;不过在那段远古的年日里,他们喜欢打造的材料是铜和铁,而非金银。

另一方面,身为迈雅的美丽安,自然极有远见;当第二时期米尔寇遭囚禁的日子满了之后,她告诉庭葛,阿尔达不会永远处于和平状态。因此,庭葛开始思考如何将他的住处造得更像君王的居所,如果邪恶再度在中土大陆醒来,他将需要一个更坚固的住处;于是他寻求贝磊勾斯特堡矮人的建议与帮助。他们十分乐意帮忙,因为他们彼时的精力仍然充沛,急于展开各样的新工作;由于矮人向来对他们所做的一切都要求报酬,无论他们是做得高兴还是辛苦,在这段时期他们都还是拿得到酬劳。美丽安教导他们许多的事,他们热切地学习,而庭葛用许多美丽的珍珠来酬谢他们。这些珍珠是瑟丹给他的,巴拉尔岛的浅水海域中有极多的珍珠;不过诺格林人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他们将之视为珍宝。这些珍珠中有一粒大如鸽蛋,在大海的泡沫中闪耀如明星;它被命名为宁佛罗斯,贝磊勾斯特堡的矮人首领认为它的价值胜过金山银山。

因此,诺格林人高高兴兴地为庭葛辛勤工作了许久,为他建造住所,按照自己族人的风俗在大地的怀抱中挖凿出许多深广的洞穴。在伊斯果都因河穿越的尼多瑞斯森林与瑞吉安森林的中央,有一座隆起的岩石山丘,河流正好从山脚下流过。诺格林人在那里为庭葛做了宫殿的大门,他们在河上筑了一座石桥:那是整座宫殿的唯一出入口。进了大门之后有无数宽敞的长廊通到许多又高又广的厅堂与各种舒适的房间,这无数深广伟大的空间都是自大地的岩石中凿削出来的,因此这座宫殿被称为明霓国斯,意思是“千石窟宫殿”。

在挖凿兴建的过程中,精灵也出了不少力:按照美丽安记忆所及大海对岸维林诺的美妙丽景,精灵和矮人各展所长,一起合作建造了这座宫殿。明霓国斯中所有的廊柱都是按着欧罗米的山毛桦树的模样凿削出来的,树干、树枝、树叶二延展,廊柱上方挂满一盏盏的黄金灯笼。夜莺在其间飞翔歌唱,仿佛身居在罗瑞安的森林中一般;另外还有许多银色的喷泉,大理石的水盆,地板上铺着彩色的石子。每一面墙上都雕刻着各种野兽与飞鸟,它们也攀爬在廊柱上,或出现在繁花盘绕的枝枒间。随着年岁过去,美丽安与众仕女织绣了各样的织锦挂在许多墙上,织锦上记载着维拉的事迹,以及阿尔达自开天辟地以来所发生的许多事,还有将要发生之事的阴影。明霓国斯,是大海东方有史以来任何君王所曾拥有过最美丽的居所。

当明霓国斯兴建完成,庭葛和美丽安的王国一片祥和太平,诺格林人依然不时越过山脉频繁往来在这片土地上;但是他们很少去到法拉斯,因为他们讨厌大海的声音,害怕看到海洋。贝尔兰有许久没有听到任何外面世界的消息或传言。

当米尔寇的囚禁时期接近尾声时,矮人开始愁烦苦恼,他们向庭葛报告说,维拉并未将北方的邪恶整个斩草除根,那些残留的余孽长久以来在黑暗中不断繁殖,如今他们再次在荒野里出没,游荡的范围愈来愈广。“在山脉东边的土地上出现了许多凶残的野兽。”他们说:“你们自古以来居住在那里的亲族,如今都从平原逃到山丘上去了。”

没多久,那些邪恶的东西或攀越山脉,或从南方穿过黑暗的森林,来到了贝尔兰。有大群的野狼,或长着野狼的模样却直立行走的怪物,以及其他阴暗的凶残生物;在它们当中还伴随着不少的半兽人,他们后来摧毁了贝尔兰,但这时他们的数量还不是很多,也十分机警,他们细心探查这片土地,等候主人归来。因此,他们几时在这地出没,他们是群什么样的生物,精灵都不清楚,甚至以为他们大概是在荒野中渐渐变坏了或变野蛮了的亚维瑞;他们这种猜测,距离真相可说只差一步。

因此,庭葛开始考虑制造武器,在此之前他的子民从来不需要武器,而首批武器是诺格林人为他打造的;诺格林人打造金属的技艺卓绝,不过他们当中没有一人的本领超越诺格罗德城中的工匠,那些工匠中最有名的铸铁大师是铁尔恰。诺格林人自古以来就像一群战士,他们会凶猛地对抗任何迫害他们的敌人,不论对方是米尔寇的仆役,是艾尔达精灵或亚维瑞精灵,是野兽,还是跟他们同种族的其他城市与领主治下的矮人。事实上,辛达精灵很快就学会了他们的铸铁技术;唯独炼钢的技术矮人是独冠群雄,就连诺多精灵也无法胜过他们。至于用铁环编制的锁子甲,最先发明的是贝磊勾斯特堡的铁匠,他们打造的本领与成品,向来没有对手。

因此,这时期的辛达族精灵已经有了良好的武器配备,他们赶逐了所有的邪恶生物,大地又再度恢复了平静;不过庭葛的兵器库里藏满了大斧、锐箭和利刃,还有高高的头盔,以及长长的雪亮锁甲。矮人所造的锁子甲不会锈烂,始终崭新闪亮如刚刚打磨好的一般。这一点,随着时间过去,在庭葛的兵器库里得到了证明。

如前所述,西迁的艾尔达精灵中,由欧威所带领的帖勃瑞族在走到中土大陆西边土地的边界大河旁时停了下来,那时蓝威带领部分族人离开了他们。这群由蓝威所带领顺着安都因河而下的南多精灵,很少人知道他们的下落。据说,他们有一部分在大河峡谷的森林中居住了许久的年日,有一部分在继续前进了许久之后,终于到达大河的河口,傍海而居;还有一些则是越过了宁瑞斯山脉,也就是白色山脉,再次向北走,进入了位在隆恩山脉与远方迷雾山脉之间的伊利雅德荒野。如今这些居住在森林中的百姓没有铁制的武器,来自北方的凶残野兽令他们十分恐惧,就如诺格林人在明霓国斯向国王庭葛所报告的一样。因此,蓝威的儿子丹耐索在听到庭葛的强大与威严,以及他统治下的国家充满和平时,便起来尽他所能地召聚了分散四处的百姓,带领他们越过山岭进入了贝尔兰。庭葛欢迎他们,彷佛见到久别归来的失散亲人,于是他们在欧西瑞安,也就是“七河流域”,住了下来。

在丹耐索来了之后,又过了很长一段的平静岁月,其间很少有特别要记述的事。据说,在这段时期,庭葛国中最有学问的大师,宫廷诗人戴隆发明了文字符号;那些常来找庭葛的诺格林人学会了这些文字符号,他们对这项发明赞叹喜爱不已,认为戴隆的本事高过所有他同族的辛达精灵。藉由诺格林人,“色斯文”越过了山脉传到东方,被许多不同的人民习得。但是辛达族很少使用文字来记录他们的事迹,直到战乱四起,许多没有记载成文的事迹,都随着多瑞亚斯的毁灭从此永远消逝了。但是在一切结束之前,灿烂的欢乐生活是不怎么需要述说的,因为一切美丽又令人赞叹的事物还在眼前之际,它们本身就是历史纪录,唯有当它们陷入危险,或永远毁坏了,才以歌谣的形式流传了下来。

在太平岁月中的贝尔兰,精灵四处行走,河流潺潺不息,繁星在天空闪烁,夜间的花朵散放香气;美丽安的美如日中天,露西安的美则像春日的黎明。贝尔兰的国王庭葛坐在他的宝座上,犹如伟大的迈雅,他的国势蒸蒸日上,他们的欢乐如同可让他们天天呼吸的空气,他们的想像力如潮水般上天下地毫无阻拦。伟大的欧罗米仍然不时前来贝尔兰,如风般驰骋在山峦间,他的号角声在星光下远传数十哩,精灵们对他灿烂威严的容貌与纳哈尔急驰时所发的大响声,都感到十分畏惧;不过他们清楚知道,每当维拉罗玛的声音在群山间回荡时,所有邪恶的东西都会吓得飞奔而逃。

然而,好景不常,维林诺的盛世步向了黄昏。如前所述,米尔寇在昂哥立安的帮助下,残害了维拉的双圣树,随即逃返中土大陆;这件事被记载在史书中,也在许多歌谣中传唱,为众人所知。在中土大陆北方,魔苟斯和昂哥立安大起内讧,魔苟斯痛苦大喊的回声穿越了贝尔兰,令其间居民惊恐瑟缩不已;即使他们无法预知前面会发生什么事,也已经听到了死神的声音。在那之后没多久,昂哥立安就从北方逃到了庭葛国王的领土上,她的四周环绕着充满恐怖的黑暗;但因着美丽安的力量,她被阻挡在外,进不了尼多瑞斯森林,而在多索尼安高地南边悬崖下的阴影中居住了很长一段年日。该地区于是成了人们所知的戈埚洛斯山脉,“恐怖山脉”,没有人敢经过那地或直接穿越它们;所有的生物与光线来到该处都会窒息而死,那里所有的流水都含有剧毒。另一方面,如前所述,魔苟斯回到了安格班,将它修建一新,并在新堡垒的出口上方堆叠了不断发出浓臭烟雾的安戈洛坠姆。魔苟斯堡垒的出入口,距离明霓园斯的桥有一百五十里格——说远是够远,但以威胁度而言却又实在是太近了。

如今半兽人在黑暗的地底以倍数繁殖成长,既强壮又凶残,黑暗的主人使他们的内心里充满了对破坏和死亡的贪欲;他们从安格班的门洞蜂拥而出,在魔苟斯的黑云掩护下,悄悄进入了北方高地。于是,突然之间贝尔兰遭到大军入侵,攻击国王庭葛。在庭葛宽阔的国土上,许多精灵自由自在地四处漫游,或有三两亲族宁静定居,但每一户也相距甚远;唯有位在中央地区的明霓国斯及其四周,以及远方水手的家乡法拉斯,才有大批聚居的精灵。来势汹汹的半兽人南下攻击明霓国斯的两侧,东边包括克隆河和吉理安河之间的住户,西边从西瑞安河到那罗格河的平原,他们的烧杀掳掠既狠又广;庭葛被切断了跟瑟丹的联系,瑟丹远在伊葛拉瑞斯特。因此,庭葛召唤丹耐索;精灵们全副武装从埃洛斯河对岸的瑞吉安森林以及欧西瑞安地区赶来,在贝尔兰展开了第一场战役。半兽人的东路大军最后被精灵所组的军队击溃,在安德兰峭壁的北边以及埃洛斯河与吉理安河之间的半途上被歼灭,侥幸逃过大屠杀的半兽人,在向北逃窜时又遭到来自多米得山诺格林人的斧头拦截,最后能逃回安格班的实在寥寥无几。

但是精灵也为这场胜利付出了昂贵的代价。来自欧西瑞安的精灵都只有轻巧的武器,与身着铁靴、铁盾,拿着锐利长矛或宽刃大刀的半兽人大军相比,他们根本不是对手,丹耐索和他最亲近的扈从被包围在伊瑞伯山上,退路都被断绝,在庭葛的大军赶到之前,他们均已力战至死。庭葛为丹耐索狠狠地报了仇,精灵的大军从半兽人后方杀来,被杀的半兽人尸体堆积如山。丹耐索的子民深深哀悼他,没有再立任何新的王。在这场战役之后,少数归回欧西瑞安的精灵,带回去的消息令残余的百姓充满了恐惧;因此,从此之后,他们再也不加入任何公开的战役,而是机警、秘密地度日。因此他们又被称为莱昆第,“绿精灵”,因为他们总是穿着叶绿色的衣服。他们当中有许多往北进入了庭葛设有防卫的疆域,跟庭葛的子民融合在一起。

当庭葛回到明霓国斯后,得知西方的半兽人大军获得了胜利,瑟丹及其族人被逼到了大海的边缘。于是他撤回所有他召命能及之处,驻守在尼多瑞斯森林与瑞吉安森林的堡垒中的子民,美丽安也进一步以她的力量在整个区域四周筑起一道看不见的、充满迷惑与阴影的墙——美丽安的环带;从此以后,没有任何人可以在违反她或国王庭葛的意愿下进入他们的王国,除非这人的力量比迈雅美丽安更强大。这片被围守起来的区域,自古以来一直被称为伊葛拉多,但从此之后便被称为多瑞亚斯,“守护的王国”,环带之地。在这环带的内部,还保有警戒中的安宁生活;环带之外,处处充满了危险与恐惧,魔苟斯的仆役四处游荡,除了设有防卫的法拉斯海港以外,他们四处任意而行。

不过新的情况就快要出现了,中土大陆无人事先预见,不论是窝在其洞穴中的魔苟斯,还是高坐在明霓国斯中的美丽安,都没有料到;因为自从双圣树死亡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自阿门洲传来,不论是藉由传信的使者,还是藉由神灵,或者藉由梦境。就在这同一个时刻,费诺驾着帖勃瑞的白船渡过了大海,在专吉斯特湾口登岸,并且在罗斯加尔放一把火,烧掉了所有的船。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