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六章 费诺与米尔寇获释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至此,三支艾尔达宗族最后终于都在维林诺团聚,米尔寇也被囚禁起来了。这是蒙福之地的全盛时期,它的荣耀与喜乐丰盛满溢,这段年岁在记录上为时甚久,在记忆中却十分短暂。在这些日子里,艾尔达们在身量与心智上都完全长大成熟,诺多族的知识与技艺更是达到空前,这段漫长的岁月充满了他们快乐工作的结果,许多美妙又惊奇的新事物在他们手中被创造出来。诺多族是第一个想到发明文字的宗族,提理安的卢米尔是著名的博学大师,他是首位以合适的符号来记录语言和歌谣的精灵,有些符号可用来镌刻在金属或石头上,有些则可用笔或毛笔来书写。

就在艾尔达玛的这段期间里,芬威最钟爱的长子在图纳山上提理安王的家中诞生了。他被取名为库路芬威,但他的母亲唤他费诺,意思是“烈焰的魂魄”;所有有关诺多族的故事中,都有关于他的记载。

他母亲名叫迷瑞尔,由于她那超群针黹与编织的手艺,因此别号希伦迪;她灵巧的双手,比一切的诺多族人更擅于制作精细巧妙的东西。芬威和迷瑞尔的爱情非常甜蜜稳固,因这爱情是在蒙福之地最快乐的时日里开始的。但是,怀着这个儿子却耗尽了迷瑞尔的精神与体力;当孩子出生后,她渴望能从生活的重担里得到解脱。在她为儿子取名之后,她对芬威说:“我再也无法生养孩子了;我本来能够生养众多的力气,已经全都给了费诺了。”

芬威听了十分难过,那时诺多还是一个年轻的宗族,芬威很希望能在蒙福的阿门洲多养一些孩子;因此他说:“在阿门洲一定有治好你的办法吧?所有的疲惫在这里都能得到歇息。”可是,迷瑞尔继续一天天憔悴下去,芬威只得去寻求曼威的帮助,曼威将她送到罗瑞林的伊尔牟手中。芬威十分难过要与妻子分离(可是他想这只是暂时的),因为母亲必须离开她襁褓中的儿子,怎么看都是一件不幸的事。

“这确实很不幸。”迷瑞尔说:“我也十分伤心难过,可是我实在是太衰弱了。请你不要为这件事以及所有将来可能会发生的事,责怪我。”

于是她去了罗瑞林的花园,在那里躺下来安睡;虽然她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但灵魂实际上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静静去了曼督斯的殿堂。伊丝缇的侍女照顾着迷瑞尔的身体,使它不见任何的枯萎;可是她始终没有归来。芬威因此活在悲伤中,他常到罗瑞林的花园,坐在银柳树下他妻子的身旁,呼唤着她的名字。可是这一点用都没有;在欢乐的蒙福之地上,他是唯一不快乐的人。过了一阵子之后,他就不再去罗瑞林了。

从此之后,他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儿子。费诺成长得十分迅速,仿佛他的身体里有一把神秘的火在燃烧似的。他长得非常高大,容貌英俊非凡,喜欢发号施令,他的双眼光芒锐利,头发如乌鸦般漆黑闪亮;对所有他所追求的目的,他会不眠不休、坚定不移,直到达成为止。他决定要做的事,很少会听他人的规劝而改变,若用武力更不成。在诺多族的历史上,论心智的聪明狡猾与手艺的高超卓绝,他是空前绝后的一位。他年轻的时候,在文字符号的发明上就胜过了卢米尔,他发明了那些写出他自己名字的字母,艾尔达从此一直都使用这些字母;他同时也是第一个发现如何将大地所出产的宝石,用技艺打磨得更瑰丽灿烂的诺多精灵。费诺所制造的第一批宝石是完全无色的,但置于星光下时,就会激发出蓝色与银色的火光,甚至比希露因还要明亮;他还制造了许多水晶,透过这些水晶,可以望见远方的物体,微小却清楚,仿佛有了曼威的巨鹰的双眼一般。费诺的手与脑,很少有停下休息的时候。

他很年轻就娶了诺丹妮尔,伟大的金属匠玛哈坦的女儿,在诺多族所有的工匠中,玛哈坦是奥力的最爱;费诺从玛哈坦学到许多关于金属与石头所能制造器物的本事。诺丹妮尔意志也十分坚定,但她比费诺有耐心,她只想了解而非控制他人的心智;起初,当费诺心中的火太过炽热时,她还能约束他;可是他后来的作为是令她十分悲伤,以致于二人渐渐疏远了。她为费诺生了七个儿子;她的性情只传给了他们当中几个,而非全部。

终于,芬威娶了第二个妻子,美丽的茵迪丝。她是凡雅族精灵,是最高君王英格威的亲戚,她有高挑的身材与一头金发,从任何一方面来看,都完全不像迷瑞尔。芬威十分爱她,并且再度快乐起来。不过迷瑞尔的阴影并末完全离开芬威的家,也没离开他的心;费诺始终都是芬威最关注的人。

对于父亲的再婚,费诺不是很高兴;他不喜欢茵迪丝,对茵迪丝的两个儿子,芬国吩与费纳芬,同样无甚好感。他不跟他们住在一起,而是四处探索阿门洲,要不然就忙着他最喜欢的各种巧艺与知识。对于日后由费诺所领导而发生的那些不幸的事件,许多人认为是导因于芬威家庭的不和,他们评断道,如果芬威能够忍受丧妻之痛,善尽父亲之责,对能力高超的儿子感到心满意足的话,费诺所走的路可能会完全不同,或许能够就此避免那极大的恶事;芬威家族中的悲剧与兄弟闾墙之事,永远铭刻在诺多族精灵的记忆里。不过,茵迪丝两个儿子非常伟大而光荣,他们的孩子也是;如果没有他们,艾尔达的历史将会大为失色。

就在费诺以及所有诺多族的工匠快乐工作,孜孜不倦的努力之时,就在茵迪丝的儿子完全长大成人之时,维林诺的全盛时期也即将结束了。因为,当初被众维拉判处单独囚禁的米尔寇,已经在曼督斯的殿堂中,服完了数千年的刑期。终于,诚如曼威所应允的,他再度被带到众维拉的宝座前。当他看到他们的荣耀与喜乐,嫉妒充满了他的胸怀;当他看到坐在诸神脚前的伊露维塔的儿女,憎恨立时充满了他的心;当他看到遍地满是美丽炫目的宝石时,他的贪欲蠢蠢欲动;但是他把这一切想法都隐藏起来,将复仇之事暂时延缓。

在沃玛尔的城门口,在曼威的脚前,米尔寇卑躬屈膝恳求原谅,发誓他只要能在维林诺当个自由人就好了,他将帮维拉做所有的事,而头一件就是弥补他在这世界上所造成的许多伤害。于是妮娜开口帮他说情;但曼督斯却一目不发。

曼威接受了他的道歉;不过维拉们不准他离开他们的视线与警戒,他被迫要住在沃玛尔城门口的范围内。在那段时期里,米尔寇在言语和行为各方面都表现良好,不论是维拉还是艾尔达精灵,都从他的意见与帮忙中大得益处,只要他们开口,他从不拒绝。因此,一段时日之后,他便获得了往来全地的自由;在曼威看来,米尔寇已经痊愈了,邪恶已经完全离开他了。由于曼威是全然不受邪恶侵扰的,因此他无法了解邪恶是何物,并且他知道从一开始,在伊露维塔的意念中,米尔寇跟他几乎是完全一样;他没有看见米尔寇的心机有多深沉,而且没有预料到所有的爱都已经永远离开他了。不过,乌欧牟没有上当,托卡斯更是无论何时只要见到死敌米尔寇经过就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托卡斯不会轻易动怒,同样也不会轻易遗忘。但是他们都顺服曼威的裁决;那些护卫权威反对背叛者,绝不能让自己也变成叛徒。

如今米尔寇心中最恨的是艾尔达,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是如此美丽又充满了快乐,另一方面,正是因为他们,才造成了他的败落与维拉的兴盛。因此,他竭尽所能地假装喜欢他们,乐于跟他们交朋友,他提供学问与力气,帮他们做任何他们想要达成的大事。不过凡雅族精灵始终对他心存疑虑,因为他们住在双圣树的光辉中,对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感到心满意足;他对帖勒瑞族则不想费心,认为他们没多大用处,他们太弱了,不足以做为他复仇阴谋的工具。然而他向诺多族说明他们向来不知的知识,使诺多族感到雀跃不已;他们当中有些听进了他所说的话,如果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这些话最好。米尔寇后来宣称,费诺秘密地向他学了许多技艺,费诺的作品曾蒙受他的指导;其实他是出于贪欲与嫉妒而说了谎,因为在所有的艾尔达族精灵中,再无一人像芬威的儿子费诺那般将米尔寇恨之入骨,他是第一个称米尔寇为魔苟斯的人;虽然他陷入了米尔寇恶毒的网罗里,但在违逆维拉一事上,他既末跟米尔寇商量,也没采纳过他的任何意见。费诺单单是被他心中的那把火所驱使,一意孤行,而且动作迅速;阿门洲上无论大小,他既未要求任何人的援手,也不寻求任何人的忠告,除了有很短一阵子,他还肯听从智慧的妻子诺丹妮尔的规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