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章 精灵的出现与囚禁米尔寇 · 一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十分悠长的一段岁月里,维拉们居住在阿门山脉以西,充满双圣树光辉的喜乐中,但是整个中土大陆却笼罩在微弱的星光下。在两盏巨灯照耀时所生长的万物,这时都停止生长了,因为大地再度陷入黑暗之中。但最古老的生物已经出现了:海洋中有巨大的海草,大地上有巨树投下阴影;在黑夜笼罩的山谷里,有古老又强壮的生物居住在其间。这片大地与森林,除了雅凡娜和欧罗米,其他的维拉很少前来。雅凡娜会在阴影中行走,悲伤叹息,因为阿尔达春天的应许与生长都停止了。她使许多已在春天生长的东西进入沉睡,因此它们不会衰老,可以继续等候将会来临的苏醒时刻。

但在北方,米尔寇整军经武,昼夜不歇,他监视大地,不停地忙碌;被他扭曲的邪恶生物开始在四处出现,黑暗沉睡的森林中,开始有妖孽与可怕的鬼怪出没作祟。他在乌塔莫中召聚了所有的恶魔,它们原是米尔寇在光鲜亮丽的年日里追随他的神灵,如今在他堕落后变得跟他极为相像:它们的心是烈焰,但覆盖于外的形体却是黑暗,它们握有火焰的鞭子,所到之处充满了恐怖与惊骇。日后在中土大陆它们被称为炎魔。在这段黑暗时期,米尔寇另外繁殖孵育出许多不同种类与形状的怪物,使世界饱受困扰;他在中土大陆的势力范围,如今不断向南延伸。

此外,米尔寇又在距离西北方海岸不远处建立了一处坚固堡垒与一支铁甲部队,以对抗任何可能来自阿门洲的攻击。这座堡垒交由索伦指挥,他是米尔寇手下的第一大将。这座堡垒名叫安格班。

终于,维拉们聚在一起商议了,因为他们开始对雅凡娜与欧罗米从中土大陆带回的稍息感到困扰。雅凡娜在众维拉面前开口说:“诸位阿尔达的大能者啊,伊露维塔所揭示的景象十分短暂,又很快就消失了;因此,我们在这短短的年日里无法猜出那指定的时刻。但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那时刻就要来临了,在这个时代里,我们的盼望将会揭晓,那群儿女必要苏醒。难道我们将任由他们所居住的大地荒凉又充满邪恶吗?难道在我们享有光明的同时,却任由他们行走在黑暗中吗?难道在曼威坐在泰尼魁提尔山上为王时,要任由他们称米尔寇为主吗?”

托卡斯大声喊道:“绝不!让我们立刻发动战争!我们岂非已经休息得太久了,我们的力量不是都恢复了吗?难道要让他独自对抗我们到永远吗?”

在曼威的要求下,曼督斯开口了,他说:“不错,伊露维塔的儿女将在这个时代出现,但是他们尚未到来。此外,首生的儿女命定要在黑暗中来临,他们首先看到的将是天上的繁星,在这支种族开始衰微时,才会有大光出现。当他们急需帮助的时候,必要呼喊瓦尔妲的名。”

于是瓦尔妲起身离开会议,从泰尼魁提尔的高处向外张望,看见点点繁星下,中土大陆的黑暗显得既遥远又朦胧。于是瓦尔妲展开一场大规模的劳动,自从维拉来到阿尔达后,她所做过的事情中以这件的规模最大。她从装满泰尔佩瑞安银色露珠的大桶子里取材,做成许多更明亮的星星,为首生儿女的到来做预备;因着这项在时间深处和在一亚中的劳动,她被称为婷托律,意思是“点燃光明者”,后来精灵又称她为埃兰帖瑞,“星辰之后”。她在此时造了卡尼珥和路尼珥,奈娜尔和兰拔尔,奥卡琳奎依和以琳弥瑞.,她并将许多其他远古的星辰聚集起来,在阿尔达的天空中排列成星座——威尔沃林,帖鲁米迪尔,梭洛奴米,安拿瑞玛,以及系着闪亮腰带的米涅尔玛卡,以此预言世界终了时的“末日决战”。在北方的高空上,她排列了冠状的七颗大星做为对米尔寇的挑战,它被称为维拉科卡,意思是“维拉的镰刀”,米尔寇厄运难逃的记号。

据说,就在瓦尔妲辛勤无数年日,终于大功告成,米涅尔玛卡第一个大步跨上天空,希露因的蓝色火焰闪烁在世界边缘薄雾笼罩的上空时,伊露维塔首生的、地球的儿女,苏醒了。就在闪烁着星光的库维因恩—“苏醒之水”的湖畔,他们从伊露维塔的沉睡中醒来。彼时尚无言语,万籁俱寂,他们双眼首先看见的是天上的繁星。因此,他们永生永世热爱星光,并且对瓦尔妲·埃兰帖瑞的尊崇远胜过所有其他的维拉。

在世界的迁换流转中,大地与海洋的形状曾经崩毁又重建,河流改道,山峦变貌;库维因恩也因此不复存在。但精灵之间传说它位在中土大陆的东边,靠近北方,它的湖湾有一边与内陆海西尔卡相连;那海就位在以前竖立巨灯伊露因的山脚下,是米尔寇推倒了伊露因。有许多河流从东方高地流向库维因恩湾,精灵们苏醒后听见的第一个声音是流水声,以及流水冲刷在石头上的响声。

他们在这星空下水边的第一个家居住了许久,充满好奇地在地球上四处游走;他们开始发声说话,为所有他们所看见的东西取名字。他们称呼自己是昆第,意思是“会用声音说话的”,彼时他们尚未遇见其他也会说话或歌唱的生物。

有一天,欧罗米又骑着纳哈尔到东方来狩猎,当他转往北方来到西尔卡的海边,从东边欧罗卡尼山脉的阴影下经过时,纳哈尔突然长嘶一声停下来。欧罗米十分诧异,于是静坐下出声,星空下一片沉寂的大地上,他听到远方似乎传来许多歌唱的声音。

就在如此偶然的情况下,维拉终于发现了他们长久以来所等待的。欧罗米看着眼前的精灵,充满了惊喜,这群生物是如此出乎意料之外、如此奇特非凡、如此无法预知;这种感觉将会永远跟随着维拉。在宇宙尚未创造之前,虽然可从大乐章中预知或从远处预先看见景象中的万物,但实际上在不同时间进入一亚的埃努,将会出其不意地过上某些崭新又事先未被告知的事物。

伊露维塔这群首先出生的儿女,身形比他们日后的子孙高大强壮,唯独美丽代代下曾稍减,因为在昆第年岁街轻时,他们的美远胜过伊露维塔所造的万物,而且这美丽并不凋谢或消逝,仍然存在西方,而且因为悲伤与智慧而更丰富。欧罗米一看见昆第就爱上了他们,并以他们的语言为他们取名为艾尔达,意思是“星辰的子民”,不过这名称后来只用在那些跟随他西行的精灵身上。

但这时许多昆第对他的来临都充满了恐惧——这是米尔寇做的好事。从日后的种种迹象来看,智者断言,始终随时留意四方的米尔寇,是第一个发现昆第的埃努,他派出黑暗邪恶的神灵去监视及拦截他们。因此,在欧罗米发现他们之前好些年,就已经发生不少这样的事——如果有精灵独自或三三两两离群游荡,就会从此消失不见,再也没有回来;有些昆第说是大怪兽把他们抓走了,因此所有的人都非常害怕。事实上,至今在西方仍存有一些最古老的精灵歌谣,述说着库维因恩湖旁山丘上行走的黑暗身影,或突然横过天空遮蔽星辰的阴影;还有黑暗的骑士骑在疯狂的马上追逐那些游荡者,抓住他们,把他们活活吃掉。由于米尔寇对欧罗米的四处驰骋又恨又怕,因此不论他是确实派手下扮成骑士,还是四处散播谣言,目的都是要昆第避开欧罗米,以免他们碰上他。因此,这是何以当纳哈尔嘶鸣止步,欧罗米确实来到他们当中时,有些昆第吓得躲起来,有些则飞奔逃跑,从此迷失在荒野里。但那些鼓起勇气留下来的,看见这位疾奔而来的雄伟骑士并无黑暗的阴影尾随,脸上反而有阿门的光辉闪耀;于是,所有最高贵的精灵都受到吸引趋近他。

不幸被米尔寇诱捕的精灵,确切的下场很少人知道。那些被活捉入乌塔莫洞穴中的,有谁知道米尔寇的黑暗企图?不过伊瑞西亚的智者确知一事,就是所有落入米尔寇手里的昆第,在乌塔莫被攻破之前,都被囚禁在该处,他缓慢残酷地折磨他们,直到他们败坏邪恶,甘心受他奴役为止;因此,在满怀对精灵的讥嘲与护恨之下,米尔寇从这些奴隶中繁殖出了丑陋邪恶的半兽人,他们后来成为精灵最势不两立的死敌。根据智者所言,半兽人是在伊露维塔儿女出现之后才有的,并且以倍数滋生;因为在创世之前,米尔寇在大乐章中层开背叛之后,他就创造不出任何有生命或类似生命的东西。在半兽人黑暗的内心深处,他们极其厌恶这位主人,他们是在恐惧中侍奉这位使他们既悲惨又痛苦的始作俑者。这或许是米尔寇所做过最卑劣的一件事,也是伊露维塔最憎恶的一件。

欧罗米在昆第当中逗留了一段时日,随后他快马加鞭疾驰过陆地与海洋,返回维林诺,将这消息带到沃玛尔,并提到搅扰库维因恩的黑暗阴影。维拉们听到精灵的消息都非常高兴,不过高兴中又带着疑惑;他们展开冗长的辩论,想找到一个最好的办法来守护昆第,免于米尔寇的阴影。但欧罗米报告完后立刻启程回到中土大陆,跟精灵们住在一起。

曼威坐在泰尼魁提尔山上沉思良久,并且寻求伊露维塔的建议。然后他下山来到沃玛尔,召聚所有的维拉来到判决之环,就连居住在外环海的乌欧牟也来了。

于是曼威开口对维拉们说:“在我心中,伊露维塔的建议是这样的——无论要付出何等的代价,我们都应当再次担负起阿尔达的统治权,将昆第从米尔寇的阴影中解救出来。”托卡斯闻言大是高兴,奥力却感到悲伤,因他预见了世界将再度在这场战争中分崩离析。但是维拉们已经准备好离开阿门前去争战,他们下决心要攻垮米尔寇的堡垒,把整件事情做个了结。米尔寇永远不会忘记这场战争是为了精灵的缘故而打的,是他们导致了他的失败被擒;然而精灵根本没参与那些战役,他们对这场在他们出现初期由西方大军发动前来攻打北方的事,知道的非常少。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