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章 奥力和雅凡娜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据说,矮人的起源是奥力于中土大陆一片黑暗时所创造的;因为奥力太渴望那群儿女的来到,好传授他一切的学问和手艺,因此他不愿再等伊露维塔的构思完全成就的时刻。由于奥力并不清楚那些将到之儿女的模样,所以他造了后来我们所见模样的矮人,又因为那时米尔寇的力量仍然笼罩着地球,因此他希望自己所造的人不但身强体壮,并且心智刚强。但是他害怕别的维拉会责备他的创造,因此他始终是秘密进行——在中土大陆深山的一处洞穴中,他创造了矮人最初的七位祖先。

伊露维塔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在奥力大功告成,非常心满意足,并开始教导他为矮人发明的语言的那一刻,伊露维塔开口向他说话;奥力听到它的声音,不禁呆若木鸡。伊露维塔的声音对他说:“汝为何做出这样的事呢?为何意图作成汝明知是超越自己权限与力量的事物呢?汝之存在与天赋皆为我所赐予,仅此而已;因此,汝以心血及双手所造之物,将受限于汝之存在本质,唯有当你要他们动时他们才能动,如果你的思想栘往他处,他们将闲懒呆立终日。这会是你想要的吗?”

奥力回答说:“我并不想要这样的主宰权。我衷心盼望所造之物不同于我,使我可以疼爱并教导他们,他们也可以看见您所创造的一亚有多美。依我所见,阿尔达极大,有足够的空间让万物同享共处,如今绝大部分地方仍旧空无一物,寂静无声。我的急躁使我做了愚蠢的事。但我内心热切于创造事物的本能乃是您给我的;小孩子凭自己微薄的了解模仿父亲做事,从来没有嘲弄与蔑视之意,他会如此模仿父亲,乃因他是他父亲的儿子啊。现在我该怎么办,才能让您不会永远都生我的气呢?就如孩子对父亲,我把这些小东西献给您,他们是您所造之手所做的成品。您可按己意裁决他们。或者,我应该把自己揣测而造之物摧毁?”

奥力说完,随即拿起一把巨大的铁鎚要打碎所造的矮人,但还没下手就忍不住哭了起来。因着他的谦卑,伊露维塔对奥力并他的渴望心生怜悯;所有的矮人在铁鎚下瑟缩成一团,十分害怕,他们俯首恳求慈悲。于是伊露维塔的声音又对奥力说:“汝之造作已成定局,我接受汝所献上的。汝岂不见所造之物已有了他们自己的生命,并用他们自己的声音说话吗?因此,他们将不畏惧汝之打击,也不听从你的任何命令。”奥力闻言抛下铁鎚,转变为喜,他向伊露维塔道谢,说:“愿一如祝福我的作品,并且加以改良!”

但是伊露维塔再次开口说:“正如我在宇宙创始之初,将思维创造成存在的众埃努,同样这时我也接受你所创造的,并赐给他们一块存活之地;然而我不会在你的杰作上做任何改良,你怎么造他们,他们就是什么模样。他们在我所构思的首生子女之前出现,但我不愿为此感到困扰,而你的操之过急也不会获得回报。现在,他们当沉睡在黑暗的岩石地底,直到首生的儿女在地球上醒来;在那之前,你与他们都必须等待,虽然这等待似乎很漫长。当时候到了,我会唤醒他们,他们也将视同汝之子女;从此你我的子女之间必常有冲突,但他们仍是我选择收养的孩子。”

于是奥力捧起矮人的七位祖先,将他们放置在不同的地方,让他们沉睡;然后他返回维林诺,等候漫长的岁月过去。

由于矮人是在米尔寇的力量笼罩大地的年日出生的,奥力把他们造得十分强壮坚忍。因此矮人像石头一样坚硬,性情十分顽固,与他人为敌为友皆决定迅速,他们比所有其他人种都更吃苦耐劳,能承受辛苦劳动、跋涉、饥饿与身体的伤痛;他们并且十分长寿,远远超过人类存活的年岁,不过他们并非永生不死的。从前居住在中土大陆的精灵说,死掉的矮人会归回当初制成他们的泥土和岩石;不过矮人自己不相信这种说法。他们说,创造他们的奥力(他们称他为曼霍)非常关心爱护他们,会将死者聚集到曼督斯殿堂中独立开来的一处地方,他并且向他们的祖先宣布过,在世界终了时,伊露维塔会封他们为圣,在它的儿女中为他们预备一个位置。他们的角色将是侍奉奥力,在“末日决战”后帮助奥力重建阿尔达。矮人还说,他们的七位祖先后来又以亲族的模样复活归来,再度担负起他们远古时的名号:他们当中最为后人所知的是都灵,他的子孙是对精灵最友好的一族,他们的家乡位在凯萨督姆。

奥力虽然瞒着其他的维拉辛苦创造了矮人,不过到最后他还是向雅凡娜坦白,告诉了她一切。雅凡娜对他说:“一如真是慈悲。我看得出来,现在你真是心花怒放,其实本该如此;因为你不单获得了宽恕,并且得到慷慨的赏赐。但是,由于你将这事瞒着我直到完成,因此你的儿女将不会喜爱我所喜爱的事物。他们首先会喜爱他们双手所创作的东西,就跟他们父亲一样。他们会挖掘土地,却对土地上生长的一切植物毫不在意。许多树木将遭到他们无情铁器的咬嚿。”

不过奥力回答说:“伊露维塔的儿女也会做同样的事,他们会吃大地所生长的,也会用它们来盖房子。虽然你领域中的万物本身就很有价值,即便没有那群儿女,也无损于它们的价值;但是一如会给他儿女管辖支配的权力,他们将会使用他们能在阿尔达上找到的一切——不过依着一如的本心,他们使用时将会带着敬意和感激。”

“除非米尔寇使他们的心变黑,否则他们会感激的。”雅凡娜说。但她内心没有因此得以平静,反而充满悲哀,害怕将来中土大陆不知会变成什么模样。因此,她来见曼威,她并未背叛奥力,吐露他所告知之事,但她向曼威陈情说:“阿尔达之王啊,奥力告诉我说,那群儿女来临之后,将会随心所欲管辖支配我所辛苦创造的万物,这是真的吗?”

“这是真的。”曼威说:“但你为何有此一问呢?你并不需要奥力来教导你啊?”

雅凡娜闻言沉默不语,她反省自己的心思意念,然后回答说:“因为想到将要来临的年日,我心实在焦虑难安。所有我造作的一切都是我的宝贝。难道米尔寇所造成的破坏还不够多吗?难道我所发明的一切都逃不过他人的支配管辖吗?”

“若能如你所愿,有什么是你想要保留的呢?”曼威说:“在你所有的领域中,你最宝贵的是什么呢?”

“它们都各有各的长处。”雅凡娜说:“并且彼此间环环相扣,互有贡献。不过奇尔瓦可以逃跑或防卫自己,可是生长在地的欧瓦却不行。它们当中我最宝贝的是树木。它们生长的时间很漫长,可是要砍伐却很快,除非它们的枝楞会结出果实以为报,否则很少人会对它们的消失感到惋惜。所以,我想清楚了。让树木可以为所有生根在地的植物发言,并且惩罚所有糟蹋它们的人!”

“这真是个奇特的想法。”曼威说。

“但它是在乐章里。”雅凡娜说:“当您和乌欧牟在天上堆积厚云与降下雨水时,我举起所有大树的枝材承接它们,有些大树在风中和雨中向伊露维塔歌唱。”

于是曼威静坐沉思,雅凡娜的想法进入他心里生根发芽;这一切伊露维塔都看在眼里。曼威感到大乐章仿佛再次响起,环绕着他,如今他注意到许多先前听见却没留心的事。最后,那幅景象更新了,现在它看来并不遥远,而他自己就身在其中,他又看见万物都被高举在伊露维塔的手中;那手伸入景象中,从那手里出现许多原本隐藏在众埃努心中的美妙事物,直到这一刻才向他展现开来。

曼威清醒过来,他下到依希洛哈山丘上,在双圣树下雅凡娜的身旁坐下来。曼威说:“齐门泰瑞啊,一如说话了,它说:“难道有维拉以为我没有听见全部的乐曲吗?即使是最后一个声音所发的最后一个音符,我都听见了。看啊!当我的儿女苏醒时,雅凡娜的想法也会同时苏醒,它将从远方召来许多的灵,他们将在奇尔瓦与欧瓦当中出没,他们有些会在世间定居,并得到万物的尊敬,他们所发正义的怒气会非常可怕。他们存在的年日是:当首生儿女的力量仍然强盛,次生的儿女还很年轻时。”现在你记起来了吗?齐门泰瑞,你的思维之歌并不总是独唱。你我的思维岂非曾经相遇,然后一同展开翅膀,如同大鸟在云间翱翔一般吗?那也会在伊露维塔的关注下发生,在那些儿女醒来之前,将有如同西方主宰之大鹰般翱翔的羽翼出现。”

雅凡娜闻言喜出望外,她站起来,将双臂伸展向天,说:“齐门泰瑞的树将高拔上天,王的群鹰将在其上筑巢!”

曼威同样起身,他是如此高大,以致与他向雅凡娜说话的声音仿佛清风由天而降。

“不,”他说:“只有奥力所造的树才够高。群鹰将在大山之上筑巢,聆听那些仰天呼唤我们的声音。而在森林中行走的将是百树的牧人。”

于是曼威与雅凡娜互相道别,雅凡娜回到奥力身边,他正忙着打造东西,将融化的金属倒入模型里。“一如真是太慷慨了。”她说:“现在你的子女可要当心了!将有一股力量行走在众森林中,他们的愤怒会在遭遇危险时涌起。”

“除非他们需要木材,否则不会有事的。”奥力说完,又回头去忙他的锻造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