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埃努的大乐章 · 一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始有一如,“独一之神”,其名在世间称为伊露维塔;它首先自意念中创造了众埃努,“神圣的使者”,他们在万物被造之前与它同在。它向他们说话,向他们提出乐曲的主题。于是他们在它面前开声歌唱,令它十分欢喜。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们各自独唱,偶而也有几位一同和声,其余则倾听;因为他们只个别了解伊露维塔在创造自己时那单一的意念,而随着他们逐步了解手足同侪的旋律,他们也逐渐成长。他们彼此倾听愈久,了解便愈深,歌声就愈和谐一致。

一日,伊露维塔召聚所有的埃努到他面前,向他们宣布了一个浩大非凡的主题,对他们揭开比过往它所启示之事更加伟大玄妙的事理,其初始的光荣与终了的壮丽,令埃努们大为惊奇;因此,他们向伊露维塔躬身敬礼,静默侍立。于是伊露维塔对他们说:“如今我向你们宣布的这主题,我愿汝等和声共创一伟大乐章。我已用“不灭之火”点燃你们,汝等当各尽所能装饰这主题,各以自己的思维和才能,勉力为之。我将静坐倾听,为那透过你们而被召唤出来的绝美诗歌感到欣喜。”于是,埃努们的声音,如同各种竖琴与诗琴,各种木管与铜管,各种提琴与管风琴,以及无数放声高歌的合唱团,开始将伊露维塔的主题谱成伟大的乐章。一首交织无穷的和谐旋律如潮滚滚扬起,远远穿越倾听之耳到达至高与至深之处,整个伊露维塔的居所满溢着这和声,这乐章及其回声飘荡进入了“空虚之境”中,然而它并不是空的(注:原文是and the music and the echo of the music went out into the Void, and it was not void.。亦可理解为“当音乐和音乐的回响流入虚空,虚空便不再空虚。”)。自从埃努发声唱作乐曲以来,再没有一首能比得上这乐章,不过,据说在世界结束之后,众埃努和伊露维塔的儿女所组成的合唱团,将在伊露维塔面前合唱出比这更伟大的乐章。那时,伊露维塔的主题将全然正确地层现出来,在众生取得其不朽存在的一刻,所有被创造出来的事物将完全明白自己在所属群体里的最终目的,并且彼此将完全了解对方的恰当位置,那时,伊露维塔欣喜莫名,将把秘火赐给他们。但是现在伊露维塔静坐倾听,有好长一阵子,一切在它听来极为美好,整首乐章没有任何瑕疵。不过当乐章继续演奏下去,米尔寇的心中却升起一股念头,他想把自己想像出来却跟伊露维塔的主题不协调的事物交织入乐曲中,好使他所颂唱的部分能增添更多的力量与光彩。米尔寇是千千万万个埃努中,能力最强、知识最丰富的一位,其他埃努所各别拥有的天赋,他都多少有一点。他常进入“空虚之境”去寻找“不灭之火”,在他内心里,那股想要创造属于自己的事物的欲·望愈来愈强烈;在他看来,伊露维塔似乎毫不在意那“空虚之境”,而他对它的空无一物却愈来愈不耐烦。可是他找不到“不灭之火”,因为那火存在于伊露维塔之内。不过,由于他常独自游荡,他内心也开始酝酿出许多跟同侪不同的念头。

如今他把这些念头交织入音乐里,不协调的旋律立刻层层环绕在他四周,许多靠近他的埃努因为无法和声而大感沮丧,他们的思维被打乱了,乐曲也唱得七零八落,不成章法;不但如此,有些埃努甚至放弃了自己原有的想法,开始调整自己的去配合他的。于是米尔寇造成的杂音愈传愈远,原本的乐章也陷入狂乱的音乐之洋,不过伊露维塔依旧静坐倾听,直到他的宝座前似乎酝酿起一场凶猛的风暴,黑色的巨浪一波接一波在无尽的愤怒中互相争斗,怎么都不肯止息。

于是,伊露维塔起身,许多埃努看到他脸上露出微笑;他举起左手,一个崭新的主题开始在风暴中显现,跟先前的主题类似却又不尽相同,它汇聚能力,充满了崭新的美。但米尔寇的噪音更加高涨,与这新的主题纠缠拼搏,这次所引起的冲突比先前的更凶猛狂暴,以致于许多埃努在震惊之余都住了口,米尔寇渐渐占了上风。于是,伊露维塔再次起身,这回埃努看到他神情凝重;他举起了右手,看啊!第三个主题缓缓流入了这场混乱中,它跟前两个都不一样。一开始时它显得既温柔又甜美,如同涟漪般荡漾开来的声音形成优雅细致的重重旋律,怎么冲撞打压都抑止不了,它自身形成的力量极其博大精深,情况最后转为两首乐曲同时在伊露维塔的座前进行,但它们听起来完全不同。一首既开阔、优美又深奥,十分缓慢,并且揉合了无限的哀伤,又从这哀伤中产生了无以伦比的美。另一首如今自成一体,不过却十分喧闹、空泛又不停地重复;谈不上和谐,比较像是一堆同时大声嚷嚷的喇叭,不停高吹着几个单调刺耳的音符。这喧闹企图用凶猛的音量淹没另一首乐曲,不过它最成功的几个乐句,听起来仍是取自另一首曲调,自编自导入它那煞有其事的曲子里。(注:原文为And it essayed to drown the other music by the violence of its voice, but it seemed that its most triumphant notes were taken by the other and woven into its own solemn pattern.)这激烈的冲突进行到一半,整个伊露维塔的殿堂都震动颤抖起来,这震动远远传散到无限空寂之中,但是殿堂依旧屹立不摇;伊露维塔第三次起身,它脸上的神情可怕得令人不敢注视。这次它高举双手,一股和声如伊露维塔眼中的光芒般穿透而出,比穹苍更高比深渊更深,埃努们的乐章嘎然而止。

于是,伊露维塔开口说道:“大能非凡的埃努啊,你们当中最有能力的是米尔寇;但他要知道,所有的埃努都要知道,我是伊露维塔,汝等所唱之曲,我将更进一步展现,使汝看见汝等所成就之事。至于你,米尔寇,将看见所有乐曲的终极之源皆在我,否则无一乐曲得以成形,更无人能不顾我意,任意更改乐曲。任何人企图更改乐曲,都只会证明我所创造的万事万物比他的更加美妙,远远超过他的想像。”

埃努们闻言皆感惧怕,但他们还是不理解所闻之言的真正意思;米尔寇满面羞愧,无地自容,他的内心逐渐由羞恼转成愠怒。伊露维塔在光辉灿烂中起身,离开它为埃努们所造的美丽境地;埃努们都跟随它前去。

他们来到“空虚之境”,伊露维塔对他们说:“看啊,你们的乐章!”接着向他们展现出一幅景象,让他们看见先前以耳听见的;他们眼前出现了一个新宇宙,在空无中央有一球体显现,存立不坠于空虚之中,却不属于空虚。就在他们一边观看一边赞叹惊奇中,这宇宙展开了它的历史,在他们看来,它是活的,且不断成长。埃努们屏气凝神、鸦雀无声地凝视了好一阵子之后,伊露维塔再次开口说道:“看啊,你们的乐章!这是你们吟唱之歌谣所生成的;你们每一位都会在眼前我的设计中,找到仿佛是你们自己设计或添加的一切。而你,米尔寇,将会发现所有你心中秘密盘算的念头,都在其中显露无遗,你将看到它们也成了整体的一部份,对整体的荣耀有所贡献。”

随后伊露维塔又向埃努们说了许多其他的事,他们因为记得伊露维塔的话,并了解自己所创作之乐曲,因此知道了更多过去、现在及将来的事,只有少数一些事情他们无法看见,不论是个别思考还是共同会商,都无法参透。因为伊露维塔除了对自己以外,没有向任何人揭示它所有的一切,而且在未来的每个时代里,都会有无法预知的新事物出现,因为这些新事物并非源自过去。因此,当这新世界的景象展现在他们面前时,埃努们看见其中包含着他们未曾想过的事物。他们充满惊奇地看着即将来临的“伊露维塔的儿女”,还有为这群儿女所准备的居住之地;他们还看到努力创作乐曲的自己,也在忙着预备这居住之地,但他们却不知道它的创造,除了美丽之外,还有别的目的。这群儿女是伊露维塔独自构想创造出来的,他们随着第三主题而来,不包含在伊露维塔最初所提出的主题之内,所以众埃努跟他们的出现没有丝毫关连。因此,埃努们愈看就愈爱他们,那是一种与他们全然不同的生命,从这群陌生又自由的儿女身上,他们看见伊露维塔的心智所反映出的全新面向,并从其中学到一点它的智慧,这智慧原本是他们见不到的。

所谓伊露维塔的儿女,首先诞生的是精灵,继之而来的是人类。在充满耀眼光芒的宇宙中,在广阔无垠的空间与无数旋转的火焰中,伊露维塔在时间的深处与无数星辰中选择了一个地方,做为他们的居住之地。对于只思考雄伟功绩,而非详实精准的埃努而言,它真是个不起眼的小地方,他们在看到整块阿尔达时,恐怕只会将它当作一支柱子的地基,在上面建造一根通天的圆锥形巨柱,直到顶端比针尖还细为止;有些埃努一心只想着还在塑造的宏伟宇宙,却不在意其间万物的微细精准。但是当他们看见这块居住之地,以及在其中出现的伊露维塔的儿女,他们当中最伟大的几位,便逐渐将全副心思与意念都转到这块地方来。这其中又以米尔寇最想得到它,从一开始,他就在埃努所创作的乐章中扮演着最重要的角色。不过他伪装自己的想法,控制住全身上下忽冶忽热的阵阵骚动,甚至欺骗自己,说他想去那里安排布置好一切美好的事物,以迎接伊露维塔儿女的到来。但他其实十分渴望征服精灵与人类,要他们都臣服于他的意志,他嫉妒伊露维塔所赋予他们的才能;他希望自己也有臣仆,被他的子民称为君王,做所有其他意志体的主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