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190回 世间道 之 君心我心 惟愿知心

关心则乱2017年06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顾廷烨盯着烛火:“你很是瞧不惯沈兄,是么?”

明兰翻着眼:“沈国舅不但身为社稷梁柱,命还生的好。升官发财死老婆,多少人盼都盼不来的好运气,我哪里敢瞧不惯了。”

顾廷烨转过头看她,明兰自顾自的拔下鬓边短簪,轻轻拨动烛火。

他道:“今时今日,许多波折麻烦,俱是因沈兄软弱犹豫而来,你的看法也不无道理。可是……你不曾见过以前的沈兄。”

明兰微一停动作,放下银簪,“何时的以前?”

“未进京封爵前。”

寸许圆的羊脂白烛上的火苗渐渐明亮,顾廷烨目光沉郁,“我初入蜀地,最早识得的就是沈兄。彼时,他是王府侍卫统领,与段钟耿刘四位兄弟,并称蜀边五虎,名动西南。他虽岁数最轻,却为五虎之首。”

“王妃娘娘的兄弟,怎能不是虎首了。”明兰酸溜溜的。

顾廷烨不去理会她的吐槽,“你若见过那时的沈兄,绝难想到他今日会这般优柔寡断,便是彼时的邹家,也不若今日胡作非为。那时,有邹夫人在。”

明兰沉默许久,“……那定是个了不起的女子。”

顾廷烨一点头,继续道:“邹夫人诚挚大气,比寻常男子更有见识。不但决断家事,便是王妃娘娘也言听计从。那时沈兄果毅豪勇,利落干脆。于大处,能辅佐王爷经略边地,于小处,待兄弟们仁厚宽体。邹氏子弟虽无什么出息,但也能安分守己,或读书,或领些小差事,依附着沈家过日子。”

“有这么尊河东狮镇守,自是什么妖魔鬼怪都进不来的。”明兰的吐槽似也欠了威力。

顾廷烨忍不住笑了。明兰传小说

记得头两次见到她,她还是个双鬟垂髫的小姑娘,嘴里却很不饶人,半分娴静也无;明明是尖酸刻薄的厉害,可他却很喜欢,没有故作端庄的矫揉造作,那么的坦率明快。便是她插着腰,板着脸,数落人的样子,他也觉得像只白胖瓷娃娃般幼拙可爱。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他不自觉柔和了声音,“沈兄与邹夫人成婚十余年,却还若新婚夫妇般如胶似漆,片刻不舍分离。我在沈家叨扰时曾亲眼见过,沈兄一个眼色,一个神气,邹夫人连问都不必,就知道夫婿要什么;邹夫人皱个眉,转个头,沈兄也当即知晓妻子在想什么。咱们一道闲话时,他们时常异口同声,相视会心而笑,夫妻俩无话不说……那是真正的鹣鲽情深,心意相通,我…从不知道,恩爱夫妻也能如此。”心理罪小说

明兰听他声音有异,抬头看了他一眼,知他又想起亡父和大秦氏——他们的爱情是几乎伤害所有人的孽缘,与之不同,沈邹夫妇的恩爱却是健康的,积极的,有助于所有人的良缘。

“那年,京城陡生变乱,三王爷被矫诏赐死,逆王事败身死……”

明兰忍不住插嘴道:“皇上的藩地远在蜀边,与京城相隔何止迢迢,你们得消息倒快,如此看来,当今也是早有雄心的。”

顾廷烨看了她一眼,“那消息是我送去的,水路快些。”

明兰不料,‘啊’了一声。

“消息传到,王府的几位幕僚便说,六王爷被贬斥,五王爷残暴,素来不得先帝喜爱,排序之前的皇子俱已亡故,这天子宝座怕是要轮到圣上了。可公孙先生却说,如今局势未明,先帝属意尚不得知。藩王无诏不得离藩地,若有异动,叫有心人一挑拨,好事也成坏事了。我们兄弟几个也不敢闲着,或戒备,或整军,人人如拉满的弓弦,只等京城消息。”

明兰问道:“那……侯爷彼时,在做甚?”

明兰艰难的咽下口水,“那是……以前跟着你的?是漕帮的。”怪不得这两年账房里陆续向几户人家支出银钱,都是车三娘使人来取。

顾廷烨面露惨色,点点头——那几个都是跟了他许多年的好兄弟。

“待先帝召见入京的旨意到蜀边时,果然不轨之徒四下蠢动,刘正杰三天便擒杀了四五拨刺客,段家兄弟护着皇后和几位小皇子,半座王府血流成河。可彼时,皇上早在路上了。我与沈兄兵分两路,一明一暗。他做了十几年王府侍卫统领,知道他的不在少数,便领着兵马侍卫走明路;而我与老耿护着皇上暗中绕开官道,另走一路。”

他紧拧着眉心,似是想起了那段惊心动魄的岁月,“沈兄那路,不知碰上多少次劫杀,明着是盗匪,其实就是勾结谋逆的卫所军队。沈兄几乎送掉了性命,钟兄弟没了二弟和一个侄儿。快到直隶地界时,我们这一路也遮掩不住了,老耿拼死殿后,一条胳膊一条腿差点就残了,还赔上耿夫人两个兄弟的性命。我护着皇上杀出一条血路,直到看见城门,九门提督领兵出城来接,才算平安。”

明兰听得心惊肉跳,掌心一片冷汗。

犹记得那时整个京城都等着储君,偏左等右等,八王爷过了好几个月才到,当时自己还腹诽过几句古代交通落后,没想竟有这许多波折。

难怪皇帝这么信重他们几个,这种拿血肉性命换来的忠诚度,果然不是京城权贵哭一场或表白一段忠心能抵过的。

这些根深叶茂的权爵世家都水深的很,各方势力盘根错节,谁知道骨子里头是什么;而顾廷烨他们几个却是真正把身家性命都押在皇帝身上了的。什么叫心腹?昔日楚霸王项羽横扫天下,最信任的还是他的江东子弟。李自成几降几反,最核心的就是最初起事之众,只要这帮老兄弟在,他投降几次失败几次,都能东山再起(这帮人后来大多坑在一片石)。

难怪老耿再怎么出错,顾廷烨每天打家务官司,沈从兴一天到晚犯浑,皇帝还是要用这些人。只要能办事,能完成任务,并且绝对忠诚,其余都是细枝末节。

“好一把九五之尊的宝座,不知染了多少人血!”明兰轻声道。

顾廷烨摇摇头,也叹了口气,继续道,“咱们离去的那段日子里,皇后和几位小皇子忽染了急症……”

明兰怀疑:“急症?”

顾廷烨道:“也不知是真的病了,还是有人投毒。总之,那会儿王府里人心惶惶,段刘二位兄弟,虽能抵御强敌擒杀刺客,却对内帷之事束手无策。于是,邹夫人只好亲自入王府照料,那会儿,她已身怀六甲。”

“后来,皇后娘娘和几位小皇子都好了,可邹夫人却……?”明兰颤着声音。

顾廷烨面露惋惜色,“待沈兄赶回去时,只见了邹夫人最后一面。”

“……难怪,皇后娘娘那般抬举邹姨娘。”

“沈兄大病一场,险些也跟着去了。”顾廷烨低声道,“自邹夫人故去之后,沈兄行事愈发没有章法了。”

落·霞*小·说 ww w · L uox i a · Om

两人沉默许久,明兰忽笑了一声,“这世上之事,就是这么有趣。倘若当初皇后娘娘没能好转,那么如今邹家之忧,便成了沈家之忧。这位邹夫人,倒的的确确是一心为了夫家。”

顾廷烨默了会儿,缓缓道:“公孙先生与我说,你是他生平仅见的明白女子。”——现实往往就是这么丑陋和无奈。

明兰苦涩道:“有些事情越是明白,心头便越是荒凉。”

顾廷烨看了她一会儿,道:“旁人的事说完了,现下来说说我们的事罢。”

明兰漠然道:“好。不知侯爷打算从何说起。”

“就从齐国公府那日的寿宴说起。”

明兰按捺下心慌,只听顾廷烨道,“那日回来后,我时常不快。你一直猜测,以为是因着齐家那两个孩儿的名字罢?”

对上男人黝黑深沉的眸子,明兰无可抵赖的点点头。

“你素来聪明,遇事不乱,在这件事上为何会如此?”顾廷烨静静道,“心虚而已。”

明兰辩无可辩,垂首坐着。

顾廷烨道,“你甚至没有多问小禄子几句,你可知后来怎样?那日,我在门房等的不耐烦,便往里多走了几步,听见了你和齐衡说的话。”

明兰心头一阵乱跳,张口欲辩,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顾廷烨细细梭巡她的神情,淡淡道:“瞧,你又心虚了。童年伙伴,就是说上两句又如何,况且……”他笑了笑,“也不是什么好话。”

“那你究竟在气我什么?”

这句话明兰纳闷了许久,既不是因为名字,也不是因为她和齐衡说话,那么,这个男人到底在发什么神经。

“你从不曾用那般口气与我说过话。”顾廷烨平静道,“你端庄守礼,便是对着太夫人也不曾失过半分礼数。除了齐衡,你从来不曾跟任何人那种口气说过话。”

明兰犹记得自己骂了齐衡两句很不好听的,难道这个男人在嫉妒这个?她不禁错愕道,脱口而出,“为何不能?我,我又不靠他过日子……”

“因为你需要靠我过日子,所以才对我礼敬有嘉么?”

明兰慌道,“不,不是……”急得涨红了脸,“侯爷这是断章取义!”

顾廷烨满目深沉,倏然站起身子,高大的身躯在屋里走了一圈,停在明兰面前,“齐衡那小子对你的心意,我早就知道。便是他真为孩儿取了你的名字,那又如何?旁人心里怎么想,与我们有什么相干?我在乎的,是你心里怎么想。你……是否……”

下面的话,他自己也难以启齿。可笑他勇悍半生,竟此时怯了阵。

“没有。我知道侯爷想问什么,这句话我已问过自己许多遍了。”明兰抬头看了会儿窗外,似是凝神思索了片刻,又道,“……没有,我从来未对齐衡有过男女之情。”

“这般肯定?”过了片刻,顾廷烨才道。

明兰淡然道:“很早之前,我就知道我与齐衡绝难成姻缘,既然如此,何必还啰嗦许多。我不是话本子里的那柔情多意的小姐,我断不会叫不该之事发生的。”

顾廷烨冷笑道:“夫人倒明智。枉费齐衡一番痴心,倘叫他听见这番话……”

“我之前对他说过更难听的话。”明兰直截了当。

顾廷烨怒目过去,明兰坦白直视,两人对视片刻,顾廷烨挪开目光,

明兰昂首道:“就因为有人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喜欢他么?哼!天下哪有那么简单的事!”这番话她闷在肚里十几年,此时也顾不得什么,索性都说了出来。

“我六岁没了生母,家中姊妹,太太宠爱五姐姐,父亲喜欢四姐姐,若非祖母垂怜,我还不知会怎样。似我这样的,何尝能有半点行差踏错!”

明兰越说越气,霍然站起,直立在窗前,“平宁郡主连盛家嫡出的女儿都看不上,何况我!齐衡明知如此,还想要我如何?与他花前月下互诉衷情,还是私相授受?等到他日他另娶名门淑女,而我暗自伤怀,感痛一生?!”

——别做梦了!她绝不会为了不值得的缘分和人伤心的!浅。草。微。露。整。理

顾廷烨默了半响,才道:“早先,我就听说齐衡与郡主为婚娶之事吵过许多次了。”

“那又如何?”明兰尖利的反问,“在登州时,老太太带我去乡间避暑,我见过用来沉塘的笼子,见过被族里祠堂关起来的女子。齐衡若真有本事,就别叫我担惊受怕,顺当的把我娶过去。倘若不成,他还非把事情闹出来,一个‘私相授受’就能要了我的命!”

说到后来,她一抹面颊,竟湿了一片。

顾廷烨被她眼中深深的沉痛惊住了。

明兰蓄着泪水,一字一句道:“顾侯爷,这世上男子与女子是不同的,不能男子付出多少情义,也叫女子回报一般。你可以荒唐十几年,然后浪子回头,功成名就。可是女子呢,只要一步踏错,这辈子就算完了一半!又叫慈心抚育我的老太太如何自处人前!”

胸膛剧烈的起伏,她冷笑道:“是以,侯爷大可放心。恁怎样的青梅竹马,都叫那阵子的惊惧担忧给淹过去了。我怕还来不及,哪有功夫想什么男女之情。这种金贵玩意,我一个小小庶女,消遣不起!”

顾廷烨心中一阵酸涩苦痛,甚至不敢抬头看她,只缓缓坐倒在躺椅边沿。

明兰坐回春凳上,摁住眼眶中的湿润,强自忍着,“你适才与我说了邹夫人的事,我知道侯爷的意思。可我并不赞成邹夫人之举,难道皇后不保,国舅爷就会有性命之忧么!何况皇后吉人天相,没准也能熬过去。真爱一个人,就该为了他好好保住自己!”

从好处想,大邹氏豁出性命去照料皇后,是为了骨肉情深;从现实看,眼见八王爷登基在即,大邹氏是想拼命保住沈家的荣华富贵以及沈家外甥能顺利立储。

“邹夫人以自己一条命,换了如今沈氏荣光,我倒想问国舅爷一句,这到底值不值?!”被泪水浸透的大眼睛,仿若水中明月,冰凉凉的直刺入顾廷烨心底,“侯爷先别想知道我是否愿学邹夫人,不妨先问问自己,若你是沈国舅,会否要我用性命去换夫婿的前程!”

“我怎会如此!”顾廷烨怒吼一声,一拳重砸在躺椅上,只听哗啦一声,躺椅首部以花梨木雕绘的一簇海棠花已是碎裂了。

屋中一片沉寂,两人都半响不说话,顾廷烨鼻翼微张,粗粗的喘着气。

明兰哀伤的望着他:“忽见陌上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若是我,只要夫妻俩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便心满意足了。现在,没了邹夫人,沈国舅难道快·活的很么?”

顾廷烨怔怔的看着对面的女子:“我……不是有意怪你,只是每回提起齐衡,你总是莫名心虚……”

明兰仿佛被触及心底最深处的地方,心中隐匿的那一处轰然塌方,被掩藏住的丑陋无处躲藏。她一手撑着桌子,哀戚道:“……我心虚,是因为,当一个人待我真心真意时,我却只想着自己。”

顾廷烨倏然抬头。

明兰泫然欲泣:“他待我很好,不计较得失脸面,没因我是庶出就瞧不起我,只是想待我好。并真心想娶我,为此辗转耗力。可我……我只顾着自保。只要自己能安安稳稳的,我从不曾顾惜过他半分。”

大颗的泪水滚下精致的面庞,她泣不成声,“你疑我的没错。这辈子,我从来只爱自己。”

顾廷烨看进她悲伤的大眼中,恍惚间,竟不知她说的是对齐衡的歉意,还是对自己的。

他站起身,抬手想抹去她脸上的泪水,却忽然踉跄一步。

心头一片沁凉。

明兰抬起头,满面泪水,哀哀道:“我对不住你待我的好。我确是个没有心肝之人。”

是呀,她就是这样的人。他能有什么办法。

顾廷烨只恨自己天生一副追根究底的性子,倘能糊涂些该多好,好些夫妻不都是这样白头偕老的么。她说的很明白了,她永远不可能像邹夫人那样掏心挖肺的。那他又能怎么办呢?

他活了近三十载,便是少年时,也是任性桀骜,肆意妄为,从不肯独自咽下屈辱。到后来翻覆江湖,游走朝堂,都不曾这般无力过。直至今日,他才知道,自己竟这样软弱。

舍不得,抛不下,却又不甘心。她的眼泪好似利刃,看似柔弱,却是刀刀见血,一声声低低的抽泣仿佛针刺在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他忽的起身,疾步离开屋子,回到书房;随意从架子上抽出一本书,烦躁的翻了几页,门外顾全探头探脑的进来,轻轻叫了一声,“侯爷,公孙先生有事寻你。”

顾廷烨坐在昏黄灯光中,一动不动,“先生可说是什么事了?”

顾全道:“先生没细说。只把一份卷宗放在左边架子上了,叫侯爷回来就看。”他瞄了主子一眼,小心翼翼道,“像是侯爷又多了份差事。”

顾廷烨侧过身子,从左边架子上拿起一份细白绢纸的文卷,匆匆看了一遍,沉默良久,才道:“你到外院去与先生说,这事我知道了。我明日一早就去寻他。”

顾全低头,躬身退下,轻轻带上门。

不知又坐了多久,直到珊瑚灯座上的半支明烛燃烬了,屋内一片黑暗,四肢都僵直了,他才缓缓起身。却没有往这阵子就寝的侧厢房去,而是茫茫然的走回了嘉禧居。

四柱大床已放下了帐幕,层层幔幔轻纱薄绸,是明兰喜欢的湖碧色,由深至浅,好像江南湖畔的垂柳。外头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夜里更添几分凉意。

明兰和衣蜷缩在床角,细致柔密的长发的散了一枕头,流瀑般垂在床边,长长的睫毛还沾着水汽,像个委屈伤心的孩子,左手在侧颊边团成一个小小的拳头。

他的心像被拽住般,陡然紧了一下。

当天夜里,他叫人把书房侧厢的铺盖收了起来,一应物事都搬回主屋。

※  ※  ※  ※  ※  ※

作者有话要说:

一片石战役是明末清初的著名战役,话说占了紫禁城的李自成正哈皮的时候,向山海关的吴三桂表达了森森爱意,可惜流水无情,吴三桂自从失去了陈圆圆,转头跟多尔衮搞上了基。

于是在一片石上,李自成和吴三桂打得正嗨的时候,好多好多长辫子来打酱油了。

李自成这回元气大伤,几乎损伤了一大半的根本。

——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李自成。我国历史上农民起义军多了去了,你既然有种推翻明朝,好歹争气些呀,你倒是想朱八八那样雄才大略些,立下一片基业呀!

结果,这货只有捣乱的份,没有建设的能耐,害的全国男同胞一齐换发型,秃了两百多年的脑门,真是不知从何说起。

微信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更多优质精校小说免费看!

 

共 55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明兰对齐横还是喜欢过的吧,只是理智占了上风

    1. 匿名说道:

      情窦初开时少女 如何不喜欢齐衡那般 况他也不是贾宝玉的性子 虽然顾廷烨这个男人更有权利更适合任何的社会 但我就是偏喜齐衡 他的才是爱情 很高兴认识你-朱一龙

      1. Bookworm说道:

        同意

      2. 匿名说道:

        赞赞

      3. 匿名说道:

        古代,真不是女子活的地方!

      4. 匿名说道:

        明兰不是情窦初开的少女

      5. 匿名说道:

        神经病

      6. 匿名说道:

        如果不是朱一龙演,就不会喜欢了吧

        1. 匿名说道:

          恐怕是如此

      7. 匿名说道:

        你喜欢的是艺人朱一龙而不是齐衡

      8. -说道:

        剧里 齐小公爷 弱爆了,喜欢明兰,却让她干等着。顾廷烨娶了明兰,齐自己也娶了妻,还去为难顾廷烨。既知明兰嫁了顾廷烨,顾有个好歹,明兰也遭殃。当了官也不成熟啊!他的情也不过是执念,没真爱,否则他会像顾一般,只要明兰好。总之就是从头到尾都搞不清自己要什么,优柔寡断。

    2. 匿名说道:

      明兰骨子里是现代人,穿越时都参加工作了,她的心理年龄可比齐衡大多了。齐衡喜欢她,只是喜欢她聪慧的表象,而从未理解过明兰的内心世界。明兰对齐衡婚事的看法态度,跟齐衡她妈的角度差不多。这会是一个喜欢齐衡的女孩应有的心态吗?
      明兰从来没喜欢过齐衡,思想上就不匹配。

      1. 匿名说道:

        同意

    3. 匿名说道:

      明兰是穿越过去的,心理年龄比齐衡大多了,哪来的情窦初开

  2. 匿名说道:

    描写的真是鞭辟入里。没有心肝之人。。我也是没有心肝之人

  3. 匿名说道:

    虽然喜欢齐衡,然理智占了上风,为明兰点赞

  4. ....说道:

    多少傻姑娘为了爱情奋不顾身,结果受伤的总是自己,心疼的也只有父母。清醒理智,很难做到,看似凉薄没有心肝,其实很了不起。

  5. 自私说道:

    很能理解明兰了,我们都是能守的住自己的人,爱情不可能大过天,自己过得好才最重要,顾二也是搞笑,感情是要感情来换的,就他这种别人要烧死他妻儿都能放过的人,凭什么要明兰像皱夫人那样对他,真以为自己有点权势,对老婆有点宠爱,别人就得感恩戴德了吧。

  6. 匿名说道:

    顾二期待小六的嘻笑怒骂的真性情,而不是相敬如宾。

  7. 心疼齐衡三秒说道:

    唉!齐衡不值得

    1. 匿名说道:

      同感

  8. 匿名说道:

    佩服女主,也理解女主,但不欣赏。欣赏齐衡。

  9. 匿名说道:

    不喜欢顾二,不就是活得恣意点,齐衡输在家世,太可惜了,都是大妈了,才第一次喜欢男配,编剧太虐了

  10. 匿名说道:

    唉,这段看哭了。

  11. 呦呦。说道:

    的确是。当一个人为了生存、在这个陌生的世间活下来、且让自己在这样的身份下(庶女、无妈、爹渣)活得好。的确没心思想风花雪月。因为生活就已经很耗费力气了。更何况是没有希望的感情。撇开明星光环、电视版的知否改编的真的不好。

    1. 宁露说道:

      赞同,改编有合理的地方,但是齐衡的改编确实废了。尤其是后来为难二叔那段,简直不知所谓。

    2. 匿名说道:

      太同意了!!!感觉电视剧着重体现爱情(还有狗血),可我觉得这本书主旨跟爱情根本无关,而是讲生存之道,讲人情冷暖,虽然有些残忍但这才是现实啊

  12. 匿名说道:

    看了一下剧版知否,又倒回来看我的原著,发现,还是弃剧的好。(不针对人物,只看剧情)

    1. 匿名说道:

      同意,最心水的书被拍了剧,在一堆儿烂剧里算是用心拍的了,可是改的面目全非,精华都没了,改的是适合电视剧的套路,我真希望名字也改掉,剧里苦大仇深的隐忍的明兰跟这书的名字真是相去甚远。

    2. 匿名说道:

      哎,同感……书里通过内宅体现的古代人文和实际社会关系,原本讲生活哲学/人际关系等有现实意义的主旨基本都不见了,变成一个披着古代外衣的言情大女主剧。当成是原创剧本来看或许很好,偏偏同名同人却跟原著从内核上来讲完全不一样,本来抱着看到原书搬上荧幕的希望去看剧的我真的是目瞪口呆

  13. 心疼说道:

    作者真是用心了

  14. 匿名说道:

    喜欢书

  15. 匿名说道:

    因为赵丽颖来看小说,小说果然好看,细致入微,在情在理,贴近人性

  16. 齐衡的小可爱说道:

    怎么说呢,对齐衡更多地是不忍,我们知道明兰的苦,但是我更喜欢齐恒,他是真的为娶明兰努力了,但明兰是一步步的拒绝,说齐衡不了解明兰我不同意,就像这篇顾二说的,明兰只能对齐衡表露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小说刚开始的时候明兰就拒绝过多次齐衡,但是齐衡一直喜欢她,喜欢的就是她的性格,所以明兰展现什么样子齐衡都是喜欢的。只是有缘无分,小说里明兰作为穿越女太理智,因为她实际的心理年龄就很大,而且她从小耳濡目染古代女人的生存不易。所以电视剧里没穿越的明兰才会真真的爱慕小公爷吧,毕竟电视剧里的明兰只有十几岁,最好的年纪遇上最好的人,即便是隐忍着拒绝,心里也是及喜爱齐衡的

  17. 齐恒的小可爱说道:

    怎么说呢,对齐衡更多地是不忍,我们知道明兰的苦,但是我更喜欢齐恒,他是真的为娶明兰努力了,但明兰是一步步的拒绝,说齐衡不了解明兰我不同意,就像这篇顾二说的,明兰只能对齐衡表露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小说刚开始的时候明兰就拒绝过多次齐衡,但是齐衡一直喜欢她,喜欢的就是她的性格,所以明兰展现什么样子齐衡都是喜欢的。只是有缘无分,小说里明兰作为穿越女太理智,因为她实际的心理年龄就很大,而且她从小耳濡目染古代女人的生存不易。所以电视剧里没穿越的明兰才会真真的爱慕小公爷吧,毕竟电视剧里的明兰只有十几岁,最好的年纪遇上最好的人,即便是隐忍着拒绝,心里也是及喜爱齐衡的

  18. 匿名说道:

    我就不喜欢齐衡,明知在那种时代,名声对女子有多重要,一个不好就会毁了其一生,还偏的要做些传出去会对女主不好的事,说的好听是深情,说不好听就是自私,(更何况女主也不是真的古代人啊,她是穿过去的现代人,是有现代思想的好不,而且还是个庶女的身份,能不能过活下去都难说,哪有心情儿女情长风花雪月)

    1. 说道:

      其实对齐衡,持顾二一样的看法:扛不起事!只有嘴巴说爱,能顶什么用!贺弘文都比他强!至少他没把自己想娶明兰的事闹得沸沸扬扬,闹得留言漫天!至少他违抗重病母亲,坚决不纳曹表妹!齐衡除了说爱,还干了什么?

  19. 匿名说道:

    作为一个古代人,顾二的确是对女主用情至深了,明兰以前为了生存的种种冷静理智戒备可以理解,但已经和顾二生活这么久并且感受到顾二的真心,却依然冷静小心,完全感受不到她的一丝真情实意,不由得感到有一丝讨厌,防范之心可有,冷静理智也要有,但一个过于冷静理智难以信任他人的人,也体会不到真爱,她又何尝不是在做戏呢,即便是本性良善

  20. 小燕说道:

    我觉得无论是小说还是改编的电视剧,对明兰的这段心理都描述得不错。守住自己的心,很重要。无论是何种景况下,只有守住自己的心才能过得更好。对齐衡,明兰能清楚预见到他们的有缘无分。对顾二,明兰也能看到自己的能力所限,他若是要变心,明兰又能有什么办法?既没亲娘,爹又是个偏心的,还没个亲兄弟姐妹,只能靠她自己。对我们来说,保守我们的心比什么都重要。

  21. 笑天猫说道:

    和知否知否里面演的完全不一样call

  22. 匿名说道:

    女人都是应该先爱自己,不自爱怎么去爱人?小说里齐衡的爱也没有人尽皆知,因为没有什么马球赛但爱一个人,明知不可能在一起,就应该默默的守护,远远的看着。而顾二他的过往就有厚厚的女人史,曼娘虽说心思不正,却为他生了两个孩子。秋娘通房,自小的情分,他也没念什么旧情。嫣红明媒正娶,却独守空房结果被勾引。如果明兰once豪无保留的爱了,他又变了怎么办?明兰是穿越女,本来就是被逼接受一妻多妾制,不象华兰,一屋的通房妾室还能谈恋爱。用现代人的思想,一个随时准备纳妾或被纳妾的男人,你敢真爱而豪无保留吗?

    1. 宁露说道:

      说的太好了。傻子才会因为顾二的几句甜言蜜语一点温柔体贴就掏心掏肺。

    2. 匿名说道:

      像段誉老爸段王爷这样对所有的女人都不忘怀,一旦遇上就互叙衷肠的就是好的啰?他老婆时时都向菩萨感激他的多情呢吧?

  23. 匿名说道:

    古代没有婚姻法保护女性,夫妻相爱时,你反对纳妾,那是你真爱了吃醋了。夫妻不相爱时,那是你善妒了,七出了,被休了。这种情况下还想女人的真爱?别逗了

  24. 匿名说道:

    其实不用多说,女人是不可能离开的,明兰从小就没有安全感,只要顾二真心,滴水穿石,总有一天成功,只是现在结婚时日尚短,言之过早

  25. 书和剧的区别说道:

    看了剧也看了书,觉得两个都好。书中明兰是穿越的不是土著,加上又是庶女,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对现代人来说保全自己是本能,加上她又是学法律的,本就比旁人更加理智。穿来前二十几岁加上穿过来十几年,心智坚定,对待一份没有希望且可能送命的感情-齐衡,她肯定是不会回应。
    而剧中没穿越这码事儿,广电不给拍,那土著明兰喜欢齐衡也就合理了。十几岁的小女孩嘛,从小闺阁里长大,见识小,那么好的人谁不动心啊,不动心才怪好吗!书里的明兰通透剧里的明兰鲜活,其实吧,这两个根本不是一种人,没有可比性。
    剧改的挺好的,符合人设。书写的也好,但要是全按书里的演估计没人看哈哈。所以我压根是当两个故事看的,都好。

    1. 匿名说道:

      是啊,带穿的和裸奔的肯定不一样,看过书的,再去看剧的,也肯定带了先入为主的看
      法,

  26. 匿名说道:

    张氏生孩子前开始闹别扭分居,到张氏快双满月时才和好,冷战了两个月呢

  27. 从张氏生孩子前开始闹别扭分居,到张氏快双满月时和好,冷战了两个月呢说道:

    从张氏生孩子前开始闹别扭分居,到张氏快双满月时和好,冷战了两个月呢

  28. 匿名说道:

    李自成不是从一开始就立志要推翻明朝的。他是打着打着,一路都没遇上什么正规军,打得顺利,不留神就到了北京,然后又不知道朝廷竟然连守城的军饷都拿不出,军队都散了架,要不是几百年的忠君思想教育过于深刻,那些兵鲁子都想参加那些因为皇室欠了半年粮饷就拉火炮射巴士底狱的法国新军了。既然已经到了城下,城门又没什么守卫,不进白不进,于是李自成就高高兴兴的进去了,才进城就有人报告说崇祯帝已经在煤山自吊,李自成对这意外消息还没消化得过来,手下的人已经开始到处烧杀抢掠,好多皇子都被杀了,就这样糊里糊涂的灭了明。所以他觉着得天下也没什么难度,吴三桂的山海关不也就一个关口嘛,还能比京城守卫更高规格?他不降就打呗。眼看着北京城有难都缩在关里不敢出来勤王,一定是个花拳绣腿的,被闯军的勇猛吓怂了。说不定闯字旗在关前一飘,吴三桂也吓得自吊山海关口。自己兄弟找到个绝代美人,难道还会为了顾虑那个脓包忍着不下口?谁知这回不但遇上了操练多年的正规兵士,人家不但富有战场经验,还是哀兵上阵,而且领兵的还是个被这边抢了心头肉正冲冠大怒的。哎呀呀,这回轮到刘宗敏怂了。然后又来了关外的,步兵遇上骑兵,更加是一碰就塌了,塌得尸骨都没法认了。

  29. 匿名说道:

    感觉顾廷烨太计较了 他自己也不是完美的一个人 有那么深的黑历史在 还期望明兰全身心的去爱他 自己也不想一下明兰的想法 万一他以后喜新厌旧 明兰又该怎么过日子?明兰这样的女子 如果全身心爱一个人 如果爱人变心 后果她自己都承受不住 估计郁郁而终 所以才会以旁观者的心态 只为自己而活 这样的一生起码可以过得舒坦 如果齐衡那样的人 没有那种家世背景 明兰或许可以付出真心 但是顾廷烨是不成的 所以明兰在两个人面前表现不一样 顾廷烨是情场浪子回头 但是也做过浪子 相比之下 齐衡和明兰对于感情都是白纸一张 齐衡的懦弱也是缺点 但是对于那时的女子来说 其实顾廷烨不算真正的良配 如果顾廷烨此后一直如此 那肯定是完美的结局 但是明兰不可能拿自己的后半辈子去赌一个有前科的人 所以还是太理智了 理智可以说是一个受过

  30. 匿名说道:

    感觉顾廷烨太计较了 他自己也不是完美的一个人 有那么深的黑历史在 还期望明兰全身心的去爱他 自己也不想一下明兰的想法 万一他以后喜新厌旧 明兰又该怎么过日子?明兰这样的女子 如果全身心爱一个人 如果爱人变心 后果她自己都承受不住 估计郁郁而终 所以才会以旁观者的心态 只为自己而活 这样的一生起码可以过得舒坦 如果齐衡那样的人 没有那种家世背景 明兰或许可以付出真心 但是顾廷烨是不成的 所以明兰在两个人面前表现不一样 顾廷烨是情场浪子回头 但是也做过浪子 相比之下 齐衡和明兰对于感情都是白纸一张 齐衡的懦弱也是缺点 但是对于那时的女子来说 其实顾廷烨不算真正的良配 如果顾廷烨此后一直如此 那肯定是完美的结局 但是明兰不可能拿自己的后半辈子去赌一个有前科的人 理智可以说是一个女人于自己幸福的优点 不过也会伤害真心待自己的人 不过与其自己受伤 不如别人受伤 有的人天生没有圣母的奉献精神 谁又能说这样不对呢?

    1. 走过说道:

      不论自己是怎样的人都期待对方的全心全意, 此人之常情. 何况是一个夫大于天的时代, 观念是环境的产物. 不宜以今日的人权定义去检视另一个时空.

  31. 匿名说道:

    感觉顾廷烨太计较了 他自己也不是完美的一个人 有那么深的黑历史在 还期望明兰全身心的去爱他 自己也不想一下明兰的想法 万

    一他以后喜新厌旧 明兰又该怎么过日子?明兰这样的女子 如果全身心爱一个人 如果爱人变心 后果她自己都承受不住 估计郁郁而

    终 所以才会以旁观者的心态 只为自己而活 这样的一生起码可以过得舒坦 如果齐衡那样的人 没有那种家世背景 明兰或许可以付

    出真心 但是顾廷烨是不成的 所以明兰在两个人面前表现不一样 顾廷烨是情场浪子回头 但是也做过浪子 相比之下 齐衡和明兰

    对于感情都是白纸一张 齐衡的懦弱也是缺点 但是对于那时的女子来说 其实顾廷烨不算真正的良配 如果顾廷烨此后一直如此 那

    肯定是完美的结局 但是明兰不可能拿自己的后半辈子去赌一个有前科的人 理智可以说是一个女人于自己幸福的优点 不过也会伤害

    真心待自己的人 不过与其自己受伤 不如别人受伤 有的人天生没有圣母的奉献精神 谁又能说这样不对呢?

  32. 匿名说道:

    明兰与顾二齐衡不在一个频道上,顾齐在需要感情的层面上时明兰却还在为生存努力哪里要得起感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