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樱花祭 三 皇柝阵亡

郭敬明2016年09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我回到了大军驻扎的地方没,然后夜色突然浓重地降下来,我坐在一块岩石上,望着天空杂乱的星象,空空地发呆。周围有剑士苍凉而雄浑的歌声激荡在凛冽的风中,我突然向起了辽溅,曾经也听他唱过这样悲怆的歌曲,声音撕裂而又嘹亮。我望着天上黑色的云朵,不知道上面有没有辽溅的亡灵。

我看到周围剑士们疲惫的脸,看到散落一地的冰剑和盾牌以及占星手杖。

然后有人回来,满身血迹,他的手上托着一个梦境,他被人抬到我的面前,他将那个梦境交给我,然后手无力地垂下去。

我低着头,轻声说,把他安葬了吧。

潮涯和蝶澈都死在了罹天烬的手下,那个梦境是她们最后共同用灵力凝聚起来的。

在梦境里面,潮涯和蝶澈记录了罹天烬的每个招幻术,我知道她们是想让对罹天烬多些了解。可是在梦境里面,罹天烬的幻术可以用完美来形容,除了渊祭,我从来没有见过谁的幻术有那么精纯和华美,大气如同翱翔在天的凤凰。

在梦境的最后,是几个破碎的画面,蝶澈和潮涯倒在地面上,罹天烬站在她们面前,当我看到他用脚踩在潮涯的脸上的时候,我的眼眶像要裂开一样疼,我的手指因为太用力而陷进了手掌的肌肤,血液沿着我的手指一点一滴地流下来。

然后他动了动右手,潮涯和蝶澈的尸体转瞬成为了灰烬,魄散在凛冽的风中。

我的眼泪流下来,迅速地结成了冰。

整支军队被我们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由月神和皇柝带领,而另外一部分,则由我和离镜剪瞳带领。

当分手的时候,皇柝和月神告诉我,王,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

可是分开后地第三天,我就接到梦境,皇柝阵亡。

那个梦境是月神给我的,月神告诉我,皇柝是为了保护她而死的,他们也是遇到了罹天烬而全军覆没,当月神和皇柝围攻罹天烬的时候,皇柝被他的幻术火焰带上了高高的苍穹,那些火焰托着皇柝飞到了很高,然后就突然消失了。

月神说,其实皇柝本不会死的,只是因为在打斗的时候,皇柝把所以的防护结界都给了月神,而自己,完全没有防护能力。在梦境中,我看到月神泪流满面的脸,我从来没有看过月神为谁动过感情。可是她这样的表情,让我觉得好难过。

梦魇·皇柝·月潋

月神,我知道自己就要离开了,因为我已经感到了灵力在我身体里如水一样流失。

只是,我好担心你,因为你一直都是个没有得到幸福的孩子。

请原谅我称呼你为孩子吧,因为我比你大很多。在我的眼里,你是个最让人怜惜的人,尽管的外表很冷漠,可是我知道你内心的温柔。

我知道你之所以会学习暗杀术是因为你在很早的时候就被杀死的姐姐,你很爱她。所以你希望以后可以保护自己喜欢的人。

我也一样。所以我将我所有的防护都给了你。

因为我喜欢你。

你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你姐姐的事情吗?因为在很早以前,巫医族和你们家族有很深的渊源,甚至我和你死去的姐姐是有婚约的,可是你的姐姐死了,我不能带给她下半生的幸福。在我已经成人的时候,你和你姐姐都还是小孩子,我看着你们觉得很快乐,因为你们的笑容是那么单纯而明亮,如同刃雪城里最明亮灿烂的樱花。

可是我并不是因为你姐姐才喜欢上你的,因为你是月神,你就是你,所以我才喜欢你。没有谁替代谁,你就是天下独一无二的月神。

可是我一直不敢告诉你,我喜欢你,因为我觉得自己不够好,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苍老了,我比你大了接近两百岁,我想你应该找到一个年轻的男子,然后他可以给你幸福,可以让你不需要再用自己冰冷的外表来对抗世间的险恶。

我想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自由地笑了,像你小时候一样的笑容,单纯而又明亮,如同最快乐的风最温柔的云。

你知道吗?在幻雪神山里的那一段时光其实是我最想念的日子,我总是看到你笑看到你严肃看到你思考时的样子,我总是在不断地怀疑你因为我内心恐惧你真的是幻雪神山里面的人,可是你不是,你是我最心疼的月神。

以后的路你一定要坚强地走下去,我不能再照顾你了。我在你身上种下了一个防护结界,以后你有危险的时候,它会自己打开保护你,这是我惟一能够为你做的事情。

月神,原谅我吧,以后不可以保护你了,尽管我想一直呆在你的身边,安静地看着你生活,没有难过和忧伤,那么我就很快乐了。

曾经我听人说过,云朵之上会有亡灵的居住,我想我也会到上面。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在天上看到你,如果可以,我想我就不会惧怕死亡了。因为我还是可以观望你的幸福。

月神,不要再这样封闭地生活了,你身上的冷漠对你是一层最严重的枷锁,我想你逃脱,我要你逃脱。

月神,请你坚强地活下去,带着我的生命一起活下去,我的生命延续在你的身上,所以你不可以不快乐。

月神,我要离开了,很难过,很难过,因为我要离开你。我喜欢你,因为你是独一无二的月神,因为你就是你,所以我喜欢你……

我无法估计罹天烬的幻术极限,因为他的幻术灵力似乎无穷无尽,大片大片土地的沦陷,我觉得无比悲凉。

我对着苍穹想到我的父皇,我想如果我死在沙场上那么我应该用什么颜面去见我父皇的亡灵,如果刃雪城千万年的基业毁在我的手上,那么,我应该如何面对我的血统。

大风从山顶汹涌地吹过去,无数的雪降下来,然后飘落到地面上却无法堆积,因为整个大地已经被火焰烧得变得微微发烫,我甚至可以预见那些邪恶的火焰肆意吞噬刃雪城的样子,无数的女人和孩子的哭喊,独角兽的悲鸣,霰雪鸟嘶哑而割裂天空的啼叫……

站在山崖上,我望着远处的天空,我突然想到了我的弟弟,释的面容又浮现在天空里,我对着释说,释,也许哥哥不能再看见你了。

之后死的一个是月神。冰族势力的一般被覆没。

剩下的一半军队由我统领,可是也日渐减少,甚至已经快要退到刃雪城了。我突然想到我父皇时的那一场圣战,火族也是几乎要攻到了刃雪城的城墙下面。

可是,这一次,刃雪城真的要灭亡了吗?

在月神要士兵传给我的梦境里面,月神的笑容安静而温和,我以前看见的都是满脸冰霜满脸杀气的月神,月神微笑得极少极少。而现在,月神的笑容如同刃雪城里最灿烂明亮的樱花。

她说,王,我知道我一定会死,因为罹天烬的幻术不是我所能够抵抗的。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的幻术达到那么精纯的境界,连王你也不能。只是我并不感到哀伤,我知道皇柝的亡灵在云朵之上等我,他说过他希望我快乐地活下去,可是我让他失望了。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我却是真正地快乐了。在以前的日子里,从来没有人关心过我,因为我是专门学习暗杀术的恶劣的孩子,所有人都看不起我。我也从来没想过要他们爱我,我总是任性地想,我不需要他们的爱,我只要爱我的姐姐。可是皇柝让我知道了爱的博大和无私。王,我现在身上有着皇柝的防护结界的存在,每当我有危险的时候,那个结界就会打开保护我让我觉得温暖。这让我觉得像是皇柝的生命延续在我的生命里,可是我没有好好的把两个人的生命延续下去。当罹天烬的火焰击碎了皇柝的结界,如同锋刃的火焰穿刺我的咽喉,我听到自己的血液汩汩流动的声音。我抬头望着苍穹,我想,皇柝在上面肯定会难过的。他说过,我是他在天下最独一无二的月神,他喜欢我,他会观望我的幸福。可是我让他失望了。

王,请你坚强地活下去,皇柝要我对你说,也是我想对你说的话,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等着与你重逢,你的身上,有他们全部的记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