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樱花祭 一 离开幻雪神山的一百年

郭敬明2016年09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在离开幻雪神山之后的一百年中,我成为了一个寂寞而满足的人。

因为我有希望,人有了希望就可以安然而平淡地生活下去,一千年,一万年,笑着面对时光的亡失和生死的渐变。

我知道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释,岚裳和梨落正在一天一天地长大,他们总会在某一天长大成人,我希望他们可以快乐而幸福地站立在这个世界的大地上,眯着眼睛微笑着仰望蓝天面对苍穹。无论在我有生之年是不是还可以见到他们,无论他们还记不记得我。

其实我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生活,简单而满足,宫女们开始说我是个温暖的国王,因为我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我会站在大殿前的空地上抬头看天空急促飞过的霰雪鸟看得笑容满面。

我总是回忆起几百年前星旧给我的一个梦境,梦境中,我是那个被捆绑在炼泅石上的触犯了禁忌的巫师,而我弟弟樱空释则是那只为了我的自由而血溅冰海的霰雪鸟。以前我总是为这个梦境而泪流满面,而现在,我却可以安然地笑。因为我知道,释必定和我一样,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他还是个漂亮的小男孩,也许会有一个和我一样喜欢他的哥哥与他相依为命,就像当初我和他流亡凡世时一样。

只是星旧已经离开了刃雪城,我不知道他带着他一生最疼爱的妹妹却为了他自杀的妹妹去了什么地方。他告诉我要坚强地活下去,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等着与你重逢,你的身上,有他们全部的记忆。

在回到刃雪城之后,我曾经去过幻星宫,我见到了星旧和星轨的父皇,我告诉了他星轨的死亡和星旧的离开。当我说完一切的时候,我看见他已经泪流满面了。

他说告诉我,也许星轨选择死亡是一种解脱,只是她在死的时候,星旧都没有原谅她,被自己爱着的人恨是一件最悲哀的事情,而比这个更悲哀的则是带着这种感情悲哀地死去就算她爱的人已经原谅她了,可是她还是无法知道。

他对我讲了很多他们兄妹的事情,我看到这个迟暮的老人对时光的回忆。那些往事一幕一幕重新出现在他的生命里,我看到往事起伏在他浑浊的目光中,我似乎看到星旧小时候的样子,看到他和星轨站在一起明媚地笑。我突然想起星旧抱着星轨离开时的背影,那么难过那么绝望。

我走过去,抱着他,他的身躯已经佝偻瘦小了,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叱咤风云刚毅的幻星族的王了。

当我离开幻星宫的时候,星旧的父皇跪下来,交叉双手,对我说,王,我尊贵的王,您是我见过的最仁慈最善良的帝王,我用整个占星族的名义为您祈福,王,请你坚强地活下去,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等着与你重逢,你的身上,有他们全部的记忆……

同星旧一样,婆婆也离开了刃雪城,她的头发依然很短,而且不可能再恢复以前的灵力了。我摸着自己的头发心里一阵一阵地心疼。

婆婆离开的时候告诉我,卡索,你是一个伟大的王,你甚至比你的父皇更加伟大,你的父皇击溃了整个火族,让冰族的势力发展到鼎盛,可是我觉得你比你的父皇更加有资格称为一个伟大的帝王。因为你深厚的感情和伟大的胸襟。卡索,我要离开这座刃雪城回到幻雪神山了,我已经老了。而你的命运的轨迹,才刚刚显现。总有一天,你生命中那些最重要的人都会回到你的身边。王,请您耐心地等待。

我望着婆婆步履蹒跚地离开,身影越缩越小逐渐模糊,大雪在她身后凝重地落下来,无声无息。我想起在以前,我和释还只是雪雾森林中顽皮的孩子,穿着白衣,扎着头发,坐在婆婆的膝盖上听她叫我们皇子。周围有野花盛开的清香和独角兽一闪而过的痕迹。阳光如同水一样将整个雪雾森林浸泡在其中。而一眨眼,几百年的岁月就这样喧嚣而又恍惚地奔跑过去,我已经如同父皇一样穿起了凰琊幻术长袍,站在最高的城墙上,听到无数的人对我的呼喊朝拜。而当初疼我抱我叫我皇子的婆婆,却已经垂垂老去了。

婆婆的身影消失在落雪的尽头,天空突然狠狠地黑下来,我听到周围的风掠过树梢的声音,空旷而辽远。

而月神皇柝和潮涯,也在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告别了我。我知道,刃雪城只是我一个人的刃雪城,我还是要一个人寂寞地呆下去。

我第一个见到的复活的人是岚裳,我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小人鱼,在冰海里面快乐而自由地游来游去,我看到她纯净的银白色长发,闪亮的色泽如同清辉流泻的星辰。

我去过深海宫看过那个没有长大成人的小人鱼。深海宫的宫主告诉我,她的名字叫剪瞳,出生在一百多年前,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世来历,她被发现的时候被一大团海藻包裹着。当人们拂开海藻的时候,她们看到了她熟睡的清秀的面容。我真鲷她就是岚裳。

我站在深海宫的宫殿里,望着外面海水中的剪瞳,想起几百年前岚裳的样子,心里终于释然了。那个曾经让我心疼的女孩子终于又可以自由自在地在水中翩跹了。

深海宫的宫主告诉我,剪瞳总是说她要嫁给我,她们问她为什么,她总是说不知道,脸上是迷惘的表情,可是她还是坚定地告诉别人,她要嫁给刃雪城里的王。

从那以后我总是坐在宫殿高高的房顶上观望着剪瞳。只是剪瞳从来都没有注意到我。我突然想起以前,在我习惯每天晚上坐在屋顶看星光如扬花般舞蹈的时候,岚裳就躲在冰海岸边的一个小角落,那个时候她就这样默默地注视我,而现在,则是我这样默默地注视她。

我觉得一切像是一种命中注定地偿还。可是我心甘情愿。我希望看见小剪瞳一天一天地成长起来,然后我就会将她接到宫中,我不会再让她受到伤害了。

当剪瞳130岁的时候,她变成了倾国倾城的女子,整个深海宫陷入一片恐慌。因为剪瞳的容貌和几百年前死去的岚裳一模一样。

在剪瞳蜕掉鱼尾成为人的那一年,我将她接进了刃雪城,并宣布剪瞳成为我的侧室。

迎娶剪瞳的那天,整个刃雪城格外地沸腾,因为这是我成为王之后第一次迎娶女人作我地侧室。

我坐在玄冰王座上,下面所有的占星师巫师剑士排在两边,在大殿中央的大道尽头,我看到了盛装的剪瞳,光彩照人,格外明艳。可是她的表情依然迷茫。我看到她眼中有弥漫的风雪。她孤独地站在大道的尽头,像一只受伤的野兽。

于是我站起来,微笑着对她招手,我说,剪瞳,过来,不要怕。

当剪瞳一步一步走向我的时候,两边站立的人群沿着她走的地方渐次跪下,他们将双手交叉在胸前,低着头,我听到响彻整个大殿的朝拜。

我看到剪瞳的眼睛越来越清亮,她脸上迷惘的表情也渐渐地消散,我知道她的记忆正在一点一滴地苏醒过来。而我也也一样,似乎也经历了一次重生,前尘往事如落雪般纷纷涌过来,我看到几百年时光清晰的痕迹铺展在大殿的地面上,铺展在剪瞳的脚下。剪瞳像是从时光的一头走到另外的一头,走到了我的所在。

当剪瞳站在我面前抬头望着我的眼睛的时候,我从她的眼睛中已经看不到风雪看不到浑浊了,我知道她的记忆已经全部苏醒过来了。于是我试着轻声叫她,岚裳。然后她热泪盈眶。她跪下去,眼泪洒落在我的凰琊幻术袍上,她说,王,我等了你好久。

我抱着她的肩膀,看着她,我说,剪瞳,让我照顾你一辈子,我想要给你幸福。

然后我看到剪瞳类泪光中的微笑,听到所有人对我的欢呼。

可是我看到剪瞳眉间依然有无法抹去的忧伤,我想也只有等待时光将前世的伤痕抚平了。

自从婆婆离开雪雾森林之后,那个森林里面的孩子就失去了狠多的温暖,每次我去的时候,那些孩子都拉着我的长袍的下角小声地问我,王,婆婆去哪儿呢?她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总是弯下腰抚摩他们的面容,告诉他们,婆婆狠快就会回来的,有王在这里陪你们,你们不用害怕。然后那些孩子们就开心地笑了。

我总是躺在雪雾森林里的草地上,阳光如同倾覆一般散落在我身上,温暖而且让人觉得安全。我一直在找这里会不会有梨落转世的影子,我想看到梨落小的时候,我想看到她一点一点长大成人的样子。

而最终我还是看到了梨落,那个我爱了几百年而且还将继续爱下去的女子。

当我看到她的时候,她依然是一副小孩子的样子,可是我知道她肯定已经快要满130岁了,因为她脸上有着成人般坚毅的表情。她出现的时候如同一只浑身都是力量的矫健的小独角兽,她穿着黑色的靴子,长长的腿露出来,如同身手敏捷的月神一样。她的头发还是和以前一样,是微微的冰蓝色。

她望着我,表情奇怪,我知道,在她的记忆深处,肯定有着一张和我一样的面容。我微笑着站在她的面前,望着她没有说话,我在等待她想起我。

只是她站在我的面前,一直望着我,没有说话,我看到她脸上迷惘的表情。

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吗?

她抬起头看着我,始终不肯说话,我从她的脸上看到梨落的面容,于是心里一阵空荡荡的疼痛。我俯下身对她说,你别怕,我要走了,等你130岁的时候,我会再来看你的。

后来有人告诉我,那个女孩子叫离镜,天生就不能说话。她没有纯正的幻术师血统,不过她天分很高,灵力也很不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