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雪国 二十 不可战胜的渊祭

郭敬明2016年09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星轨的死亡让西方护法的领域开始震动,无数的雾气从地面升起来弥漫了整个天地,我知道这是结界将要消散前的状况,在所有氤氲的雾气渐渐消散的时候,我看到周围的凡世已经消失尽贻,眼前重新出现白雪皑皑的神界。

只是这个神界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恢弘和壮观。我回过头去看到月神和潮涯惊异的神色。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似乎看不到尽头的高高的台阶,一级一级似乎延伸到无尽的苍穹。在台阶的最尽头雾气弥漫中,似乎有着宫殿的飞檐峭壁和流光溢彩。

然后我听到了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冰冷而高傲,她说,卡索,走上来。

那个阶梯似乎没有尽头,我们走在上面几乎要绝望了。因为那个隐没于雾气中的神殿似乎从来没有靠近过,一直走,一直无法接近。

每个人都没有说话,周围安静得让人觉得恐惧。

我知道在台阶的尽头就可以见到渊祭,那个传说中无所不能的神,那个凌驾于任何人之上的神。

当我们终于站在台阶的最高处的时候,周围的雾气一瞬间消散了。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似乎大得足够撑到天宇得宫殿,刃雪城同它比起来如同一座小孩子用雪堆出来城堡。那个城堡的墙面上处处流光溢彩,月神告诉我,那些光泽其实是灵力凝聚而成,如同我的凰琊幻术袍上凝聚的灵力一样。整个宫殿上空飘扬着精美而华丽的乐律,那种乐律超越了潮涯感动叹息墙的乐律不知道多少倍。

在宫殿的天空上面突然出现一张巨大的面容,几乎布满了整个苍穹,那张面容格外模糊若隐若现,可是我却感觉到似曾相识,我觉得我一定在某一个地方见过,只是面容太模糊,我看不清楚,那张面容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她对我说,卡索,走进来。

那个宫殿比我们想象中都还要大,我们穿行于其中如同走在台阶上一样漫长。在宫殿的尽头是一个抬头可以看见天空的院落,院落的中央是一个水光潋滟的莲池,我知道里面盛放的就是我一直寻找的隐莲。而我也看到了斜倚在莲池边上的人影,我知道那就是渊祭。

可是当我走到院落当中的时候,我几乎摇摇欲坠,我似乎处于无穷的幻觉当中,周围有华丽的色泽不断出现又不断消失,因为我看到斜倚在莲池边上的,莲姬的笑容。

莲姬的笑容如雾气般弥漫开来,倾国倾城。

你就是渊祭?

对,我就是渊祭。莲姬的嘴唇没有动,可是我依然清晰地听到她的声音。

王,你认识她?我听到月神在我身后问我。

对,我认识她,她是我父皇的侧室,莲姬。

然后我听到月神潮涯和皇柝在我身后不可置信的声音。

莲姬说,卡索,你能够走到这里真的出乎我的意料,不过如果不是你身上有你弟弟和封天的灵力,我想你早就死在半路上了。

我想复活释和梨落岚裳。

你想,可是你知道我想不想吗?

你一定要想。

然后我听到莲姬诡异的笑声,她说,卡索,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和我说话,即使是你。你不要以为你过了前面几个无能的人就可以在我面前这样张狂,我随时可以让你死得粉身碎骨。

我问渊祭,难道释不是你的儿子吗?难道你不爱他吗?

你的父皇只是一个平凡的帝王,怎么配让我为他生育儿子,樱空释只是我用一片樱花花瓣和一片红莲花瓣还有一片霰雪鸟的羽毛幻化出来的,他的死我怎么会心疼。

我突然想起曾经释和我争夺王位时莲姬诡异的笑容,我突然明白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开始观看这场在她眼里的游戏,因为一切都是她在操纵。

莲姬突然说,卡索,你想得很对,那的确是我玩的一个游戏,你和你弟弟几生几世的渊怨纠缠都是我操纵的星象,你知道我用的占星杖吗?我用的是诞星杖,一切星宿皆由我创造,世间所有的恩怨纠葛都只是我手下的游戏。

我不想再说话,我只是坚定地告诉莲姬,请让我复活他们。

莲姬看着我笑,笑得格外轻蔑。

我突然出手,我将凰琊幻术袍上凝聚的灵力全部调动起来然后左手召唤出风雪,右手召唤出烈火,那一瞬间我用尽了自己全部的灵力攻向莲姬。

在我身行刚刚展动的时候,月神已经抢在了我前面,她周围的月光发出森然的冰蓝色,一片一片如同尖锐的刀锋,而潮涯早已经席地而坐,她的无音琴已经幻化开来,无数白色的琴弦如同闪电一样向莲姬刺过去,所过之处飞扬起无数的白色蝴蝶,而我们身上已经笼罩下了皇柝最完美的防护结界,他将结界全部给了我们,而他却像个没有任何防御能力的小孩子一样站在那里。

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战,没有退路的最后一战。

可是莲姬只是动了一动食指,然后我们身上的防护结界就如同碎裂的岩石一般瓦解分崩离析,我们所有的幻术全部反弹到自己身上,胸腔中的血液喷薄而出。

当我们四个人倒在地上而莲姬却神色悠闲地坐在那里地时候,我才明白,原来婆婆告诉我的话是真的,渊祭原来真的不可战胜。

莲姬走到我的脚边,她站着高高在上地俯视躺在地面上的我。月神和潮涯皇柝已经失去了知觉,他们躺在地面上,躺在自己身下的血泊里。

莲姬对我说,卡索,知道自己的渺小了吗?

我没有说话,可是内心的绝望却汹涌地穿行出来,在我面前流淌成为一条黑色的波涛湍急的河。

莲姬望着我,说,卡索,你也不用绝望。我可以帮你复活他们。

我问她,为什么。

她低下头看我,笑了,她说,因为我的游戏,还没有结束。

然后她将如同流云般宽大的衣袖一挥,然后莲池中突然盛放了无数红如火焰的莲花。

我终于看到隐莲了。

莲姬告诉我,隐莲可以让人复活,可是并不能立刻复活他前世的记忆。而且隐莲本来就是一种神界灵力最强的植物,用它复活的人会专转世成为前世最向成为的人。而当他面对面见到让他复活的人的时候,他的记忆才会全面地苏醒。在记忆苏醒之前,他只会隐约地觉得自己要去一个地方,要做一件事情,而这件事,就会让他看见使他复活的人。

我可以知道他们复活后都变成了谁吗?

不可以,只有当他们见到你之后,他们的记忆才可能复活,然后他们才会告诉你,他们是谁。

然后莲姬笑了,她说,卡索,其实游戏并没有结束,游戏才刚刚开始。然后她就如同雾气一般消散在我的面前。

当我离开渊祭的宫殿的时候,我站在那个高入云朵的台阶顶端仰望天空,樱空释,岚裳,梨落的面容渐次出现在天空又消失掉。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已经出现了三个新生的孩子,他们是我的弟弟和我爱的人,他们自由而单纯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

只是我不知道,释,当我苍老得快要没入夕阳的余辉的时候,我还能见你一面,抱一抱你,听你叫我一声“哥”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