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雪国 十九 梦魇·星轨·雪照

郭敬明2016年09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可是突然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潮涯的蝴蝶腾空而起,以为上面已经没有了黑色的压制,月神的月光也在黑暗中突然变得光芒四射,因为星轨突然收回了所有的缎带。

然后我看到了星轨脸上忧伤的笑容,如同当初那个纯真的小孩子。

她望着我,对我说,哥。

我转过身,看到了我身后的星旧,气宇轩昂,白色的占星长袍一尘不染,表情依然冷傲而严肃。他的头发飞扬起来,在风中一丝一丝散开。

哥,你怎么会来?星轨望着星旧,低声地说。这个时候,星轨似乎只是个温柔婉顺的女孩子,只是当初那个被星旧从幻星宫中抱出来的孱弱的小女孩。

你不要管我是怎么来的,星轨,告诉我,你真的是西方护法吗?

星轨没有说话,只是我看到她的眼睛中出现一闪而逝的光芒。她低着头问,哥,如果我是,那么你会原谅我吗?

不会。

为什么?

我告诉过你,卡索是我最敬重的一个王,如果有任何人想要伤害他,那么我都不会原谅,而且,你杀了那么多的人,星轨,你晚上睡觉的时候不会听到那些亡灵从天空上面走过的声音吗?

哥,我不在乎那些人,我只在乎你,你真的不愿意原谅我吗?

对,我不会原谅你。星旧转过身背对着星轨,我看到他脸上滚落下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掉在草地中。

星旧对我说,王,我们动手吧。

星旧,可是他是你的妹妹……

我没有这样的妹妹。星旧打断了我的话。

哥,你真的要对我动手吗?

是的。

我不是你的妹妹吗?

星旧抬头望着天空,他的声音低沉而嘶哑,他说,我的妹妹星轨是个善良而单纯的女孩子,会在我的怀抱里安静地睡觉,会等待我的归来,只是她已经死了,死在我的记忆里,她永远都不会再出现了。

然后我看到星轨的眼泪,如同碎裂的光芒一样,四分五裂。

哥。我听到星轨的声音,如同死水一样的平静,可是谁都可以听到里面的绝望。她说,哥,早知道你不会原谅我,那我根本不愿意再多活几百年,也许在我两百岁的时候死在幻星宫里会是最好的结局,因为,你永远都不会讨厌我。

然后我听到一阵血肉撕裂的声音,那些黑色的缎带从星轨的背后刺进去,然后从她的胸膛汹涌地穿刺出来如同喷薄的黑色海浪,星轨的身体倒在草地上,发出一声低沉而压抑的坠地声,在她倒地前的最后一瞬,她哭着说,哥,哥!你为什么不肯原谅我……

你为什么不肯原谅我……

在星轨死亡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晶莹透亮的球,我知道那是星轨留下来给他哥哥的梦境。

星旧站在远处高高的山崖上,星轨躺在他的怀里,如同我第一次看见他们两个的时候一样,大雪纷纷扬扬地落在他的头发和肩膀上面,他撑开屏蔽保护着星轨,目光温柔得如同春天深深的湖水。

星旧,你怎么会突然从刃雪城里面赶过来的?

因为我一直在占星祈福我的妹妹和王您,然后我突然感到了我妹妹的危机,因为我感到有几个幻术灵力格外高强的人正在对星轨围攻。于是我赶过来,穿越了已经成为空城的东方南方北方护法的领域,然后到达了这个由西方护法的灵力幻化出来的凡世,然后我看到了王您,月神,潮涯和皇柝,而我的妹妹,星轨,站在你们中间。在那一瞬间,我知道了,原来星轨才是真正的西方护法。

星旧,你不是最心疼你的妹妹的吗?怎么会……

卡索,我能告诉你的就是,我喜欢我的妹妹不会少于你喜欢樱空释。所以,请不要再说起这件事情,因为每次提起,我都会像死一样难过。

王,我会离开你,因为我的妹妹已经死了,我没有再想要守护的人,而你,已经强大了,不需要我的保护了,王,也许我会隐居在幻雪神山里面,守护在星轨的坟墓的旁边,当她的坟头撒满樱花花瓣的时候,我想我会泪流满面的。

王,你是我最敬重的一任刃雪城的王,我会永远为您祈福,只是现在,请让我离开吧。

我望着星旧的面容,说不出话来。

而星旧和星轨的背影,最终消失在大雪茫茫的尽头,我隐约听到星旧苍凉而悲怆的歌唱回荡在高高的苍穹上,无数的飞鸟聚拢又弥散开,樱花如同伤逝一样,残忍地降临。

梦魇·星轨·雪照

我叫星轨,我是我的父皇最心疼的一个女儿。我的父皇是刃雪城里最好的占星师,预言兴亡,占卜吉凶。

我的父皇是我见过的最刚毅的男子,我看到过他站在幻星宫最高的落炎塔上占星的样子,面容严峻如同幻雪神山祭星台千年不动的黑色玄武岩。风从他的脚下汹涌而起如同咆哮的海啸,他的占星袍飞扬起来如同无边无际的黑色翅膀,我总是看见一只展翅欲飞的苍鹫。

几百年几千年,岁月如潮水一样流过他的身体,我相信他也不会有任何的变化,因为他是那么坚强和刚毅。

可是他看着我的时候,脸上会有如水一样忧伤的表情,我那么刚毅的父皇会为我流下难过的泪水。

因为我是个让人担心的孩子。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母后就流着泪告诉我,我的星象是被打断的,我只能活到250岁,然后等我过了250岁,我的生命就开始出现一种无法预测的轨迹,因为我随时都可能死掉。我的母后告诉我的时候我看见她的眼泪簌簌地往下掉,掉在她纯红色地长袍上浸染开来,如同一朵一朵娇艳的花。我伸出小手抹掉了母后的眼泪,我告诉母后,即使只有两百年,我也会开心地活下去。

然后我看见我地母后泣不成声。

当我出生的时候,我的家族为我的降生感到巨大的幸福,因为在我新生的身体上,已经凝聚了一千年的灵力,我的母后告诉我,我出生的时候,头发已经比她的长了,那些如同晶莹的雪一样的发丝紧紧地将我包裹起来,我在里面安详地沉睡。

我的父皇喜极而泣。

可是我是个让人担心的孩子。

我的父皇为了举行了最初的新生占星仪式,我的母后告诉我,在那个占星仪式上,我的父皇格外的高兴,他的笑容如同撕裂的天空一样豪迈,家族的人都被他的快乐感染了,因为我们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父皇笑的样子。

可是当父皇占星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整个占星坛突然安静下来,每个人都可以看到父皇占星杖上空破碎断裂的星象,我的父皇在占星坛的最高处身体一个摇晃,然后倒在了冰冷的玄武岩上。

我是个被打断的孩子。我是个不应该出生的孩子。

我是个不应该出生的孩子。

我在幻星宫的最下层的暗室中睁着眼睛难过地想。

我的身体越来越弱,甚至一阵风都可以让我口吐鲜血。当第一天我的父皇将我抱到这个黑暗的地下室的时候,我的父皇难过地掉下了眼泪,他说,星轨,我的好女儿,你呆在这里吧,你不会有事的,父皇是最好的占星师,父皇可以改变星座的轨道的,你不会死的。

我在父皇的怀里望着他,然后点头。我说,父皇,我相信你,您是最伟大的占星师。

然后我闭上眼睛。因为我知道,我现在的灵力已经超越了我的父皇,可是连我都没有办法改变星宿的位置。

我的哥哥叫星旧,和我一样是个灵力高强的孩子,只是他的命运不像我一样诡异,灵力也没有我强大。

可是我爱我的哥哥。因为他总是在我觉得自己是个不应该出生的孩子的时候对我说:

你让我想成为更好的人。

因为这一句话,我倒在他的怀抱里难过地哭了。

在我130岁之前,我都是个孤单的小孩子,我在幻星宫的最下层,我没有见过真正的星象,只在占星杖上看见过它们银色的清辉。我没有见过红如莲花的喷薄的落日,没有见过如同黑色淡墨一样模糊氤氲的日暮下的群岚。我没有见过雪花落在樱花树上然后樱花花瓣飘落到肩膀上的样子。没有见过我自己的宫殿,幻雪帝国中最轻盈飘逸的幻星宫。

我只在我哥哥星旧的叙述中一点一点地想象它们,想得心里越来越难过。

我的哥哥总是坚定地告诉我,他会成为更好地人,我不会在250岁的时候死去。

我看着他年幼的面容,心里好喜欢我的哥哥。

当我哥哥130岁的时候,他成年了,当他参加完成年礼之后走到幻星宫的最底层来看我的时候,我以为我看到了我的父皇。

我的哥哥变成了和父皇一样坚毅挺拔的占星师,我看到他的纯白色占星长袍。看到他飞扬的长头发。

我缓慢而幸福地说,哥。

星旧走过来,把我抱起来放在他的膝盖上,他说,星轨,我正在一点一点地变得强大,你一定要等我。

我点头,然后看到哥哥的笑容温暖地散落在我的身上。

星旧对我说,星轨,哥哥不会让你死的,我会改变星宿的轨迹,我要让你一直在我的身边。因为你是让我想变得更强的人。你是我全部的天下。

你是我全部的天下。

哥哥一直都不知道,我为他的话每次都感到难过,我总是在想,有一天如果我突然就死了,我的哥哥在这个最黑暗的地下室找不到我,那么他,如此刚毅而坚强的他,会不会为我难过得流下眼泪呢?

我的哥哥告诉我外面的一切事情,包括现在谁是幻雪帝国的王,谁是最好的幻术师,他总是提到卡索的名字,因为我哥哥认为,他是一位最好的王子。温和,善良,而且气宇轩昂。我的哥哥说,他是个伟大的人,将来必定也会成为伟大的君王。

我的哥哥告诉我,等有一天他强大到可以改变命运,那么他就可以让我走出这个黑暗的囚笼,让我站在刃雪城最恢弘的大厅中为卡索占星祈福,因为我是最好的占星师。

我看着哥哥神采飞扬的面容几乎要信以为真了,可是我知道,一切只是个华丽的梦境,可以用来安慰自己也安慰哥哥的梦境,我知道自己最后的生命必然会莫名地中断于某个早晨或者某个血色的黄昏,可是我还是感谢我的哥哥给了我这个生活下去的希望,只是心中依然有心疼和难过,不是为我,而是为我最喜欢的哥哥星旧。

我的身体有着和其他人截然不同的体质,因为我在130岁醒来的第一天早上发现自己还是小孩子的身体,于是我发现自己永远都长不大了。

那天我躲着不见我哥哥,我想到星旧我就泪如雨下。我的哥哥已经是一个长风而立的男子,而我,却还是一副小孩子的样子。我不要我的哥哥看到我而为我难过。

可是星旧好像已经知道了,他站在空旷的黑暗中温柔地告诉我,星轨,我知道了你的事情,不过哥哥没有任何的改变,我还是喜欢星轨,因为星轨就是星轨啊,无论变成什么样子还是星轨。

我在黑暗的另外一头,看着站在中央的的哥哥,他的脸很温和,头发软软地扎起来,我看到了他的那见黑色的占星袍,上面洒满了幽蓝色的六芒星。然后星旧转身看到了我,他走过来,抱起我放在他的膝盖上,他说,星轨,这件占星袍是王送给我的,因为我准确预言了一场灾难,星轨,我正在逐渐强大起来,请你一定要等我。

我哥哥将脸俯下来,亲吻我额间的六芒星。他说,

星轨,你让我想成为更好的人。

我呆在幻星宫的最底层,一日一日地逐渐消亡我的岁月,我忘记了外面的喧嚣和高昂的精魂,与世隔绝,看着命运的线孤独地缠绕缠绕,而我在其中安静地等待死亡的到来。

有一段时间,我的哥哥没有来看我,因为,那个时候,火族和冰族的圣战正如同黑色的潮水一样在冰海两岸汹涌,所过之处是一片措手不及的覆没。

我站在底层仰望黑色的天顶,想象着最上端的世界里是不是火光弥漫,那些冰蓝色的云朵是不是已经被烧得如同红色的莲花。

我每天都在占星祈福,因为我的哥哥在战场上。我总是想象着他高高地站在悬崖上,举起占星杖,光芒从他脚下地地面迸裂而处,他观测着星象对千军万马运筹帷幄。如同刀刃一样的风割破他的肌肤,我看到他坚毅如同父皇的面容。

在那段漫长的日子里,我的父皇总是代替我的哥哥下来陪我,他把我放在腿上如同我刚刚出生的时候一样。

我总是询问他关于外面的战事,我的父皇总是告诉我,星轨,不要担心,因为我们的王是最伟大的王。父皇告诉我,哥哥是战场上最年轻的占星师,可是功勋卓著,我可以想象得到星旧神采飞扬的样子,想象他站在独角兽上纵横沙场的样子。我信任我的哥哥因为他是我心中最伟大的人。

每当我露出安慰的笑容,我的父皇总是难过地叹息,我知道他又想起了我短暂如同流星的生命轨迹。我总是抚摩着他苍老的面容,告诉他,父皇,请不要为我担心,因为哥哥会为我改变星宿的位置。我甚至用这个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言来安慰我年老的父皇,我的父皇对我点头,他说,对,你肯定能一直快乐地活下去。

然后他转过头去,可是我依然看到他深陷的眼眶中滚落的泪水。

我不知道过了几十年或者几百年,当我的哥哥星旧重新站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知道圣战已经结束了。我的哥哥凯旋归来。我看到他已经正式穿上了幻星家族的王者幻袍,我幸福得热泪盈眶。

星旧抱起我,他裂开嘴角开心地笑,放肆的笑容如同灿烂的朝阳,他的笑声温暖地将我包裹在里面,我觉得像是在母亲的身体里温暖得可以沉睡过去。

星旧对我说,星轨,我终于成为了幻星族的王,我会逐渐强大的。

我看着哥哥认真的面容用力地点头。我甚至开始相信他为我编织的这个梦境了。

可是梦境依然是梦境,总有一天会如同水中的幻觉一样消散。而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一天竟然来得那么快。

似乎我的生命要提前终结了。我躺在冰冷的黑暗中难过地想。

在我190岁的那天,我突然觉得胸腔中一阵撕裂的痛,然后我失去了知觉,在我倒在黑色的玄武岩地面之前,我看到了自己口中汹涌而出的白色血液,一点一滴流淌在地面上如同狭长的溪涧,最终漫延开来,模糊氤氲,如同我消散的知觉。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依然一个人躺在地面上,我慢慢地坐起来,然后用衣袖小心地擦地面的血迹。一边擦我的眼泪一边滴下来,我觉得从没有过的难过。我不是因为痛不是因为死亡的降临,而是我突然想到我再也看不到哥哥神采飞扬的笑容了。于是难过就突然从喉咙里涌出来。我坐在冰冷的地上想着我的哥哥。

那天晚上星旧来看我的时候我没有告诉他,我怕他难过。他依然在讲外面的世界,唯美的樱花,绚丽的流岚,雄浑的山脉和安静的大海。我看到他英俊的面容心里一阵空荡荡的难过,我想我以后都不可以看到这张脸了。

以后的日子频繁地吐血,我的身体一天一天恶化下去,可是我没有让任何人知道。我总是在哥哥和父皇面前安静地笑,我不想他们难过,因为他们是我在世上最爱的两个男子。

不知道是哪一天,当我从黑色的地面上醒过来,习惯性地开始擦地面的血迹,然后我看到了站在黑暗中的一个女子,黑色的长袍如同用最浓重的夜色浸染出来的。她望着我,肯定而毫不犹豫地对我说,我可以给你永恒的生命。

我可以给你永恒的生命。我不知道在我面前说这句话的女子是谁。

我是渊祭。

我心里说不出的恐慌,我说,你怎么会知道我心中在想什么?你是占星师吗?

她说,我不是占星师,我是凌驾于任何人之上的神。

她说,如果你愿意做我的西方护法,我就可以给你永恒的生命。你可以自由地穿越幻雪神山和刃雪城,随便你居住在什么地方。

我望着她,问,可以一直留在我哥哥身边吗?

可以,只是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就必须出现在我的面前。

好的,我答应你。

你这么快就答应我?你不问问西方护法是做什么的?

我不想问,只要可以一直呆在我哥哥身边,随便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我想我还是告诉你好,因为西方护法是个最残忍的护法,因为它掌管暗杀,也许你会被所有人看不起。

只要你不叫我去杀我哥哥以及我别的亲人就可以。至于别人的轻视和鄙夷,比起可以呆在我哥哥身边一直陪他来说,如同柔弱的蛛丝。

渊祭望着我,她说,很好。很好。然后她如同烟雾一样消散在我的前面如同诡异的幻觉,我甚至怀疑有没有出现过这样一个人。

可是我的身体渐渐好起来,我的吐血开始减少最后停止了,我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

我的哥哥站在我的前面,弯下腰看着我的脸,他告诉我,星轨,你让我想成为更好的人。

我望着哥哥的面容终于哭了,我抱着星旧,我对自己说:

哥,我终于可以不离开你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