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雪国 十八 西方护法之魇

郭敬明2016年09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月神和潮涯被葬在客栈的背后,和辽溅片风安葬在一起。月神和潮涯的坟塚还是黑色的泥土,而片风和辽溅的坟塚上已经长出了嫩绿色的草。一离一离的演示着死亡和生命的彼此纠缠。寒冷的风笼罩在坟墓的上空,我和皇柝站在坟墓的前面,彼此都没有说话,大风呼呼地吹过去,我和他的长袍猎猎地作响。

皇柝,你为什么要杀死月神?

因为她要杀我。

可是你没看见我已经出手了吗?她根本就没机会杀你了。

皇柝没有说话,只是依然有诡异的笑容弥漫在他的脸上。他说,王,我们就在这个地方分开吧。

分开?你是说……

我是说我要回到刃雪城中去了,尽管也许你觉得那是个玩具城堡,可是那个地方毕竟有我的整个族的人在等着我,我是他们的神。

你是说你要放弃以后的行程吗?

王,你觉得你还有以后的行程吗?这是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路,而我也已经疲惫了,王,我要离开。

当皇柝走的时候,我突然对他说,皇柝,其实你才是真正的西方护法,对不对?

皇柝没有回过头来,他说,卡索,这个问题已经没有必要再问下去了,你觉得你还有希望经过西方护法的领域吗?连西方护法都过不了,那你怎么可能战胜渊祭呢?

当皇柝快要消失在浓厚的雾气中的时候,我跑到他的面前拦下了他,我的剑笔直地指向他的咽喉,我说,如果你是西方护法,我绝对不会要你走出去。

皇柝看着我,脸上是恍惚的笑容,他说,可是我说我不是,你会相信吗?

皇柝最后还是死在了我的手下,他在我的剑下流淌了满地白色晶莹的血。我听到他喉咙中模糊的声音,他说,王,您不要再被禁锢了,自由地飞翔吧……

皇柝被我杀死的地方是在这个西方护法灵力幻化出来的凡世的尽头,那个地方是一大片耀眼得如同清澈的阳光的金色麦田,那些风从麦田上面匆匆地跑过去,然后奔向这个凡世的尽头,在那个尽头,我隐约地看到雪花寂寞地落下来,落下来,我知道走到了那个尽头,我就可以回到我的刃雪城,回到我的寂寞得可以听见时光碎裂的声音的生命,然后在那里孤单寂寞地再回几百年几千年。

皇柝倒在这片麦田中,脸上是如同月神死的时候一样的忧伤的笑容,他的头发在金色的麦田中如同闪亮的水银,随着起伏的麦浪无边无际地流散开来,长袍早已被血浸湿了,贴在黑色的泥土上面如同死亡的苍鹭展开的黑色羽翼。

我仰望苍蓝色的天空,上面的鸟群低低地向我压过来,它们盘旋在麦田上面不肯离去,如同我一样,如同我这个迷惘而绝望的王一样,因为我也丧失了自己的方向。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天真的孑然一身,我想到我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地亡失,白色的瞳孔和飞扬的长袍消散在戾杀的空气里面,我再次听到亡灵的歌唱,所有死去的人站在天空上面,他们透过云朵向我俯视,可是在我抬头看天的时候,我难过地心如刀割。

我还是没有知道西方护法到底是谁,如同一个经久不散的梦魇般让人无法挣脱也无法看清。我甚至不知道月神皇柝,甚至潮涯和片风辽溅,他们是不是因为我的不信任和无能而死亡,也许真正的西方护法正在我的背后看着我微笑。那雾气中的莲花一样的微笑。

我告别了那间客栈的店小二,我想哪怕只有我一个人我还是要孤独地走下去。

那个店小二送我离开,他没有说什么话,就是个单纯的凡世的子民,和我千千万万的子民一样,只是他不知道我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伟大的神。

当我离开的时候我回过头去看那个渐渐缩小的客栈,青瓦白墙,柳木扶疏。已经有梨花开始开放了,那些一点一点的白色如同细小而温柔的雪,弥漫在空气里面,又从空气中聚拢。

我转过身离开,再也没有回头,因为我的眼泪已经开始流下来。

一幕一幕,时光残忍而空旷地跑过去,我看见辽溅站在他的父皇面前,对他的父皇说,父亲,我会成为最好的东方护法。我看到月神寂寞而坚强的样子,偶尔笑的时候如同舒展的春风。我看到星轨倒在血泊中瘦小的身影,听到她叫我要找到自己的幸福。我看到片风快乐地操纵着风的样子,看见潮涯弹琴时一群围绕着她翩跹的白色蝴蝶,看见皇柝为我撑开的防护结界,看见熵裂最后惨烈的死亡……

我只觉得胸腔中有什么东西渐渐地分崩离析,一片一片尖锐的碎片……

我已经远远地离开了繁华的街市,周围已经没有凡世的人。我躺在空旷的草地上面,阳光从头顶温柔地覆盖下来。周围的空气里有着凡世春天来临的香味。

当我坐起来开始考虑我应该做些什么的时候,我突然看到在草地的最远出,在地平线跌落的地方,那里的空气出现了透明的旋涡,我知道肯定有一个灵力卓越的人出现了,我隐隐地感觉到大地的震动,然后我看到地平线的地方突然汹涌起无数鹅毛大雪。如同当初梨落出现的时候一样,我的记忆开始轻微的摇晃,如同散乱的倒影。

然而当所有的雪花落尽之后,我看到了我无法相信的画面。

星轨高高地站在空中,凌空而立,风从她的脚下面汹涌地往上冲,她的头发长袍向上飞扬如同撕裂的锦缎。

星轨下落到地面上,然后缓缓地走过来,我看着她模糊而诡异的笑容如同观望一个幻觉。

她走到我的面前,仰起面孔,对我说,王,你还好吗?然后她的笑容一瞬间弥漫开来。

我觉得身体的力量一点一滴流失,仿佛连站立的力量都丧失了。

我问她,星轨,你不是在北方护法星昼那儿就死了吗?

星轨的声音出现在我周围的空气里,可是我看不到她嘴唇在动,她的脸上惟一出现的就是那种诡异的笑容。她说,你以为凭星昼的灵力可以杀死我吗?

那么你……

我就是你找了很久的西方护法。星轨。

我说不出话来,只是看着星轨的笑容在我面前变得越来越诡异越来越模糊。星轨怎么会是西方护法?我的脑海中不断出现这样询问的声音,如同从天而降的审问。

王,我亲爱的王,我不是给了你最后一个梦境吗?叫你在看到西方护法的时候打开的,您忘记了吗?

星轨的笑容如同符咒。

在星轨的梦境里,她的样子同出在我面前的时候一样,模糊的笑容,诡异的声音。她告诉我,其实一切只是她的游戏。

她说,王,你是我哥哥最信任的人,所以我知道你不简单,于是我尽我的能力来帮你度过了前面三个护法,因为如果你死在他们手上,那就太没意思了,他们那些人敌不过我的一根手指。我想和你玩一个游戏,一个杀人和被杀的游戏,你是个很好的对手,只因为我的生命太无趣,所以我又怎么可能放过这样刺激的事情。我想看看你能不能找到谁才是真正的西方护法,可惜我哥哥信错了你,你的思想比我想象的要简单得多。卡索,我会让你身边的人一个一个死掉,这是一场伟大的追逐和厮杀,到最后如果你身边的人全部死了,那么我就会出来告诉你,我才是真正的西方护法,只因为你已经不能奈何我了,论灵力,你比不过我,尽管你有一个灵力卓越的弟弟给你的继承幻术,可是你还是不是我的对手。

王,星的路线已经被我设定,请跟我来,玩这场最好玩的游戏……

当我从星轨的梦境中挣扎着醒来的时候,星轨的笑容依然在我面前,只是周围的景色渐渐清晰,我看到了草地和头上的阳光,可是内心却如同冰雪笼罩。

星轨在我的面前,我看到她手上突然出现了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武器,无数的仿佛闪亮的黑色缎带一样的东西围绕在她的手指间,又似乎是有形的一缕一缕的风纠缠在一起。周围的空气全部凝结一样让人感到窒息,我听到星轨的声音高高地飘荡在我们的头顶上,她说,卡索,你现在孤单一个人,我看你怎么过我这里!

我突然觉得很疲惫,然后我低声缓慢地对她说,是吗?那你回过头去看看。

因为我已经看到潮涯,皇柝和月神出现在星轨的身后。他们三个人的长袍翻涌如同变换的流云。他们是我最信任的人。

星轨的神色仍然安静,只是她望着我的时候眼神中多了一些光芒。她说,原来他们都没有死。

我说,是的,他们都没有死。我宁愿我死,我也不愿意他们死掉,因为他们是刃雪城里最优秀的人。还有片风甚至包括死在你手下的辽溅和熵裂。他们都是最优秀的人。

你连辽溅是被我杀死的都知道?从那个时候你就开始怀疑我了吗?

不是的,那个时候我根本想不到是你。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就是西方护法的?

从很多的方面,首先就是辽溅的死。因为我们在他的头顶发现了一根剧毒的针,所以我们全部被引到一个你设下的圈套,以为辽溅是被人用毒针杀死的,其实不是,后来皇柝在辽溅身上发现,其实凝聚到他头顶的那种剧毒是从叫做熵妖的那种慢性花的毒转换过来的,也就是说辽溅在我们进入西方护法的领域之前就已经被人下毒了。而那个时候,他整天都抱着你,最有机会亲近他而且不被人察觉地对他下毒的人就是你。

对,辽溅是我杀死的,而且也的确是用的熵妖那种慢性毒。然后呢?就从这一个简单的推想就知道我是西方护法吗?

不是,除了辽溅的死然后就是你的死。

我的死?

对,我不得不承认你的死亡是你最精明也最厉害的手段,谁都不会怀疑到一个死去了的人。因为皇柝在你身上下的防护结界是最好的一种结界,是他的生命所在,也就是说如果他不死的话那么一般他的结界里的人就不会死,否则如果防护结界被攻破那么先死的人肯定是皇柝自己。可是你还是死了,开始皇柝和我都以为是因为你太虚弱的体质和占星师之间奇妙的克制所造成的,于是只是难过。难过你的死亡。然而你哥哥给我的信中却说,他占星预感到你一个人去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叫我不要让你孤单地一个人。当时我以为星旧占星到你的死亡,以为你去了冥界。可是后来知道,你是去了自己幻化出的西方领域,等待我们走进去。就因为你怕你哥哥告诉我你没有死的事情,所以你才叫我先不要对你哥哥讲你已经死亡的消息。

星轨的眼神越来越寒冷,她望着我,冷冷地对我说,说下去。

然后还有在北方护法星昼那儿,其实杀死她对你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当她死的时候她正想说出西方护法是谁,因为她看到你在我们之间觉得特别可笑,可是你没有让她说话的机会,你再次召唤了幻术杀死了她。只是那个时候我们只是以为你用的是渐次玄冰咒,而且我们很奇怪身为一个占星师的你怎么可能会这么复杂高深的黑魔法,因为一般只有最好的幻术师和司暗杀的巫师才会这种幻术。

然后我们就进入了你的西方领域,之后你和凤凰乌鸦制造出一系列的死亡,让我们根本无时间来想以前你的一些问题。直到在伢照死亡的时候,我又开始怀疑你。

为什么?

因为月神对潮涯的怀疑,本来潮涯和月神都有能力破除那个梦境,可是很奇怪的地方在于潮涯的释梦能力比月神强,可是却破不了那个梦境,很显然有一个比潮涯的释梦能力更强的占星师在周围,而你,就是一个最好的占星师。本来你利用潮涯来让我们怀疑到她的身上,可是你忘记了一点,那就是不可能同时有两个西方护法。如果潮涯是假装受伤,那么皇柝为什么要帮她隐瞒呢?所以,我告诉月神,潮涯和皇柝都不可能是西方护法。

所以你们就假死来引诱我出来?

还不是,那个时候只是怀疑到你,真正让我们下定决心引你出来的是熵裂。

熵裂?你们怎么会知道是我杀了他?

因为他的手势,他死的时候手上是你们占星师最常用的占星手势,开始我们以为熵裂是占星师,可是潮涯说她感觉不到他身上有任何释梦和占星的灵力存在,所以我们知道熵裂是在告诉我们杀他的人就是个占星师,而且是个会顶尖幻术的人,因为一般的人绝对不可能有能力杀死熵裂。

所以你们就彼此假装厮杀引诱我出来?

对,而且这是个很冒险的举动,我知道只要你对我们的行动占一次星,那么你就会知道我们其实是在演戏。可是我相信你太骄傲太自负,你会低估我们所有的人。更何况这一切都是按照你的预想一一实现的,所以你根本不会想到这里面还有秘密,所以你也不会对我们的行动做占星。

皇柝站在星轨的背后,他说,我和月神潮涯其实一直都在王的身边,我们一直在等待你的出现。因为我们知道,你是个骄傲的人,你从来不把任何一个人放在眼里,对于孤单的卡索,你肯定会现身,因为你不认为卡索一个人是你的对手,所以你会出现在他的面前,看他错愕惊诧的表情,只可惜卡索并不是你想的那么没用。

星轨望着我,她的笑容自信而轻蔑,她说,卡索,你信吗,我可以不动手就让你死在这里。

我望着她没有说话。

她说,我知道你不相信。你还记得你最爱的婆婆吗?你记得她把灵力过继到你身上之后紧紧地握着你的手吗?你还记得她粗糙的皮肤让你的手觉得针刺一样疼吗?难道你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她可能真的用针刺了你吗?然后我听到星轨放肆的笑声。

我的回忆突然恍惚起来,心空荡荡地往下落。

然后星轨突然对我出手,黑色的缎带如同闪电一样向我刺过来。可是我却简单地闪开了。

星轨望着我,眼中有愤恨的神色。她说,你听到这个事情之后你为什么没有一点慌乱?

我望着星轨,我告诉她,因为相信人性,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总有值得我相信的东西,比如婆婆对我的爱。我没有任何理由怀疑。

星轨没有说话,只是她的长袍猎猎地飞扬在她的四周,很久之后,她说,卡索,看来我哥哥的确没有看错你,你是个了不起的王,可是我敢保证,如果你们一起对我动手,虽然我不可能赢过你们,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有足够的能力在我死之前让你的血染透这片草地。

星轨手上的黑色缎带突然飞速地扩展开来,如同风一样迅捷地将我和皇柝他们隔开,当我躲开那个缎带的纠缠的时候,我看见月神潮涯和皇柝已经全部被那些黑色的缎带分开了,每个人都独自守护着,星轨在我们中间,她驾御风站在高高的空中俯视我们,脸上是诡异而光芒四射的笑容。她说,游戏的最高xdx潮到了,王,你是个很好的对手,我们继续……

月神的月光被黑色的缎带纠缠着,那些光芒在浓重如同夜色的黑暗下变得越来越暗淡,我听到月神急促的呼吸,她的衣服和发饰飞扬在空中,随着她的跳跃而飞扬。潮涯的白色闪亮的琴弦同星轨黑色的缎带纠缠在一起,逐渐勒紧,如同彼此厮杀的黑色苍龙和白色冰龙,无数的白色蝴蝶从空中破碎掉坠落到地面上,如同雪花一样细小而破碎,而皇柝在每个人身上都撑开了防护结界,星轨的黑色缎带撞在结界透明的外墙上发出尖锐而清越的响声,如同闪电一样弥漫在周围的空气里。

我已经召唤出了几十把冰剑,那些冰剑悬在星轨的周围,可是一直不能摆脱不了那些黑色缎带的纠缠,有的冰剑甚至被那些缎带包裹住然后被勒紧破碎成一块一块的碎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