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雪国 十六 凡世的欢乐

郭敬明2016年09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大雪一直没有间断过,转眼已经到了凡世的新年。我记得在我流亡凡世的那几十年中,我从来没有真正感受过这个凡世间最热闹的节日。客栈的门口挂满了红色的宫灯,大雪从天上不断地降下来,越是临近新年雪花越是大,如同鹅毛一样纷纷扬扬地铺满了整个大地。那些红色的宫灯在风雪中来回地晃动,温暖的红色的灯光弥漫到街上。

大街上不断有孩子在雪地里奔跑,他们穿得都很臃肿笨拙,眼睛明亮笑容灿烂,有着孩子所特有的单纯和欢乐。有时候月神和皇柝会站在门口,偶尔那些小孩子会走过来好奇地看着他们。因为他们的头发是纯净的银白色,长长地沿着幻术长袍蔓延下来如同流淌的水银。月神和皇柝都会蹲下来和那些小孩子一起玩,很难想象这两个对着小孩子笑容温暖而包容的人会是刃雪城中最厉害的两个角色。而且其中月神还是一个最顶尖的暗杀高手。不过当我看到月神的笑容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很温暖,我从来没有看过月神的笑容,原来月神笑起来的时候如同最和煦的风。舒展而飘逸。

潮涯总是喜欢那个店主的小孩子,我觉得那个小孩子格外像樱空释小时候。在我们流亡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是释的父亲,因为我已经变成同我的父皇一样桀骜而英俊的成年人的样子,而樱空释依然是小孩子的身体和面容,眼睛大大的,漂亮如同女孩子。我总是抱着释穿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看着他在我怀里东张西望兴高采烈的样子,我就会不自觉的笑起来,在很久之后,在我们回到刃雪城之后,在释也已经变成一个比我都还要英俊挺拔的王子之后,释告诉我,他说,哥,其实我最怀念你在凡世的笑容,眼睛眯起来,长长的睫毛上落满雪花,白色的牙齿,嘴角微笑的弧线又温柔又坚强。他俯下身,亲吻我的眉毛,头发散落下来覆盖我的脸。

客栈里面渐渐的没有人居住了,因为所有的浪子都要赶回去,即使没有家的人,也会寻找一个像家一样的地方,否则,一个人住在客栈中,在半夜醒来听到窗外深巷中淅沥的雨雪声的时候,肯定会感到空旷的孤独。

只是,我已经过了好几百年那样的生活了,每天在空如坟墓的刃雪城中来回地踱步,在屋顶上看星光碎裂下来,在冰海边听年轻的小人鱼的歌唱,而我总是一遍一遍地怀念曾经在几百年前,那每当黄昏降临时就会出现的人鱼唱晚。

客栈中又有了新的店小二,是个普通而老实的人,从小生长在凡世,看见我们这些长着及地的银白色长头发的人他还吃惊了好久。

新年逐渐来临,每个人脸上的笑容都越来越安静越来越温暖,我看着每个人脸上静谧而恬淡的光芒,我心里总是感到一种很平淡的快乐。开心的时候甚至我们几个人会站在听竹轩前的那个空旷的院落中施展幻术,潮涯用琴声召唤出无数的蝴蝶,萦绕在整个客栈的天空上,月神将手中的月光打碎,悬挂那些闪光的碎片在周围光秃秃的树干上,如同闪光的星星躲藏在树干之间。而我总是把地面的雪花扬起来,然后扣起无名指,用幻术将那些飞扬的雪花全部变成了粉红色的樱花花瓣。那个凡世的店小二看得目瞪口呆,他很开心地笑了,甚至带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过来看,在他们眼中,我们几个白发长袍地人是最伟大的神。

我身平第一次体会到凡世简单而明亮的欢乐,我发现原来幻术带来的不只是杀戮,死亡,鲜血,它带来的还有希望,正义,以及高昂的精魂。

可是在新年到来的那天晚上,死亡的阴影再次覆盖过来,那些被遗忘的惨烈和破碎全部再次翻涌起来,如同永远不醒的梦魇。

在那天晚上,当我们围坐在大堂中间的桌子上的时候,突然屋外传来伢照的呼喊,我看到皇柝和月神的脸色同时改变了,皇柝说,乌鸦。

可是,当所有的人冲出去的时候,却只看到伢照站在院落中,披散着凌乱的长发,眼神幽蓝而诡异,他赤裸着上身,手中拿着他的独特的紫色的冰剑,嘴角的笑容如同诡异的阴影。

熵裂走过去,问他,伢照,你在干什么?

伢照没有说话,眼中突然弥漫无穷无尽的雪花,只是依然掩盖不住他眼中幽蓝色的阴影。

正在熵裂准备走过去的时候,潮涯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飘渺而虚无,她叫熵裂退后,因为,伢照已经被梦境控制,而现在能操纵梦境的,只有她。

潮涯的琴声急促而激越,一瞬间似乎有无数的银白色的丝线贯穿了周围的所有的空间,无数的白色的蝴蝶从空间中幻化出来。我知道潮涯在操纵梦境,她想将伢照从那个可怕的梦境中转到她所创造出的梦境中去。

伢照的长发突然向上飞扬起来,他的周围似乎有着向上旋转的狂风,可是当我回过头去看潮涯的时候,我看到了潮涯口中不断涌出来的白色血液,那些白色血液落到院落黑色的地面上,变成无数支离破碎的蝴蝶。然后皇柝跑过去,将她放入他的防护结界中。

潮涯的眼神恍惚起来,她在昏迷之前的一刹那对我说,王,原来我控制不了那个梦境,因为那个梦境的制造者,太强大。

伢照的死亡格外惨烈,他将他佩带了一辈子的紫色冰剑高高举起来,然后朝自己的胸口插下去,在那支冰冷的冰剑刺入他的胸膛的时候,我听到血肉被撕裂时发出的沉闷的声音,然后伢照眼中的蓝色阴影突然消失,重新变成白色晶莹的瞳仁,我知道他已经从梦境中出来了。可是他出来,只能看着自己面对死亡。

他向后倒下去,在他的身子倾斜的时候,他望着我和熵裂说,王,太子,请小心冰蓝色的……

可是他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他的眼睛望着苍蓝色的天空,失去了任何的表情。

新年还是来了,在死亡的白色笼罩下姗姗而来。

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寒冷。

大雪开始降下来,一片一片,落满了整个世界。

桌上有灯,那盏油灯的光芒柔软地散在屋子的四周,昏黄色的灯光让这个冬天萧杀的气氛减弱了很多。

潮涯依然躺在床上,皇柝的防护结界依然笼罩在她身上。

月神站在窗户边上,风从夜色中破空而来,她的头发四散开来。

皇柝问,王,伢照的死你有什么看法?

我只能说是乌鸦做的。

月神转过身来对我说,不一定,说不定西方护法已经出现了。

我问月神,那么,会是谁?

月神说,谁都有可能。月神望了望躺在床上的潮涯,然后转过头来对我说,王,你可以出来一下吗?

凡世的冬天其实比刃雪城里的冬天更冷。尽管是在新年,可是当那些顽皮的孩子玩累了回家去之后,整个街道就变得格外冷清,地上有他们放过的焰火纸屑和玩过的灯笼,残破地堆积在两边积满白雪的街道上。

月神站在风里,长发和长袍从她的身后飞扬起来,她说,王,我郑重地向你说一些事情,第一,我怀疑潮涯,第二,我怀疑皇柝。他们两个中间,有一个就是西方护法。

我看到月神眼中弥漫的漫天风雪,我突然觉得身体像被抽空了一样,我虚弱地问她,为什么?

关于潮涯,王,我问你,在经过蝶澈的破天神殿之后,你觉得潮涯操纵梦境的能力怎么样?

绝对已经达到一流的占星师的灵力。

那和我比呢?

说实话,应该在你之上。

的确,王,潮涯的制造梦境的水平已经在我之上,从某个意义上来说,她已经可以算是一个优秀的占星师了。我学过的暗杀术中就有操纵梦境这种方法,而伢照也是死在这种暗杀手法之下。可是,王,你知道吗?今天笼罩伢照的那个梦境,连我都有能力去破除,只是当时潮涯已经开始动手,我想那个梦境对于潮涯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情,于是就没有动手,可是潮涯居然被那个梦境所伤,等我想要动手的时候,伢照已经死了。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月神看着我,缓慢地说,潮涯完全有能力破除那个梦境,可是她没有救伢照,而且她在装受伤。

那么皇柝呢?

既然潮涯是在装受伤,那么皇柝就应该发现,可是皇柝没有说出来,他和潮涯一起演戏。而且,皇柝身上有很多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方,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总之是一种直觉。

风从长街的尽头,从月神的背后吹过来,那些寒冷凛冽的风如同薄而锋利的冰片,一刀一刀切割在我的脸上。我看着月神,觉得从来没有过的绝望。

我不得不承认,西方护法是我遇见过的最厉害的对手,甚至他不用现身,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掉我身边的人,而我只能站在雪地中央,看着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地死去。

那天晚上当我回到客栈的时候,潮涯房间中的灯已经熄灭了。皇柝房间中的灯也已经熄灭了。

我躺在床上,可是梦魇一个接着一个压到我身上,那些死去的亡灵在天空之上绽放成恍惚的涟漪,他们在我的耳边说话,微笑,黯然神伤。那些前尘往事破空而来,席卷了我梦境中那些安静站立的记忆,所有的事物崩塌碎裂,轰隆隆地坍塌下来,而我站在一片废墟中,站在那些枯萎翻黄的樱花花瓣的尸体上,泪流满面。

几只巨大的霰雪鸟横空飞过,那些清冽的鸣叫在我的白色的瞳仁上刻下一道一道不可磨灭的伤痕。

梦境的最后,大地上又开满了火焰般的红莲,如同几百年前释死亡的时候一样,那些红莲如同岩浆一样从天的尽头喷涌出来,从云朵的缝隙里喷涌出来,最终淹没掉了一切。

火光冲天。

被梦境操纵而死亡的第二个人是鱼破,同伢照一样,他用三棘剑贯穿了自己的胸膛,依然是蓝色的诡异眼神,阴影般模糊的笑容,以及从地面汹涌而起的狂风。

当我们赶到鱼破身边的时候,他已经用三棘剑洞穿了自己的胸膛,无论是月神还是潮涯,都没有来得及破解笼罩他的梦境。

然后是第三个,潼燮。

熵裂在看到倒在地上的潼燮的时候,没有说任何话,只是一直望着苍蓝色的天空。过了很久,他才说,我的手下最终还是全部死了。下一个也许应该是我了。

新年终于还是过去了,可是在这个新年中却弥漫了太多的死亡的气息。我们没有告诉那个新的店小二这些人的死讯,因为他是那么单纯而简单的一个人,也许一生都不会经历这些离奇的死亡和诡异的暗杀。他只是个简单而幸福的凡世的人,满足自己的生活,开心地和自己的家人一起生活一百年然后从容而平静地离开。有时候我都在想这样的生活也许才是真正快乐的生活,而不是像我一样,是一个被无穷枷锁禁锢的一个王,灵力绝顶,可是却永远孤寂。

那个店小二依然每天忙碌,用笑脸开始迎接那些重新开始流浪的浪子和旅途中的行人,那个店主的孩子依然每天玩着他的那个冰蓝色的球,看见我们的时候开心地笑着叫我们陪他玩,整个凡世依然是按照它的惯有的轨迹运行着,没有任何异样。

可是,死亡的气息依然笼罩在我们头顶上,如同浓重而浑厚的乌云,经久不散,不见光,不破风。

没有人知道伢照和鱼破是怎么会被梦境操纵的,按照他们的灵力而言,是不可能轻易被人操纵到自杀的地步的,除非是开始的时候完全没有防备,然后跌进梦境之后就再也无法出来。可是在经过那么多离奇诡异的死亡之后,伢照和鱼破不可能还是那么放松警惕,除非用梦境控制他们的那个人是个他们绝对不会去怀疑的人。在事情发生之后月神这样告诉我,我听了没有说话,皇柝也没有,因为我们都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做,完全迷失方向,似乎可以等待的就是乌鸦和西方护法来继续杀人。

皇柝突然说,王,你们还记得星轨的第三个梦境吗?

月神的眼睛突然亮起来,她说,当然记得,星轨告诉我们,在没有线索没有方向无法继续前进的时候打开。

那个梦境是个冗长可是简单到极致的梦境,因为整个梦境就是樱空释,我的弟弟。他英俊桀骜的面容,梦境里面,释朝着远处跑过去,远远地跑过去,樱花和雪不断从他身后落下来铺满了他跑过的痕迹。在最远的远处,地平线跌落的地方,释变成了他小时候的模样,他站在地平线上对我微笑,大雪簌簌地落下来堆积在他的手上幻化成一个雪白的球,他的声音从地平线上飘渺地弥漫过来,他叫我,哥哥,你快乐吗?你,快乐吗?

我一直无法明白星轨为什么要将这个梦境给我,是让我可以回忆樱空释吗?还是有什么别的意思?如果只是让我回忆樱空释,那么她为什么要叫我在完全没有线索的时候打开呢?

我突然想起以前星旧给我的一个梦境,就是那个我和我弟弟在落樱坡通过幻术师资格的梦境,也许和那个梦境一样,有些细节一直被我们忽略了。

于是我重新走进了那个梦境,我仔细观察着在身边发生的一切事情,在梦境的最后,我终于发现了星轨想要告诉我们的秘密。

雪已经停了,只是青翠的竹叶上依然有着厚厚的积雪,在风的吹拂下会像扬花般洒落。

潮涯在院落中弹琴,我和皇柝在房间中,彼此没有说话。

然后我们突然听到了潮涯的尖叫声,从我的这个角度从窗口望处去,潮涯的眼睛变成了诡异的蓝色,她的长袍和长长的头发突然向上飞起来,她的琴被她用灵力悬在她的头顶正上方,无数的白色的蝴蝶从琴弦上幻化出来围绕着她自己飞旋。

皇柝望着我点点头,他说,王,的确和你预料得一模一样。

当我和皇柝走到院落中的时候,潮涯头发凌乱地飞舞在风里面,她的瞳仁越加诡异地蓝,而那个店主的儿子站在潮涯旁边,吓得惊慌失措,他含着眼泪害怕地说,姐姐,你怎么了?

我走过去,在那个小孩子面前跪下来,抚摩着他的发髻,对他说,姐姐没有怎么,姐姐只是被你的梦境暗杀术控制了,她没事。

那个小孩子望着我,不明白我在说什么,他说,哥哥,你在说什么?

我突然一扬手,一道锋利而短小的冰刃突然飞扬出来划断了那个小孩子系头发的黑色绳子,然后他的头发长长地散落在地上,超过了我在这个西方护法幻化出来的凡世里见过的所有人的头发,包括熵裂,熵裂和他比起来更像个不懂事的小孩子。

而潮涯的头发突然停止了撕裂般的吹动,安静地散落下来,沿着她的幻术袍如同水银泄地。她的眼睛是纯净的白色,瞳仁又干净又纯粹如同最洁净的冰。她说,小弟弟,我说了我没事,我只是中了你的梦境控制而已。

然后那个小孩的面容突然变得说不出的冷傲和凛冽,如同锋利的朔风从面上不断吹过。

他看着我,没有说一句话,可是眼神却依然锐利而森然。

我说,乌鸦,你可以停止了。

乌鸦望着我,他说,你不可能知道我就是乌鸦的,这不可能。

我说,对,的确不可能,可是我还是知道了。

乌鸦望着我,然后望着潮涯,他说,你们是在演戏,潮涯根本就没被控制?

潮涯说,是的,我是在演戏。可是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我见过的操纵梦境最好的人,我差点就沉溺于你的梦境中无法苏醒了,如果不是我早有准备,我想现在我应该是用琴弦把我自己勒死了吧。

乌鸦望着我说,你们怎么怀疑上我的?

铱棹死的时候,凤凰肯定在大厅里陪熵裂他们喝酒,所以杀死铱棹的绝对不是凤凰花效,而且这种事情也不可能让西方护法亲自来做,所以肯定是乌鸦杀死了铱棹。

那么你们怎么怀疑到乌鸦是我?

因为我们看了铱棹咽喉的伤口,发现伤口是从下往上切进皮肤的,也就是说杀死铱棹的人是从比铱棹矮很多的地方出手,然后以剑洞穿了她的咽喉,所以我们想到杀死她的人一定是身材格外矮小的人,而且是个她绝对不会怀疑到的人,因为她连还手的力量都没有。

还有呢?

还有就是片风的死。那个时候皇柝说暗杀者绝对还在那间屋子里面,可是我们却没有看到有人从房间里面出来,其实的确有人从房间里面出来,那个人就是你,因为你的个子太小,还没有达到花效的腰的高度,所以就被走廊上的围栏遮挡掉了,从我们的角度看过去就好像是花效看着一个透明的人走出来一样。

所以你们就想到是我?

还没有,那个时候只是觉得蹊跷。然后进一步怀疑你却是因为月神的一句话。

什么话?

你还记得当那天我们全体中毒的时候,有人引开月神吗?那天我们打开门的时候,你出现在走廊上,表情惊恐地望着听竹轩的方向,于是月神追了出去,可是月神回来之后对我说“我越往那个方向追杀气越淡”,然后我突然想到,其实那股杀气根本就是你站在门口制造出来的,你本来就是暗杀的顶尖高手,制造杀气对你来说轻而易举,等月神出现时你就突然收回,让所有人都不会怀疑到你。

乌鸦望着我,脸上是阴毒而怨恨的表情,他一字一顿地对我说,说下去。

然后就是星轨的梦境,星轨在梦境里重复了樱空释,也就是我弟弟小的时候的样子,和你一模一样,同你一样的是,他的手里也有一个同你的球一样的球,不过是雪白色,开始我不知道这个梦境是什么意思,可是到后来我明白过来,我记得在我刚刚进入这个由西方护法幻化出来的凡世的时候我见过你,可是那个时候你手上的球是雪白色,而现在你的球却变成了冰蓝色,我记得伢照死的时候对我说的“王,请小心冰蓝色的……”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他要我小心的是什么,可是现在我知道了,他是要我小心你的那个冰蓝色的球。后来我问了潮涯,潮涯告诉我,的确灵力高强的梦境操纵者可以将梦境凝聚为实体,也就是你那个球,然后触碰过那个梦境的人就会在一瞬间被梦境吞噬,所以我们要潮涯去试试你的那个球是不是杀人的梦境。结果不出我们所料,那个球的确就是你操纵的杀人的梦境。

乌鸦望着潮涯,他说,原来你并没有被我的梦境控制,你只是装出来的样子?

潮涯点点头说,对,皇柝已经在我的身上下了防护结界,一般的幻术无法进入我的身体,而且不要忘记了,我也是操纵梦境的人。

乌鸦站在我们的当中,低着头没有说话。他的样子就是一个乖巧的小男孩,可是谁会想到他就是这个世界中仅次于西方护法的暗杀高手呢。

皇柝的结界已经将周围的空间冻结了,而潮涯也将琴弦召唤了出来,乌鸦站在中央,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是他眼中的色泽变幻不定。

然后他突然就笑了,他走过来,抬起头望着我对我说,哥,你抱抱我好吗?

那一瞬间我觉得周围的空气被搅动得形成巨大的旋涡,一恍神我竟然看见站在我面前的竟然是我的弟弟樱空释,他的头发晶莹如雪地披散下来,乖巧纯真的面容,望着我微笑,如同几百年前那个在我怀中沉睡的小孩子,会在梦境中安静地微笑的释。我眼前开始出现大团大团华丽的色泽,整个脑子里都是我弟弟的声音,他说,哥,你抱抱我好吗?抱抱我好吗?好吗?好吗?

然后释踮起脚来伸手抚摩我的脸庞,可是当他的手要触及到我的时候,皇柝在我身上种下的防护结界却突然出现,一个晶莹透明的球将我笼罩在里面,释被突然出现的结界弹开倒在雪地里,他趴在地上,眼泪大颗大颗地从眼睛里面滚落出来落在雪上,他哭着说说,哥,你为什么不理我?

我的心突然如同刀割一样,撕裂的疼痛从胸腔中穿涌而出,我走过去,弯下身子准备抱起我的弟弟,我说,释,不要害怕,哥在你身边。

在我弯下腰的一刹那,释突然变成了乌鸦,周围的幻觉一起消失,我看见乌鸦诡异的蓝色的面容,然后一道冰冷的白光突然出现在他的手上,然后闪电般划向我的咽喉,我已经来不及后退了,一瞬间身体如同冻结一样。

可是当乌鸦手中锋利的冰刃出现在我的咽喉前面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乌鸦凝固的笑容,他的冰刃再也无法前进一寸,因为我看到了一道月光从他的胸膛穿涌出来,然后我看到了站在乌鸦身后的月神,她的面容冷酷而光芒闪耀,头发飞扬在空中,如同萧杀的呐喊一样撕裂而锋芒。

然后乌鸦慢慢地在我面前倒下去,在他身体快要落到地面的时候,他凄凉地对我说,哥,你为什么不抱抱我?为……什么?

周围的空气里突然出现大片大片的樱花,然后一瞬间变成了如同凡世的血液一样鲜红的颜色,我听到大地的震动,如同天边沉闷而钝重的雷声。

我抬起头的时候眼泪无声地展翅滑落,我听到释在天空的声音,他说,哥,请你自由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