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雪国 十三 辽溅死于毒针

郭敬明2016年09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那天晚上我没有睡,我脑子里一直在想刚刚发生的事情,我多少可以猜到一些东西,可是依然很模糊,我知道自己肯定忽略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可是我却不能清楚地想到是什么。

那天晚上似乎过得特别快,也没有再发生什么事情。

当早上我起床走出门的时候,我发现熵裂她们已经站在门外了。出乎我的意料的是月神和潮涯也站在外面,潮涯在抚琴,笑容安静而恬淡。

我走过去,问,潮涯,昨天晚上你……

潮涯,你昨天晚上睡得还好吗?熵裂没等我说完就打断了我的话。

很好,我睡得很安稳,连梦都没做就一觉到天亮。

那就好,你身体弱,要好好休息。熵裂的笑容依然安定,可是我的手心里却已经有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潮涯为什么要说谎?

月神,你呢?熵裂继续问。

我没在这里,我出去了。

我问,你去了什么地方?

她望着我说,王,昨天晚上我发现一件事情,我晚上到你房间告诉你。我看得出月神绝对不是故弄玄虚,她肯定发现了一些事情。

王,晚上我也有些事情要告诉你。皇柝望了望月神,然后对我说。

那天晚上皇柝告诉我,其实辽溅不是死于慢性毒,因为之后他将辽溅的尸体从坟墓中挖出来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发现他的头顶上,在浓密的头发覆盖下,有根细小的针,针上有剧毒。

皇柝说,王,你还记得当我们刚进入西方领域的时候,也就是在辽溅死的时候,我们周围有什么可疑的人吗?

月神告诉过我有几个绝顶的杀手,可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出手,因为当时月神在那里,没有人敢在月神面前出手。

王,你记得吗?当辽溅昏倒的时候,是片风第一个跑过去抱住他的,好像片风知道辽溅要倒下去一样。当时我很清楚地记得片风抱着辽溅的头。

皇柝,你想说什么?

王,我没有想说什么,我只是告诉你我发现的一些被我们遗漏掉的事情,王,请您自己判断。

正当这个时候,月神出现在门口,她看见皇柝在我的房间里面,什么话都没有说。

皇柝看了看月神,然后对我说,王,我先回房间了。

那天晚上月神告诉我的是同一件事情,她说她在我被暗杀的那天晚上她没有在房间就是因为她去看了辽溅的尸体。月神说在坟墓四周的那些草已经全部枯萎了,因为辽溅的尸体上有毒,而且在辽溅的头发里面有一根很小的银针。

我没有告诉月神皇柝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我只是问月神,你觉得是谁杀死了辽溅?

月神没有怀疑我们中的任何人,她说,王,你记得那个满头插满银针的妇人吗?

针?

对,我很想看一看,她头发上的针是不是和辽溅头上的针一样。

当月神刚刚准备离开我的房间的时候,她突然转过身来对我说,王,昨天晚上你被暗杀的事情你不觉得奇怪吗?

你是说……

看见黑衣人和发现黑衣人跑进熵裂他们房间的都是皇柝,全部的话都是他一个人说的。而且他的胸口被锋利的刀刃割破了,王,你想过会是你发出的冰刀割破他的衣服的吗?

我看了看月神,心中开始觉得恐惧和寒冷。

那根针已经被月神从辽溅身上取下来了,针是银白色,却也不是银的,比银坚硬很多,针尖在灯光下发出诡异的绿色,很明显上面有剧毒。针头是鲜红色的格外醒目,当我仔细看的时候我赫然发现那红色的针头竟然是雕刻出的一个凤凰的头!

凤凰!我失声喊出。

月神看着我,表情很严肃地点了点头。

我刚想伸手取拿,月神制止了我,她说,王,这种毒很厉害,就算没有伤口,毒素也会从皮肤上渗透进去的,虽然不致命,但是也会伤得不轻。

我看着那根针,没有说话。可是我却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从皇柝的话里,从月神的话里。

那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睡得很安稳,梦境却一个接一个,在凡世呆久了,突然梦见在刃雪城中的事情,觉得一切虚幻得如同水中的倒影,一晃一晃的,几百年就这么过去了。曾经和释一起的日子却再也找不回来,只有在梦境里面可以见到那个任性而英俊的释,冷酷的时候让人觉得满脸杀气,可是开心的时候,笑容甜美像个小孩子,又任性又霸道。我的弟弟,樱空释,可是现在他却在天空上面哀伤地歌唱,不知道亡灵怕不怕冷,他是不是还是任性地不用屏障屏蔽雪花,让那些如同樱花花瓣一样地雪落满他的肩膀,落满他的头发,落满他如同利剑一样的眉毛。梦境里面没有纷争,没有王位,没有血统区分,没有厮杀和背叛,只有我们兄弟两个人,高高地站在刃雪城最高的那面城墙上,长发逆风飞扬,雪花樱花从我们的头发里,长袍间飞快地掠过去,长袍飞扬开来如同绽放的千年雪莲,纯净而透明的白色。一千年,一万年,我和释就那样站在那里,俯视整个幻雪帝国,俯视我们的子民,俯视潮起潮落的冰海,已经冰海对岸遍地盛放的火焰般的红莲。

一只巨大的霰雪鸟从刃雪城的城墙上空低低地飞过,然后无数的霰雪鸟擦着我们的头顶飞过去,我听到翅膀在风里鼓动的声音,那些巨大的白色飞鸟全部隐没在天的尽头,然后苍蓝色的天空上面依次出现了那些我一直不能忘记的人的面容,头发微蓝色的梨落,敢爱敢恨得让人心疼的岚裳,我的哥哥姐姐,还有那些在圣战中死去的冰族的人们,他们的微笑弥漫在天空里面,最终如同雾气般渐渐消散了。

梦境的最后,我孤独地站在刃雪城冬天一落十年的大雪中,周围没有任何人任何声音,只有雪在风中的怒吼绵绵不断地冲进我的耳朵,然后刃雪城在我身后无声无息地倒塌了,尘土飞扬起来遮天蔽日。

我的眼泪开始流下来,从梦境中一直流到梦境结束,流到我从床上坐起来,流到梦醒的那一刻。

我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头靠着墙壁,我听见自己小声地说:

释,你过得好吗?哥很想你……

当我早上醒过来的时候,窗外的大雪已经停了,竹叶上还剩下一些积雪,在风中很细小很细小地飘落下来。

我走到客栈的大堂里面,我发现月神他们已经在那里吃东西了。除了那个弹琴的女子花效没有在之外,所有的人都在大堂里面。奇怪的地方在于,月神和一个人坐在同一个桌子,而那个人就是熵裂手下最善于用毒的那个妇人,针。

我走过去,在针旁边坐下来,然后店小二过来问我要什么,正在我叫东西的时候,针对我说,卡索,晚上到我的房间来一下。

我疑惑地抬起头,望着针,不知道她想要干什么。

她对着我笑了,笑容神秘而模糊,她说,王,我知道你的一个朋友辽溅死于一根毒针,晚上你过来,我就告诉你关于那根针的事情。

我望着月神,她没有说话,低头喝茶,于是我转过头去对针说,好,晚上我来找你。

那天晚上我把月神叫到了我的房间,我对她说,月神,你陪我去找针。

月神说,好,王,请千万小心。

我和月神等到了所有的人都入睡后才走出房间,可是当我们来到针的房间外面的时候,里面却没有点灯,而且没有任何声音。一片黑暗。

我扣起了无名指,然后风雪开始绕着我的身体不断飞舞,而且越来越密集,因为我怕一推开门就会有无数的毒针像我射过来。我回头看了看月神,她也将左手举起来,举过头顶,然后她手上的月光将她整个身体都笼罩在里面。

然后月神推开了门,在月神身上的月光射进房间的时候,我们看到了针,她正面对着我们,坐在椅子上面,对我们微笑,可是笑容说不出的诡异。正当我们要进去的时候,月神突然叫了一声然后飞快地往后退,我也马上往后面飞速地掠过去,因为我也已经看到了针手上地那些寒冷的光芒。

她头发上的针已经全部被拔了下来,被她放在手里,随时可以出手。

可是我和月神一直在外面等了很久她都没有任何动作。我们加重了身体的防御然后走进去,针的笑容依然诡异。而我终于发现了她的笑容为什么会显得诡异。因为她的笑容已经凝固了,没有任何变化。

她死了。月神收起手中的光芒说。

第二天早上针的尸体被安葬在客栈背后的那块空地上,所有的人都站在她的坟墓面前,新挖的泥土堆成一个土堆,在雪白的积雪中显得格外耀眼。她曾经戴在头上的那些见血封喉的毒针也随着她埋葬了。我们知道,在她的坟墓上面不会被苍翠的青草覆盖,因为那些毒针上的毒会蔓延在土里面,成为她曾经是暗杀术的高手的见证。

原来她就是凤凰。潮涯缓缓地说,头发飞在眼前遮住了她的面容,可是依然遮不住她脸上的疲惫和无奈。

我回头看了看皇柝,他依然没有表情,可是他眼中的光芒依然闪耀,我不知道他又在想什么,我只看到他一直盯着针的坟墓,没有说话。

在凤凰死了之后的几天,整个客栈都很平静,依然每天都有人入住,每天都有人离开,只是我不知道我在等待什么。也许就像熵裂说的一样,我只有等待西方护法的到来,完全没有防备的能力。月神经常都不见踪影,皇柝总是呆在屋子里面,片风和潮涯总是陪着那个店主的儿子玩球。而我,总是站在听竹轩前面的竹林中,看着那些细小散乱的雪花从竹叶上簌簌地掉下来,掉在我的头发上,掉在我的肩膀上,掉在我的白色晶莹瞳仁中融化开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