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雪国 三 幻雪神山的秘密

郭敬明2016年09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当天晚上,我坐在屋顶上面,那天晚上的星光特别好,那些破碎的星光如同蝴蝶如同扬花一样缓缓飘落在我的肩膀上面。我望着蓝黑色的天空,小声地念着释的名字,我仿佛看到了他的面容在天空上面,又高又浅又透明,无法靠近,无法触摸。

然后我看见了星旧,他高高地站在城墙上面,大风凛冽地将他的长袍吹得如同撕裂的旗帜,仿佛有一股风从他的脚下升起来,将他的头发吹得全部向上飞扬起来,我看到他的嘴唇不断地翕动,我知道他在念动咒语。我依稀记得看见过婆婆用过这样的魔法,好像是占星师间互相通信息用的。可是我看见星旧脸上的表情,又难过又哀伤,我从来没有看见过星旧这个样子。我记忆中的星旧,表情冷峻得如同坚固的千年寒冰。可是第二天早上我问星旧昨天晚上在哪儿的时候,他对我说,王,我在我的宫殿里占星,希望了解更多关于幻雪神山的秘密。

我看到了他的手指因为紧张而蜷缩起来,我没有再问下去。我只是不明白星旧为什么要骗我。我固执地要星旧留下来,而且固执地要去幻雪神山。当我那样告诉星旧的时候,星旧很长时间没有说话。后来他笑了,我第一次看见他笑,像是所有的冰都融化开来,笑容如水一样在他脸上徐徐散开,他的嘴角有温柔的弧度,笑容很漂亮。他说,王,你这样真像个小孩子。然后我看到他的眼泪流下来。他跪在我面前,对我说,王,我以星宿族下任王的名义,希望你能驾凌幻星宫。我第一次来到幻星宫,来到传说中幻雪帝国最精致最轻盈的宫殿,整个宫殿像一只展翅欲飞的白色苍鹫,我看到大殿前面的广场地面上的六芒星图案。星旧的父皇和母后以及宫中所有的人全部站在门口迎接我,他们的头发全部是纯净的银白色,长长地飞扬在风里面。虽然我从小就听说过占星家族灵力高强,但我没想过他们的发色会如此纯净。我在一瞬间里想到梨落,如果不是她的发色有微微的蓝色,说不定她现在已经是我的王妃,我得到了我的幸福,也许释也不会死。我抬头看苍蓝色的天空,看天空上游移的云朵,看云朵上歌唱的亡灵。看得我心中一阵空荡荡的。

星旧从大门中走出来,怀抱中抱着一个女子,头发及地,闪亮的银白色。星旧用幻术在身边召唤出风雪围绕成屏障,保护他怀中的人。星旧的眼睛异常的温柔,他看着怀中的那个人,眼睛一直停留在那个人身上,头也不抬地对我说,王,这是我的妹妹,星轨。我终于知道,原来星旧有个妹妹,可是这个妹妹,却是整个星宿族的心里的伤痕,如同很多年前的圣战一样,不愿提起,不愿触碰。星旧说,当星轨出生的时候,她就已经拥有了一千年的灵力,头发长长地包裹着她,整个家族特别荣耀,我的父王母后甚至喜极而泣,因为星轨必定会成为家族中最伟大的占星师,甚至成为刃雪城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占星师。可是,当父皇为星轨举行了最初的新生占星之后,整个家族的人陷入沉沉的哀伤。因为星轨的星象是被打断的,她的寿命只有250年。而且,她对外界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很细小的危险都可以对她构成无法估计的威胁。

星轨从出生后就一直呆在幻星宫的最底层,为整个家族占星,当初为你弟弟樱空释占星的时候,也是星轨叫我去检查那几个占星师的尸体,叫我提防樱空释的。可是整个家族对我妹妹的存在守口如瓶,因为如果国王知道了我妹妹,他肯定会要我妹妹去担任御用占星师的,在皇宫里没有人保护她她随时会死掉的,所以整个王族就隐瞒了这个秘密。我妹妹的占星灵力凌驾于任何人之上,当我拿到婆婆的落星杖的时候,我就把它交给了我的妹妹,于是我知道了刃雪城最大的秘密。其实婆婆对我的灵力估计没有错误,她只是不知道,我有个全世界最好的妹妹。那天晚上我站在城墙上与我的父亲交换信息,我问他能不能让星轨和您一起进入幻雪神山,最后父王说叫我决定。于是我决定相信您,我的王。我看见星旧俯下脸,亲吻星轨苍白的面容,星轨睁开眼睛,看着星旧微笑,小声地叫,哥。那一刹那我似乎觉得斗转星移,几百年前我和释的时光碎片又纷纷涌到我的面前,一阵一阵尖锐的忧伤划过我的心脏。

王,我把星轨交给你,我希望你用全部的力量照顾她。她能在幻雪神山中给你最正确的指示,我相信我的妹妹。只是,她太脆弱了,不能受任何的伤害。我从星旧手中接过星轨,我发现星轨的身体一直在颤抖,她真的是个让人怜惜的孩子。我突然想到我在凡世抱着还是孩子模样的樱空释走在大雪纷飞的街头的样子。当我离开刃雪城开始走向幻雪神山的那天正是冬天刚刚开始的时候,刃雪城里的冬天,大雪一落十年。我站在刃雪城的门口,望着恢弘的城墙没有说话。谁都不愿意相信这么伟大的帝国竟然只是被人操纵玩耍的玩具宫殿。

我第一次见到了月神,那个被星旧反复提起的人,她的脸似乎是用冰刻出来的,冷峻而没有任何表情,她的左手隐隐发亮,我知道那是她杀人时用的武器,月光。那种光芒在月神的手里会幻化为锋利的光刃,比最锋利的冰刀都要犀利。她的头发很长,竟然和梨落一样泛着微微的蓝色,我突然觉得好熟悉。可是星旧却告诉我,梨落和月神的发色不纯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情况。梨落是因为血统的不纯净,而月神则是因为魔法的不完备,因为她从小学习的魔法就是暗杀的黑巫术。她穿着一件及地的淡蓝色长袍,我看见她的时候她斜倚在城门口那两棵参天的樱花树上。那两棵树是被父皇施过魔法的,可以无限制地向上生长,接近天宇。月神仰头看天,淡蓝色的天光从上面落下来融化在她晶莹的瞳仁里。辽溅以前我在刃雪城每百年的盛典上见过他,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小孩子,我也是个小孩子。父皇叫辽溅出来和我比试幻术,因为他是东方护法辽雀的儿子。那个时候我就记住了这个眼神犀利,性格倔强的孩子,当他被我击败在地上的时候,他依然咬着牙齿不服输地看着我。父皇对辽雀说,你这个孩子以后肯定是个很好的东方护法。而现在,转眼百年如烟云般飘散开去,那个倔强的孩子现在站在我的面前,面容硬挺,星目剑眉,银白色的头发用黑色的绳子束起来,飞扬在风里,他说,王,我会尽全力保护您。

皇柝比我大三百岁,他的面容上已经没有少年的那种桀骜和乖戾,而是有着沉淀下来的沉着和冷静,他穿着一身全黑色的长袍,头上乌黑的发带,他的银白色头发在黑色的衬托下显得那么纯净。他双手交叉在胸前,对我弯下腰,什么都没说,只是他手上已经结出了一个悬浮在空中的透明的圆球,我知道那是白魔法中的防护结界。他跪下来,将左手举到我面前,说,王,只要我不死,这个结界就不会破,而这个结界不破,就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你。我望着他,他的眼中似乎有无穷的风云聚散又合拢,瞬息万变。那样的光彩是年轻如我和辽溅所无法比得上的。而片风和潮涯安静地站在最远处,风吹起他们的长袍,翻飞如同最唯美的画面,年轻的片风和倾国倾城的潮涯,他们的笑容像扬花一样散开,潮涯甩开如云的长袖,将地面的樱花瓣扬起来,片风伸出左手掌心向上,动了动无名指和食指,然后突然一阵风破空而来,卷着那些花瓣飞到我面前,纷纷扬扬如雪般落在我的脚边。我知道,他们是这个刃雪城中最强大的人。我告诉了他们关于幻雪神山的一切,我不想隐瞒他们什么,当我说完最后一个字时,他们全部跪在我面前,对我说,王,我们的生命和你在一起。星轨躺在辽溅的怀里,我看到她对我的笑容,从她的眼睛里,我看到她对我说,王,不要害怕。我对来送我们的星旧说,星旧,还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王,幻雪神山是个残酷的世界,请你不要相信里面任何一个人,而且神山里面的那些极其强大的幻术都是不能传授只能继承的。不能传授只能继承?什么意思?也就是说如果你娘要将她的那些幻术传授给你那么她就不能再使用那些幻术,王,其实你应该相当熟悉这种继承的,你忘记了释在你身上留下的灵力吗?释的长发就是另外一种本质一样的继承。

那你能告诉我关于渊祭的一些事情吗?不能,王,甚至连我妹妹都不能。每次我们对渊祭进行占星的时候,天象就会突然大乱,关于渊祭的一切,只能靠王自己去探索了。那你对我这次进入幻雪神山的行动进行过占星吗?进行过。结果如何。星旧抬起头来,望着我说,王,命运有时候是可以改变的,就像传说中最伟大的占星师可以操纵星星的轨迹而改变命运一样。有时候死亡是最伟大的复生。星旧,我不懂。王,其实我也不知道,本来如果星象完全呈现绝路和死崖,我会觉得很自然,可是整个星象里面却到处都埋藏着生机,可是每个生机背后都是死门。王,一切就靠你了,你是我们帝国中最伟大的幻术师,请你福泽我妹妹,福泽每一个人。星旧跪下来,双手交叉在胸前对我说。我对他点点头,走过去抱了抱他的肩膀,我说,你放心,我会像待释一样待星轨。当我们走了很远之后,我回过头去看我的帝国,我曾经舍弃了自由牺牲了释和梨落换来的帝国。星旧还是站在城门口,我看到他的幻袍在风里翻飞不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