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雪国 一 350岁的幻雪帝国之王

郭敬明2016年09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在我350岁的时候,我终于成为了幻雪帝国的王。我站在刃雪城恢弘的城墙上面,看到下面起伏的人群,听到他们的呼唤,他们在叫我,卡索,我们伟大的王。那些人从来没有见过刚继位头发就这么长的国王,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是释的灵魂延续在我的生命里,银白色的长发飞扬在凛冽的风里面,我听到释的亡灵在天空很高很高的地方清亮地歌唱,我听到他低声地说,哥,请你自由地……

我能感受到释的头发在我身上留下的寂寞的痕迹,它们的主人已经在多年前死在我的剑下,白色的血迹,伸开的手指,放肆绽放的莲花……一切的一切像是天空最明亮清朗的星象图,可是没有人能够参破里面埋葬了多少绝望,星旧参不破,我也参不破。

每当我仰望天空的时候我就会看见霰雪鸟仓皇地飞过,破空嘶哑的鸣叫,凄凉得让人想掉泪。我可以看见高高站在独角兽上的梨落,看见她快乐地操纵风雪,我可以看见岚裳在海中轻快得如同一只蝴蝶,听到人鱼唱晚弥漫整个幻雪帝国,我可以看见释顽皮得如同个孩子的面容,笑容英俊而又邪气,头发长长地四散开来,看到他左手捧着一团飞舞的雪,右手捧着一团闪烁的火,脚下盛开无数的红莲。

我的弟弟是最爱我的人,只是他爱得太惨烈,他就像个完全不懂事的小孩子,尽管他有着成熟男子最完美的面容,其实他的内心像是没有长大的小孩子一样,又任性又脆弱,他的灵力比我都强,可是他却连反抗都没有就死在我的剑下,死的时候还在笑,可是笑容里绽放了那么多的难过,因为他不能给我自由,不能再和我一起站在高高的城墙上,让风灌满我们的白色长袍,不能再和我一起,回到雪雾森林,回到一切都没有开始的最初。

还有梨落,被我父皇葬在冰海深处的最伟大的巫师,在屋顶陪我失眠的美丽的女子,还有岚裳,爱得轰轰烈烈的女孩子,看到她死时的鱼尾我的指甲深深地陷进我的手掌里面,在围观的人群散去之后,我难过得哭了,眼泪掉下来洒在岚裳雪白晶莹的头发上。

然而他们都是亡灵,我只有伸出手,对着苍蓝色的天空伸出手,虚无地握一握,然后再握一握。

宫女和侍卫们都在说,我是历史上最寂寞的一个王,白天我习惯捧着一卷卷羊皮幻术法典,靠在樱花树下,学习那些古老而生僻的幻术,而晚上,我会坐在屋顶上,看星光如扬花般飘落,偶尔有樱花花瓣从很远的地方飞过来落到我的肩膀上,我会捡起来放进嘴里细细咀嚼。偶尔可以听到远处雪雾森林里的那些小孩子的嬉闹和森林沉沉的呼吸,我淡然地笑,在抬头望天的时候。

大风凛冽地吹过去,轰轰烈烈地吹过去。

日子就这么平静地过下来。

某一天我恍惚地想起在雪雾森林的时候,在我连巫师都还不是的时候,婆婆总是捧着的脸,摸着我柔软而细腻的长发说:卡索,当你成为幻雪帝国的王的时候,你的日子会突然间变得如河水一样平静,一千年,一万年,就那么无声无息地渐次走过。

我是个孤独的国王,按照幻雪帝国的惯例,每个旧国王退位后都不能再呆在刃雪城,包括皇后,妃子,都要隐居于幻雪神山。所以我总是在偌大的宫殿中听到自己孤单的脚步声。因为我没有选皇后和嫔妃,因为我忘不了梨落忘不了岚裳,那些善良而深情女孩子。我总是一遍一遍地梦见梨落从独角兽上走下来,跪在我的面前,双手交叉,对我说,王,我带你回家。她的笑容好温暖,让我连风雪都不怕。我总是一遍一遍地梦见岚裳死在樱花树下的样子,蜷缩着身体,眼泪从眼角流下来。

有时候我会去雪雾森林,与那里的孩子一起玩,教他们一些很好玩的幻术,婆婆总是站在我的旁边,安静地看着我。有个很漂亮的男孩子对我说,你是最好的王,以后我当你的护法好吗?我说好,那你的头发要变得很长很长哦,你现在的灵力还不够,我的东南西北四大护法全部空缺着呢。看着那个男孩子干净的面容我想起释小时候,眼睛很大很透明,漂亮如同女孩子,笑起来像绽开的樱花,又干净又明亮。

很久之后,婆婆对我说,卡索,你永远像个小孩子,看着你坐在那些孩子中间笑得一脸落寂,我的心就狠狠地痛起来。

是啊,我就是个孩子,可是我还是在流亡凡世的30年里长大了,抱着我的弟弟行走在俗世的风尘中。现在释已经消失在天空上,而我却穿上了凰琊幻袍,戴着雪岚冠,坐在玄冰王座上,俯视着我的子民,成为他们心中永远光芒的神。只是有人知道,神内心的孤独吗?

有时候我会像几百年前一样像个孩子般躺在婆婆的膝盖上,以前我的头发短得可以束起来盘在头顶,而现在我的头发那么长,沿着我的凰琊幻袍散落开来铺满一地。婆婆说,卡索,你的灵力越来越强了。我说,婆婆,灵力再强有什么用,就好像一个人空守着一处绝美的风景,身边却空荡荡地没有一个人。我已经没有想要去守护的人了。婆婆,现在除了你和星旧我都很少说话了,我发现我不想对别人说话,我从来没有觉得刃雪城那么空旷那么大,像一个巨大而辉煌的坟墓。

婆婆,我想去看父皇和母后。说完我感到婆婆抚摩我头发的手突然停下来。

王,不可以,幻雪神山是个禁地,刃雪城里的人除了占星师可以去祭星台占星之外,任何人都不可以踏进幻雪神山一步。

为什么?我只是想去看我娘。

卡索,经过这么多年经过这么多事,你应该明白,有些事情是没有为什么的,这只是幻雪帝国的规矩,尽管在凡世人心中我们是高高在上的神,可是神也是被禁锢的。卡索,你知道吗,以前王族的人背上都是有翅膀的,雪白色的羽翼,柔软的羽毛,可是现在王族的人虽然可以自由地使用幻影移形术,却没有人可以飞翔了。

婆婆,我娘为什么不来看我?我很想她。

卡索,不是你母后不想,而是她不能。

为什么不能?

卡索,有些事情是不被允许知道的,以后你总会明白。

那我去问星旧。

星旧也不会告诉你,因为他和我一样,是这个帝国最伟大的占星师,占星师自由占星自由释梦,谁都不能强迫,而且,星旧也知道,什么事情可以说,什么不可以。

我抬起头望着婆婆布满皱纹的脸,她的笑容温暖但模糊,像隔着浓重的雾气盛放的莲花,遥远得如同幻觉,我似乎又看到了云朵上释的亡灵,他涟漪一般徐徐散开的笑容。

天空飞过巨大的霰雪鸟,鸣叫声撕裂了一片苍蓝色的天空。我的眼睛微微地疼痛起来。

几个月后我还是去了幻雪神山,因为我在落樱坡欣赏凋零的樱花的时候,看到了以前莲姬身边的一个宫女,她的头发居然到了脚踝,也就意味着,她比刃雪城中任何一个巫师都厉害。而这几乎不可能。

幻雪神山隐藏了太多的秘密。我想要揭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