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四 前世的巫师

郭敬明2016年09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当我看见释的时候释正站在幻影天的敛泉边上,释的倒影清晰地出现在水面上,旁边的樱花树上堆满了雪,雪花纷纷扬扬地掉进泉中,将释的倒影轻微地摇晃。

释,眼睛还是看不见吗?

是的,哥。不过没有关系。释的笑容天真无邪,甜美如幼童。

那么漂亮的眼睛,你忍心把它烧掉吗?

释望着我没有说话,过了很久,他才缓慢地说,哥,星旧告诉了你什么?

没有什么,只是我想看看你的眼睛,现在,将你的眼罩摘下来。

如果我说不呢?

你没有选择的权利,因为我是未来的王,而你不是。

那好吧,也许一切都到尽头了。释缓缓摘下他的眼罩,然后我看到了他完好无损的晶莹的瞳仁,不过是火焰般的鲜红色。

释,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学火族的幻术?

因为它强大。

你要那么强的幻术干什么?

为了我这一生最大的心愿。

当国王吗?这就是你最大的心愿吗?

释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问,释,泫榻是你杀的吗?是。

为什么?

因为他阻止我成为国王。那么岚裳呢?

也是因为我而死的。因为她选择的是你而不是我,而她的选择,会影响父皇的判断。

释,我没想到你竟然为了皇位会变成这个样子。

哥,你可以说我是为了皇位。我曾经告诉过你,我有个心愿,为了这个心愿,我不惜牺牲一切。没有人可以阻止我,没有人。释摸着自己的头发,对我说,哥,你看我的头发,那么长,所以,没有人可以阻止我。

当释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手中的冰剑已经刺穿了他的胸膛。他望着我,他说,哥,想不到你真的会杀我。然后他俯身过来,微笑,亲吻我的眉毛。他说,哥,在我死了之后,请你自由地……

然后释的眼睛就安然地闭上了。他躺在我的怀中,像个婴儿一样安睡。他雪白晶莹的血液从他的胸膛流出来,在落满雪花的地面上蔓延开来,所过之处,迅速地开满了如火焰一般的红莲。大雪从天而降,落满了我和释的一身。

然后我的头发突然变得很长,像是释的头发,全部出现在我身上。

我回过头,看到站在我身后的婆婆,她的笑容慈样而安然,她像小时候一样地叫我,她说,卡索,我亲爱的皇子。我走过去,紧紧地抱着她,像个小孩子一样,难过地哭了。

雪雾森林,我在婆婆的木屋中,我曾经在这里长大,而释的笑声还似乎萦绕在屋顶上,婆婆在替我梳头,她说,王,你的头发好长。我突然想到了释的头发,然后感到一阵一阵尖锐的忧伤从心脏上划过。我看到释瘦小的身影在大雪中奔跑的样子,我看到那个被我杀死的凡世的男人将释推倒的样子,我看到我抱着年幼的释走在风雪飘摇的凡世街道,我看到雪雾森林中我们一起长大的痕迹,我看到我将剑刺进释的身体,我看到释慢慢地闭上眼睛,我看到释的血流了一地,我看到雪地上,开满了红莲。红莲盛开的地方,温暖如春。

我将这一切告诉了婆婆,她安静地看着我微笑,她说,卡索,释留下了一个梦境,他要我交给你。

婆婆给我的梦境比星旧给我的更加真实,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因为梦境的冗长,或者因为我与释有最亲的血缘,我在释的梦境中竟然忘记了我是卡索,而只记得自己是幻雪帝国的幼皇子,樱空释。

我是幻雪帝国的二皇子,我叫樱空释。我和我哥哥一起在雪雾森林中长大。我哥哥的名字叫卡索,黑色之城。我和哥哥曾经流亡凡世30年,那30年,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日子。他用他仅有的幻术来维持着我在凡世的生活。哥哥第一次杀人也是为了我,当时我看到哥哥冷峻的面容,感到异常的温暖。

每当冬天下雪的时候,哥哥总会将我抱进怀里,用他的衣服替我遮挡风雪。所以一直到后来我都不用幻术屏蔽雪花,我希望哥哥一直将我抱在怀中,可是从我们回刃雪城之后,他就一直没有再抱过我。后来我们回到了刃雪城,然后我们失去了自由。可是,我记得哥哥曾经说过,他一辈子最热爱的一个是我,另一个就是自由。

我总是看到哥哥一个人坐在屋顶上看星光,看落雪,每当看到他寂寞的样子我就感到难过。特别是在梨落死了之后,哥哥几乎没有笑过,而以前,他总是对我微笑,眼睛眯起来,白色的整齐的牙齿,长而柔软的头发披下来,覆盖我的脸。

因为哥哥要当国王所以梨落就必须死,哥哥没有任何的反抗。可是我知道他内心的呼喊。哥哥告诉过我,他其实并不想成为国王,他想做的,只是去幻雪神山隐居,做个逍遥的隐者,对酒当歌。

我曾经发过誓,我一定要给卡索自由,哪怕牺牲我的一切,所以我要成为国王,然后用我至高无上的权利,给哥哥所有他想要的幸福。我知道这样是近乎毁灭的举动,就连卡索也不会答应,可是,我在所不惜。泫榻,岚裳,我的幻影宫殿,一切在我眼中只是云烟,只有卡索的快乐,是我命中的信仰。其实在我心中,从我记事开始,哥哥就是我心中惟一的神。

哥哥将剑刺进我的胸膛的时候,我感到那么难过,不是为我将要消失的生命,而是因为我最终还是没有给他自由,国王这个位置还是会囚禁他的一生。当我倒下来的时候,哥哥再次抱住了我,这是他在刃雪域中第一次抱我,于是我开心地笑了,我想告诉他,哥,请你自由地飞翔吧,可是我还没有说完,就再也发不出声音。我看到大片大片的雪花飘落在他的头发上,肩膀上,轮廓分明的面容上,我怕他会感到寒冷,于是我曲起食指,念动咒语,将我流出来的血,全部化成了火焰般的红莲,围绕在他身旁。

哥,请你自由地……

当我泪流满面地从释的梦境中挣扎着醒来的时候,我看到了婆婆慈祥的面容,我扑上去,抱着她,大声地哭喊出来。

当我抱紧她的时候,我碰掉了她头发的发钗,于是她银白色的头发散落下来,铺满了一地,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长的头发。

我问她,婆婆,您的头发……

婆婆笑而不答,然后我听见身后一个冷静的声音告诉我:她才是幻雪帝国幻术最强的人,她是你父皇的爷爷的母后,当今幻雪帝国最好的幻术师和最好的占星师,所以她才可以给你最好的梦境。

然后我转过身,看到一身白衣的星旧。他微笑着对我说,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然后给你释的另外一个梦境,也是你自己的梦境。星旧继续说,释在死之前就对我说过,如果有一天他死了,那一定是死在你的手上,因为只有你一个人才可以轻易地杀了他。他叫我在他死后将他的灵力全部传承给你,同时给你他最后一个梦境。

我摸着自己突然变长的头发,发不出任何声音。

星旧将我带到冰海边上,这个地方似曾相识,黑色的悬崖,白色的浪涛,翻涌的泡沫,飞翔的霰雪鸟。

星旧,这是哪儿?

离岸,我画中的地方。

你带我到这个地方干什么?告诉你尝干你的前世。

我的前世是什么?

你自己进入梦境中去看吧。

我走进星旧给我的梦境,然后发现自己仍然站在离岸,只是没有了星旧的影子。我茫然四顾,然后看到了炼泅石,黑色而孤独地矗立在海边。当我走近的时候,我看到了炼泅石上捆绑着一个人,头发凌乱地飞舞在海风中,面容像极了我的父皇。他的肩上,停着一只巨大的霰雪鸟。

鸟儿,你知道我最想什么吗?我听到那个被囚禁的人说。

其实我想要的只是自由,我想推倒这块石头,哪怕跌入海中粉身碎骨,我也不想囚禁于此失去自由。

那个人停顿了一下,然后笑了,他摇摇头,说,你怎么会懂,我告诉你有什么用。他看着霰雪鸟说,鸟儿,你知道吗?来世我想成为幻雪帝国的皇子,我不是想成为国王,而是因为那样,至高无上的我就可以拥有我想要的自由。来世我最想要的就是自由。

然后那只霰雪鸟突然腾空而起,然后开始向着这块巨石俯冲,一下一下地撞,最后它撞死在这块炼泅石上,鲜血在黑色的岩石上绽放,如同鲜艳的火馅般的红莲,而捆绑那个人的链条也被撞开,那个人微笑着跌落悬崖,浪涛一瞬间就将他吞没了。

然后我又看到了星旧,海风灌满了他的白色长袍

他举起右手,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然后看到了那块黑色的岩石。

我抚摩着岩石上的血迹,那些血迹已经差不多消失掉了,只有一些渗进石缝的血液干枯在那里,被永远地留了下来。

卡索,那个因触犯禁忌而被囚禁的巫师,其实就是你的前世。

星旧,你说这是释给你的梦境,那么释呢?

释的前世也在里面,他就是那只为你而死的霰雪鸟。

然后我突然感到一阵剧痛穿越我的胸腔,我张开口,然后看见白色晶莹的血液从我的口中汹涌而出,一滴一滴地掉在黑色的海岸上,血液流过的地方,全部盛开了火焰般的红莲,所过之处,温暖如春。天空一只巨大的霰雪鸟横空飞过,当我抬起头的时候,它一声响亮的破鸣,然后飞往了更高的苍穹。

哥,请你自由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