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三 婆婆,我不想长大

郭敬明2016年09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落樱坡是幻雪神山下的一块圣地,漫山遍野长满白色的樱花,而且永远不会凋零,我和释在那里经过了最后的考验,成为最顶尖的幻术师。我们要做的是将地上的雪扬起来,用每片雪花击落每片樱花花瓣,然后用雪花替换樱花的位置。我记得那天父皇和母后还有释的母亲莲姬都格外开心,因为我和释创造了幻雪帝国历史上的奇迹,我们没有留下一片花瓣。不过惟一不同的是,当释的最后一片樱花瓣飘落到地上的时候,我还有很多的雪花飞舞在空中。

离开幻雪森林的时候,婆婆一直送我到森林的边缘。我抱了抱她,发现她的身躯又佝偻了一点,只到我的胸口。而以前,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总喜欢坐在她的膝盖上。

婆婆,其实我一点也不想长大。

卡索,你是未来的王,怎么可以不长大。

婆婆,以前我以为王高高在上,拥有一切,可是现在我却发现,王惟一没有的,就是自由。而我,那么热爱自由。其实我很想走出这座城堡,走出大雪弥漫的王国。婆婆,其实凡世的30年里我很快乐,我目睹凡人喧嚣而明亮的生活,有喜庆的节日和悲哀的葬礼,还有弟弟释,那30年里我用生命保护他,觉得他就是我的天下。婆婆,你一直在森林里,你不知道,其实大雪落下的时候,一切都会变得寒冷,何况城堡中的雪,一落十年。

说完之后我就离开了雪雾森林,当我跨进刃雪城的大门时,我听到身后传来的婆婆飘渺的声音,她说,卡索,我年轻的王,红莲即将绽放,双星终会汇聚,命运的转轮已经开始,请您耐心地等待……

当梨落死后——我一直认为她是死了,葬身在冰海深处——我总是有一个重复的梦境,梦中我和释走在凡世一条冷清的街道上,漫天鹅毛大雪,释对我说,哥,我好冷,你抱抱我。我解开长袍抱紧释,然后听到前面有踩碎雪花的脚步声,然后我看见梨落。她走过来,交叉双手,对着还是个小孩子的我说,王,我带您回家。然后她就转身离开了,我想要追上去,可是却动不了,于是我眼睁睁地看着梨落消失在飞扬的雪花深处,不再回来。

梦境的最后总会出现一个人,银白色的长发,英俊桀骜的面容,挺拔的身材,白衣如雪的幻术长袍,像极了父亲年轻时的样子,他走过来跪在我的面前,对我微笑,亲吻我的眉毛,他说,哥,如果你不想回家,就请不要回去,请你自由地……

然后我就感到突然的寒冷,那个人总会问我,哥,你冷吗﹖我点点头,他就扣起左手的食指,然后念动咒语,我的身边就开满了如红莲般跳动的火焰,本来我对火族的火焰格外害怕,可是我感到真切的温暖,而当我抬头再看那个人的时候,他的面容就会模糊,然后渐渐弥散如雾气一样。

从小我就是个沉默的孩子,除了释之外我不喜欢和别人说话,从雪雾森林中回来之后,我一直失眠。每个晚上我总是站在宫殿的房顶上,看月光在瓦片上舞蹈,听北面雪雾森林中静谧的呼吸声,然后一个人茫然地微笑,脸上有落寂的月光。

我不想当国王,当我的哥哥们没有死的时候,我希望自己长大之后可以和释一起隐居到幻雪神山,我告诉过释我的这个愿望,我记得当时他的笑容格外灿烂,他说,哥,你要记得,你一定要记得。可是,当我的哥哥全部于圣战中死亡之后,我就再也没对释说起过这个愿望,而释,也再也没有提起过。

后来我遇到梨落,于是我们两个就整夜整夜地坐在屋顶上。看星光舞蹈,看雪纷纷扬扬地下落,铺满整个帝国的疆域。

梨落死后,星旧给了我一个梦境,他要我走进去。在那个梦境中,我看到了白衣如雪的梨落,她高高地站在独角兽上,我听到她的声音,她说:很久以前,我是个简单而幸福的人,每天有深沉而甜美的梦境,直到我遇见卡索,他夜夜失眠,于是我就夜夜陪他坐在空旷而辽阔的宫殿顶上,夜看星光在他银白色的头发上舞蹈,翩跹如扬花………。

在我240岁的生日盛宴上,父皇端坐在高高的玄冰皇座上,他对我微笑,然后说,卡索,我宣布你为下一任幻雪帝国的王,我将在你250岁生日的时候,将整个帝国交给你。然后我听到满朝的欢呼和看到所有巫师与占星师的朝拜,而我,面无表情地站在喧嚣的中央,心里有着空空荡荡的回旋的风声。

父皇,也许我比哥哥更适合当国王。释站到我旁边,微笑,但坚定地说。

释,你在说什么?父皇望着他,所有的巫师也望着他。

我说,也许我比卡索,更适合当国王。然后释转过身来对我微笑,然后俯身过来亲吻我的眉毛,他说,哥,我的头发已经比你长了。我看到母后坐在父皇旁边望着我,满脸关怀。而旁边的莲姬,释的母后,眼神里有诡异的笑容。

我记得那天是一个德高望重的叫法榻的巫师让尴尬的局面结束的,他站出来对我的弟弟说,小皇子,国王不仅仅是灵力最强的人,所以,你不可以代替你的哥哥。

然后释走过去,摸着他的头发说,法榻巫师,可是如果像你一样头发只到膝盖的人当了国王,那有人要杀死你,你应该怎么办呢?你能当多久的国王呢?法榻巫师,我要杀你,你有什么办法呢?然后释转身走出大殿,他的笑容诡异而邪气,我听到他放肆的笑声一直回荡在刃雪城上。三天之后,法榻死在他的巫术室中,衣服完好,可是身体却完全融化成水,蔓延在玄武岩的地面上,如同死在火族精灵的幻术之下。

法榻的死让整个刃雪城陷入一片死寂。人们在怀疑火族是否有潜入幻雪帝国的疆域,甚至潜入刃雪城。

我曾经问过星旧,我说,你知道法榻是怎么死的吗?

知道,可是原谅我,年轻的王,我无法告诉你。

连我都不能说吗?

是,连你父皇都不能说。你应该知道刃雪城中的占星师有自由占星自由释梦的权利,也有保持沉默的权利。

好吧,我也累了,我不想再了解下去。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是不是有火族的人潜伏在刃雪城中?

王,没有。如果有,我会告诉你,而且会用我的生命保护你。王,只要有人威胁到你,我会用我的生命保护你。

那法榻是死在火族的幻术下吗?

星旧转过身,背对着我,然后一句话也没有说就离开了,大雪在风中四散开来,落满了星旧的肩膀,我想走过去为他撑开幻术屏蔽,可是最后我还是什么也没做,然后转身离开。当我走进宫殿的时候,我听到鹅毛大雪中星旧飘渺的声音破空而来,他说,卡索,我年轻的王,红莲即将绽放,双星终会汇聚,命运的转轮已经开始。请您耐心地等待………

法榻死后三个月,刃雪城中突然火光冲天,每个人脸上都是火光映出的红色。我在圣战之后再一次看到了被烧成红色的天空和父亲冷峻的面容。起火的地方是幻影天,樱空释的宫殿。

当我赶到幻影天的时候,大火已经吞噬了整个宫殿,我看到里面不断有宫女融化消散,最终变成白色的雾气,如同圣战中那些死亡的巫师。我想到释,我突然看到释的笑容出现在天空上面,于是我扣起无名指,在我身边用幻术召唤出风雪,围绕我飞旋,然后我冲进了火光之中。释倒在玄武岩的地面上,周围只残留了很少的风雪围绕着保护他,我把他抱起来,拥进我的雪花中,我看到释用手捂着眼睛,白色晶莹的血从指缝中不断流出来,那一刻我难过得要死,他是我曾经想用生命保护的天下吗?我就是这样保护释的吗?

释用一只眼睛望着我笑了,然后他就昏迷过去,他在失去知觉前对我说了一句话,惟一的一句话,这句话只有一个字,他说,哥。

我抱紧他,我对着已经昏迷的释说,释,无论谁想伤害你。我会将他碎尸万段。因为,你就是我的天下。

幻雪神山的祭星台。星旧站在苍茫的雾气中。

星旧,你知不知道幻影天的大火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亲爱的王,你父亲也问了我同样的问题,可是原谅我,我不能说。

那我问你,是不是有火族的人要伤害释?

星旧走过来,跪在我面前,双手交叉,他说,卡索,我未来的王,没有人要伤害樱空释,你相信我。只是王,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卡索,我年轻的王,红莲即将绽放,双星终会汇聚,命运的转轮已经开始,请您耐心地等待………

后来释就只有一只眼睛了。我看到释戴着眼罩的面容心里总是空荡荡地难过,而释总是对我说没关系,笑容甜美。

他俯身过来,亲吻我的眉毛,叫我,哥。樱花在风中不断凋零不断飘逝,落满我和他的肩膀。

在发生了这么许多事情之后,父皇开始担心帝国的安全,于是他似乎在考虑将皇位传给灵力高强的释。而最终的结果也一直无法知晓,只是我每次经过莲姬的旁边,总会看到她诡异而妖艳的笑容。父亲曾经在大殿上问过释,他说,释,你真的很想当国王吗?

释说,对,我很想当国王。哥哥想要的是自由,请您给他自由,给我皇位。

莲姬的笑容荡漾开来,倾国倾城。

有天在樱花树下,我问释,我说,释,你那么想当国王吗?

哥,你想当国王吗?

不想。我想回到雪雾森林,那儿没有大雪,温暖如春,还有婆婆,教会我第一个巫术的人。

哥,既然你不想,那就让我来当国王吧。樱花如雪般飘落下来,我听到天空霰雪鸟的破鸣声中,冰雪开始融化。而莲姬的笑容倾国倾城。

又是一个冬天,大雪弥漫。深海宫的小公主长大了,我听到很多人都在说她的美艳和光彩照人,以及她身上最纯正的血统。皇族的王妃都是深海宫的人,我的母后是,莲姬也是。她们在130岁以前都是人鱼的样子,而在130岁成年之后,就会变成倾国倾城的女子,进人刃雪城。

这个小公主将成为你的王妃,卡索,她就是未来的皇后。父皇将刚变成人的公主岚裳引到我的面前,我看到岚裳美丽的面容和微笑,她在我面前脆下来,双手交叉,对我说,卡索,我未来的王。那一刻,我突然地想到梨落,她现在也在深海宫的最底层,不知道她来世会不会成为纯正血统的人鱼。我望着岚裳,几乎要以为她就是梨落,两个人的面容是那么相似。她走过来牵起我的手,踮起脚来亲吻我的眉毛。然后我听到释邪气而冷酷的笑声。

父皇,也许岚裳选择的是我,你为什么一定要让岚裳与卡索在一起呢?

释走到我面前,将岚裳拉过去,抚摩她的头发,对她说,你的头发是真正的银白色,你一定有最纯正的血统,嫁给我,我可以保护你不受任何伤害。

岚裳微笑着说,释,我亲爱的小王子,我爱的是你哥哥,你在我心里只是弟弟。其实当我还是人鱼的时候,我就已经认识你哥哥了。所以我爱他,我要成为他的新娘。我相信他可以保护我,让我在他的肩膀下老去。

是吗?释突然很神秘地靠近岚裳的耳朵,他小声地说,可是,卡索却不是幻术最强的人,比如我要杀你,你又有什么办法呢?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然后释转身离开,诡异的笑声弥漫开来,夹着雪一起降落在刃雪城的每个地方。

一个月后,岚裳死在樱花树下,死的时候,她的下身是一条鱼尾。

我的父皇和母后对这件事情都守口如瓶,不让宫中的人透露半句。只是很多人传说,岚裳是自杀的。只有莲姬的笑容,依然诡异地弥漫在我的四周。

婆婆,为什么岚裳死的时候下身居然是条鱼尾?她不是已经变成人了吗?

卡索,人鱼族是皇族千百年来的婚姻族,因为她们出身高贵,对水的操纵能力登峰造极,所以皇室和她们结合,会产生灵力最强的后代。这就是为什么梨落不能成为皇后的原因。人鱼族在130岁的时候会变成人形,可是,在她没有与皇室王子正式结婚之前,如果她受到站辱,那么她就会恢复成人鱼的形状。

婆婆,你知道是谁玷污了岚裳吗?

我不知道。

婆婆,年岚裳是自杀的吗?

我也不知道。卡索。我不是占星师,也许星旧能告诉你。

星旧,可不可以告诉我岚裳是怎么死的?

自杀,用水从身体内部刺穿了所有的内脏。

那她为什么要自杀?

因为她受到玷污,下身恢复鱼尾,她觉得是耻辱而且,她很爱你。

那你能告诉我是谁玷污了她吗?

王,我以前总是对你说不能,那么这次,我要让你看一个梦境,你自己的梦境,这个梦境中有秘密,只是看你能不能看见,如果你能,那么所有困扰你的事情,都会迎刃而解。

星旧给我的梦境其实就是我和释通过幻术最高层考验的那个场景,我和释都在扣起左手的无名指,念动咒语,扬起地面的雪花。我一直在这个梦境中走进走出,可是我不知道星旧为什么要我看这个梦境,我一直占不破。

一直到这个冬天快要结束的时候,父皇在大殿上郑重地宣布我为下一任的王,那天晚上我又进入了那个梦境,然后我发现了所有问题的答案。

在那个梦境中,在我和释同时施展幻术的时候,我是用左手扣起无名指,而释的右手的食指,还在不意地曲伸。

而右手食指的曲伸,是火族精灵的幻术手势。在我逃亡出城的路上,曾经被我频繁地看见。

星旧,将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释的秘密的?

从我为他占星开始。我检查过从前替释占星的那六个占星师,从他们的尸体上,我发现了他们死亡的原因。

他们为什么会死?

很简单,因为释用幻术杀死了他们。很简单的幻术,就是将那些占星师身体里的水结成冰,刺穿他们的内脏。只是因为释是皇子,没人会怀疑他,那些占星师也不会提防他,所以他可以轻易得手。

那你呢,星旧。

当释施展幻术的时候我就悄悄地将它破解了,那种小幻术还难不倒我。可是释知道了我对他的提防。占星那天,当所有人走后,他走过来对我说,星旧,你是个伟大的占星师,如果你把今天的事情忘记,那么你就可以继续活下去,否则,你会领略到幻雪帝国中最伟大的幻术。然后他对我笑,笑容诡异。

释为什么不要别人替他占星?因为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会火族幻术。

那么法榻的死呢?

是释杀了他。

那幻影天的大火?是释点燃的。

那么……岚裳的死呢?还是释所为的吗?

释玷污了她,然后岚裳羞愧自尽。

那么。星旧。当初你给我的那幅画是什么意思?

王,有些事情我现在还是不能够告诉你。王,你知道吗?其实在释成人的那一年,他叫我替他占过星,我是第一个替他占星的人。那一次,我给了他一个梦境,那个梦境我自己都没有见过,诡异可是华美。总有一天我会将那个梦境也给你,因为,你也是那个梦境的主人。

星旧,你现在可以告诉我那个梦境吗?

不能。可是有一个梦境,我现在就可以给你,那是岚裳死前的梦境。

说完之后星旧离开,去了祭星台。而我,站在刃雪城的大门前面,举目四望,大雪笼罩了整个黑色的大地,我看那北方雪雾森林的绿色绵延在地平线上,心里难过。恍惚中,我听到法榻死时融化的滴水声,听到幻影天宫殿在大火中崩塌的声音,听到岚裳死时的人鱼唱晚,然后我听到释在大火中叫我,哥。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滴在汉白玉的台阶上。结成了冰。

远处传来星旧飘渺的声音,他说卡索,我年轻的王,红莲即将绽放,双星终会汇聚,命运的转轮已经开始,请您耐心地等待………

那天晚上我坐在宫殿的屋顶上,在清朗如水的月光下,我走进了岚裳的梦境,梦境中,我看到了还是人鱼时的小岚裳,她在刃雪城旁边的冰海海域游泳,她在海中,轻盈得像一只蝴蝶。同时,我也听到了她心里的声音,她的声音如同绝美的歌声,婉转如同传说中的人鱼唱月。

“我知道屋顶上的那个男人就是卡索,幻雪帝国未来的王,我总是看见他每天晚上坐在屋顶上面,眼睛里落满星光,他的脸上有寒风刻下的深深的轮廓,眉毛斜飞人鬓。风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吹动他及他如雪般的幻术长袍,他的头发在风中展开来如同光滑的丝缎。我不明白为什么他总是失眠,只是我知道自己在看到他之后,每个晚上都会来这里,我想象着自己和他在一起,我们在同一片星光下。

奶奶告诉我,我是深海宫最美丽的孩子,我会成为未来的王妃。当我变成人的时候,我就会成为他的妻子,卡索,我未来的王。我会陪着他每天晚上坐在屋顶上,每天晚上看星光,所以卡索,我未来的王,请你等我。等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