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卷四 浪游记快 · 四

[清]沈复2018年06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一年,何明府因事被免职,我父亲转就海宁王明府的幕府之聘。

嘉兴有位刘蕙阶,吃斋信佛,来拜访我父亲。他家就在烟雨楼旁边,一间阁楼临河,名为“水月居”,是他念诵佛经之处,洁净如僧舍。烟雨楼在镜湖中间,四周岸上都是碧绿杨树,可惜竹子很少。还有一处平台,可以远眺,渔船如星辰散列,水面薄笼轻雾,似乎更适宜于月夜观赏。寺僧所做素斋,味道甚好。

到了海宁幕府,与白门史心月、山阴俞午桥同事。心月有一子名为烛衡,性情澄净,寡言少语,待人彬彬儒雅,与我成为莫逆之交。这是我平生第二位知心之交。可惜萍水相逢,相聚之日不多。

我们游览了陈氏安澜园。园子占地百亩,重楼复阁,夹道回廊。其中有座水池面积很大,桥有六曲,形状甚美。山石上满布藤萝,将凿痕尽皆掩盖。更有古树千株,皆有参天之势;待鸟啼花落,仿如人在深山。这是人工的制作接近自然之美的典范。我所游历的平原之上的假山园亭,安澜园乃为第一。

我们还曾在园中的桂花楼宴饮待客,众多菜肴的气味尽被花香覆盖,惟有酱姜的味道不变。姜桂的品性,愈老愈辣,以此比喻忠臣的节操,诚然不虚。鬼吹灯小说

出了海宁南门,即是大海。一日两次涨潮,潮水仿如万丈银堤,破海而过。有迎着海潮的船舶,海潮来时,反转船桨对着海潮,在船头摆放成一个木招,形状如长柄大刀。木招一按,海潮分开水路,船随即进入。稍停片刻才浮出,此时掉转船头,随着海潮流去,顷刻之间即是百里。

海塘之上有座塔院,中秋之夜我曾随父亲在此观赏海潮。顺着海塘往东约三十里,有座山名为尖山,一峰凸起,如同扑入海中。山顶有座楼阁,匾额上题有“海阔天空”四字。登塔远眺,一望无际,只见怒涛接天而已。

我二十五岁时,应徽州绩溪克明府的聘任,由武林乘江山船,过富春山,登览子陵钓台。钓台在山腰,一峰突起,距离水面十余丈。难道汉时的水位,竟然与此峰齐平吗?有天月夜,停船在界口,旁边是巡检署,苏轼《后赤壁赋》中有说“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此景宛然在眼前。黄山仅见到山麓,可惜没有登临一览胜景。

绩溪城位于群山之中,虽然是弹丸小邑,但民情淳朴。靠近城池有座石镜山,从山弯而入,曲折前行一里多,只见悬崖湍流,湿翠欲滴。待行至山腰,可见一方石亭,四周都是峭壁;石亭左侧石壁如刀斧削过一样平整,屏风一般青光润泽,可以照得出人的影子。民间传说可以照出前世。黄巢经过此处时,照出一个猿猴的形象,被他放火焚烧毁坏,所以不能再照出前世。时间都知道小说

距离城池十里,有处景物名为“火云洞天”。那里的岩石石纹交错,巉岩凹凸险峻,犹如黄鹤山樵的绘画笔法,但是整体显得杂乱缺少章法。洞内的石头皆为深红之色,旁边有一座寺庵,甚是幽静,盐商程虚谷曾邀我游览并在这里设宴。宴席中有一种肉馒头,小沙弥凝神注目于此,于是给了他四个。临走时又给他两圆番银酬谢,山僧不认识番银,推却不受。告诉他一枚番银可以换铜钱七百多文,山僧说附近没有变现之处,依然不受。众人便凑了铜钱六百文给他,才欣然接受了。第二天,我邀请同行的人携带酒具再去,老僧嘱咐说:“先前小徒不知吃了什么食物因而腹泻,这次请不要再给吧。”由此可知,吃惯了藜藿等野菜的肚腹,难以受纳肉味。实在是令人感叹啊。

我对同行的人说:“做和尚,必须居住于此等偏僻之地,终身不见不闻异物,或许才可以修真养静。若是居住于像我家乡的虎丘山,日暮所见皆是妖童艳妓,耳边缭绕皆是弦索笙歌,鼻子所嗅闻皆是美酒佳肴,怎么能够身如枯木,心如死灰呢?”

离城池三十里,有一个地方名为仁里,正举办花果盛会。该会十二年举办一次,每次与会者都以所种植盆花参赛。我在绩溪时,正遇上此会,欣然欲往,苦恼于没有轿子车马,便教人截断竹子为杠杆,捆缚在椅子上当作轿子,雇了人肩扛而去。同游者只有同事许策廷,见到的人无不惊讶而笑。

到了仁里,有一座庙宇,不知道供奉的是什么神祇。庙前空旷处搭着高高的戏台,画梁方柱,极其崔巍华丽;趋近观看,不过是纸扎彩绘,涂抹了油漆。这时锣声忽然传来,四个人抬着一对蜡烛,巨大如一根断了的梁柱;八个人抬了一头猪,肥壮如公牛,原来是大家公养了十二年,才宰杀了献给神祇。

许策廷笑着说:“猪固然长寿,神也是牙齿锋利。我若是神,哪能享受得了?”

我说:“由此也可见此地人们的愚昧与虔诚啊。”

进入庙中,殿廊轩院中摆设的花果盆栽,并不剪枝捆缚枝节,尽以苍老古怪为佳,大多数为黄山松。接着开场演起戏剧,人流如潮涌而来,我与许策廷便避身离去了。

不到两年,我与同事相处不合,就拂袖而去,离开绩溪回到了苏州。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一条评论

  1. 地方说道:

    单打独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