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七星鲁王 第十四章 闷油瓶

南派三叔2015年03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那小子咳了一声:“同志们,我连累你们了,看样子我们要去见马克思了,我胖子真的什么也没怕过,可也真没想到会这么死。”

他穿着一套黑色老鼠衣,所以在黑暗中看不出他的体形,我仔细一看,果然是个白白胖胖的人。真不到这么肥的人也能做摸金贼。

潘子大骂,“死胖子,你他妈的到底哪里冒出来的,我他妈的真想抽死你!”

我看着火折子已经快不行了,几乎要哭出来了,说道:“你们快想想办法,不然不管谁抽谁都是虫子占便宜!”

潘子看了看四周,把短枪递给那胖子,然后把火折子递给我,说:“本来我们把衣服烧了还能撑点时间,可是这火折子火太小了,可能还没点着我们就已经挂了,我数到三,我来吸引这些虫子,你们就拼命跑到墙根那里,做个人梯爬上去,时间肯定够,我动作快,等你们上去了,我再跑过来,时间一刻都不能耽误!”

还没等我拒绝,那潘子猛的一跳,就扑进那尸蹩堆里。马上,那尸蹩潮水一样涌了上去,我们面前果然有了条路。我大叫一声想去救他,那胖子一把拉住我,说:“上去!”

他硬拉着我连跑几步,一托,我借势就爬了上去,然后伸手把他也拉了上来。

我一看下面,那潘子身上满是尸蹩,疼得在地上打滚,我几乎要哭出来了,那胖子大叫:“快爬起来,就几步路!快!”可是潘子已经不可能爬起来了,他的嘴巴里都已经开始有尸蹩钻进去,几次想站起来,都被扑到地上,我真的没想到这些虫子攻击性这么强,潘子蜷起身子,看着我们在上面大叫,他苦难地摇了摇头。

最后他的脸都被尸蹩盖满了,我看到他伸出了手,做了一个枪的手势,那手上已经全是伤口,我知道他是要我们把他打死。

那胖子不忍看下去,一咬牙,大叫了一声:“兄弟,得罪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那顶上又是一声机关响,又一个人从上面跳了下来,注意,这个人是跳下来的,不是摔下来的,所以他落地的时候很稳,但是落地的分量非常重,他一躬身缓冲,单手撑地,呼了口气,那些尸蹩先是一愣,突然间就像疯了一样到处乱撞起来,拼了命的想远离这个人,原本像潮水一样涌过来的这些大虫子,这个时候同样像潮水一样退了下去,消失在墙壁上的几处沟穴深处。

我仔细一看,不由大喜,这人不就是闷油瓶吗?那胖子也惊叫了一声:“天哪,这家伙竟然没死!”然而我定睛一看,又觉得不妙,只见他上身的衣服已经悉数破光了,浑身上下都是血,看样子受了比较严重的伤。闷油瓶瞥见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潘子,忙上去一把把他背了起来,我们一看有救了,赶紧伸手下去,一人拉住潘子,一人拉住闷油瓶,把他们拉了上来。

这真是沧海变桑田,绝境逢生,刚才还是十死无生的境地,现在就突然形式逆转。我们想检查潘子的伤势,然而闷油瓶一摆手,说:“快走,它追过来了。”

虽然我还没有领会他话的意思,但是那胖子已经跳了起来,看样子非常的感同身受,他一把背起潘子。我捡起潘子的矿灯在前面开路,四个人就直接往石道的深处跑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已经分不清到底转了几个弯,闷油瓶拉住胖子,说:“行了,这里的石道设计有些古怪,它短时间应该追不过来。”我们停下来,才发现自己已经汗流浃背,我忙问他们说的那个是什么东西,闷油瓶子叹了口气,也不回答我,直接把潘子平放在地上,我一想对,现在最重要的是看看潘子的伤势如何。

潘子这次真的是伤得非常严重,几乎浑身都是口子,如果用绷带把他包起来,就算有足够的绷带,他也变成个木乃伊了。我看了看,幸运的是,大部分的伤口都不深,但是他脖子和腹部有几处几乎可以致命,看样子这些虫子非常善于攻击人柔软的地方,我想起先前让我摸到手的那尸体,也是腹部被咬得最厉害。

闷油瓶用手按了按他的腹腔,抽出了他腰间的黑金古刀,说:“帮我按住他。”

我大惊,有一股不祥的预感,忙问,“你要干什么?”

他盯着潘子的肚子,就像一个屠夫在看他的牺牲品,他用他那两只奇长的手指在他伤口附近划动,一边对我说:“他肚子里钻进去了一只。”

“不会吧。”我怀疑地看着他,然后看了看那胖子,那胖子已经按住了潘子的脚:“从你们的表现来看,我相信他多一点。”

我只好按住潘子的手,闷油瓶一刀挑起他肚子上的口子,然后用他手指以闪电般的速度插进他的伤口,一探,一钩,夹出一只青色的尸蹩,这几个动作速度已经是非常的快了,但潘子还是痛得整个人弓了起来,他力气极大,我几乎按不住他。

“这只窒息死在他肚子里。”闷油瓶把虫尸一扔,“伤口已经太深,如果不消毒,可能会感染,非常麻烦。”

胖子从枪里取出那颗光荣弹,说:“要不我们学学美国人民的先进经验,把这颗光荣弹用到真正需要它的地方,我们把子弹头拧下来,用火药烧他的伤口?”

潘子一把抓住胖子的脚,痛得咬着牙骂道:“我又不是中枪伤!你他妈想……想我烧断我的肠子啊?”他从他裤子口袋里取出一捆绷带,上面还有血迹,看样子是他头上的伤口拆下来的,说,“幸亏没仍掉,先给我绑上,绑紧点,这点伤不算什么!”

胖子说:“这年头不时兴个人英雄主义了,同志,你肠子我都看见了,你就别死撑了。”说完就要动手,我和闷油瓶忙拦住他,我说:“别乱来,子弹烧到他的内脏就完了。还是先包起来。”

胖子一想也对,我们手忙脚乱地帮潘子包好伤口,然后又撕了我衣服上的几快布,在外面又裹了一层,潘子疼得几乎要晕厥过去了,我看他靠在墙上喘气,不由非常感动,要不是我把那个火折子弄掉了,他也许就不至于弄成这样了。

这个时候,我想起一件事情,问胖子:“对了,你他妈的到底是谁啊?”

那胖子刚想说话,闷油瓶做了个不要发出声音的手势,我马上就听到了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咯咯声,从走道的一边传了过来。

共 8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金融

  2. 邪帝说道:

    现在的他们形如陌生人。不久后的他们有着说不清的关系,缘分那缘分

  3. 吴邪说道:

    胖子把那个粽子整醒了╭(°A°`)╮

  4. 罗小黑windy说道:

    胖子的屁要登场了2333

  5. 吴邪说道:

    哈哈

  6. 呃呃说道:

    哈哈

  7. 说道:

    胖子,快点把我放出来

  8. 吴大夫人说道:

    潘爷,今天又是你生日了。这是第三遍看了,今生你背负了太多,愿来世安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