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2004年 自主研发建立核心竞争力 · 5

阿耐2018年11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柳钧直到第二天才想到昨晚霸占崔冰冰的车位是个错误,而今崔冰冰也得用上这个车位。他忙发个短信道歉,不过并不指望收到回信,强悍的白领女就是如此风格。崔冰冰果然不回,不过她正为朋友的电邮烦恼。昨晚爆料的朋友今天脑袋清醒过来,发来一封条理清晰的电邮。电邮中说,到一定年龄的男人,结婚未必是因为爱情。一定年龄的男人结婚的原因是:你不是唯一,但你合适,他有诚意和你度过下半辈子,如此而已。崔冰冰心里哀叹一声,人混到一定年龄,天真是无比可耻的。

宋运辉很快就召柳钧问话。他在十年前主持的一次国产化运动中,并没取得太好成绩。业内虽然已经好评如潮,可作为实事求是的工程技术人员,他心里很是不满。这次,他有些无奈地瞄准国外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水准,想到国家目前扎实的经济底子,意图再国产化一次。他是一手一脚从头做起,太清楚进口设备商欺负国内不能生产,才敢喊出无法拒绝的高价。他作为有想法的人,不可能总是认栽。可是,几次非正式会议沟通下来,有几项不是被告知以国内目前的母机水平无法加工,就是被告知国内的技术水平还无法解决如此复杂的问题。宋运辉不肯气馁,决定一追到底,一口一口地啃硬骨头,尽可能找出症结所在,解决症结难题。

柳钧在宋运辉的追问下,将实际问题摊开来说。跟能人说话就是遭罪,宋运辉一个个的“为什么”就跟剥皮一样,柳钧想遮掩一下都不行,会被下一个“为什么”揭穿。

宋运辉翻来覆去审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放过柳钧:“明白你的意思了。其实是可以做的,关键问题是资金。”

“我没说一定能做,我不能保证。可如果没资金,那是完全不能做了。”

宋运辉问完就放柳钧走。但柳钧走得悻悻的,他真希望宋运辉一把拉住他,认定他是唯一能完成项目的宝贝,许诺足额粮草给他放手试验。可惜,他不是。他为不能沾手这样令人激动的项目而沮丧。

柳钧鼻孔猛喷一股气,抬眼一看,却发现自己鬼使神差地又转回宋运辉的办公楼,可是他想跟宋运辉说什么呢,他敢像其他企业负责人一样写下保证吗?柳钧沉默了会儿,又灰溜溜折返停车场。宋运辉却见到这一幕,他一个电话打到柳钧手机,很随和地问:“想做?”

“太想了。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你可以引进资金参股。”

“谁肯投入,谁敢投入?”

“有新打算的话,立刻跟我讲。”

宋运辉的重视,多多少少鼓舞了柳钧。回去腾飞,需要擦过市区。他发一个短信给崔冰冰,提出一起晚饭,但没接到回信。于是再次发信,说他某个时间段内在某个饭店等,不见不散,依然不见回信。柳钧一个人坐在饭店慢吞吞吃下一顿晚饭,整个过程看着门口,不过一直没有看到在古代称为丰满,在而今举国求瘦时被称作胖的那个身影。他只得结账后悻悻地再发条短信过去,说明自己已经离开。几天不闻崔冰冰的消息,柳钧心里有些慌。可此时不明不白地追着崔冰冰推翻原先的说法,他又不肯。那么只能让时间来解决问题。

回到研发中心的别墅,见东边的采菊楼还亮着灯,他对此习以为常,公司科研人员迟到迟退是家常便饭,不过他还是走过去看看。一看是谭工与小柯等四个人,正围着一块白板画画擦擦激烈议论。夜深人静,柳钧在门外听得清清楚楚,他们争的正是东海一号的那些事。这一刻,柳钧感觉自己像个顽固势力。当他的同事们无偿加班加点为东海一号出力的时候,他这个成日里号称以科技为生命的人在干什么?他在扼杀同事们的激情。

柳钧倒退几步,犹豫了会儿,才走进里面去。他看到大伙儿草拟的思路,当然是谭工他们几个能经手的那部分。柳钧仔细审阅的时候,周围几个同事眼巴巴地看着他。当柳钧抬头的时候,正撞上这八只充满期待的眼睛。柳钧哑然,在大伙儿的逼视下,他唯有再看向草拟的思路。如此再三,他终究是无法吱声,最终还是摇头离去。他感觉大伙儿的眼光将他背脊烧穿,而他则是落花流水地逃窜。

天气终于晴朗,钱宏明带着妻女,重走山村小路,找到傅阿姨。在这种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家家户户只要家里有人的,一般不设防地大开着房门,仿佛外人提脚便可以进去。傅阿姨家关着门,钱宏明不清楚里面究竟有没有人,不过才一敲门,板门立刻应声打开,里面是一个身板笔挺的老女人,脸色与门外的明媚春光反差强烈。

嘉丽不禁紧紧抱住惊惶的小碎花,钱宏明却若无其事地道:“您好,大妈,打搅了。我女儿还是第一次见到长在枝条上的番茄,请问我们能摘一个长熟的吗?我本来想学解放军压十块钱在石块下,呵呵,又怕您万一没看到,还以为被谁偷了,白生气一场。”

钱宏明言语亲和,举止儒雅,态度诚恳,让人无法设防。傅阿姨一张警惕的脸微微松弛,淡淡地道:“城市孩子没见过这些,喜欢就摘吧,又不值几个钱。反正吃不完也是烂掉。”

“这么好的西红柿怎么舍得烂掉,不是可以拿到菜场去卖的吗?况且这儿山清水秀没有污染,正是眼下崇尚的绿色环保呢。会不会是离菜场太远?”

“是啊,几个西红柿都还不够来回车票。你摘吧,爱摘几个摘几个,没长红的别摘,臭,放家里也不会红。”

钱宏明心说这个傅阿姨不错啊,人挺大方的,不像有些人一听番茄有人要,赶紧往高处喊价,能杀一刀是一刀。他道了谢,与嘉丽和小碎花一起笑眯眯地走去屋边的院子。傅阿姨依然有点儿警惕地看着那一家人,她看得出这一家是高档人,看男主人惜老怜贫的样子,可见是有教养的。再见到小姑娘双手捧着一个刚摘下来的西红柿欢歌,傅阿姨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嘉丽拿照相机对着番茄和黄黄的小花左一张右一张地拍照,钱宏明将最红的番茄擦干净,掏出瑞士军刀剖了一个,第一口就被小碎花踊跃地吃了。他也吃到一小口,就对傅阿姨道:“非常好吃,比我们平常菜场买来的好吃得多,很鲜甜,番茄就该这个味儿。大妈,是不是品种选得好?”

“你们市里吃的都是大棚里催大的,不像我这儿早早把塑料棚揭了,自己种自己吃的东西,要它长那么快干吗?慢慢等太阳晒熟了才吃。”

“大妈,您这儿的青菜、辣椒和黄瓜一定也好吃,我都摘去行吗?全是市面上买都买不到的好东西,大妈您说个价钱。”

傅阿姨见一家子是真心喜欢她闲着没事侍弄的菜,说什么也不肯收钱,心里还很得意。钱宏明则是在傅阿姨的指点下,足足地摘了两塑料袋蔬菜,放下一百元钱,走了。傅阿姨追着要还钱,钱宏明说下次再来摘,还说他还看中傅阿姨养的走地鸡,一百块钱放傅阿姨家,多亏少补,来日方长。傅阿姨一直追到钱宏明的车边,怎么都没法将钱塞回去。看着一家人热情地跟她说着再见绝尘而去,傅阿姨感动地心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家子都是好人,连小孩子都那么礼貌懂事。

嘉丽等走远了,才表扬丈夫很有急智,懂得善用周边环境。一个心灵有创伤的人,旁人若只是简单地施舍,那人反而不一定接受,即使旁人不是说“嗟,来食”也能打击到受者。但钱宏明抓住傅阿姨的小小成就大唱赞歌,然后把钱用真心诚意购买的方式送出去,那么对方就心安理得得多。唯有真心行善的人,才会有针对地、耐心地设计行善方式,不仅让受者不会自惭形秽,而且还激发受者心中的骄傲。嘉丽很喜欢丈夫的胸怀,她只是个能想得到的人,而丈夫却是个有能力将想法付诸实施的人,唯此才更值得尊敬。

钱宏明回家分了一包蔬菜给柳钧,把前后经过跟柳钧说明一下,让柳钧此后不要插手,一切行动听指挥,以免坏事。他打算一步一步耐耐心心地接近傅阿姨,首先化解傅阿姨心中的警戒,以后再见机行事,最好是激发傅阿姨自身的能动性。他还告诉柳钧,傅阿姨本质不坏,只是剑走偏锋了,不能将一个人就此看死,要给人机会。

柳钧非常感激,也很是佩服钱宏明的耐心。唯有兄弟,才会有心帮他如此周到地料理这等看似细小的事情。不过他一个人住研发中心,每天吃食堂,一包蔬菜再绿色也无用,原封不动拿去给崔冰冰。直接上门,拿手中钥匙打开房门,将蔬菜放到客厅茶几上。三千鸦杀

周末,崔冰冰显然生活得丰富多彩,出门不知跟谁搞活动去了,柳钧见到里面卧室床上还扔着两条裙子以及衣架,显然是仓促换装,崔冰冰以前也常做这种事,总是柳钧一丝不苟地替她打扫战场。当然柳钧也可以耐心地偷懒,等崔冰冰回来再有条不紊地收拾好。可偏偏柳钧引以为傲的工程技术人员性格对此零容忍,无形中对崔冰冰造成极大压力。同居这么多日子,崔冰冰被改造得也规矩起来。不过崔冰冰一回到单身,一切照旧,而且是赌气变本加厉地照旧。

因此等崔冰冰兴尽晚归,先见到客厅一包蔬菜便生气地想,此人居然肆无忌惮地登堂入室,以为他是什么人。进去卧室一看,更是气愤,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了,谁让他收拾了。照崔冰冰一向的性格,她应该此时抓起电话骂过去。但她依然选择忍,她拒绝柳钧的轻慢,绝不主动联络。她生了会儿闷气,其实也不是生气,只是漫无目的地乱想,发呆、烦躁,好不容易才错误百出地洗漱了睡觉。睡时脸上还热辣辣的,乃是牙膏当作洗面奶抹了一脸的缘故。边城

蒙眬中,听到强劲的拍门声。崔冰冰心中第一个念头就是那浑蛋忘带钥匙了,遂一骨碌起身冲出卧室,一头撞到防盗门上。痛感让她苏醒,可周遭是午夜的宁静,哪来的拍门声?而且,那浑蛋除非喝醉,否则怎么可能涎着脸过来。她打开廊灯看了一下,果然外面一条人毛子都没有。崔冰冰揉揉撞痛的额头,悻悻回来躺下。一番折腾,一颗心跳得擂鼓似的,呼吸也跟着急促。头脑一反常态,在这个钟点清楚得像胸口的心跳声。黑暗中,崔冰冰无法再骗自己,她其实这几天过得并不潇洒,并不是她自诩的单身日子少约束多快乐,她心底,不知多想着柳钧耍无赖,偷偷潜伏在她家等她。

她已经睡不着,迟疑着再爬下床,坐到电脑面前。

“行了,我签。不过内容必须添加以下条款:一、双方所有收入全部归各自所有;二、家用AA……”

一夜无眠,因崔冰冰深知写这条电邮的后果,也猜得到柳钧会有什么应答。果然,周日早晨七点,柳钧的电话打到崔冰冰的手机。这也是崔冰冰预料到的时间,周日柳钧稍微起晚点儿,不去锻炼,一边吃早餐一边上网浏览电邮和新闻。正好,该是这个时间看到她的电邮。崔冰冰不知道她是不是该为柳钧反应迅速而欣慰一把。

“阿三,正看着你的电邮。我不是那意思,你没看我给你的协议内容……”

“我提出也一样嘛。不管你的协议是什么意思,我的第一条应该全部包括你的权利主张有余,我又同意第一条,那么我们有理由采用第一条。第二条嘛,家用才多少……”

“不是这意思,理性一点好不好,别说赌气话。先说第二条,家用全部由我承担……”

“不,男女平等,况且家用不多,我也想担一半养家糊口的美名。我认为我的提议简单明了,容易理解,操作方便,也不易出错。要不然我这性格大大咧咧的人每天得担心触犯协议哪一条,这日子没法过。”

柳钧皱眉:“对不起,我刚才不小心,没看你发电邮的时间,吵醒你了吧。要不你再睡会儿,我拿早餐上来。”

“我清醒着呢,趁今天我把真心话摊开了跟你说。我原本指望我的婚姻生活是我爸妈的模式,没谁当家不当家的,全家的钱放在抽屉里,谁要用谁去拿,连我都可以拿,但谁都对这个家担负起责任。可现在你说得对,那是过去经济环境下的模式,现在得变,根据现实社会环境而变。当然我不可能一边争取平等,争取女权,一边又以女生的名义不负担家用,以婚姻的名义问你分柳家的财产,好处两头占,那很无耻,我做不出来。你说呢?”

“一个成熟的人,无论在何种场合,应该自觉追求责任权利的平衡,这绝非恶意。你误解了我的意思。你所说的女权也有必要商榷,男女平等,说的是在两性实际生理差异基础上的平等,而不是男人能抡大锤女人也照抡。你可能依然认为我提出协议其中包藏祸心。我们今天就谈到这儿,各自冷静,我等会儿的飞机去西安,然后转新疆,我去散心,最近很压抑。等我回来,我们找时间面对面地谈,好吗?”

“几点的飞机,我送你一程,可以边走边谈,也算是面谈。”

“冰冰,我也需要冷静,去新疆就是这个意图。不仅生活上,我的工作也面临三岔路,我需要冷静抉择。到西安后我会与分别住西安和银川的大学同学会合,一行三人驾一辆皮卡车西进,你不用替我担心,我那两个同学都是好样的,路上带着基本工具,一辆皮卡车小修理不在话下。我分别带着移动和联通的手机,只要有信号,我会发短信给你报平安。”

“你一般叫我阿三。最后两个问题:我刚才说的两条,等于是什么都不要求,为什么你依然不答应?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会失去你吗?”

“对不起,冰冰,我该启程了,司机等在门口。再见。”柳钧叹息,掐掉手中的电话。他脑海里浮现出当年崔冰冰穿得像PH试纸,活泼而狡黠的样子,按说崔冰冰不是个不可理喻的人,可为什么她现在不肯好好对话,总是走极端,哪像拿得起放得下的阿三。

崔冰冰听柳钧经她提示后依然不肯改口叫阿三,语气则是不咸不淡,忽然心头一阵子的虚,心跳又重如擂鼓,她禁不住激动地给柳钧拨电话,情绪全线崩溃:“你告诉我律师电话,我今天就联络他,我去签字。”

“你那儿发生什么事,病了?还是昨晚酒喝太多?你门别反锁,我拐过去一趟,很快。”

崔冰冰一边想着,这个神经病还是自己吗?一边又悲从中来,放声大哭。可是她性格刚硬惯了,两声哭过,便雨过天晴,唯独红了眼圈。等柳钧赶到,她什么事都没有,只有黑眼圈套红眼圈,异常狼狈。她想不开门,可是又怕柳钧带着牵挂上路,不安全,只能勉强开门。

柳钧见此吓了一跳,望闻问切却找不出原因,只好一再保证提出签字绝不是恶意,但处理方式不正确,伤害到人。飞机不等人,柳钧放开崔冰冰忐忑不安地离去后,崔冰冰却留在家里恨不得劈自己耳光,她这是怎么了,怎么忽然发神经,变得如此贱格。她还真的不是阿三了。

柳钧与同学驾车沿河西走廊向西,一路山川戈壁,气象万千,让人心胸为之开阔。偶尔回想前几天工作中纠结的大事小事,胸中不禁另有一番光景。徜徉在自然奇观魔鬼城里,柳钧摩挲着被千百年的风沙耐心却坚韧地雕刻出来的石壁,他心中豁然。

晚上住宿,他给孙工打电话。即使失去东海一号,可是我们不能放弃我们心中的追求,不能放弃我们进入这个行业的初衷,高性能的机器人依然是我们的目标,我们依然得迎难而上。我们或许资金缺乏,资料缺失,需要拉长战线,前路曲折艰难,可是我们相信我们的努力,相信滴水穿石,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柳钧让孙工布置下去,第一步,由谭工迈出。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