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2004年 自主研发建立核心竞争力 · 3

阿耐2018年11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柳钧闭上眼睛,眼前飞来飞去都是宋运辉儿子可可机灵的身影,连严谨的宋运辉也对儿子在会议期间的捣乱网开一面。柳钧即使是旁听会议,他今天还是冒昧伸手强抱可可好几次。他硬下心来:“我不会改变决定,希望你理智地理解我的态度。我今天开始搬去市里住,希望你冷静考虑。”

“你什么意思?”崔冰冰见柳钧镇定自若地摊开手,耸耸肩,神情犹如应对一个寻常谈判对手,她心碎了,“我如果不签字,你是不是准备提出分手?换句话说,你以分手要挟我?”

“在零和游戏里,必须有人退出,局面才会有所改观。我们这样僵持不是办法,在所有措施都已采取,我已黔驴技穷的前提下,我们需要分开一段时间,冷静思考。”

“这不公平,只有你才敢提出退出一段时间,我不敢,你瞅准我离不开你。”

“那是你以为。男人同样有感情和名誉。如果你愿意,请你跟律师商谈修改协议细节。唉,这在你看来又是很无情的谈判,我不敢参与,以免以后无法与你见面。我走了,晚上睡觉前别忘记锁门关窗。”

“等等,这是你的地盘,应该是我走。”

柳钧当作没听见,大步出门,钻进车子里飞速离开,他已经看见坚强的崔冰冰眼睛里蕴含的泪水,他怕自己心软。可是这个死结非解开不可,而且他相当理智地想到,对于他犹可,而对于崔冰冰,生殖的生理年龄转眼到头。难道两人不明不白地一直如此同居?

柳钧开车到外面路边停下,才收起冒失,想到一个严重问题,如果崔冰冰不答应,卷铺盖从此离开呢?在两人关系充满无数变量的情况下,他唯有运用不大可靠的概率分析。他赌,崔冰冰赌气离开,只是一个小概率事件。

但今天显然是一个忙碌的周末,罗庆又打电话给他,约请见面。柳钧与罗庆约定两个小时后共进晚餐,罗庆在电话里说携太太同来,柳钧心中有种预感。放下电话,柳钧刚才冲出别墅的情绪平复不少。回头想想这么做比较出格,他考虑要不要回去好言好语。可是坐在车上迟疑半天,还是决定不回。

刚开始他表示婚姻诚意的时候,就告诉崔冰冰腾飞资金的历史遗留问题,提出是不是签订一个婚前协议,被拒绝,理由是非常破坏本该非常神圣的求婚气氛。然后他考虑到崔冰冰可能对协议有误解,就索性与律师洽谈后拟定一份草稿,交给崔冰冰看,结果更是捅马蜂窝,以后他对此事真是提都不能提,一提就是伤感情。反而崔冰冰自己可以将协议拎出来打击他,他却不能表达理智,只能被要求很绅士地接受崔冰冰的感情用事。今天,他既然走出来了,回去更无助于解决问题。

忽然,柳钧眼前一道熟悉的白影闪过,他定一定神再看,消逝在远处的不正是崔冰冰的车子吗?崔冰冰到底是不可能一个人住在他柳钧的地盘上。柳钧转身回去,果然,桌子上放着一张纸条,上书:“我从今开始,做坚定的态度决定论者。”柳钧将纸条放回桌面,心说这已经不是概率论能解决的问题,而是要求助于混沌学了。

窗外还在下雨,春天的雨很是夹缠不清,下个没完没了,柳钧的情绪低落到极点。他想了好久,先打个电话给他爸,让他爸最近有什么事别去麻烦崔冰冰,以免夹在两人中间更惹矛盾。

柳石堂不知就里:“有什么拉不下面子的话,爸替你去说。你越活越回去了,读书时候还油嘴滑舌……”

“不是吵架,还是婚前协议那回事……”

“啊,这事绝不能退让。现在女人太精刮,义务不肯尽,责任不肯担,好处什么都占。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阿三不是这种人,她只是想不通。这事我自己会处理。”

“什么叫不是这种人?你以为现在你们很好,等几年以后翻脸,你倒是再看看,这种女人最凶。杨巡那老婆离婚,你知道她提出分多少,那真是杀猪一样狠。阿三每天银行里泡着,她不跟人签合同,她敢贷款给别人吗?明摆着看你好说话,左一个伤感情右一个伤感情,她拿感情卖钱啊,不是精刮是什么。当她是公主还是什么,现在即使她爹妈也不会死前把遗产全给她,何况老公?发什么癔症。”

柳钧皱着眉头多次想打断,无果,只得静候老爸说完。“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爸别插手。这种话以后也别再说,阿三不是这种人。我跟人有约,出去了,我开车别给我电话。”

柳钧往楼上查看,满目翻箱倒柜后的痕迹,卫生间里原来是林立的瓶瓶罐罐,现在只剩下寥寥无几的几只。可见崔冰冰的离开并不是摆样子。柳钧将抽屉橱门一一归位,室内很快恢复原先有条有理的简洁,看上去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可柳钧的心情不一样了,他忽然感觉有点儿孤独。他将感觉抛到脑后,进城赴罗庆之约。

罗庆的太太出自公务员家庭,父母的官位虽不大,可到底是公门里的人,眼下经济宽裕,以后不愁养老。罗庆活络,于无数追求者中杀出一条血路,抱得美人归。罗庆结婚时候,柳钧还去喝喜酒。这回再见罗庆太太,见罗妻大腹便便,显然身怀六甲,罗庆挽着太太走得很小心。柳钧很是感慨,他比罗庆大,却连婚都结不成。

三个人坐下点菜,两个男人都将点菜重任交给罗妻。罗庆则是开门见山:“柳总,太座今天终于首肯,我让她自己跟你说。明天我就可以去办手续,下午回腾飞上班。”

柳钧想到过晚饭会发生点儿什么,可没想到发生得这么快,他欣喜地看向罗妻。罗妻笑道:“虽说我不愿意,多少人抢着考公务员啊?怎么舍得放弃。可我再不答应,他该发狂了。请柳总好歹收留他吧。”

罗妻言语可喜,柳钧听得异常开心,胸口一种说不出叫什么的情绪忽然猛烈发酵,柳钧猛然站起,一把拉起也在嬉笑的罗庆,猛力拥抱:“兄弟,我很高兴,非常高兴,什么都不说啦。”

罗妻原本被丈夫磨得没办法才算答应,此时见柳钧真情流露,而等两个大男人分开,她见到柳钧竟然眼圈泛红,她惊讶之余,却也答应得死心塌地了。看来果然跟罗庆说的一样,老总赏识重用,他非去不可。

但罗庆却是更惊讶,拥抱倒也罢了,柳钧的脾气,一起打篮球踢足球的时候,赢了就喜欢拥抱。可是柳钧眼圈儿泛红,却是极不正常。柳钧也留意到两夫妻“O”字形的两张嘴,有点不好意思地道:“我情绪化了。可是罗庆,你的回来,除了可以帮我填补公司目前最有缺憾的一块,将公司的销售最终牵入现代管理轨道,你毫无条件的主动回来,还意味着最真诚最强大的支持。我在科技创新这条路上不再孤单。兄弟!谢了,我信心倍增。”

罗妻听着有点儿心酸,可是罗庆却理解了柳钧的激动,他与柳钧经常说起心中的缺憾,说起社会的不理解,说起坚持走这条路的困难,两人经常对此非常感慨:“柳总,我以后会非常踏实,心里踏实,做事踏实。”

但柳钧当然不会真的不讲条件,他在饭桌上就将这几天考虑的销售部门调整方案和新分配方案拿出来与罗庆商谈。归总起来,主要有两条:一是必须立刻着手,全方位地建立起腾飞公司的现代化高技术企业形象;二是销售提成与销售业绩挂钩,提成以递进方式计算,做得越多,提成比率越高。罗庆补充了自己的看法,两人高效快捷地拟订出一个初步方案。

将罗庆夫妇送回家,柳钧先找去父亲新家。但敲门久久不应,等他疑惑地下楼,他爸却一个电话打给电梯里的他,让他在下面门厅等着。柳钧翻了个白眼,只好等。好一会儿,他爸才穿着一件亮眼的长袖厚棉T恤下来,脸上颇有一些难堪。父子见面,柳钧还被埋怨来前不打电话不做预约。

柳钧只好当作不知道爸爸还有性别,装作若无其事地跟爸爸详谈今晚与罗庆的会面。柳石堂认真听着初步方案,一直点头。柳钧前几天考虑方案的时候,多有向他请教,现在听着感觉与罗庆商量后的结果和预设差不多,柳石堂就比较认可。睡美人

“罗庆那孩子,我们算是看着他成材,是个知根知底的。可是我一直放不下心来。自从我开始当老板第一天起,一直到现在,从不敢放开营销这一块,为什么,因为这一块是接触钱的第一线。别人不知道,我太清楚了,这里面可以做多少猫腻。说真的,我真不敢放开这一块,要不是力不从心,我拼老命也要做下去。”

“是的。而且如果不是爸爸在腾飞起飞的这几年亲自管着营销这一块,我不可能这么省心,公司也不可能起飞顺利。可是宋总再三跟我提起,公司必须树立起一个高精尖的形象,一方面是公司对外的人,一方面是公司的拳头产品。爸爸的技术有点儿落点不对了。罗庆好在他没有放弃技术,这很要紧,他的技术虽然在公司里排不上号,可是他有底子,可以学,可以用到口头表达上。罗庆还有一个强项是他的待人接物。不管怎样,对放弃腾飞的人,我再大度也不可能全无芥蒂,可是罗庆让我一直无法产生芥蒂,这就是他的本事,他快速上升到正科也绝非侥幸……”

“可是销售很多时候是一种天赋。而且主管销售的人,你得给他很大授权,处理那些桌面下的交易。这是最不能让人放心的。尤其是像罗庆这种待过官场的人。”

“这方面的管理,对我是个考验。我会留意,以后与客户的交往也有必要增加。”

“采购,你永远不能放手,利润全在采购上。不,我可以开始替你管采购。”

“好。”

🍅 落*霞*小*说* w WW … l u o x i a … c om

“还有一件事,你通知财务,等移交给罗庆后,我取两百万,打新股玩。以后我就是退休老头了。”

柳钧指指楼上:“与上面的人有关吗?”

“我的事,你少管。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大麻烦女人。”教父

“好吧,上面只要不是男人。爸,罗庆能回来,我今天很高兴,本来想跟你好好喝几杯酒,庆祝一下。罗庆年轻,潜力无穷。最关键的是,他从这个身份跳出来,首先说明他心中的强烈认同。爸,你说他认同的是什么?”

“现在谁还看不出我们腾飞前途光明?赶紧搭末班车进来,做个开国元老,罗庆是个聪明人。”

柳钧无奈,只得结束谈话,放满面春风的爸爸上楼去。其实他心里更想找崔冰冰说话,述说罗庆回归的兴奋。当初一无所有的罗庆为什么离开,而现在前途无量的罗庆又为什么放弃现有,绑到他这条贼船上,其中之原因,怎能不让一路头破血流走来的柳钧感慨万千,这其中岂是一个有共同信念所能解释?崔冰冰能理解他,而且他也喜欢回家与崔冰冰说说各自的工作,现在他空落落的,兴奋无从寄托,憋肚子里闷死。

崔冰冰离开柳钧的别墅,将几包日用衣服一扔,先投入铁杆好友们的怀抱,寻求支持。她一说SOS,好友就扔下大家小家,将崔冰冰温暖地包围起来。可是结果大出崔冰冰意料,大伙儿温柔指责柳钧不该手法如此简单,却没人说柳钧态度粗暴。而对于崔冰冰的出走,大家却都大不以为然。好友提出一个只有好友才敢提的问题:“你都三十多了,柳钧这种条件不错而你又喜欢的男人过了这村没那店,你跟他计较态度好坏,你是不是这辈子不想嫁人了。你即使知道他吃定你了,你也只能让他吃定,先结婚再徐徐谋之,这种生意人浑身辫子,多的是办法降伏,唯一前提是一纸婚书。”

一个好友提出后,其他好友纷纷补充,让崔冰冰别意气用事。崔冰冰迷茫地听着,心里也是想到年龄与结婚的问题,她已经是老大难,若是她自己再不识趣地折腾,那么折腾死的唯有她自己。崔冰冰的骄傲几乎被打击殆尽,似乎不结婚她就是一个失败者。但是崔冰冰在一团糨糊中抓住一丝灵光,颇为中气不足地问:“那么,我为什么要上赶着结婚?”

一句话问得个个都是大本以上文凭,能言善辩的女友陷入沉寂。但很快,几个女人一台戏,结婚的女友一点一点地概括结婚的好处。事关终身大事,崔冰冰虔诚地做好记录。等几乎记满一张纸,女友们停止总结,看向崔冰冰。崔冰冰则是端出工作态度,拿出一支荧光笔,道:“我们用排除法,你们看我划掉我单身也能解决的问题。经济类,都可以划掉,我的收入应付生活绰绰有余,柳钧也不是巨富。生活类,现代社会,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解决,不靠男人。社交圈,我很丰富……”

崔冰冰一项项地划掉,最后只剩四项:感情得以契约保护、孩子、社会认可、稳定的性。

“如果我委曲求全地谋求一个婚姻……”崔冰冰又划掉两项,分别是感情和性。“那么,我为什么要上赶着结婚。”

女友忠言逆耳:“你不能轻视社会认可。”边城

“我够坚强。我有独立的人格和独立的经济,我有能力,我就是要追求独立的爱情,没有附加条件的爱情,单纯的爱情,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女友们都劝说崔冰冰不要理想化,无论男女,到了这个年龄,谁的潜意识里都已经混杂了无数不单纯的因子,这个年龄的人还拿得出单纯的爱情来吗?女友越是劝得现实,崔冰冰越咬牙切齿地想,她绝不妥协。

婚姻中的女友们再不可能像过去那样玩个通宵,一到时间,纷纷作鸟兽散。几乎是女友们前脚走,柳钧的电话后脚赶到。崔冰冰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一个“柳”,心头一阵狂跳,狠狠将手机屏幕朝下拍在沙发上。但一个短信提示随即进来。崔冰冰虽然恨不得往手机上吐痰,却还是抑制不住好奇,她给自己开解,万一是哪个亲朋好友的短信呢。可是,还是柳钧的:“我在你楼下。”

柳钧并非惜字如金,但他很技巧地只打这五个字,让崔冰冰无穷遐想。他想上楼,请她下楼?或者他单纯地在楼下痴望,没有勇气走出下一步?

欢迎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也能看小说!微信搜索 落霞小说 ,不多不少四个字,注意防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