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9年 新产品被模仿,陷入恶性竞争 · 12

阿耐2018年10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干吗总跟我抢压轴。好吧,你给我说说CIF③报价和L/C④支付的流程。我需要最基本的知识,尤其需要了解最容易出错的点。我已经看了一本实务书,但总觉得虚。你最好举实例。”

③CIF:成本加保险费加运费。

④L/C:信用证,一种银行开立的有条件的承诺付款的书面文件。

“每天做死外贸已经够烦,你还让我炒冷饭。”钱宏明虽然抱怨,却没拒绝,想了想,拿出自己经历过最典型的一个案例,细细给柳钧讲解。柳钧将此与自己看书所学的对照起来,基本上是一点就通,举一反三,又问了许多问题。

“看来L/C拒付与合同关系不大。明白了,说说你的事,你在我出差时候一天一个电话催我回来,肯定有大事。”

“既然知道我有大事,你也不连夜飞来帮解决,够朋友吗?”

“嘿嘿,真是天大的事,我们的手机似乎还不至于有人窃听。说吧,你看我咬着面包赶来见你,别一脸怨妇相。”

“我想出来单干。可去年前年外贸几乎灭顶这一幕还在眼前,去年有国营大进出口公司做靠山,单干后遇到什么事,就全一个人独吞了。我在家里一说,全体反对,连囡囡都在她妈肚子里踢打。”

“其实你打定主意的事,他们别想扭转你,是吧?你是想让我去说服嘉丽,让她安心生孩子,是吧?”

“我的心思都瞒不过你。”钱宏明讪笑。

“说说利弊,我得负责任地说服嘉丽。”

“其实很简单:这么多年做下来,我个人已经有非常稳定的业务量,我现在手头的积蓄可以维持家人一年有房有车的生活,我随时可以回去大公司依附。我进可攻退可守,想不明白姐姐和嘉丽为什么都死命反对。”

“你们一家辛苦动荡那么多年,刚刚安闲下来,他们想过一段清静日子。”

钱宏明点头:“还有呢?嘉丽对这方面应该感受不深,为什么她也激烈反对?”

轮到柳钧微笑:“不会你对嘉丽了解至深,对自己反而不了解吧。别看你性格非常温和的样子,其实你内心比我激烈得多,你读书做事从来有股非常强烈的狠劲,争当出头鸟。嘉丽大概是怕你钻了追求经济利益的牛角尖。”

钱宏明闻言,愣愣地看了柳钧很久:“不一直是你在争胜好强吗?”

“我?当然。但我雷声大雨点大,你雷声小雨点大。其他还有什么需要我的?”

“没了。最先半年我会比较辛苦,一切从头开始,包括办公室都得一穷二白地租建起来。正好嘉丽生孩子,虽然嘉丽妈妈在,但我出差的时候,有些体力活儿得麻烦你,我不放心其他人,嘉丽单纯。”

“完全不是问题。办公室找到没有?我那房子,现在楼上楼下有不少做了公司,你要不要?三个月后你盈利了再收你房租。我不想要保姆,一个人住那么大房子太浪费,打算住厂里去,可以吃食堂,还……”

“别使劲找理由了,知道你想替我省初期费用,帮我顺利上道。多谢,不要你房子,我开始时在家办公都行,财务都打算外包呢。”钱宏明说着摸出中华香烟,不过顿了一下,“你还不归顺烟民队伍?不递烟说话费劲吗?”

“别招安了。高中时候我吸烟你怎么说的?臭流氓!我现在一看见烟心里就有阴影,你害的。现在我返璞归真了,这个世界也得让你们这些早先的香流氓享受享受。”

钱宏明举打火机对着烟头想了好一会儿,笑了,才将烟点燃:“柳钧,跟你说话最不费力,我才说半句,你把后面的都接上了。而且你厚道……来,看看这包烟,我教你一些道儿上的知识,以后你送人烟酒用得上。”

“不用以后,已经用上了。直接砸钱,省得在烟酒上费心。你别说话说半边,你说我厚道,后面是什么?”

钱宏明想半天,自己也接不上这半句。柳钧又催,他只得道:“别逼我,我好不容易……”说到这儿,钱宏明顿住了,怔怔看着柳钧不语。柳钧却有些领悟了,伸手拍拍钱宏明依然握着香烟的手,笑道:“所以说,语言表达能力也是一门大学问啊,这不,噎死了?以后找我多练练。咱光屁股兄弟,你怎么出糗都不在话下。”

钱宏明举拳放到唇边,微笑。他想到的,柳钧也想到了,不过柳钧总是宽厚,不像姐姐虽然也了解他,却字字不留情面地剥皮。他在柳钧面前无拘无束,全心信赖,甚至——中学时候已经开始有所依赖。

🍋 落*霞*小*说ww w_L uo x ia_c o m _

但柳钧毕竟不是场面上混熟的高手,冷下去的话头还得钱宏明熟练地捡起:“你最近怎么样了?没见你做技术。”

“我卖技术。既然一定会被盗版,不如自己先低价卖了,好歹收回点儿成本。回头,我刚与爸爸谈下来,我也准备单独创业。我现在已经有些计划,等我整理出思路,你帮我一起论证。”

“资金够不够?是不是先上测试设备?”

柳钧被问住,因为他的计划里,压根儿没有测试设备的一席之地。可是,他不是一直抨击国内企业重生产轻科研吗?今天轮到了他,他却首先想到的是买机床。包括他的大学同学,替他规划发展计划的时候也几乎没人提起重点优先建设研发中心。是大家都已经对自主研发心灰意懒?

“怎么?”钱宏明看到柳钧的失魂落魄,异常担心。

“我整理一下思路,回头找你谈。我发现自己迷失方向了。”神秘岛小说

但是柳钧决定在纠正方向之前,先得赶紧把最后一件心事处理掉。他踩着市一机两批进出口合同交付日期奔赴国外,拿的是余珊珊给的,他电话确认过的那两家公司总部的地址。他的德国护照帮了他进出国境的大忙。

柳钧委托当地律所,将有关专利侵权的律师信递交给两家公司总部。同时,他也提供了一份获得他专利授权的所有公司名单给那两家公司。

他几乎没有在外逗留,就回国了。他已经将权利委托给律师,他也清楚那两家公司面对这种律师信该有的正确态度。他心里非常悲哀,他的知识产权被侵害问题却是在国外得到轻易地解决。还是老外将替他狠狠地复仇。因为那两家公司都在国内设有办事处,国内的办事处不能违反中国的专利法。

柳钧回国,并不意外地听说,市一机的外销产品已经发货装船。很快,船正在海上漂浮的时候,杨巡将接到买方鸡蛋里挑骨头找出单证纰漏,对L/C拒付的通知。钱宏明说过,只要买方不想收货,对信用证有的是处置办法。柳钧很想知道,明知信用证已被拒付,船却依然稳稳地驰往彼岸,增加越来越多的运回费用,杨巡这个钻在钱眼子里的人该如何的心痛如绞。

杨巡可知道,他施加于别人头上的,别人终有一天会加倍返还。作用力一向伴随着的是反作用力,这是力学的基本。

柳钧一个人悄悄地出国,又悄悄地回国,跟以往出差一样,便是行李也拿得不多,依然是他常背的双肩包。进入小区时候被杨逦的车子从身后追上,两人见面都是讪讪的。柳钧则是刚刚摆了杨家一道,凯旋,便主动相问:“下班了?”

“是啊。呵呵,我大嫂美国生完孩子回来了……”杨逦说到这儿,又不知道自己干吗说这些,忙换了话题,“你出差?最近你都挺忙。”

“是啊,处理后续技术问题。”柳钧不愿撒谎,但也不能将自己做的事告诉杨逦,只能含混一下糊弄过去。

小区道路狭窄,下班又是车流高峰时期,开始有车子在杨逦后面按喇叭。杨逦如释重负,连忙与柳钧说个再见,一溜烟钻进地下车库。柳钧竟也觉得如释重负,他心里诧异:他又没做坏事,干吗心里紧张,难道反而还是做贼的理直气壮了不成?同理,傅阿姨偷窃了他的技术,结果反而是他不要见傅阿姨,傅阿姨还堂而皇之地待在他爸爸家里,害得他都不想去爸爸家。这世界很颠倒。

信用证被拒付,可货船却由不得杨巡,一分一秒地远离中国,将发回的运费越拖越高。杨巡更恨的是,以前凭信用证所贷的款已经到期,这笔款子没法续贷,可两单信用证被拒的生意却将大笔流动资金死死地压在海上动弹不得。杨巡从知道被拒那天起就每天急得跳脚,可是天高皇帝远,他的关系、他的脑筋都在国际贸易方面派不上用场,即使市一机进出口部的几个人被他骂得狗血喷头都不见效。

有内贸的几单生意因别家低价竞争而遭毁约的先例,杨巡认定这两家外商也是因为相同的理由拒付。他指示进出口部与买家商议,提出降价销售。可是对方的反应依然是因单证不符而拒付。杨巡急得团团转,由进出口部安排,向专业的外贸人员求救。

杨逦一样着急,她约钱宏明询问解决办法。等杨逦前前后后将经过一说,钱宏明不知怎的,联想到前不久柳钧才刚向他咨询出口的详细规则。想到中学时候班级篮球队在柳钧的率领下大玩规则,偶尔能与校队打得你来我往很不出丑,他相信,柳钧玩规则的习惯一定也会带到工作中。但钱宏明不动声色地给杨逦解答疑,细致地分析种种可能,唯独避开老外最头痛的专利侵权这一条不谈。

等送走杨逦,钱宏明一个电话打给柳钧,问市一机的L/C拒付是不是他干的好事。果然,柳钧的回答不出他所料:“我一切遵从规则,而已。”

“虽然你是遵照规则办事,可你这招太凶了,你完全可以略施薄惩,在装船前让买方通知结束合同,给杨巡一个教训。国内现状就是这样,你又何必太执着?现在杨巡损失惨重,等哪天他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你说他会怎么处置你?”

“但杨巡也应该明白,我不好惹。我不怕他知道,我已经有防卫考虑。你想他还能怎么处置我?他都是那些不入流的阴招,吓唬吓唬我爸这种也不讲规则的人。他不敢搞大,他想搞大,人家也未必帮他,那是违法。”

“柳钧,你这种想法很……我宁愿相信你这是被杨巡惹毛了。你怎么知道杨巡不敢搞大?你有空来找我,我告诉你杨巡旗下几个产业怎么摆平小流氓的事。他本身就是一个灰色的人,没事少招惹少接近。”

“你的意思是,他会对我使用流氓手段?”

“对,他给逼急了什么招都会。你这回够逼急他的了。”

“究竟是我逼急他,还是他咎由自取?”

“两个人只有权势相近的时候才有可能坐下来讲理,我们都还不够让杨巡平等合理地对待。你好好想想该怎么办,这个秘密迟早会被杨巡发觉。”

“我很悲愤。”围城小说

柳钧花那么多差旅费处理了自己被侵权的案子,处理的时候还很激愤,可是处理完却觉得这回出手阴损,心里还有点儿内疚,这下,他一点儿不内疚了。他面对的根本就不是个善茬儿,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保护自己。

但是柳石堂听儿子回家一说,惊呆了,一张脸憋得血红。

柳钧见此不妙,想到小中风,急得连声大叫:“爸你怎么样,爸你说话。”

柳石堂照着儿子胸口就是一拳:“你闯大祸啦!你赶紧回去德国,这儿我会处理。”

“爸,你何必怕成这样,杨巡是人不是鬼。”

“是人才麻烦。别说了,你赶紧收拾收拾走吧,越快走越好,三年五年之内别回家了。”尉官正年轻小说

“我一走,杨巡不是全对付爸了?要走一起走,不走都不走。爸,我有办法。”

“你没有办法,你还嫩,你对国情一点都不了解,你的办法行不通。别闹了,回去收拾,明天我送你走。”

“我有办法!”柳钧被爸爸的完全否定激得大喝一声,声音在小小阳台回荡,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他见到傅阿姨从小房间探头探脑来看,他横了一眼,盯着傅阿姨缩回头去才罢休。

“说吧,让你说痛快,别以为我委屈你。”柳石堂火气很大。

“很简单。爸爸卖掉前进厂,然后用我的名义去开发区建立外资企业。不是有人一直觊觎我们的地皮吗?我已经了解政策,外资工厂的优惠非常多,两免三减半和进口设备退税,加上开发区税费优惠,只收残疾人保障金和义务兵优待金,爸爸即使只做原本的生意,在税费方面便可以每年少缴不少……”

“这又怎么样?你以为逃到开发区算是逃到天边了吗?”

“不,我们不是逃,而是甩掉历史包袱。我们卖掉前进厂,未来再有什么查税之类的问题,也只与新的法人代表有关,追索不到我们。我们重新开始,一切遵循规则,吃透规则,利用规则。这是我早有的打算。”

看着儿子似乎深思熟虑,甚至思谋已久的样子,柳石堂心中忽然升起一阵寒意。若是都照儿子说的做,那么他手中不是连金工车间都没了吗?而且,全部照着儿子说的做,他以后在厂里什么都不是了。柳石堂无法吱声,他不断在心中劝慰自己,那种篡党夺权的事情别人家没出息的儿子才会干,他儿子秉性纯良,逼他儿子做都未必肯做。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3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杨巡活该,从大江大河中就讨厌他,一切都自以为是从来不按规矩办事,就应该有人摆他一道

    1. 没有如果……说道:

      之前还在想着他作为民营企业家发展至今了不起,受了非人待遇。到这发现,这杨巡发家后,真就是一副丑恶嘴脸,拿自己受的苦加倍施压别人身上。

  2. 匿名说道:

    离开吧,离开吧,远离这个被诅咒的地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