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9年 新产品被模仿,陷入恶性竞争 · 3

阿耐2018年10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柳钧脑子转得飞快,既然决定先做一个产品替爸爸解困,那么此时就该调转枪口,开始想产品试制的流程。但有些数据一时想不起来,他记得傅阿姨那儿有记录,就走去傅阿姨的小房间:“傅阿姨,方便吗?请教个事情。”

傅阿姨忙出来道:“阿钧这么客气,你尽管说,尽管说。”

“傅阿姨,你每天记录的本子借我看看,我知道你每天都带回来的。”

“好,好。”傅阿姨连忙转身进去,但很快又一脸尴尬地摊手出来,“我今天正好没带,瞧我这记性。”

“那算了,打扰傅阿姨休息。这几天你很辛苦,早点儿睡。”

“呃,好的,好的。你也早点儿休息,这几天都比刚回来时候瘦好多了。”

柳钧回到客厅,耐心等爸爸打完电话:“没几家合适的?”

“有是有,不过都是些规模企业,我们这儿如果没有量的保证,他们不会理我们。”柳石堂说到这儿,见儿子不大明白的样子,就解释道,“国内工厂都差不多,一般80%的生产量交给大订单长户头,打成本,剩下的20%给高利润的小订单,出利润。如果我们的单子太小,他们换工序换模具都要时间,耗不起,把利润都吃了。尤其大公司更不喜欢小单子。可是我们一开始肯定不可能有大单,不大可能交给那些公司做,要不我们价格吃不住。大概最合适的还是交给市一机,市一机这几年搞得有点伤筋动骨,只要有利润的,什么都肯做。”

柳钧心说真有特色,他想了会儿工序:“可是如果我们把产品交给市一机去做,包括热处理那道也给他做,照杨总兄妹这几天表现出的德性,他们一准儿明天就把产品抄袭了。有没有办法控制我的知识产权?”

“啊,你以前不是说没法仿制吗?”

“样品给他,热处理又需要他来,我们哪有什么保密可言?但他最多是仿冒一件产品。可是我们可不可以与市一机签订合同,确认我们提供技术,提供设计,提供质检,他们提供生产,最后我们合理分成?”

“你说的那种高精度车床大概要多少钱一台?”

“一台哪儿够。爸,我们现有的钱肯定买不起的,只有交给别人去加工。”

“合同没用,阿钧,这是个很重要的教训,你一定要记住。数控车床买不起,我们可不可以自己做热处理?关键工序一定要捏在自己手心里。”

“合同怎么会没用?不遵照合同办事,我们可以上告法院。”

“没事不打官司,有事也不打官司,什么事都自己解决。以后你会明白。我问你,我们自己做热处理呢?”

“爸爸你自己想想这是不是外行话。一块铁放进去要加热多少时间,批量生产的话,为配合一台车床,你就得有多少热处理空间。买不起车床就更建不起热处理车间。”

“那还要做什么?什么都不用做啦,今天做,明天就给仿,我可以跟你赌。”

“爸,又不是原始社会,市一机再无耻,合同还是要履行的。”

“看到厚厚一摞钱,谁还管你合同?何况那杨巡是摆摊出身,更不是个讲规矩的。换我也不讲规矩。”

柳钧被爸爸的话一再地搞得目瞪口呆,也觉得爸爸可能言过其实:“可是爸,那你还有其他什么办法吗?”

柳石堂想半天:“我明天想想办法,不是借钱,就是问别人家借热处理。你告诉我热处理车间必须达到的条件。”

“如果这么防不胜防,他们两家之间不会串通吗?”

“我们尽量找家规模小的,需要改造的话,我们自己来。生产的时候,我们自己去人控制。”

“自己人?如果这么防不胜防,除了我们俩,花多少钱可以把自己人买通?”

柳石堂一拳砸在沙发扶手上,闷声不响。确实,当利润高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有人连不要命的贩毒都会去做,何况是买通几个人?柳钧见此道:“爸,我们同时立刻申请专利。合同加专利,双保险。”

“合同没用,专利就有用吗?一样没用。”

“我们要相信法律。”

柳石堂根本就听不进儿子的话,他这么多年做下来,难道还不清楚合同专利算什么玩意儿。他心里的算盘子拨来拨去,自己造热处理车间,靠眼下手头的一些钱,即使把店面房全卖了,把自己住的房子也卖了,也造不起,恐怕都还不够最基本的土木建筑和配电设备。而问人租借,改造,弄不好一笔钱投进去,转身,那些数据就给出卖了,也是一样的成本高昂。其实,与交给市一机做所冒风险差不多。他想来想去,一时想不出办法,就叫儿子先回去休息,他独自安静想个最佳措施来。

柳钧看时间还早,先拐去工厂,打算拿上资料开始考虑第一件产品的设计提纲。而既然人到了前进厂,那么当然不能让处于保温状态中的大烤箱闲着。一顿子忙碌下来,柳钧刚坐到而今算是他专座的铁砧上,忽然想到傅阿姨的笔记。可是环顾周围,都没一件看上去像是笔记的东西。柳钧脑子里“轰”的一声,空白了好一会儿,立刻给爸爸打电话,让傅阿姨接听。

傅阿姨一直说她记得应该收进包里的,若是包里没有,那么一定留在车间,可如果车间也没有……傅阿姨被柳钧问得哭了。柳钧没好意思再问。放下电话细细地又贴地再找一遍,乱糟糟的长发几乎成了扫把。还没等他全找遍,爸爸电话又来。

“阿钧,我这边又问了,也找了,没有。要不要紧?”

“我翻翻工作笔记,看那些数据敏不敏感。总之流失肯定不是一件好事。”他拿脖子夹着手机,急忙翻看记录。这些都是他自己做的事,当然一目了然。“爸,还好,不是好事,但也坏不到哪儿去。这段时间里的数据跳跃性很大,想整理不是易事。算了。”

“你是不是怀疑?”

“没有证据。何况傅阿姨在我们家做了这么多年,其他方面一直不错,应该相信她。爸,答应我,没关系的。”

柳钧再就着工作笔记仔细回忆,想来想去,只能叹一声气,将此事放在一边。这才想到,女友的传真不知道回了没有。他赶紧跑回办公室,见到女友长长的回信。这一天,终于还是有阳光照到他的头顶,柳钧心花怒放。

又让柳钧开心的是,第二天上班,傅阿姨就交给他那本原以为遗失的笔记本。大哥小说

虽然笔记本失而复得,可柳钧不敢大意,当天就两手准备,找去工商局咨询专利申请的事宜。虽然工商局的人问三句答一句,可他好歹还是拿来了资料,又找到工商认定的专利代理机构,办理专利申请代理。

柳石堂看着儿子欢欢地做着,心里一点儿都没底,可是又没有别的招儿。而儿子的绘图设计已经开始。他看到儿子是用一种叫作CAD的软件在那只笨重的电脑上绘图,完全不是他认熟的设计图纸。儿子的本事让柳石堂非常自豪,因此有事没事就站在儿子身后看着,都不知道看点儿什么。不过凭他脑袋里残留的看图知识,他知道这种图纸与往常见的一样可以看懂。

儿子的图纸出来后,柳石堂就立刻拿去叫人绘图,晒图。而今这种事儿都有专人来做,不像过去厂里必得养着绘图员,建个飘满氨水臭的晒图室。

图纸出来,正好柳钧不在,柳石堂拿去给老黄、老徐等人看。老黄等人一看上面标注的公差,就将图纸塞回老板怀里,说都不用说了,那精度,不是靠几台脱了一半漆的老爷机床能做出来的。

柳石堂也愁眉苦脸:“阿钧说只有市一机的日本车床才能做,自己厂里反而只能做一个粗坯。”沧月镜小说

老徐道:“要是关键工序都在市一机做,不如落料开始都交给市一机,省得当中还要运来运去,增加关节。”

“老黄你说呢?”

“让太子算算再定,别工艺还没设计出来,我们一帮不相干的先热闹上了。”

柳石堂笑道:“我们怎么会不相干?阿钧书读得再多,车间里的经验总是不足,还得我们老的帮他修正。”

“老板你不了解你家太子,太子能文能武。同一台机子车一个零件,他可能没我做得好,可设计工序一点不会错。老板你可以退位了。”

柳石堂一时不知道老黄说的是正话还是反话:“呵呵,老黄抬举阿钧。小孩子本事有点,离独立还差得远,还得你们叔伯帮他。”

柳石堂话音未落,柳钧大步进来:“正好黄叔、徐伯都在,您两位帮我看一下工序安排。”柳钧其实已经与汪总约好时间,可是既然爸爸千叮咛万嘱咐要他尊重两位叔伯,他就多给他们发光发热的机会。

徐伯笑眯眯地道:“我们正看你绘的图纸,你给我们说说该怎么排工序。”

柳钧应了声,从杂乱无章的工具箱顶找来一截石笔,眼看油污遍地的地面无从下手,只得踢开一块钢板上的杂物,在钢板上写出他设想的工序。徐伯看着连连点头,对柳石堂道:“老板你真可以退位了。”

老黄却拿脚尖指着一个工序,轻蔑地道:“这一刀下去有六七个密力吧,什么刀这么结棍?”

柳钧从小在车间打滚,知道密力是英语“millimeter”的音译,毫米的意思。被老黄这么一提醒,他想了想就笑了:“是我脑袋结棍,妄图一刀切掉六七个密力。谢谢黄叔指点。”

柳钧放洋几年,学会与人对着眼珠子说话。老黄可不习惯,被柳钧盯得“呵呵”讪笑,反而像做错事似的目光东躲西藏。柳石堂看着觉得奇怪,本以为儿子会被老黄修理,没想到两人似乎早已暗度陈仓了彼此的意思。柳石堂挺开心的,这说明儿子有本事,有的是跟他不一样的本事。唯有徐伯讪讪的。

柳钧快手快脚地落料,可还是慢了一步,等他拿着做样品的几块钢料走进车间,老徐那个班已经下班,全车间都只剩老黄的人。柳钧对老黄很是头疼,可是既然进了车间,就只有先找老黄。连他爸都承认那是老黄的地盘。

老黄一手拿图纸,一手拿钢铁,看了会儿,道:“你来,我看着。”

柳钧依然是实话实说:“不是数控的,我没法在这儿的车床上做到同轴,需要黄叔出马。”

老黄斜了一眼,倒是没说什么,找了台机子,踢开他徒弟,开始转换刀头。

柳钧在旁小心伺候,眼看老黄要扔东西的时候,他就快手接住,轻轻放下,惹得老黄不时怒目而视。柳钧只好当作没看见,头皮则是隐隐发麻,担心活火山老黄再次喷发。偏生缓冲剂老爸已经出差去了。

老黄这回也小心了,加工好一个,虽然不肯依了柳钧的心思轻轻放到地上,可好歹递给柳钧,让柳钧自己去处理。在旁人看来,柳钧便是成了老黄的跟班,老黄心里极其满足。

等全部十套样品的粗坯做出,老黄整整操作了四个小时。柳钧衷心赞一句:“又快又好。”

“你怎么知道?”

“反正我是实话。”

老黄斜柳钧一眼:“下一步怎么做?我得盯着,别我做得好好的,后面让人做歪了。”

“我明天约了市一机的汪总,去他们郊区分厂做加工,黄叔要不今天早点儿回去,我明早七点来这儿接你。”

柳钧着实不明白老黄为什么要跟着,可饮水不忘掘井人,人家既然提出,他自然得接上,免得老黄骂他没良心,又为难到他爸身上。他发现接班人这个活儿挺难做,上上下下全部需要殷勤伺候,比以前做个小头目时候的日子难多了,越来越没法率性。

第二天先接上老黄,柳钧也不会客套,老黄又摆明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两人一路闷到市一机,接上汪总。汪总坐上就戴上老花镜,拿柳钧放在后座的一套毛坯细瞧。汪总是行家,又是领头试制过这种套件的人,自然看了就清楚:“小柳,你这条辅助加强筋的设计,思路非常好,一下子让成品体积缩小不少。”

“无数试验加计算,总算得出这个最佳值。可怜的是,系列中其他套件并不能依循同一思路,还得调换材料和设计。我这几天先出第一套,一个人忙不过来,只能一个一个来。”

“低粘度机油留得住吗?”

“留得住,我已经计算每个联结部位的热膨胀系数,而且已经通过试验验证。”

老黄在一边听得云里雾里,车上一前一后两个人说的话,都不是他平时接触的。龙族

“我爸工厂的加工能力不够,最后可能得请市一机代工。可听我爸说,估计我们第一批还没做出来,这个产品就得给抄袭了。我做那么多测试,取得无数数据,最后用得上的只有一组,抄袭太容易了。是吗?”

“对的,基本上是这个情况。市一机不抄,其他厂家闻讯后也会从市一机挖个人去抄,防不胜防。”

“我有合同有专利呢?”

“合同,呵呵,专利这东西,你还没申请吧?小心着点儿,弄不好今天申请,明天全国人民都知道了。”

“天哪。”柳钧最先还以为是爸爸奸诈,想得太多,没想到汪总也这么说,“我爸肯定后悔研发投入那么多。”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