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2007年 经济过热下的企业、股市、房市 · 5

阿耐2018年12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柳钧逮着崔冰冰大叹遗憾,不仅是为腾飞遗憾,也为国家因这种原因流失大好人才而遗憾,可是他无能为力,他可以将当年因为前途而出逃的罗庆拉回,可是他没有把握拉回这位男孩子。他也在国外工作生活过一段时间,那时他有正当职业,工作才刚起步的时候便可以有房有车,生活不愁,不知多潇洒。相比之下,国内的年轻人生存压力很大。国内租房市场不规范,租房意味着颠沛流离,不为丈母娘所容。可是买房,市面上都是那么大的套型,那么高的房价。对于赤手空拳的年轻人而言高不可攀的首付,以及未来三十年的不菲还贷额,未来生活还谈得上什么质量。空有一身本事,却连最基本的生存都无法满足,怎不让人气馁?换位思考,他柳钧也会投奔国外。

晚上两家凑一起吃饭,柳钧告诉钱宏明:“我公司扫地阿姨辞职去炒股了,技术人员付不起买房首付辞职技术移民了,世道是不是很畸形。说是适者生存,可是创造价值改造世界的人却成了不适合社会的人,有道理吗?”

“说明你的工资不合时宜。”钱宏明微笑。他的手下就没一个舍得辞职。

“我只是一家制造工厂,不偷不抢,循规蹈矩地赚取利润,还能要我出多大工资?”

钱宏明笑道:“来,让我们念诵:不是我的错,错的是社会。”

柳钧悻悻的:“你就是那个炒高房价的罪魁祸首。”

“不是我的错,错的是社会,政策如此,我只是个顺势而为的小卒子而已。别生气啦,毕竟辞职的只是少数。”

“可惜,你知道吗?我心疼。我已经尽力,我无能为力。”

“可惜你公司还不够举足轻重的级别,要不然可以跟所在地政府提要求,定向拍卖住宅用地给你建职工住宅。”

“按照利税,我不比工业区那些巨无霸似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少,可根据国家确定的划分细则,我这家公司工人用得少,划归中小企业。什么……”碍于桌上有孩子,他硬是将后面的“狗屁细则”咽进肚子。

“我们不谈反动言论。”崔冰冰插话,“其实国家一直在不断推出政策抑制今年来的过热,新出台的降低出口退税文件,这一次涵盖的范围很广,直指那些低附加劳动密集的产能。对了,宏明,你也得当心局势变化。”

“我仔细研究了,不担心,影响不到机电类。”

崔冰冰也觉得眼下的经济很畸形,她这几天去工业区等地拜访企业,几乎是家家门前挂着醒目的招聘广告,招募普通操作工,那姿态之热情,言辞之恳切,崔冰冰以前只在专业人才招聘会上见过。因此她觉得用工问题困扰不大的柳钧实在没必要为几个人的辞职如此感慨。与其他公司相比,柳钧这几年在人才养育方面应该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一声无愧人才,只是那家伙太较真,才把绣花针当棒槌。钱宏明也觉得如此,劝柳钧往宽里想。

柳钧叹道:“我开公司那么多年,经手的人多了,怎么可能为一两位员工的辞职想不开?我遗憾的是年轻人移民的理由,非常感慨,非常震惊。”

这些话题,嘉丽全插不上话,也听得懵懂,只好专心照管两个孩子。小碎花吃了会儿菜就饱了,给淡淡讲她在幼儿园学来的故事。嘉丽在一边儿听着错误百出的故事发笑,可两个小孩子却是一本正经地对故事内容有问有答,自成一体,反而不需要她太操心。

柳钧忽然想起一件事,想想这种事情可能嘉丽更懂,就问嘉丽:“现在市场上大排大概多少钱一斤?”

嘉丽想了会儿,笑道:“都是保姆去买,我忘了是多少,没留意。”

落*霞*小*说* 🐱 w ww … l U o x i a … c om

“普通大排十五六块一斤,去皮去骨的再加两块,据说还得涨。”崔冰冰顿了顿,“你也关心起菜篮子了?”

“这么贵了?以前我记得是七八块钱一斤吧,一斤大排可以斩五块,以一个人一天吃两块大排或者当量计算,那不是一个月来生活费方面光是吃大排这种基本的,就得一个月最起码增加五十块钱,还不计其他涨价的。难怪我们清卫阿姨嫌弃工资不如炒股,爽快辞职。我最近一直出国,忽略这些了。”

钱宏明笑道:“以前还说你是‘何不食肉糜’,看起来冤枉你了。”

崔冰冰道:“那是你的谬误,柳钧在管理方面全是拿数据和条规说话,你可以相信他回到公司就会抽查几个员工,调研日常生活支出变化,决定加多少生活补贴。而不会像公务员那边生活补贴一涨就是五百八百,什么理由都没有。对了柳钧,一定要做成生活补贴项,不能直接加到工资上去,工资死的,以后再难灵活机动。”

“你俩还真是默契啊。”

崔冰冰看了眼嘉丽:“哪里,我们两个就是传说中的握着老婆的手,就像左手握右手,没劲透了。”

柳钧笑道:“别给我设局,我要是胆敢应一声,晚上你准递一把快刀让我斩一只手试试是什么味道。”

钱宏明比柳钧懂得察言观色,一眼看清崔冰冰的圆场,当即若无其事地将话题扭了开去:“最近,不,前天,有个大新闻,阿三听说了没有?杨巡在这种热火朝天的市道下,竟然快刀斩乱麻地卖掉他在煤矿的股份,从山西脱身了。我们都在猜他的意图,阿三你知情吗?”

“你消息很灵光嘛,我也才知道,但不知情。”

柳钧却忽然想到那次他想去澳门赌博,路上遇到的杨巡。可不可以把他当时的心情安到也是独自去赌博的杨巡身上?也或许,难道杨巡那老手嗅到空气中的什么不安定气味了?他把想法告诉大家,钱宏明却笑道:“有钱,没有摆不平的地方官。再说现在煤价那么好,客户全得拿着现款去提货,杨巡手头有的是钱,那人也不可能像你一样有原则。若是你去山西采矿,半途而回,那倒是原因一清二楚,只有一条。”

崔冰冰道:“我更早时候听说,杨巡在洽购一处镍矿。宏明,山西地方官没你说的那么容易摆平,前两年闹电荒,其他省常务副省长上门去也讨不到好。这种事情小孩子在,咱们别说了,家庭聚会,公事免谈,你们大人乏味不乏味。”

直到第二天将嘉丽放在上海买书,一家三口自个儿上路,崔冰冰才向柳钧承认,嘉丽此次突击来沪,是她有意力促,她实在受不了那一家不温不火的关系,一个太假,一个太傻,嘉丽被圈养得智商都快逼近零了。可惜,昨晚被钱宏明破局,大家都宿酒店。一夜时间,够钱宏明电话遥控清扫战场。

柳钧不禁抬眼看看后座的母女俩,看到淡淡可能昨晚与小碎花睡一张床上闹累了,正猫妈妈怀里熟睡,才道:“昨晚不去钱宏明在上海的家是我提出的。嘉丽连大排大致价格也说不上来,她知道了能怎么办?”

“看那些富商太太、狐媚子算计丈夫钱的,我看着讨厌,可是嘉丽这种的,我又替她累。钱真能扭曲人。幸好我自己也不少钱。”

“你哪儿一样,我们左手握右手。还记恨我当初要跟你签婚前协议吗?”

“你这人,纯工程师脑袋,直线思维,我后来才算慢慢知道你这性格,真是怪胎。更怪的是,你们中心一窝子全怪胎。”

“怪胎好,怪胎做出口不知道多方便。我出国卖第一套F-1最难,客户不信任中国货的质量,更不信任我的售后。幸好价格实在有竞争力,他们终于勉强给我们一个机会。不过第一台顺利投产,他们看到我们严谨规范的风格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公司素来规矩,二话不说又连续送上合同,而且还不仅仅只要F-1。我最恨听到他们说我与其他中国公司不同,我实在无法认为那是表扬。难道中国人只配输出廉价货?可我无法开口,他们公司在中国定做的输送架连基本防锈都没做好,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工字钢架子……”

“打住!你别现在饱汉不知饿汉饥,想想你研制F-1那段日子,那种苦头,别人但凡有其他活路,谁爱走你这条路?只有你们中心一帮怪胎才熬得住。再说了,别人防锈虽然做得不好,可那种企业这几年的利润却不会比你差,赌不赌?”

“嘿,你就不怕刺激另一只手?不能让我志得意满一下吗?”

“谁跟你左手握右手,咱两只手还是拗手劲吧,自在点儿。”

“做输送架的企业我回来查了一下,还真如你所言,人家那规模,小王国似的。架子上有些型钢还是他们自家热轧出来的,热轧,那得多大规模。那也是九七年才开始建厂的,跟我几乎同步,说明人家赚得比我好。可是现在原油价格上升,国外柴油价格也上涨,海运费今年来涨了不少,他们那种粗笨设备运到海外还有优势吗?但也不怕,排放治理那儿省一点,工人福利克扣一点儿,甚至防锈处理做表面文章点儿,利润挤挤就出来了。”

“你说的这些很没技术含量,正说明你没往那上面动歪脑筋。我有一个客户告诉我,4月1日国家取消钢坯出口退税,可退税是他们企业出口产品利润的唯一来源,怎么办?事实是他们至今出口还做得好好的,能拿的退税照拿,只不过在报关时候拐一个弯,把钢坯报成什么压起重机的铁块,有的稍微调整一下微量元素的含量,报成合金钢,就这么简单。你在技术上钻研,人家在其他方面钻空子,各行其道。不过,我当然喜欢你这么实打实的,晚上睡觉心里踏实。”

但不等一家三口出上海大市,嘉丽一个电话打进崔冰冰手机,柳钧只听后座的崔冰冰一个劲儿说“别哭”,仅此两个字,他已经意识到钱宏明手脚没做干净,东窗事发了。他赶紧拐进服务区停车,跳出车门打电话问钱宏明发生了什么。钱宏明告诉他,嘉丽估计发现很多蛛丝马迹,几乎是一进家门就开始哭,昨晚保姆收拾的全没用,他也还不知道嘉丽究竟发现了些什么呢,只知道嘉丽一会儿看着这儿哭,一会儿看着那儿哭。

“阿三告诉我,我即使进门拐弯的角度有个不到5度的变化,她都能猜出我今天有没有坏心思。嘉丽唯有比我们阿三更细腻。”

“我……我想不到嘉丽……我该怎么办?一大一小都哭,嘉丽不肯说话,只哭,也不让我接近。柳钧,要不你辛苦一下,转回来帮我?”

“我会折回去,但我不知道怎么帮你。我曾未雨绸缪问阿三,算是问问女人的想法,你要是被嘉丽发现有问题可以如何处理,连她也不知道,嘉丽性格比较封闭,也比较特殊,这才是难题。”

“柳钧,不管你怎么处理,我只有一个前提,不离婚,不分居,其他,嘉丽有什么条件都答应。”

“答应以后不碰其他女人吗?”

钱宏明好一阵的沉默:“柳钧,我们两个都是男人,推心置腹地说,你有没有遇见过这么一种场合,一个非常重要的客户他就是奔小姐去的,你不陪着一起上小姐就是不给面子,也是扫兴,更是可能泄密他寻欢的定时炸弹,所以一次见面后没了下回。你有过这经验吗?我首先坦白,我很多这种机会。哪个男人进会所不是奔美女去的?”

柳钧不禁小心地瞟车窗一眼:“知道了。”他转回车里,见崔冰冰还接着电话,他低声与之沟通了一下,就开车找出口下去,折返城区。崔冰冰在明确保证她一个小时到之后也很快结束了通话,她告诉柳钧:“可能是钱宏明别馆里处处透露的有其他女人在此安营扎寨的信息让嘉丽无法自欺欺人。”

“就是说,嘉丽能忽略宏明身上带长发带香水味带口红回家,但不能面对家里有女人占据?”

“谁不知道这世道礼崩乐坏,像宏明这种做偏门生意的早该出轨啦,苦苦隐瞒到今天算他对嘉丽很有点儿良心。场面上遇到个不抱小姐的,大家都跟看怪胎一样,认定此人不是Gay就是有什么癖。当然这些事情在社会上似乎是约定俗成的事,不适合你,你不可以。嘉丽未必不知,只是以前自欺欺人,结果让钱宏明底线越来越低。”

“你作为女人,也不觉得宏明是坏男人?”

“宏明是你好友,而且确实是你好友,他又不是我的老公,我管那么多干吗?但你不可以,我做得出左手斩右手的事。”

以往柳钧听到这种警告,心里总是很反感,认为有辱人格,可今天想想以往的每次应酬,若不是背后有老婆不客气的快刀架着,那些声色犬马的诱惑以及客户朋友在酒酣耳热时候的硬塞,还真是让人难以抵挡。

可崔冰冰虽然嘴上世故,真眼看着离钱宏明上海的家越来越近,直至找到车位准备下去,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口气蛮横地道:“手伸过来,让我揍两拳,我上去得放过钱宏明那臭男人,心理很不平衡,谁让你是他兄弟。”

“不,淡淡看着你呢,看淡淡醒来怎么跟你算账。”大漠谣小说

“那我不出声,改咬,行吗?你好事做到底。还有,约法三章,你上去后就抱着淡淡,也可以抱小碎花,诸如向嘉丽提供肩膀提供怀抱之类的事都由我来做。”

“哇,在这一刻,灵魂附体。在这一刻,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不是一个人!请问你现在是崔行长吗?”

崔冰冰哈哈大笑,但随即干咳一声:“嘘,严肃。”话音刚落,车外嘉丽抱着小碎花猛冲过来,拉开车门坐在副驾位置上,一个劲儿哭着喊“回家,回家”。

“好,十分钟内上路。”柳钧说着就跳出去问还追在后面、却也不阻止嘉丽上车的钱宏明该怎么办。钱宏明还是那句话,无论如何,绝不离婚,绝不分居,但现在让嘉丽回家冷静冷静也好,他在上海安排一下就开车跟上。法医秦明

“如果嘉丽一定要离,怎么办?你们夫妻之间的事,外力没用,我必须取得你的表态。你别找社会理由,那可以说服我,无法说服嘉丽。”柳钧见钱宏明又是将拳头举到唇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可是这次他不能放过钱宏明,要不然事情无法妥善解决。

钱宏明被迫说了很多理由,可全让柳钧否定。他被柳钧逼得无路可走,怒道:“你什么时候变三八的,嘉丽就从来不管家长里短那些琐碎事。你请上车,我想好再回答你,我现在心里很乱。”

柳钧无奈,只得扔下钱宏明启程上路。他心里唯一的安慰是,钱宏明坚决不愿抛弃嘉丽,这个态度,倒是与他爸当年颇为不同。车上,崔冰冰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将小碎花转移到后座,一个人在后面照顾两个小姑娘,而嘉丽还在低头垂泪。崔冰冰扔给柳钧一句话,提醒他车上有两个孩子,相关事情等回家后再说。柳钧怀疑崔冰冰一方面也是说给嘉丽听。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