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2000年 建立新厂,员工管理成大问题 · 5

阿耐2018年10月2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机械行业的经验积累非常有用。”

“可柳总,你不能否认在工控、材料、加工技术等方面发展日新月异,我看你每天有空,有时候连吃饭时候都抱着原版书看。这一行,太辛苦。我已经看到,这一行做下去,付出与所得将会永远不成比例,到年老时候还会被冒起的年轻人追赶嘲弄。这一行其实也是吃青春饭,只有三十岁到四十岁是黄金十年,与IT的并无两样。”

柳钧认真听罗庆讲完:“我理解你。谢谢你特意来告诉我,你离开并不是因为我公司办得不好,我好过许多。”

罗庆惊讶地道:“我们公司在同类企业中已经是最好的,我们都说这儿是理想王国。而且我们都说你是个好领导,除了太严格了一些。”

“马后炮!我送你出去,这儿叫不到车。”

罗庆这一刻有收回辞呈的冲动,可是理智占了上风。他见识到什么叫好合好散,他将腾飞和柳钧都记在心里。

送走罗庆的柳钧却是异常沮丧,即使罗庆行前说了很多赞美,可那有什么用?罗庆最终用脚投票表明了对他和对腾飞的实际否定。柳钧这辈子所承受的否定,加起来都还不如回国这一年多遭受的多。一连串的否定,让柳钧差点也否定自己,他是不是真的已经面目全非。起码,他非常不喜欢如今心态沉郁活力欠缺的自己。柳钧竭力想与现状撇清,证明自己依然风流倜傥,便去电勾引余珊珊,约请晚上一起吃饭。不料一勾就中,余珊珊竟然热烈响应。

余珊珊的热烈响应和她明显落力打扮过的美丽,成了柳钧这阵子灰暗心情中的唯一亮色,让他总算捡回一点儿对自我的肯定。晚餐吃得很愉快,余珊珊不矫情,不做作,七情六欲全写脸上,映得两只大眼睛波光粼粼,照得柳钧心猿意马。就在柳钧试图安排饭后余兴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叫响。他一看是公司车间电话,头皮一下炸了,准没好事。

果然,公司又出事了,而且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一位高频焊接工人违规操作,启动前未关闭屏蔽墙,摔倒正好扑在高频头上。即使普通家用50赫兹的电流都可以击死人,何况工业用高压高频电,任何有点儿常识的人一听这种事故就知道意味着什么:死人!柳钧方寸大乱,脑子里唯有一丝希望,那就是工人最好穿着上没有违规,脚上穿的是绝缘鞋。

“公司出人命了,你结账,自己回家。”柳钧给余珊珊扔下一句话和一叠钱,就匆匆夺门而走。局势急转直下,余珊珊目瞪口呆,可一颗心强烈地牵挂起来。

柳钧一路飞车,甚至超越尖叫的救护车。他急得咬牙切齿,妈的,屏蔽墙呢。每天班前会跟他们千叮咛万嘱咐安全等于生命,班后会提醒他们注意休息不要酗酒,都当耳边风,操作上不知手把手纠正多少次,每次都到骂人才有小成,都一个个不拿自己性命当命。屏蔽墙是特别为设备配的,就是怕工人万一撞到什么摔上去,也可以同时减少辐射伤害,可总有人不重视。这下好了,违反操作规程导致工伤——最好是工伤别死人,最后还得公司全额买单。

柳钧赶在救护车前冲进车间,可是一得知前因后果后,他气得快炸了。一共三个人中班前在小饭店喝酒,虽然一人一瓶啤酒,可酒精够麻痹安全那根弦。果然,事故不是偶然,原来是酒后上岗。唯一的希望是,伤者一息尚存。

但等他们赶到医院,当值医生检查后通知柳钧,本市医院全部对付不了,唯有送去省城。柳钧只得跟车赶去省院。但即使如此努力,第二天清晨,那位工人还是去了。期间余珊珊来电关心,柳钧一看清号码就掐了。这会儿还哪有兴趣泡妞?

柳石堂半夜接到儿子电话时候,便一口要求儿子,这件事不管人死人活,要儿子回避,由他来处理。柳石堂让柳钧要求医生抽血取证,化验血液酒精含量,复印所有医院单据。然后不管有没有人在省院接手,柳石堂让柳钧立刻离开,不要开口做任何承诺,回公司照管生产。首要保证的是生产不停顿。

等柳石堂大清早包车风尘仆仆赶到省院,死者的亲属还没赶来,而柳钧则已经从行政经理那儿了解到解决办法。柳钧心疼爸爸一夜赶路,可是两人一个照面,他发现爸爸精神抖擞,反而比他更精神。原来柳石堂在车上一路睡过来。

“你还没走?快走,快走。人还活着没?”

“死了。行政老张带家属已经上路,大概再半个小时能到。死者未婚,家里只有父母和姐姐,他是独子,要死……”

“死了?死了一了百了,不像工伤没完没了是个无底洞。老张有没有说有规章可循?”

“有,我们交了工伤保险,因公伤亡职工的丧葬补助、供养亲戚抚恤金、一次性工亡补助金都由劳动局的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但是这位员工喝过酒,可能会被排除在工亡认定之外。”

“千万不能跟劳动局管工伤鉴定的人提起喝酒的事,市面价,人命二十万,不是国家赔就得我们赔。既然死了人,不赔逃不过。我们的工伤保险绝不能白缴。”

“那是才刚工作没多少年的,正当青春,就这么死了,我们私人在工伤基金之外,另外多给十万吧。”

柳石堂两眼往周围一扫,挥手挡住儿子的话头,“这件事我来处理,我不管你愿意给多少,给一百万都我没意见,但这话只能事后提,现在是讨价还价时候,什么都不能说。人心叵测,我们要有打硬仗准备。再说,我们的损失谁来赔?自认倒霉?”

“爸,虽说如此,可别太冷血,毕竟是一条人命。”

“我依法办事。他奶奶的,这事一出,银行刚启动的贷款审核又得泡汤,我们又得多借几个月高利贷,这息差损失谁来赔我们?倒霉……阿钧,工伤很常见啦,你不能婆婆妈妈。”

“是的。但……”

“没有但是,腾飞这是第一次工亡,一切照规矩来,别给以后处理留下高标杆。我会处理。接下来是比谁更无赖,你做不出来。你找人把我业务顶上。你快走。”

柳钧心里非常担心爸爸的处理手段,他可以设想,爸爸会很巧妙地对付死者家属,然后将总赔付控制在二十万之内。他在路上已经打定主意,不管处理结果如何,他个人再给十万,要不然他过不去自己心里的那道坎。可是柳钧又默认爸爸处理这件事的起始态度是正确的,在人与人该如何相处的问题上,他已有前车之鉴——傅阿姨,让他对人性的良知很难有太大奢望,唯有事先做足自我保护。他没有意识到,他在不知不觉间,也对靠近身边的人开始保持警戒。

一夜未眠的柳钧坐上大巴想打个瞌睡,可是怎么也睡不着,工亡员工脸上痛苦的表情一直在他眼前晃动。他不得不佩服他爸爸,别的不提,能一路睡到省城,得多大的镇定。

等回到工厂,看到出事焊机被保存现场,所有焊机之后的后道工序不得不因此停工待料,柳钧心烦得不行,他一向交货及时,按照合同安排的生产向来一环紧扣一环。他不知道焊机会被封存到什么时候,可是交给外加工,他又担心质量跟不上。这是不上不下的一道工序,这道工序坏掉,前功尽弃。

不等柳钧想出主意,调查事故责任的各路政府大员都到了,因为这起事故涉及人命,工作人员个个不敢怠慢,上班茶都来不及喝一口,及时赶赴腾飞出事现场。柳钧只够时间吩咐停工待料的工人趁闲擦拭机器,他赶紧跑去会议室接待,叙述事故发生时候的情况。他将出事工人晚餐喝一瓶啤酒的前事暂时略而不谈。

接下来,是冗长而繁复的事故鉴定。安全条规建立?没问题。安全培训?没问题。日常安全监督?没问题。劳动局的来人有其特有的办事套路,柳钧以不变应万变,腾飞有柳钧问以前的德国同事要来的全套安全防护措施,包括每天的安全操作,也都有专门安全档案记录,每一个经手人全有签名。他不怕查。若是有事故责任赔偿,柳钧相信他的企业可以不承担任何责任,不做任何赔偿。

在场的劳动局工作人员将文字记录一一审核下来,没有发现问题。然后进去车间现场鉴定。他们没等全套进门程序完毕,就笑话说,这个车间是他们见过最难进的车间之一:他们从头到脚的装备全给换了,才被允许进入。柳钧在一旁看着,心里苦涩地想,可即使如此严格,依然不够,除非是设立快速血液测试,以免喝酒嗑药的进入车间,防不胜防。无声告白

中饭时间,柳钧毫不犹豫将工作人员拉到饭店吃饭,并且点了一桌高价菜,一条中华烟。柳钧晓得这样的行为与行贿无疑,柳钧也晓得这样的行为是人人必须遵守的规矩,柳钧还晓得如果狷介地不这么做那叫找死,即使他什么过错都没有。果然,大家到了这样大方的饭桌上,言语之间和善宽容起来。有人还说了一句政治很不正确,但实际却又是那么一回事的话。那位公务员说,他这辈子调查了那么多安全事故,有时候无法不用迷信解释一些现象,有些看似绝无可能发生事故的场合或者人,偏偏当事人犹如被鬼使神差着撞上去了,真正是什么理由都找不到。大家都说腾飞的这起事故也是如此,再多防范,也敌不过小概率事件的残酷降临。大家挺理解地宽慰柳钧,事已至此,到底那边是一条人命,唯有耗点儿时间精力金钱,将事情抹平,不认倒霉不行。他们也告诉柳钧,不管腾飞有过还是无辜,程序必须走,该填写的文字说明一件都不能少,该参加的三次鉴定会审也一次不能落下。柳钧答应了。好歹,焊机被恩准开封使用了。

刚送走这一拨,又很快迎来下一拨。死者家属组织能力惊人,很快组织一群人吹吹打打来到腾飞公司,为死者招魂。柳石堂让柳钧退开别管,这种人伦大事,即使腾飞的管理再严,你也不能拦着人家不看看事故现场。但是,其实也在柳石堂意料之中,那帮人进了车间就不肯走了,堵在车间门口,哭声震天地说什么都不肯起身离开。柳钧打电话问派出所那个他曾经协助工作过的民警,这事儿该怎么处理,不过人家跟他讲,这种事情派出所也不方便出面,最好大家坐下来好生协商解决。

柳钧心急,柳石堂却依然有张有弛,与死者家属中的一名代表你来我往地扯皮。直到柳石堂答应于赔偿之外额外拍出一万元的丧葬费,代表才拉上家属们哭哭啼啼地走了。

不等柳钧松上一口气,车间主任来报,班后会点名,有位员工失踪,那位员工对应的图纸也告失踪,没能收上。柳钧脑袋又是一声“嗡”。多少公司觊觎他的图纸设计,因此他设立了严密的保密制度,图纸落实到人,人在机器边图纸也在机器边,人离开,图纸必须办理移交手续才能拿到出门证。但是今天现场混乱,想不到有人趁机浑水摸鱼了。

柳钧查阅该工人档案之后,唯有报警一途。该工人是外地人,而且家乡是那种老少边穷地区,打官司容易,索偿肯定不易。除非是警察能抓到人,可估计抓到人的时候,图纸也已经被卖了。对于柳钧而言,抓不抓,其实已无关宏旨。但他又不能不报警,其他的工人都盯着这件事的处理结果呢,他处理得太软,下一步估计是层出不穷的图纸失踪事件。他必须杀鸡儆猴。

父子俩说到杀鸡儆猴,两双疲惫的眼睛心照不宣地对视。柳钧将所有有关这名工人的档案复印一份,放进一只透明塑料文件袋里,准备亲自去一趟派出所敲敲桩脚,找以前配合过的那位民警帮忙。柳石堂却抢了儿子手中的文件袋,道:“你那种关系基本上不算关系,派不上用场。还是我去找人。”

“是不是找上回帮忙抓傅阿姨的人?”见爸爸点头,柳钧忍不住又问一句,“傅阿姨出狱了没?”

柳石堂闻言却是一愣:“上回抓走是什么时间……哦,差不多一年了,真快。过阵子该出来了。还是你守着公司,这几天准保不太平。那帮人今天刚给打蒙,还糊涂,等醒过神来,该跟我们讨价还价了,往后我们无论如何都得守住,不放一个人进门,否则我们很被动。”

“他们还会怎么闹?今天这样子还不够?”

“当然不够,一条人命,而且是独养儿子的命,他们哪肯轻易放我们过门。现在人死了,他们还能求什么,当然是能榨出多少赔偿是多少。我赶紧去派出所,回头再跟你说。你快去食堂吃饭,吃完赶紧睡觉,你一整天没歇着,我看你眼神已经不对。我出门会关照保安晚上看紧大门,放出两条狼狗巡逻。妈的,倒霉透顶,我们让他害得损失惨重,还得挨他们索赔,好像还是我们的错。”

柳钧也是皱着眉头,跟着他爸出去:“算了,人都去了,我们别计较那些。”

“我们这么停工一天损失多少?”

“别提了,我也不想算,这些没法计较了。想开些,爸,你也别太累着,早点结束早点回家睡觉。”

柳石堂心说,这几天还想早睡?休想。但为了让儿子能安心睡觉,他一个字都不提,只不断念叨着倒霉倒霉,到了快与儿子分手时候,柳石堂才又想起一件事:“阿钧,明天你早点去庙里拜拜,听话,无论如何去一趟,也替我拜拜,我明天可能没时间。回头我再找和尚做法事。”最近祸不单行,让人无法不迷信。

柳钧筋疲力尽地答应,送走爸爸,勉强吃几口饭,想到他心里有点儿敬佩的董其扬,连忙打电话请教。

董其扬在电话那头轻描淡写地道:“我们的遭遇差不多,我这儿前天钢结构屋顶铺彩钢瓦,一个民工失足掉下……”

“高空作业没系保险带?”

“你说事情就这么巧,绑了,但是绑的那根带子竟然会被钢梁锯断。钢结构公司老板被死者的老乡追得失踪,那帮人就缠着我要钱,我怎么可能给?这事情我交给杨小姐处理。你要不要问问她?我看她处理得很麻利。”

“麻利算不算合理?”

“说句没良心的话,遇到这种事,谁心里都不好受。可是公司该承担多少责任,该付出多少赔偿,都必须照着明文规定来,即使最后我想补偿,也只能是私人掏腰包,而不是公司。若是处理过程中稍有妇人之仁,这事情基本上没完没了,看不到结束了。杨小姐在行政工作方面,巾帼不让须眉。呵呵,你该不会是第一次处理这种事情吧?”

柳钧拿勺子将饭碗里的饭翻来覆去,看起来他的心理素质还不如杨逦。“还有一件事,董总,我这儿有位员工趁乱偷了我一份图纸失踪了。请你帮我留意,若是他上门兜售,图纸给你,人给我。”

“呵呵,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能否透露,这份失踪图纸有用吗?如果有用,我连夜发信号重金招贼赃。”天官赐福

“只是其中一只零件的图。但是我愿意私人给你五万,请你帮我以市一机名义设圈套,我需要的是捉住这个人,杀一儆百。失踪的员工可能打死他都想不到我会找你市一机的董总串通。”

“这件事……我愿意帮你,可你知道我的处境比较为难。要么你去找杨小姐,我看她很愿意送你一个人情,减轻一点儿内疚,你看呢?或者我打个电话给杨小姐,让她找你。”

柳钧忙笑道:“我脸皮还行,我会自己找杨小姐。谢谢董总,你总是在关键时刻帮我。”

“柳总,我再次声明,我是一个职业经理人,我的职责是升值股东利益,而不是做股东的狗腿子,呵呵。”

柳钧由衷地道:“哪天我的腾飞要是能请得到董总这样的人才,我就可以专心我的技术研发了,现在我的时间大部分交给杂务,非常可惜。董总,可不可以预约你?”

董其扬闻言惊讶,以一个资深销售人员的素质很圆滑亲善地道:“我很荣幸,希望有那么一天。”

董其扬不过是画了一只虚无缥缈的大饼,柳钧心里却认真上了。

欢迎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也能看小说!微信搜索 落霞小说 ,不多不少四个字,注意防伪!

 

发表评论